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阴魂神游宝窟

2015年6月23日 更新

  面对着这样的消息,我陷入了两难之地。

  不去救人,被当做祭品的林齐鸣和朱雪婷,定然会被毫不犹豫地杀死;而倘若我硬着头皮去救人。恐怕连自身都难保。

  引蛇出洞,一箭双雕。

  摩门教打的好算盘,然而尽管明白这个道理,我在一瞬间还是陷入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时刻。

  因为我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应对这样必死的结局。

  或许,我可以罔顾他们的性命,像一个土拨鼠一般,掩耳盗铃,将自己给封在这个鬼地方,待上三个月。等到身体完全恢复了,再给那些死去的属下报仇。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又或者,黄泉路上,我陪他们一起走……

  我简单地询问了八达木几句话之后,将自己给缩在了狭小洞子的最深处,抱膝而坐,静静地响着。

  这是理智与感情的交锋。

  苟且与死,我该如何选择呢?

  我不知道。

  整整一天,我不吃不喝,心绪变化万千,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

  事实上,我已经陷入了绝望之地。

  在那一刻。我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的时候,并非人力可以改变的。

  我不会永远幸运。

  八达木对于我的纠结,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时不时地劝我吃点东西。

  他的想法是,不管怎么样,都别饿着肚子。

  我罕有地没有理会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八达木离开了洞子,再也不见踪影。

  我苦笑。没想到他也离开了我。

  世界都抛弃我了么?

  盘坐在洞子里的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又一张的笑脸来,有林齐鸣和朱雪婷的,还是张励耘、小白狐儿、布鱼、白合和董仲明的,以及小颜师妹、师父、李道子……

  在这并不算长的时间里,我似乎看完了自己的前半生。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通常只有临死之人,方才会发生的事情,此时此刻,却在我的头上演绎。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突然听到了八达木狂喜的声音:“阿诺恩人,阿诺恩人,有救了!”

  八达木?

  先前因为他离开而小小伤心的我情绪顿时恢复了一些。抬起头来,朝着洞口望去,却见身材魁梧的八达木艰难地爬进洞子来,冲着我说道:“阿诺恩人,我找到法王了,你快出来。快出来迎接他老人家!”

  法王?

  听到八达木的话语,我又想起先前的诸般传闻,心有疑惑地缓步走出,瞧见在洞口处,确实真的有一个红衣喇嘛在。

  这个红衣喇嘛双眉倒挂,一直平齐嘴角,面容枯槁,衰老得不成模样,浑身瘦得皮包骨头,不过一对眼睛却晶亮无比,璀璨得宛若星空,而让我疑惑的是,这个人浑身朦朦胧胧的,虚虚实实,让人看不透彻。

  虽名法王,不过对方却十分的有礼,见我出来,却是向我行了一个礼。

  我慌忙回礼,而那法王则伸出手来,在八达木的头顶上摸了一下,口中似乎说了一句祝福的话语。

  一直处于悲伤之中的八达木此刻却露出了纯真的笑容,连忙点头,然后抱着那根骨头棒子,跑去外面放哨了。

  法王待八达木离开,冲着我微微一笑道:“贫僧法号宝窟。”

  “陈志程!”

  我不卑不亢地说着,却没想到这宝窟法王毫无意外地点头说道:“我听过你的名字,黑手双城来着嘛,对不对?”

  我的腰间猛然一挺直,瞪眼说道:“上师是外面来的人?”

  宝窟法王不急不缓地说道:“事实上,我是受人所托,过来找你的。”

  受人所托?

  我的心中一阵按捺不住的狂跳,不过为了确认身份,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上师说的是哪位?”

  宝窟法王也不隐瞒,点头说道:“洛东南的弟子,姓许,另外你们宗教局的大头目也给我打了招呼。”

  我这时方才安心,朝着宝窟法王深深行了一礼,表达谢意。

  然而宝窟法王却伸手将我给拦住了,平静地说道:“现在就谢,为时过早。事实上,我能够帮你的不多,甚至都没有办法将你给带出这个地方去……”

  我心中一震,激动无比的心情终于回归平静,这时方才发现这宝窟法王的手,是如此的轻。

  摸到法王这几近虚无的手,我浑身一震,诧异地喊道:“法王,这不是你本人?”

  宝窟法王点头说道:“对,这不过是我的佛魂行走而已。”

  佛魂行走?

