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伏击重围绝望

2015年6月20日 更新

  在这个地底世界之中,没有什么,会比那头巨大无匹的摩呼罗迦更加显眼,让人一眼就能够瞧清楚。

  因为它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

  这头暴龙全长有十几丈。就算是直立起来,也有二十多米,这样的高度,完全就是一座肉山,不管怎么样,都让人无法忽视。

  然而它头顶上那个负手而立的红袍人,在我的眼中,却比摩呼罗迦更加耀眼。

  他一出现,就仿佛整个地底世界之中,出现了一轮耀眼的太阳一般。

  这是一种心理上面的感觉。然而不只是我,宁绸等人也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去,脸上都写满了恐惧,尽管这样的距离,我们甚至都没有能够瞧清楚那红袍人的脸,到底长着什么模样。

  除了摩呼罗迦和红袍人,还有二十来个摩门教的信徒,在分散在了那巨大石柱的不同角落。

  这些人手,想必就是黄文兴跟我提过的看守者。

  这些人应该是一直都在附近埋伏着的,我们当初从上面下来,应该也是处于他们的监视之中,不过他们隐藏得比较深,所以没有人发现。

  时值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了隐藏的必要。

  这是一支十分强大的力量,是专门为了应付地表之上的人们而组建的,我瞧见至少有十个穿着红袍的萨满在其中。

  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落入了敌人的算计。

  所幸的事情是,他们终究还是算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头摩呼罗迦居然会被我给策反,将累积一个甲子的天巴错和地底遗迹给损毁了。

  这样的损失,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一个无法释怀的打击。

  必须严惩凶手!

  那是一群燃烧着熊熊怒火的敌人,而最让我觉得无力的。是那头摩呼罗迦,和它头顶上卓然而立的那个红袍人。

  他应该就是阿摩王。

  那个传说中的男人。

  根本就用不着尝试,在这个家伙的面前,我绝对不能够再一次策反摩呼罗迦。

  此时此刻,方才是我们遇到的最大危机,稍有不慎,我们这一些人,将可能全部死在这个神秘的地底世界里。

  宁绸、鬼鬼等一行人都朝着我望了过来,众人的目光汇聚,让我感觉到浑身都在发热,知道他们已经是将生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是死是活,全部在乎于我的一念之间。

  拼了!

  想到这儿,我再也没有犹豫,激发羽麒麟母语,给张励耘和布鱼等人发去信号。

  片刻之后,高居于摩呼罗迦头顶之上的红袍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目光朝着左边的大河方向瞧了过去,而沉思了几秒钟之后,他终于决定了,扬起了手来。

  他一挥手,那头巨大的地形暴龙立刻昂起了身子,粗壮而有力的大腿立刻迈起了步伐,朝着河边的方向快步跑去。

  砰、砰、砰!

  地面巨大的震动,从它落脚之处传来,让人感觉到有些发麻。

  看着这头暴龙的身影离开了视线,而旁边的红袍萨满也走了一半,宁绸等人就想要跃跃欲试,被我给拦住了。

  等等,再等等!

  尽管我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张励耘他们的危险就会越大,但是我还是将一颗心变得无比冷酷,不断地计算着两者之间的距离,以及无数种可能性。

  又等了片刻,我方才对着左右说道:“大家跟我来。”

  简单一句话,我便朝着远处的石柱方向冲了过去,像一根离弦的利箭。

  身后的宁绸与鬼鬼等人紧随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

  这是在于死亡赛跑。

  十几息的时间,我们终于从林子边缘,冲到了那巨大的石柱跟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红顶的矮个儿老人,从黑暗的角落中陡然站了出来,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汨罗红顶,与两个卓玛度母。

  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里留一手,将归意匆匆的我们给弄得一阵难受。

  不过想来也是,我们这般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对方不可能想不到,既然有那阿摩王去追诱饵了,汨罗红顶留在这儿,也不是什么想象不到的事情。

  这个世界,谁都不会比谁更蠢。

  有着汨罗红顶这样的顶尖高手,还有那两个白衣度母,硬冲自然是不可能的,我当即就停下了脚步来。

  我们一停,周围十几个摩门教众立刻将我们给团团围住,摩拳擦掌。

  汨罗红顶此刻并没有用宽大的袍子将自己的头给罩起来,露出了那张丑陋至极的脸庞,不过与之前相比,他的脸似乎肿了许多,而且还显现出一阵不健康的红色。

  这是被人扇嘴巴子过后的痕迹。

  这个地方,能够有胆扇汨罗红顶耳光的人,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摩门教的主人,阿摩王。

  这显然是对汨罗红顶搞砸这一切的教训。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汨罗红顶,一定是满腹的怨气。

  我们这般过来,肯定就是自投罗网。

  果然,瞧见停下来的我们,汨罗红顶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恶意而疯狂的笑容来,对着我说道:“你居然还想回去,简直是在做梦。”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汨罗红顶自然是有着满满的信心。

  被派来驻守入口的这些人,都是摩门教的精锐之徒,而汨罗红顶与他身边的两个白衣度母,都是十分厉害的高手,反观我们这一边,除了我和鬼鬼之外,其余的都是残兵败将,有的甚至连走路都要人搀扶。

  更不用提远处的阿摩王,和那头恐怖的摩呼罗迦。

  这般实力一对比,简直都让人绝望。

  面对着汨罗红顶的嘲讽,我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只是冷冷地喝道:“闪开!”

