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大狒狒八达木

2015年6月22日 更新

  有人来了?

  我没有半点儿犹豫,赶忙将饮血寒光剑给收了起来,朝着旁边的林子里钻了过去,正想跑远。突然心思一转,又折了回来,蹲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开启遁世环,暗暗等待。

  王木匠的预警比较提前,过了五分钟,方才有人赶到。

  当瞧见林子里有一抹红色挤出,我顿时就感觉到不妙,当即藏在林中,甚至都不敢用目光直接打量。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

  余光处,我瞧见一个红袍萨满、一个狗头人,总共两人出现在了我刚才待着的地方,蹲身打量着被我破开身体的巨蟒,耐心地查看着。

  两人一开始在埋头整理,并不言语,我也低伏着身子,不敢妄动。

  此时此刻,我倘若是对方给发现了,除了一条死路,根本就没有办法作任何选择。

  我连呼吸都不敢,过了一会儿,那脏兮兮的狗头人突然对红袍萨满说道:“应该不是他吧?从这么高的距离跌落下来。他怎么可能还有击杀这头血蟒的能力?”

  红袍萨满有点不同意:“要是没点儿手段,我们天巴错是如此被毁成那般模样的?”

  狗头人耸肩说道:“天巴错是被摩呼罗迦给踏平的,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听说地面上的人,都习惯吃熟食,你看看,那人杀了这血蟒之后,直接生吃,还敢把蛇胆割了吞下,一看就知道是这附近鞑靼人做下的好事……”

  红袍萨满指着血蟒尸身上面的切口,分析道:“你看这些破口。平滑光洁,鞑靼人什么时候有这样好的兵器了?”

  狗头人恶狠狠地说道:“怎么没有,那些臭烘烘的野猴子,说不定是从我们天巴错偷回去的呢?”

  红袍萨满摇头说道:“我不跟你争,阿摩王这一次是下了死命令,半个月内,倘若是不能找出那家伙来参加天祭,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你自己看着办吧。”

  被这么一说,狗头人心烦意乱地说道:“行了,行了,我们继续吧——不过我说。那家伙肯定是摔死了,我们这么早,何时是个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朝着林子西边走去,而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总算走了。

  真没想到。那阿摩王对我的怨念,当真是一直都没有熄灭啊。

  天祭是什么鬼东西?

  我躺在茂密的荆棘丛中,望着黑乎乎的天空,整个人都有些迷茫起来,失去了力量的我,如何能够在这个处处都是危机和敌人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七剑他们,现在又是否安全呢?

  我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无力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头上的树枝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动静声。

  我骤然警觉,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出现在了林子的树冠之上,黑暗中看不清太多的东西,唯有一对银色的双眸,正好与我相对。

  这眼眸,宛如皎月,银月如洗。

  双方在对视一眼之后,都下意识地给对方吓了一跳。

  糟了,被发现了!

  我心底一阵发苦,瞧见那黑影瞬间就消失了,而我也慌忙爬起来,左右一看,朝着刚才那两人离开的反方向快速奔逃而去。

  我踉踉跄跄地跑了十几分钟,感觉呼吸又迟缓起来,气息进入肺中,胸腔里一阵火辣辣的,整个人都感觉疲惫不堪,这是因为我受伤的内脏在开始移位出血。

  我不断苦笑,再这般跑下去,只怕不用敌人来抓我,我估计就自个儿死在这里了。

  就在我浑身难受、油尽灯枯的时候,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道劲风,接着肩膀被人给拍了一下。

  我下意识地朝那人反击,结果对方并不与我交手,而是朝着后方退了一大步,唧唧叫了一声,这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阿诺恩人,是我啊,我……”

  我回过头去,瞧见一张奶白色和粉红色混合的怪脸,感觉就像是一个大狒狒,不过对方穿着破烂的兽皮衣,脏兮兮的手上还提着一根大骨棒子,感觉应该像是个智慧生物。

  “你……”

  我的反应有点儿迟钝,而那个大狒狒却裂开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开心地笑道:“我,八达木!阿诺恩人,是我啊,你不记得了?”

  对方说的是汉语,虽然有很多不流畅的地方,不过我却大致能够听得懂。

  再仔细地打量了一眼对方,我突然想起来了,笑着说道:“哦,你,对,你是跟马拉多拉在一块儿的。”

  这个叫做八达木的茶荏巴错遗民像个孩子一般地咧嘴大笑,嘿嘿说道:“对,阿诺恩人还记得我,太好了!”

