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乐极便会生悲

2015年6月19日 更新

  巨大的撞击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撼,让我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这头暴龙所谓的方法,居然是直接冲到了这巨坑的顶上。然后用脑袋,重重地撞击穹顶。

  这,到底是在干嘛?

  我心惊胆战,不过到底还是比别人要镇定许多,身处于它脖颈位置的我扬起手中的长剑,将不断跌落下来的巨石给挑飞。

  暴龙撞击了两下,上方突然空了一大块出来。

  巨大的石板朝着下方轰然砸落而去,而这个时候,我瞧见那破开的窟窿处,居然出现了那神眠之塔。

  居然。真的出来了?

  我满心的震撼,而那暴龙却是趁机一跃,直接攀在了断口处的边缘,利爪一抓,身子再一次向上纵去,再一次落地的时候,脚掌居然踩在了先前我们潜入其中的石屋村落之中。

  此刻的天巴错灯火辉煌,显然是已经接到了预警,人们从各地汇聚而来,正朝着那神眠之塔集结而去。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没有想到危险会来得这般快,那头暴龙几个踩踏,大片大片的石屋都坍塌倒地。

  眨眼间就有许多生命在此消失。

  那头暴龙本质上还是邪恶的,也充满了杀戮的倾向。这一点并没有随着被我掌控而消失,它虽然也懂得保护我以及我身边的成员,但是对于不属于我方的生命却毫不留情。

  它最大的乐趣,就是用自己的大脚掌,一下将其踩成肉糜。

  它就仿佛是潘多拉打开魔盒时放出来的恶魔,一出现,立刻就开始了恐怖的破坏和杀戮。

  摩呼罗迦迈着又粗又壮的双腿,在大地之上撒欢儿地跳跃着,横冲直撞,仅仅不到一会儿的时间里。那高高的神眠之塔就给撞塌了大半,而天巴错正中心处的庙宇,也给踩成了一片废墟。

  满目苍夷,绝对是满目的苍夷!

  当然,死气沉沉的建筑,并没有让这头暴龙生出太多的兴奋来。

  它真正的乐趣,还是那些四处跑动的人群和兽类,任何出现在它黑色眼眸中的活物,都逃不过它这一阵狂追,以及巨掌践踏。

  这天巴错的建立,也许经历了上百年的时光,然而破坏。却仅仅只需要几分钟。

  当我叫鬼鬼让这家伙悬崖勒马的时候,它已经将这一整片区域给弄成了一堆废墟,而那些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摩门教信徒,则都变成了无数的伏尸和肉糜。

  在废墟之中,或许还有许多幸存者,不过已经形成不了气候了。

  事情的发展是如此的戏剧性。让人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即便是此刻那汨罗红顶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估计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此时此刻,对方已经是大势已去了。

  唯一的问题在于,那些消失不见的战友,到底身在何处。

  而那所谓的阿摩王,会不会回来。

  想到这些,我的心中又不由得一沉,那种强烈的乐观心态顿时就收敛了起来。

  鬼鬼将发狂了的暴龙给控制住,停在了距离天巴错村落不远的林子旁,将身子低伏了下来,上面的众人纷纷滑落到地。

  下来的人里面,大多数的脸色都是苍白的,连站立都有些不稳,更有人甚至一着地,就趴在地上,大吐特吐,恨不得将胃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给吐出来。

  即便是我,也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

  这暴龙的身上,真的是太颠簸了,剧烈的失重和超重在瞬间转换,让人头晕目眩,过好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不过我恢复得很快,让几个负责人统计了一下,发现我们这边,除了几个吐得不省人事的家伙外,倒是没有谁落下,不过那一帮地底遗族里,却是弄丢了五个。

  想来他们是在剧烈的颠簸之中,被甩飞出去了。

  这个消息让人听着有一些沮丧,不过很快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新生而欢欣不已,我瞧见那些忍不住载歌载舞起来的地底遗族,不由得长叹一声。

  这些人,倒是挺容易满足的。

  我走到了马脸壮汉的面前来,对他说道:“马拉多拉,我准备带着我的人回到地表世界去了,至于你们,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马脸壮汉对我说道:“回家,我们要回家。地表世界,肯定很好,不过茶荏巴错,才是我们的家,我们会越过瀑布,返回自己的家园去……”

  他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温和地笑了笑,我踮起脚尖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此告别吧,希望你们能够找到自己的家,也希望你们永远都能够自由!”