  他得意地说道:“不让,又如何?”

  我的双目陡然迸射出一道凌厉之极的杀气,恨意凛然地怒吼一声:“死!”

  我没有半点儿犹豫,纵身上前,饮血寒光剑朝着汨罗红顶的脑袋斩落而去,那气势,凌厉而果决,带着我十成十的力量。

  擒贼先擒王。

  我没有半点儿犹豫,是因为我每耽误一点时间,冒死引人的七剑就会接近死亡一点。

  我们现在的时间,是七剑在用命来换得的。

  时间,从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让人珍惜。

  我心中充沛的感情,使得我陡然间斩出来的这一剑,充满了最为恐怖的力量,在这个时刻,它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招一式,而是融入了灵魂的剑意。

  诸般气息,陡然勃发。

  轰!

  汨罗红顶横杖来挡,本以为能够如当初一般,将这剑给挡落下来,却没想到竟然被陡然爆发的我给一剑劈飞,滚落到了一旁去。

  啊!

  我一声怒吼,正要趁胜追击,将汨罗红顶给斩落于此,震慑全场,然而那家伙却滑溜无比,朝着旁边猛然一转,人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而旁边的两个白衣度母也很快反应过来,迎上前来,将我缠住。

  这两个白衣度母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与我有一段距离,不过却格外敏捷,偏偏不与我硬拼,只是将我给缠住。

  我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将这两人给逼得破绽百出,却终究不能将任何一人给斩杀。

  而回过神来的汨罗红顶,顿时就再一次返回而来。

  他这一次却也不再想要报仇雪恨,将我给斩杀,而是一边将我缠住,一边喝念着咒语,似乎在通知那远去的阿摩王。

  而在我的身后,鬼鬼、宁绸等人则陷入了围杀之中。

  若是在之前,他们或许还有一拼之力,然而此时此刻,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落入敌人的手中。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要输了么?

  死……

  可是,我不服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的攻势越急,越给了对手可乘之机,就在我一个恍惚之间,突然感觉到小腹处一阵火辣,却是那都达绛玛趁着我一个不注意,用青铜刺在上面留下了一道伤痕。

  受了伤的我猛然一挥剑,将三人给逼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一声惨叫。

  余光处,我瞧见特勤二组的徐仕斐被一个红袍萨满给按倒在地,抬手一掌,直接将整个脑袋都拍塌了半边……

  啊!

  这声惨叫只喊了半声,就陡然中止了。

  那个徐仕斐,当初曾经参与过总局斗殴事件,为此林齐鸣和董仲明还曾经被关了一个多星期的禁闭,说句实话,尽管所有的事情都给张圣坤给扛了过去,但是我心里面,对着小子还是有一点儿意见的。

  然而所有的情绪,都随着他的死去,而变得不再重要。

  此时此刻,他变成了烈士,成为了又一个秘密战线中牺牲的人员。

  我的心疼痛无比,然而却根本来不及救他,不只是他,在这三人的围困之下,其余人我也根本救不得。

  我们会全军覆没么?

  我的心头浮现出了这么一个疑问,然而就在我最绝望的事情,耳边突然响起了“哒、哒、哒”的激烈爆响,而刚刚将徐仕斐的脑袋拍塌的那个红袍萨满,脑袋在一瞬间,也陡然炸了开来。

  红色的血,白色的脑浆,在空中勾勒出了妖艳而诡异的一幅画面。

  美!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端午节,星期六,不加更,请安康。
嗯,明天有几个朋友过来找小佛玩,所以得提前准备一点,不然就有可能断更了,各位早点睡觉,晚安。

  1. 易水寒:

    沙发

  2. 易水寒:

    板凳

  3. 小鱼:

    战意 啊

  4. 半步天涯:

    排个队

  5. 单曲回放:

    哦耶!

  6. 依咯咯:

    大师兄噢,真辛苦。

  7. 笨熊-笨熊:

    战士们回来了,子弹爆头

  8. 缘分天空:

    唉……

  9. 乐乐l:

    开屠吧,阿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