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两位强者会面

2015年6月21日 更新

  美,真他妈的美!

  倘若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徐仕斐在被那红袍萨满给拍死的一瞬间,我眼中喷出来的火光。便能够将其给活活烧死。

  然而终究不能。

  就在我被汨罗红顶和两位白衣度母给死死围住,不得挣脱之时,陡然间的爆响出现,不但那个红袍萨满的脑壳被掀飞,还有好多围攻我们的摩门教信徒也受到了攻击。

  哒、哒、哒,哒、哒、哒……

  这,是枪声。

  美妙而富有节奏的枪声,有的是新列装不久的QBZ95B5.8毫米短自动步枪,有的是经典微冲,有的是92式手枪。另外还有一架88通用机枪……

  这些枪,在一瞬间形成了强大的火力。

  熟知其性能的我方人员,在第一时间就扑倒在地,将脑袋给伏得低低的,而那些摩门教信徒有的却还在腾空跃起。

  他们有的在凭着精妙的身法闪避,有的则想要将滚落在地的地方斩杀。

  这种反应,对于常年生活在地底,并没有见识过现代火器的人来说,算得上是比较正常的,而且在他们的心中,作为一个强大的修行者,应该也不会惧怕这么远距离的暗器攻击。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算错了一步。

  当年火器的出现,几乎将整个江湖都给覆灭。事实证明,再厉害的修行者,除非是修炼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气功,不然都抗不过一颗五毛钱的子弹。

  砰!

  有的人胸口处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有的人脑壳直接被掀翻了去,而最惨的是那凌空跃起的家伙们,则成了最为明显的靶子,吸收了大量的火力。

  被子弹打中的人体,绝对不会像电视上演示的那般平静,中了十几发子弹还活蹦乱跳、或者坚持几分钟七大姑八大姨地说一堆话儿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那种恐怖,会让任何热爱战争的人在一瞬间变成和平主义者。

  除非是变态。

  激烈的枪响之下,暴风一般的弹雨割麦子一般地撂倒了一大片敌人,按理说这些火器平日里绝对不会有这般恐怖的战果,但是在此时此刻,却偏偏如此完美。

  这就是野蛮和文明对抗的后果。

  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我也不能免俗,朝着地上趴去。

  地上的我瞧见那些摩门教信徒纷纷倒下,唯有我面前的这汨罗红顶和白衣度母,能够凭借着对于炁场高度敏感的掌控,避开这些子弹的袭击。

  当我顺着枪声响起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瞧见被我安排在洞口守候的何武、牛波、田学野等特勤一组的预备成员。居然出现在了洞口处。

  刚才那突然的袭击,正是他们所组织起来的。

  特别是牛波和农菁菁,这一男一女各自手提着一把88通用机枪,提供了最为恐怖的弹幕。

  他们怎么下来了?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汨罗红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将手中的金光禅杖陡然一挥,凭空凝固了的大量侵体而来的子弹,然后朝着这一伙搅局者冲去。

  他是如此的愤怒,集结起来的气息浓烈得宛如实质。

  倘若是让他接近这些特勤一组的预备成员,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挡得上他的一招。

  这些陡然而出的援兵,恐怕就会像流星一般,稍纵即逝。

  火器固然厉害,但是对于顶尖的修行者来说,却根本就不会成为决定性的东西,而倘若是面对着那摩呼罗迦,甚至都没有办法破开它那坚硬的皮肤。

  任何事情,都不是万灵药。

  不过汨罗红顶终究还是不能够大显神威,因为我已经先他一步,出现在了预备成员们的面前,手中的长剑,将这家伙以及他身后的两位白衣度母给挡住。

  这一回,形势陡然逆转,变成了我缠住对方。

  枪声还在继续,摩门教能够动弹的人越来越少,就连那个手持神像的白衣度母,也被子弹击中了胸口,一个仰身朝天,跌落倒地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疯狂的汨罗红顶终于知道了恐惧,一个晃身,却是与那都达绛玛一起,朝着远处的林子遁去。

  他要跑了。

  我对那个家伙充满了仇恨,毫不犹豫地一把扯过牛波手中的通用机枪,端起这凶器,朝着那两人的背影,将弹鼓里面的子弹全部都给打完。

  别看我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里都在用剑,但是枪法其实还不错。

  毕竟是经历过南疆战争的老家伙。

  快要遁入树林之中的汨罗红顶一个踉跄,仿佛是中弹了,不过在旁边的都达绛玛帮助下,勉强藏入了林子里面去。

  子弹打光,我回头瞧向了何武,他被我满是杀气的双目一蹬,下意识地一阵腿软,有些结巴地解释道:“老大、老大,对不起,曾老说这个时间你们还没有回来,他决定按照第二方案,将洞口给封印了;我放心不下你,就据理力争,带着大家下来,看一下情况,我、我……”

  擅作主张,在我们这种半军事化的秘密战线里面,是一件非常严重的错误,所以何武方才会如此慌张。

  瞧见他这般拘束的模样,我陡然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点头肯定道:“干得不错!”

