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坠崖重伤垂死

2015年6月21日 更新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酸软僵直,冰冷侵蚀着我的骨髓,让我以为自己都已经死去。

  从昏迷到清醒。我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慢慢的,我感觉到自己在水面上浮浮沉沉,不时有水从我的鼻子里灌进肺中,呛得我一阵咳嗽。

  疼痛让我苏醒了过来,我下意识地蹬了蹬腿,感觉踩到了一大团的淤泥。

  头顶上的天空,一片黑暗。

  昏暗的苍穹之下,我有点儿想不明白,从这么高的悬崖上摔落下来的我。为什么没有死去呢?

  我不断地回忆着,然而那记忆仿佛在被冲出瀑布的一瞬间就断片了。

  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又过了许久,我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在一片巨大湖泊的边缘处,这儿有着大片的沼泽、淤泥和黑色苔藓、水草,而那瀑布的声音依旧在,不过却显得十分遥远,仿佛在天边一般。

  看得出来,在我昏迷的时候,已经被冲得很远了。

  冰冷的湖水让我不得不朝着岸边游去,而剧烈的疼痛又让我难过无比,看来尽管我没有死,但是却已经折了半条命。

  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我几乎是爬着来到了湖边的苔藓处。

  趴在地上,我不断地喘着气,结果被那湖水里混含着的腥气给弄得一阵恶心,胃中一阵收缩,止不住就哇啦啦哇地吐了出来。

  我吐了足有几分钟,面前一大滩污秽的呕吐物,不过吐完之后,我却感觉精神好了一点,吸了吸气,还是感觉到一阵腐臭味。

  我循味而去。却见到在我身边的不远处,有一大团黑乎乎的玩意。

  那气味,正是从那儿传了过来的。

  我浑身无力,不过却也晓得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下如果不坚强一点,恐怕是不会有生存下来的希望,于是也强打着精神,缓步朝着那东西走去。

  走到跟前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黑乎乎的玩意,不是别的,正是之前被我降服的那一头黑色巨鹰。

  不过此刻的它已经死去,大半边的身子浸在了湖水中,有许多小拇指大的银色小鱼在它的尸身之上钻来钻去。这些小鱼的脑袋巨大,几乎占了身子的二分之一,嘴巴强大的咬合力能够从那巨鹰的身上,撕扯下一块又一块的腐肉来。

  在瞧见这黑色巨鹰尸体的第一眼,我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活下来。

  就是因为它。

  随着瀑流急速坠落的我,自然是不会有半分生存的希望。不过倘若有这头巨鹰的缓冲,事情就变得不同了。

  只可惜这巨鹰之前受过伤,所以并不能将我给托起,再加上那瀑流将它的羽翼染湿,使得它最终不能够展翅飞翔,而是跟着我一同跌落水里。

  救我的黑色巨鹰死去了,而我却活了下来。

  我不知道它是死于摔死,还是被这湖水里的鱼类给活活咬死,不过心里面,多少也有些戚戚然。

  事实上,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将这头黑色巨鹰放在心上。

  然而它却为了救我而死。

  我在这具黑色巨鹰的尸体面前,沉默了许久,然后为它默默地念诵了一遍超度咒诀,方才离开。

  其实我更想将它给安葬,不过此刻的我,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

  我甚至已经连行路,都变得十分困难。

  尽管有这黑色巨鹰舍命相救,但是从那高空之中摔落下来,也让我的身体承受了恐怖的冲击,我想倘若不是因为我这道心种魔功法大成,使得身体达到了一定的强度,恐怕此刻躺在湖边的尸体里,也有我的一个了吧?

  虽然没有死,但我却也是十分不好受,五脏六腑全部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出血位移不说,经脉仿佛都溃散了,而丹田之内,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一丝气力。

  我此刻行走,全凭意志力在支持着,要是不然,直接就躺倒在地了。

  但是,我不能停下来。

  尽管没有再听到那暴戾的吼叫,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远方。

  阿摩王不会因为我跳入瀑布,就会放弃对我的追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于一个几乎毁灭了他毕生心血的仇敌,这才是他的处理手段。

  我倘若一直待在原地,恐怕很快就会被他给找到。

  我离开了湖边,朝着附近的林子里走去。

  瀑布下的世界,比起天巴错来说,植株显得更加的壮硕,林子蔽天,一望无际,行走其间,让人感觉到阴森无比,而黑暗中不时传来两声宛如夜枭的啼叫,又让人止不住心跳。

  我摸了摸八宝囊,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只不过我从天山神池宫中带回来的广陵金丹已经没有了。

