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自投罗网之策

2015年6月23日 更新

  宝窟法王这神秘而又诡异的微笑,让我忍不住心中吐槽——您老人家一大把岁数,又是这么有身份的人,咱能不能别像讲相声一样捧哏。搞得怪怪的好吧?

  似乎感知到了我心里面的想法,宝窟法王那宛如干腊肉的脸上扭动了一下,凝视着我说道:“办法自然有,首先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点头说道:“请讲。”

  宝窟法王问我说道:“你是否愿意为了去救那些人,去办一件模棱两可、并不确定的事情?”

  我指着自己的心口,苦笑道:“倘若是有四平八稳的办法,我又何必去冒险呢,而既然只有这么一条道路,我也只有拼了老命,方才能够重新掌握局面。这个佛爷还请不用多虑,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了。”

  此刻的我。伤痕累累,根本就用不得劲儿,倘若执意拼杀,还用不着敌人对付我,我的身体就已经完全崩溃了。

  脆得如同玻璃一般的我,要如何才能够逆转未来呢?

  我很好奇,而宝窟法王却平静地说道:“若说办法,其实我并不能帮助你什么,不过这个地方,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你。”

  我眉头一挑,问道:“谁?”

  宝窟法王指着大瀑布的方向,对我说道:“在那儿。就是阿摩王!”

  我陡然一震,惊声喊道:“什么,他?”

  这个鬼地方,若说谁最恨我,无疑是那位摩门教的掌控者。

  在他离开天巴错的时候,我将那头摩呼罗迦给策反了去,然后将他费尽心血建立的天巴错给搞得一片混乱,不但建筑倒塌、遗迹损毁,而且人员也减了大半,就连他费尽心机抓来准备度化的一堆地底遗民。都给我给亲手放跑了。

  那些地底遗民并非泛泛之辈。基本上属于地底各族之中的首领头目,或者佼佼者。

  倘若这些人臣服的话,阿摩王手上就立刻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精锐部队来。

  一如八达木在鞑靼族中的地位一般。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变成了一场空,叫阿摩王怎么不恨我?

  他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执着地搜寻我的下落,要不然也不会出手这么血腥,将鞑靼族一整支都给灭掉……

  我们之间的仇恨大如天,他如何会帮助我呢?

  宝窟法王依旧嘿嘿一笑,说道:“所以说,这就得看你为了救人,到底有多么强烈的意志了。”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询问道:“自投罗网,以身饲虎?”

  我的话语让宝窟法王略微有些诧异,对我说道:“到底是传说中的黑手双城,竟然能够有这般的悟性,看来你不光光是只有武勇,脑子也是厉害得很。”

  我眯着眼睛说道:“佛爷无需多言,请直接将计划和盘托出吧。”

  既然已经被猜透,宝窟法王倒也不会再多遮掩,而是一五一十地说出道:“这儿离天巴错的距离太远了,就算是走,你也未必能够走到那大瀑布下面,更不要说还要爬上去,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解决如何前往天祭的血池里。”

  他说得是实话,我点头,问该如何是好?

  宝窟法王指着外面的洞口,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出卖!”

  我浑身一震,惊诧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让八达木将我给出卖了,然后让摩门教的人来接我过去?”

  宝窟法王点头,而我则摇头说道:“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不过八达木的性子太过于直接,未必能够取信于那帮狡猾的摩门教徒。”

  他高深莫测地笑道:“这是我该考虑的事情。”

  我顿时不再多言,问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宝窟法王继续说道:“落在了摩门教的手里,你的身体将会受到最为残酷的对待,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这都是让人不愿意去承受的,所以我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当你知道这些痛楚之后,是否还会选择继续?”

  我曾经系统地学过如何逼供,以及应对刑讯,知道人倘若是残忍起来,会是个什么模样,所以当宝窟法王说起这事儿来的时候,顿时就是一阵心悸。

  不过我很快就平静地说道:“我唯一关心的问题是,他们在将我给抓获后,会否将我给处死!”

  宝窟法王摇头说道:“不会。”

  我毫不犹豫地问道:“为什么?”

