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奔跑吧,黑手

2015年6月21日 更新

  四号炸药的威力是十分恐怖的,特别是在经过何武这些专业人员布置之后,则更是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来。

  陡然之间,那石柱猛然摇晃了一下。大量的碎石将入口处给堵得死死,一股激烈的尘烟从里面吹出,石粉糊在了摩呼罗迦的口鼻处,弄得那畜生不断地打喷嚏,地动山摇,连站立在它脑袋上的阿摩王,都有些站立不住,身形不断摇晃。

  这正是在他大话刚刚说出口的时候。

  剧烈的爆炸声让阿摩王的脸色一阵剧变,不过他在一瞬间又恢复过来,满怀恨意地冲着我吼道:“你以为炸塌点石头。就能够封堵茶荏巴错通向地表的路么?当年萨格尔王号令一千精兵,埋葬着通道,也不能将其完全封堵……”

  他的话依旧还是没有说完,石柱之中又传来了一声闷响。

  这一次的爆炸,比刚才的相比,显得小很多,不过里面传来的力量,却一样的恐怖。

  石柱抖了两下,差一点儿就要裂开了来。

  这是何武他们沿路在布置炸药,一路走,一路炸,要想将这堆废墟给收拾妥当,没有个三年五载。是不可能重新返回的。

  阿摩王并非是蠢人,自然知道这声闷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愤怒,在不断的累积,而他身后的血色天空,变得越来越浓郁。

  杀意,在空间中弥漫。

  我眯着眼睛瞧了一眼,没有任何话语,直接转身,就朝着林子里面快速逃开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时此刻,我还是先跑路吧。

  我转身就跑,这事儿让阿摩王万万没有想到,过了几秒钟,他方才反应过来,这个让他无比头疼的家伙,居然会做出这般猥琐的举动来,顿时就是一阵狂吼,怒骂声响彻天地:“你这个,这个胆小如鼠的混蛋,我要把你抓住,将你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狂奔之中的我,不屑地挑了一下嘴角。

  到底是个老古董,骂人的话语,一点儿都不让人期待啊……

  我在逃入林中之后,将饮血寒光剑陡然收起,然后奋力前奔。而身后随着那阿摩王气急败坏的骂声,一起响起的还有摩呼罗迦恐怖的脚步声。

  砰、砰、砰!

  那暴龙狂奔起来,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它身形巨大无比,那些在我们面前宛如参天大树一般的树蕨,根本就挡不住它的脚步,一路如同推土机一般的碾压,脚步声引得周遭的土地一阵跳动,林中的无数动物纷纷四散奔逃,那些藏身其间的鸟类和巨型昆虫陡然升空,将大半个天空都遮掩了住。

  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然而越是如此混乱,我越是如鱼得水,朝着兽类最多的去处钻去,然后开启遁世环,将我的气息给遮掩住,然后顺着洪流狂奔。

  大有大的强,小有小的好,像我这般的个头,身处在茂密的树林中,一旦离开了对方的视野,很快就能够藏匿起身形来,不被那背后的追兵给撵上。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那头暴龙似乎能够凭借着某种指引,隐隐地找寻到我身处的大方向,然后一阵碾压而来。

  被这般追赶的我,根本不可能找一处灌木丛或者树洞藏起来。

  因为我不确定它是否会被那狂躁的摩呼罗迦给一脚踩得扁扁。

  既然如此,那就狂奔吧!

  我在林中快速穿梭着,而骑着摩呼罗迦的阿摩王则在后面不断的追击着,那摩呼罗迦身高体长,小短腿轻微一迈,立刻就有十几米的距离,狂奔起来,速度简直堪称恐怖。

  好在它只能大概感知到我的方向,并没有那般精确,才使得我并没有被立刻追上。

  尽管如此,那畜生狂暴的吼声在我身后不断回响,也的确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那种不寒而栗的恐怖。

  这广阔的地底森林跟那天坑可不能相提并论,倘若是在这个地方与它短兵相接,且不论它头顶上那个神秘的阿摩王,就只是这摩呼罗迦,就已经足够将我给踩成肉糜。

  死亡,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接近。

  狂奔了一刻钟,我不但没有将摩呼罗迦给甩开,反而是越来越近了,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它熏臭的气息,在我的身后翻滚。

  到底是因为什么?

  饮血寒光剑被我收入八宝囊中,有着南南亲自打造的龙角剑鞘给锁住气息,又有遁世环掩盖,按理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动静的。

  那倒是……气味?

  对了,是气味,遁世环能够掩盖住气息,但是掩藏不了特殊的气味,而先前那畜生曾经将口涎给喷到了我的身上,沾染到了一些。

  在想到这事儿的一瞬间,我有种将衣服全部脱下的冲动。

  不过我很快就将这想法给抛弃,因为不但衣服上有可能沾染,而且身上、脖子上也都沾到了一些。

  我横不能将皮都给扒下来吧?