  马脸壮汉回看了一眼几个遗族首领,然后带着众人,朝着我施了一个大礼。

  我赶忙将他给扶起来,结果他硬生生地拜了三下,方才起身说道:“阿洛,你是我们地底各族的救命恩人,如果你有一天,能够来到我们的部落,你将会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

  所有的地底遗族,都朝着我拜了三拜,又向那头巍峨如山的暴龙拜了一下,然后相互搀扶着,朝着瀑布的方向走去。

  瞧见这些踉踉跄跄、蜿蜒而去的地底遗族,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长叹。

  在很多人的眼中,样貌丑陋的他们,恐怕都是些妖魔鬼怪,最为恐怖的家伙,然而只有真正与他们接触,方才能给感受到他们善良的内心。

  相比起那些已经屈服、并甘愿成为走狗的同类来说,高贵而纯洁的他们,方才是最值得尊敬的生灵。

  更多的时候,我宁愿跟这样心思单纯的家伙同行,而不想跟奸恶狡诈后的同类为伍。

  目送着马脸壮汉一行人离开,我回首望了一下满目苍夷的天巴错,没有半点儿客气地吩咐这家伙,将这个鬼地方给再一次的蹂躏一遍,清理现场。

  这是在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不让对手有喘息之机。

  反正我们那些失踪的战友,不会在这个地面之上,即便是被关押在洞底某处,也伤不到他们半分。

  摩呼罗迦兴高采烈地返身奔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林子的深处,有人在喊我。

  我眯眼瞧去,却见到小白狐儿在林间出现。

  不但是她,连之前逃入大河之中的布鱼、张励耘和白合也出现在了她的旁边。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两队人很快就汇合在了一起,小白狐儿跑得最快,飞快地扑入了我的怀中,一边抽泣,一边大声喊着“哥哥”,像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子。

  这对于渐渐长大了的小白狐儿,是很难出现的情绪。

  足以让我感受到她心中的欢喜。

  赶过来的张励耘告诉我,小白狐儿刚刚跟他吵了一架,大家最终决定即便是死,也要硬着头皮冲入其中,结果没想到我们就逃离了这个死亡之地,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摧枯拉朽的姿势。

  简直是……

  张励耘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之中的震撼。

  事实上,他们在外围守候许久,也是在伺机而动,而碰到小白狐儿,知道我有危险,而黄文兴背叛之后,一直都在犹豫之中。

  向前一步是死亡,而退后一步则是良心的背叛。

  作为临时的主事者,张励耘心头的压力,远远比任何人要来得沉重。

  或许他们刚才是下定了必死的决心。

  所幸的事情是,我的出现,将他们所有的顾虑都给打消掉了,当确定了从那恐怖暴龙身上落下来的人里面,有我一个,满心的欢喜充斥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只可惜,此次行动,并没有将所有人都给救出来。

  有些人已然死了,我们只有默哀,然而有的人却还活着,只不过是暂时找不到他们而已。

  黄养神、林齐鸣、朱雪婷……这些人,我们不能够将他们给抛弃。

  但是此时此刻,我们最应该做的,并不是把所有人都给找齐,而是将这一部分人给送回地面上去。

  保住这一部分人的性命,方才是正理。

  我召集了几个主要的负责人,简单几句话,将此刻的情况跟大家讲清楚,然后提出先将大部分受伤和没有战斗能力的人给送回地面上去。

  对于我的提议,没有一个人反驳。

  这里面包括了黄养神的妹妹鬼鬼。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在这样一个诡异莫名、瞬息万变的鬼地方,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冒然将这些人留在这里,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不负责任。

  他们的下场,恐怕只有一个死字。

  至于其余还没有找到的人,我们到时候再回来找,也为时未晚。

  刚刚商议了一会儿,这个时候,鬼鬼的脸色突然一变,冲着我说道:“不好,老大,我跟阿依娜失去了联系。”

  我心一慌,回过头去,瞧见那原本在四处奔逐的暴龙,居然毫无声息地趴倒在地,悄无声息。

  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十分不对劲,而就在此时,原来的那缺口处,突然有一道血气,陡然之间就冲天而起,将整个天际都给照得通红。

  这气息让我心慌意乱,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大声喊道:“撤退,立刻撤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那埋葬了无数尸骨的恐怖,怎么可能这般就退散而去?

  1. 风铃:

    沙发

  2. 趴吃货身上:

    板凳

  3. 佛面:

    倒立

  4. y8:

    七剑竟然没发挥出来作用?!?

    • 弥勒:

      逗比,林胖子朱雪婷都被抓了

  5. 时光不念旧人:

    端午还加更吗?

  6. 76年唐山震漏:

    赶个前十吧

  7. 我我:

    马克

  8. 今天:

    牛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