  他僵硬的脸孔之上一笑,肌肉扭曲,显得十分诡异,不过却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说不会就不会,这个是信任,你自己选择。”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跳过第二个问题,我们继续。”

  宝窟法王点头说道:“好,第三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会对你进行天祭,也就是将你丢入血池,完成洗礼。倘若是你能够获得奎师那的认可,那你就会成为它手下魔将的一员;而你若是不能,则意志崩溃,神魂消散,成为血池的养料——这就是我所说的,为何对于你来说,会是值得一搏的事情……”

  我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脸,立刻了解,他定然也是能够看清楚我身体深处的心魔,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血池能够影响人的意志,影响的程度跟受洗礼者原本的意志强弱,有很大的关系。

  当初我与黄文兴比斗,腾身跃过血池,他以为我的神魂已经被拽入其中。

  正因为如此,我方才能够陡然逆转,而这一回,我并不仅仅只是越过池面,而是被投入其中,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我若是能够抵御住血池里面那所谓“神”的意志侵袭,就能够绝地大翻盘,将不死不灭的阿摩王给弄死。

  若是不能,我就只有化身傀儡,成为其中的一员。

  听到完整的方案,我的内心冒出了的第一个声音,就是拒绝,然而我却突然笑了起来。

  如此的美事,我为何要放弃?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别人都怕狠人,而狠人则怕不要命的人——我就是那个不要命的家伙。

  宝窟法王瞧见我毫不在意的模样,点了点头。

  这一回,他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欣赏和敬意。

  似乎为了安慰我,他对我说道:“那血池之中,千难万险,倘若是能够破去,对我藏地也是一大福音,老衲虽然并无德行,但也可以为你结一层法印,助你一臂之力。”

  宝窟法王的这一层法印,叫做枯木荣春。

  这名字并不好听,不过却是给我的身体机能做上了一层防线,防止我在之前的过程中,受不了,死在天祭之前。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即将到来的痛苦,我总感觉有一些不安。

  仿佛我还没有准备好一般。

  时间有限,宝窟法王对我结完法印之后,让我将八包囊给叫出来。

  里面有许多宝贝,可不能便宜了摩门教。

  完毕之后,他去找八达木商量下一步的计划,而我则不管不顾,躺在洞子里睡觉,等待着这舍身取义的时机来临。

  这必然是兵行险着,不过对于如此绝境的我来说,就宛如砒霜一般,只能拿来饮鸩止渴。

  左右都不过一死,何必落了咱的威风?

  宝窟法王临走之前,我将小颜师妹给我求来的福袋掏出来,在上面轻轻一吻。

  求李道子您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我能够幸运一点。

  要不然,我连下来陪你的机会,都没有了。

  灰飞烟灭,是妥妥的。

  我昏昏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一些不对劲,我猛然朝前一阵翻滚,结果还没有落地,就被人给一把揪住了脖子。

  我想要反抗,但是那人却是陡然一巴掌,将我给扇得满眼金星。

  等回过神来,我眯眼瞧去,却瞧见将我给抓住的这个人,正是那摩门教的二号人物汨罗红顶。

  这家伙也是个地底遗族,长得活脱脱像个大老鼠的他尖嘴猴腮,不过此刻瞧上去,脸颊却比之前要胖上一些,而且还有些红肿。

  这也是被大耳光子给抽的,可见这些天来,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汨罗红顶的日子不好过,全部都是因为我,此刻将我给捉在手上,哪里会放过那发泄的机会,当下也是对我劈头盖脸地一顿耳光。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

  一开始我还想要反抗,等到了后面,头昏脑涨,感觉浑身都疼,便只有躺在地上装死。

  汨罗红顶也打累了,抓着我的双腿,将我倒拖着拉出了洞子来,然后用鞋子踩住我的脑袋,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我,这才恶狠狠地说道:“真没想到,从天瀑布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都没有死!”

  我看了他一眼,感觉世界都在眩晕,而旁边挤出一人来,对着他低眉顺眼地笑道:“人没错吧?”

  那人却是巴达木,不过与之前朴实耿直的大狒狒不同,这个家伙,显得那般的奸猾,面目可憎。

  我瞧着他,突然心中一跳,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绝望。

  这个人,绝对不是巴达木。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扑朔迷离,不破不立。

  1. 游客:

  2. 小鱼:

    计中计?

  3. 一个人:

    好!

  4. hzc0926:

  5. 旅途:

    先赞后看因为没抢到楼

  6. 小鱼:

    快加更!

  7. 格格:

    快加更!

  8. 宝宝:

    今天还有吗

  9. 晨风-依旧:

    绝望个毛线啊,已经没得选择了

  10. 清风沐雨:

    估计老尤恨死那个什么宝窟了!

  11. 小埃:

    那是九达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