  不过既然不能,那么就将其洗脱开去!

  陡然之间,我转变了方向,朝着那大河的方向跑了过去。

  身后的摩呼罗迦和阿摩王虽然并没有亲眼瞧见我,但是根据大致的方向,却也能够判断出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于是追踪得更为有力,已然是相隔不远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轰隆隆的瀑流声。

  我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

  不知不觉,我的这亡命之行,居然跑到了这瀑布壶口来。

  怎么办,我到底是跳,还是不跳?

  就在我这稍微的一迟疑,身后的树林被猛然一掀开,接着阿摩王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又在我耳畔响了起来:“哈哈,原来你这一个虫子居然在这里,看你还往哪里跑?”

  被,发现了么?

  我没有回头,不过心头却还是猛然一颤。

  向前一步,是万丈悬崖,然而停留在这里,必将落入恶人之口。

  我该怎么办?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我那血脉中边民的悍勇之气就陡然沸腾起来。

  妈了个巴子,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不过就是死,老子怕过谁?

  冲!

  我没有再犹豫,朝着前面如箭飞奔而去。

  我的前面,是一条激涌奔流的大河,而在几百米的下游处,则是一道不知道落差有多大的瀑布。

  这么高的距离,摔下去,即便下方是水潭,我估计也得粉身碎骨。

  但是,这又有何惧?

  数百米的距离,在蓄势待发的我面前,根本就不过是十几个呼吸之间的事儿,在我快速奔跑的时候,摩呼罗迦则在后面快步相随,而站在它头顶之上的阿摩王则狂躁地怒吼:“快阻止他,不能让他跳下水里,不能让他死得这么轻松。”

  一拳打在空气里,这是很难受的。

  可是我就是要让那家伙难受。

  我已经冲到了大河边,猛然一跃,一个猛子就扎进了翻涌不休的河水里面去。

  咕噜噜……

  麻栗山龙家岭第一密子王入水了,冲入水中的我并没有遇见诸如鳄鱼或者其余的水兽,而是奔腾而来、不可抵御的水流,宛如千钧,直接砸落在了我的身上。

  轰……

  一瞬间,我就被往下游冲出几十米远。

  巨大的水流将我心中的期待给击得粉碎,本来我还打算潜伏在水中,往上游潜去,让阿摩王等人以为我葬身水下,等到安全了再出来,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水流,实在不是人力所能够抵抗。

  这念头在我的心头一浮现,我立刻毫不犹豫地沉入水底,试图找到一块石头,抓住,抵挡住这巨大的冲力。

  然而事情终究还是不能如我所愿,长年累月被那湍急的河水冲刷,这一段河床早就是被磨得光滑不已,底部的石头根本就没有任何棱角。

  我在水底划拉了一阵,却根本就找不到一块可以抓得紧的石头。

  而这个时候,我感觉那水流越来越湍急了,往下游的速度已经是势不可挡了。

  要摔下去了么?

  那样的距离,会死的吧?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我左侧十几米的方向,突然一声闷响,却见一个巨大的头颅砸入水中,黑色的瞳孔正在转动。

  当我瞧过去的时候,那眼眸也正好与我相对。

  是摩呼罗迦。

  它最终还是追上来了,而我敢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落到了我的手上,正拉着我的身子,朝着它那边拉扯。

  这是,什么力量?

  我感受着那股力量,被猛然拽上了水面来,瞧见不远处,阿摩王双手结印,正朝着我遥遥拖拽而去。

  这么远的距离,他居然能够用精神力,化作束缚,将我给拉扯?

  我的脑海里一阵混乱,不过并没有在想他为何如此强大,而是在想到底要不要苟且而活?

  不!

  我不能接受,倘若是被救起来,然后接受这魔王的折磨,我还不如死去!

  想到这里,我猛然挣扎,将那力道给甩开去,不再抵抗,而是随着那激涌狂奔的水流,朝着空中飞腾而去。

  哗!

  当被巨大的水流冲到了悬崖的尽头时,我整个人都跃出了半空中,伸开了双手,仿佛融入了这瀑布,也融入了天地之中。

  再接着,我急速降落,宛如流星划过。

  飕!

  世界一片黑暗……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跳啊,跳吧,昭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黑手也跳下去了,所以请你也跳下去吧!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哈哈一笑:

    fuck

  3. 时光不念旧人:

    还有吗?

  4. 旅途:

    前五

  5. 旅途:

  6. 旅途:

  7. 旅途:

  8. 依咯咯:

    nine

  9. 大师兄:

    太短

  10. 嘉:

    小佛看不看果壳?暴龙明明速度很慢的,它体形越大,速度越慢好吧,假如像作品中写的那样大,那它速度应该慢到黑手哥慢跑的速度吧。

    • 弥勒:

      有点常识好吧,人家一步十几几十米,你指的人家迈出一步是得多久

  11. 一缕清风:

    看了第二部 又去看第一部 真的挺有意思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