  我的心一阵冰凉,所谓佛魂行走,用道家的术语来讲,其实也叫做神游,就是通过神魂离体,将意识投注于某一地,宛如亲临一般,所谓的“意搜海内,神游八方”,便是如此。

  但所谓的神游,其实不过是一缕意识飘动,根本不会有太多的力量存在。

  也就是说,我根本不能指望面前这位宝窟法王能够帮着我,去将被俘的林齐鸣、朱雪婷给救出来。

  宝窟法王瞧见了我难以掩饰的失望,并不介意,反而是笑了一笑,随后对我说道:“你也别着急,把你现在的情况,跟我大概地讲一下吧。”

  若说不着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宝窟法王是我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我也不敢放手,当下也是讲我目前的处境,给他讲明。

  宝窟法王在来的路上,其实也跟八达木有过一部分的交流,此刻听到我的讲述,却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

  听完之后,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而是平静地问我道:“也就是说,目前的你身体受到了太多的伤害,根本没办法动武,而你的同志,再过一夜,就要被处决天祭了,对吧?”

  我连忙点头,一脸期冀地问道:“对,不知道上师可有办法破解?”

  宝窟法王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没有。事实上,即便是你没有受伤,恐怕也不是那阿摩王的对手。”

  听到这般丧气的话语,我的心头一跳,忍不住哼声说道:“那也未必。”

  宝窟法王的话语让我失望不已,满心的期待被一瓢冷水浇下来,实在是有些难过,而他听到我这带着情绪的话语,却也不介意,沉声跟我分析:“我知道你不服气,不过你可能对阿摩王并不是很了解。”

  我说道:“愿闻其详。”

  宝窟法王说道:“你或许已经知道了阿摩王的真实身份,不过却不知道他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我说道:“是那血池,让他魔化了,对吧?”

  宝窟法王点头说道:“是,又不是。多难往生罪恶池,曾经是茶荏巴错妖魔王朝最根本的地方,也是当年格萨尔王率领军队魔化的重要罪魁祸首,相传这池子能够通向六道轮回之地,由奎师那的守护灵镇守。阿摩王之所以能够如此厉害,是因为他获得了奎师那守护灵的认可,成为了它在此间的代言,也成了不死的存在。”

  “不死的存在?”

  我咀嚼着这几个字,而宝窟法王则认真地点头说道:“对,也就是说,你即便是拼尽全力杀死了阿摩王一次,他依旧还会在血池中重生,生生不息,直到最后,将你给消灭。”

  听到宝窟法王的话语,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与黄文兴的交手。

  他当初之所以背叛,除了因为黄养神之外,也是向往着这种生生不息的轮回生命。

  只可惜他最终失败了。

  尽管知道宝窟法王说的并不会有假,不过我还是侥幸地探讨道:“如果我们在杀死了他之后,将其神魂给拘禁住,是否会阻止他的重生?”

  宝窟法王摇头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实际上,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阿摩王的本体,其实一直都在血池之中,从未有离开过。”

  啊?

  我诧异万分,竟然是这样,这也就是说,不管我如何斩杀,都伤不了阿摩王的半根毫毛,因为那些根本就是他无穷无尽的分身而已。

  克隆人么?

  我浑身发寒,这时方才感觉到了刚才宝窟法王说我即便是状态全满,也杀不了阿摩王的意思。

  但是,如果我不是以杀死阿摩王为目的,而是毁去那血池呢?

  宝窟法王依旧还是否定:“不行,多难往生罪恶池乃神迹之物,里面有着最为稳固的法阵和材料,是无法用人力摧毁的,当年天神转世的萨格尔王都没有能够做成这件事情,对此也无可奈何,唯有将其封印住,至于你,就别想了。”

  被人活生生地鄙视,这当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特别是我。

  不过此时此刻,我又实在是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说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烦躁,闷声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叫我怎么办?”

  宝窟法王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容来,对着我缓缓说道:“世间事,总不会无路可走,此事对于别人,或者是千难万难,但是对于你来说,却也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是否有勇气,敢于走下去……”

  1. 神都郎君:

    杀死守护灵,破坏本体

  2.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3. 333:

    3

  4. 风铃:

    有点意思

  5. 笨熊-笨熊:

    要把蚩尤放出来了

  6. 小小兵:

    进入血池

  7. 晨风-依旧:

    应该是进入血池,抗住魔化

  8. 小鱼:

    放蚩尤

  9. 蚩大神:

    让我来

  10. 蚩大神:

    让我来

  11. 沈老总:

    办法应该是跳进血池

  12. 沈老总:

    办法应该是跳进血池

  13. 海尔热水器专家:

    应该是跳进血池再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