  被我这般一夸奖,何武就像吃了一个人参果般舒坦,眉眼都舒展开来,对我嘿嘿说道:“谢谢老大夸奖,我……”

  我没有等他说完,便直接问道:“带四号炸药了没有?”

  四号炸药是一种特制的混合型炸药,威力比三硝基甲苯还要强大十倍,广泛地应用于各种地形爆破和特种战之中,这一次出发前,一部分专职人员都带了许多,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过我们这边,大部分人被俘虏之后,装备都丢失了,只有将希望寄托于何武等人身上。

  被我这么一问,何武赶紧点头肯定:“带了,带了……”

  我焦急地回头,看了一眼远方,然后吩咐道:“那行,你赶紧带着宁处长他们离开,沿途布下炸药,特别是出口处,一定要确定能够将这个通道,完全封死!具体怎么做,宁处长会跟你说的。”

  何武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炸掉这通道啊,老大?”

  我脸色一肃,厉声喝道:“问这么多干嘛?服从命令!”

  何武立刻双腿并拢,向我敬礼,铿锵有力地回答道:“是!”

  这时宁绸带着一众伤兵赶了过来,跟我握手告别,然后率先一步进了石柱之中,鬼鬼有些依依不舍,不肯离去,被我目光一瞪,满腹委屈,眼泪汪汪地说道:“我想留在这里救我哥……”

  我知道现在并非心软的时候,不过瞧见还只是少女的鬼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郑重承诺道:“鬼鬼,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哥哥,给救回来的!”

  鬼鬼眼泪流得更多了,紧紧拉着我的手,哭喊着说道:“你也一定要回来啊,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巨大的震动从远处传来,赶忙将她朝着石柱方向推了过去,催促正在布置炸药的何武等人说道:“快点,不然就留在这里等死!”

  何武等人感受到这地下传来的巨大颤动声,知道我并没有在开玩笑,不由得又快了几分。

  众人纷纷离去,而我则将饮血寒光剑抽了出来,离那石柱远一些,在快靠近林子边缘处停了下来,等了差不多半分多钟,那摩呼罗迦丑陋而又巨大的脑袋,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持剑而立,平静地望着那摩呼罗迦的头顶处。

  在那儿,站着一个身穿红袍的光头男子。

  他静静地站在那儿,宛若天神。

  我也平静地站在地面之上,双方的目光穿越了遥远的距离,在半空中交织在了一起。

  强者,与强者的第一次交流。

  摩呼罗迦一路狂奔,一直来到了我面前的几百米处,方才停了下来,而站在它头顶之上的那个红袍光头,先是瞟了一眼石柱面前满地的死尸,然后又看向了持剑而立的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瞧见他周身的空间之中,莫名就变成了一片鲜红。

  仿佛整个天空的背景,都变成了血的颜色。

  紧接着,那摩呼罗迦身子渐渐低伏,却是趴了下来,而那高高在上的红袍光头则慢慢地降了下来,一直到差不多离地两丈的高度,方才停止。

  紧接着,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果然是能够让这畜生屈膝的强者,你居然能够冲破汨罗的伏击,将你那一群残兵败将给送了回去,不过你以为,他们真的能够活着回去么?”

  我平静地自我介绍道:“陈志程,阁下可是阿摩王?”

  红袍光头点了点头,承认道:“对,就是我。”

  我微微笑道:“他们凭什么不能活着回去?”

  阿摩王冷冷地说道:“我只要杀了你,然后衔尾追杀,我可以跟你保证,他们绝对不会有一个人,能够活着……”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而就在此时,石柱的通道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两位强者会面,一方高高在上,准备装逼,另外一方毫不犹豫,直接打脸
( ̄ε(# ̄)☆╰╮( ̄▽ ̄///)
就是这么欢乐…… 1

  1. 风铃:

    看得不过瘾啊

  2. 笨熊-笨熊:

    在地下呆得太久

  3. hzc0926:

    牛13

  4. Cell nucleus 。:

    这脸打的真干脆………过瘾

  5. 旅途:

    估计尤尤要出来了。直接干魔王

  6. 旅途:

    蛋蛋的装备也很牛气的。不行就开挂。应该让那条小龙出来干掉恐龙。

  7. 旅途:

    那个鹦鹉也不出来了,应该让鹦鹉教练志诚,感觉鹦鹉很牛:-(

    • 嘉:

      肯定啊,阵王屈阳转世

  8. 缘分天空:

    有的看就行了。

  9. 。:

    虎皮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