  经过许多次消耗,那宝贵的丹药已经再无踪影。

  我没有办法,只有磕了两颗小还丹,勉强让身体暖和一点,不至于冻死当场。

  服用了小还丹,又吃了能填肚子的辟谷丹,我感觉身体的机能勉强恢复了一点儿,不过此刻别说是阿摩王,就算是摩门教的一个小喽啰,都能够将我给一砖撂倒。

  身体的亏损是巨大的,若是想要恢复之前的巅峰状态,我必须得休养至少半个多月,方才能够恢复过来。

  这还是最基本的,此刻的我还不知道身体里面,还有那些地方,受到了内伤。

  在林子里艰难地走着,寒冷一点一点地侵蚀着我的身体,意识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不得不努力让自己清醒,回想起一些让我记忆深刻而又快乐的事情。

  比如在神仙府中与小白狐儿、胖妞学艺的岁月,比如与努尔、四月、萧大炮一起的兄弟情怀,以及与师父相认之时的那种温馨与感动……

  还有,与小颜师妹交往的点点滴滴……

  然而随着体温的下降,所有的美好似乎都一点一滴地离我而去,忧愁又浮上了心头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活着回到地表,也不知道先前引开阿摩王的七剑成员此刻是否安好,跟不知道那些被抓了起来的战友们,此刻又会在何处。

  各种各样的困境,让我感觉自己无比的脆弱。

  我并不能够力挽狂然,此刻的我,就像一头野狗一般,在黑暗处仓惶而逃,甚至都不敢露上一面。

  这一次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的了!

  让我有些窒息。

  我一边走着,一边胡思乱想,然而突然之间,我感觉到心头一悸,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什么东西?

  我下意识地朝着旁边一跃,然而在半空之中,就有一道腥风扑面而来,我本能地想要闪躲,然而身子却跟不上意识,给骤然缠住。

  当我跌落地上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条通体赤红的巨蟒给缠上。

  这巨蟒不知道有多长,不过身子却有水盆那般粗,将我给缠在之后,迅速地卷曲着,将我给缠在了身子里,然后巨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将我的骨骼给挤得啪啪作响。

  啊……

  我忍不住低喊了一声,双眼一黑,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瞧见这畜生的脑袋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血红的信子在我面前一尺处不断吞吐。

  嘶、嘶、嘶……

  我能够瞧得见那畜生的眼睛,两颗灯泡大的眼睛黑得像墨汁,里面流露出来的贪婪和饥渴,让我不寒而栗。

  我奋力与这朝着我身体挤压而来的力量对抗,然而却被勒得越来越无力。

  我感觉到血液正在往头皮上集中,眩晕感越来越强烈,而那畜生的眼神里面,仿佛流露出一股蔑视和得意的情绪来,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倘若是平日里,这样的畜生,我一剑一个,哪里能够让它欺负?

  只是此刻的我,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哪里还有半点儿黑手双城叱咤风云的威风?

  饮血寒光剑、饮血寒光剑……

  在近乎于绝望的时候,我集中最后的精力,尝试着呼唤那把魔剑出来,救我性命,然而所有的呼唤都落了空,它躺在八宝囊之中,根本就是一动不动。

  这狗日的,居然也趁机落井下石?

  我有点儿绝望了,然而很快又想到了一个人来。

  王木匠。

  我尝试着呼喊,好在那家伙倒是没有抛弃我,一惊呼唤,立刻腾身而出,不过与之前相比,此刻的它可是灰头土脸,身子几近于虚无。

  在之前抵御摩呼罗迦的时候,它和八卦异兽旗,曾经受到过重创。

  不过即便如此,王木匠也不是一条长虫能够匹敌的,它抖抖身子,直接转入了那畜生的脑子里去,没多一会儿,那条红色巨蟒就瘫软在地,不再动弹,而王木匠从它的脑子里面缓缓爬出来,望着我说道:“你咋变成这副模样?”

  我苦笑道:“一言难尽。”

  说完话,我毫不犹豫地拔出饮血寒光剑,将这巨蟒给大卸八块,喝血吃肉,再将蛇胆给整个儿嚼了,浑然不觉得荤腥。

  一番饱食之后,我终于感觉到回复了一些气力。

  然而就在这时,在旁边给我警戒的王木匠却双眼一瞪,对我低声喝道:“赶紧离开这里,有人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俺不做大哥好多年:

    哈哈哈~111111

  2. 缘分天空:

    精彩

  3. 宝宝:

    今天还有吗?

  4. 旅途:

    没了吧

  5. 愤青:

    阿摩王又不是神!陈二蛋不是连神都杀过吗?

    • 弥勒:

      阿摩王本来就比大师兄厉害,再加上那么一条大暴龙和他身边众多精锐,你去打?

    • 晨风-依旧:

      那些牛逼的神级大boss大多数都是家长心魔蚩尤大人出来秒杀的,大师兄本事也就虐虐凡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