  他为我记得他而兴奋不已,事实上,相对于马脸壮汉马拉多拉以及其余的几个首领,我对这个花脸大狒狒几乎都没有什么印象,倘若不是他提出来,我都忘记救出的那五六十多个囚徒里面,还有这么一个号人在。

  当然,那一帮茶荏巴错的地底遗民,个个都长得又粗犷又古怪,一水妖魔鬼怪,我倒也没办法个个都认出来。

  不管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八达木为我记得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而狂喜不已,甚至乐得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儿,似乎在庆贺着什么,弄得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那八达木方才想起正事来,对我说道:“阿诺恩人,我刚才听我的族人说你一个人在这里,还受了伤,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才豁然开朗,原来刚才树冠上那一对银色眼眸,却是八达木的族人啊。

  此刻我正在落难,倒也不会多隐瞒,将我掩护同伴离开,而自己则受到阿摩王的追杀,最后不得不跳落瀑布的事情,跟他讲起。

  听到我的讲述,八达木连连惊叹,先是夸赞我的品性高洁,又惊叹我居然能够从那神迹瀑布上跳下来而不死。

  要知道,他们从上面下来,需要走一条艰险的山道,曲曲折折,不知道许久时间。

  赞美过后,八达木拍着自己的胸口,对我保证道:“阿诺恩人,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我们鞑靼族休息吧!我八达木别的不能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跟你保证,到了俺们那儿,大伙儿就算是死,也会让你安全的。”

  这长得跟大狒狒一般的八达木虽然长相丑陋,不过一颗心却是善良得宛如金子,我此刻最需要的就是静养,于是点头答应。

  瞧见我点了头,那八达木又高兴地蹦蹦跳跳,居然一转身就跑进了林子里去。

  这家伙一溜烟就没了人影,弄得我一阵诧异,正想着他是不是去告密了,结果他很快却又回来了。

  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群跟他差不多的大狒狒。

  这帮鞑靼人冲到我跟前来,竟然还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将我给放入里面之后,八达木跟同伴指手画脚,仿佛在吹嘘着我的功绩。

  他每说完一句话,一众同伴都是一副惊叹连连的呼声。

  没一会儿,个人崇拜都写在了他们那张可笑的脸孔上。

  八达木的其他同族并不会说汉语,不过被八达木一通吹嘘之后,对我倒是客客气气,用简易担架将我给抬起来之后,速度飞快地将我给抬着,一路向南狂奔而走。

  被一伙人簇拥着快速前进,渐渐的,我们居然走出了大片的林子,来到了那荒芜的岩石地带。

  这里的岩石地带地形十分复杂,高高低低、曲曲折折,不过这帮鞑靼人行走飞快,忽高忽低,如履平地,一直到了一处巨石后面,他们突然停了下来,将我给放下,八达木过来扶着我,说到了,需要进洞。

  我被八达木给搀扶着,辗转行走十几步,前方突然多出一个黑口子来。

  我跟着众人进入其中,那狭长的甬道一开始十分狭窄,甚至连搀扶着我的八达木都不得不换到了后面,容一人行走,而走了二十多米,经历了几道转折,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暖光。

  我往前走,瞧见正对面居然出现了一张古旧的兽皮布。

  让我最为惊讶的,是上面居然绘制着一个藏传佛教的佛主像,而在旁边处,则有一块破布,上面的人像,依稀是莲花生大师。

  在这被称作妖魔世界的茶荏巴错,我居然看到了藏传佛教的影子,怎么能够让我不惊讶,而随着我往前走,瞧见那撒风马旗、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和玛尼堆,不断地刷新着我的认知。

  鞑靼人位于这岩壁洞穴的居所并不算大,跟之前那牢房差不多,我能够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而八达木的族人,则有五六十人左右。

  八达木将我安排在大洞穴最里面一处宽敞的小石窝儿里,里面垫着干草和兽皮,大厅正中的篝火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我感觉不到寒冷,拒绝了八达木给我安排的几个奇形怪状鞑靼族姑娘的陪伴,我躺在那石窝窝里,听着远处冥冥而来的经文声,来不及多想什么,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啊,真舒服!

  只是,这里为什么会有藏传佛教的痕迹呢?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在这被誉为妖魔之地,为什么会有藏传佛教的痕迹呢?

  1. ycy123:

    沙发

  2. 佛面:

    哈喽

  3. ycy123:

    第二

  4. 佛面:

    混个脸熟

  5. :

    有点短了

  6. 笨熊-笨熊:

    说不定有武功秘籍

  7. 不甚了了:

    还有陪侍小姐

  8. 旅途:

    二蛋不要女的只要回复体力,增加技能。

  9. 晨风-依旧:

    有宝贝

  10. 啊啊啊啊'啊:

    说好的跳下悬崖绝世武功呢。还等着反杀阿摩王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