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六章 身坠人间炼狱

2015年6月23日 更新

  一番暴揍之后,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感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火辣。整个人蜷缩得像那熟透了的小龙虾,那疼痛像波浪一般,一波又一波,让我根本就不能集中注意力。

  隐约间,我被人用蛛丝绳给捆住手脚,然后扔上了一头满是鳞甲的丑陋翼手龙背上。

  汨罗红顶亲自押着我,一只手拽着缰绳,一只手持着禅杖,压住我的身子,然后陡然一下,身下的那畜生便一个冲刺。扬起双翼,朝着天空飞了过去。

  好是一阵腾云驾雾,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有人过来将我给拿住,拽着我的头发,押着往一个地方走。

  我想要睁开眼睛来,结果给甩了一个大耳刮子,眼冒金星,什么都瞧不见了。

  再接着,我的后脑被人猛然一拳砸落,整个人就直接晕了过去。

  再一次的意识恢复。是被一大瓢的凉水给泼醒的,我睁开双眼,感觉眼前的人影模糊,一片晃荡,结果还没有等我看清楚前面的景物,立刻被一阵刺痛给弄得完全清醒。

  啪、啪……

  鞭子在空中抖落了两个圈儿,然后直接落在了我的皮肤上面,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这皮鞭子不知道浸过什么东西,打在人的身上,火辣辣的疼。直往心里钻去。而这时我方才瞧见朝着我抽鞭子的,正是那个一脸表情都没有的白衣度母都达绛玛。

  这女人长得倒也好看,不过就是一对眉毛朝上,很凶,一对眼睛也是冰冰冷的。不像是人,反而如同蜥蜴或者蛇这样的冷血动物。

  汨罗红顶在旁边,拿着禅杖顶着一个人的下巴,寒声说道:“这个废物,应该就是陈志程了吧?”

  那人瞧了我一眼,朝着汨罗红顶吐了一口痰。

  呸!

  我抬头看去,那人正是失踪已久的林齐鸣。

  这小子被抓了许久,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折磨,整个人憔悴不已,皮包骨头的,之前引以为恨的肥肉和脂肪是一点儿都没有了,嘴唇上面全是燎泡,身上的伤痕处处,显然是吃过不少苦。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恐怕是被带过来指认我的。

  汨罗红顶虽然之前与我交过手,不过却并不是很肯定此刻抓到的这个人,百分之百就是我。

  要晓得,当初的我孤身一人,勇闯虎穴,杀了个几进几出,势如破竹,倘若不是阿摩王及时归来,恐怕整个天巴错都要被我给踏平了。

  而此刻的这个囚犯,软绵绵的,像条鼻涕虫,倘若是没有人指认,汨罗红顶多少有些心虚。

  他这些日子,恐怕也是吃了不少教训。

  名义上他是摩门教的二把手,然而在独裁者阿摩王的面前,即便是他,也不过是一条走狗。

  既然是走狗,就有着随时都可能被抛弃的危险。

  林齐鸣的这一口痰自然吐不到汨罗红顶的身上,而他则为自己的硬气买单,都达绛玛的鞭子不断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去,啪啪啪,十几道狰狞的血痕就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伤口炸裂,里面黑红的鲜血滑出来,不过林齐鸣却是一声都不吭,仿佛被抽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这个家伙,跟当年在路灯下玩蚂蚁的小胖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啊……

  我和林齐鸣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两人相视一笑,毫无惧色。

  都达绛玛抽了好一会儿,汨罗红顶还待再问,我却出言说道:“你别为难我的弟兄了,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志程是也,有什么手段,只管往我身上招呼就是,何必多言?”

  汨罗红顶这时终于确定了我的身份,嘿然一笑,走到我的跟前来,用那宛如爪子一般的毛手顶住我的下巴,得意地说道:“你没想到会落到我的手上吧?”

  我平静地说道:“小人出卖,与你有什么关系?”

  汨罗红顶哈哈大笑道:“你还真的是嘴硬啊,都落到了我的手上,居然还想跟我耍威风,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这般说着,他回转过身去,手一伸,那白衣度母立刻从一炉热焰腾腾的火里掏出来一根烧得火红的烙铁来,将木柄的一方递到了他的手上。

  汨罗红顶接过来,毫不犹豫地就朝着我的胸口烫来。

  嗞!

  极度高温的烙铁跟我的皮肤一接触,立刻发出一阵让人发麻的响声,紧接着一股焦糊的气味就充斥在了我的口鼻处,让我给熏得一阵发呕。

  胸口处剧烈的疼痛传来,我即便是能够强忍着不叫出声音来,不过肌肉却止不住地跳动。

  烟雾飘散,那红彤彤的烙铁渐渐变成了黑色,而后他猛然一拽,胸口处的皮肤立刻就被顺势给扯脱了下来,焦糊的伤口处,红色的血、黄色的组织液在上面流淌着,伤口表面处的火辣和疼痛,无时不刻地刺激着我的大脑。

  疼痛虽然剧烈,然而不断调整呼吸的我却将其阻断了住。

  坚持!

  汨罗红顶瞧见面色如常的我,有些惊诧地问道:“哎呀,你好像感觉还蛮不错的啊?”

  我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冷然说道:“对,偶尔尝试一点儿这种玩意,未尝不是一种人生历练,对于修为,其实也是有好处的。”

  我说得轻松无比,汨罗红顶的脸色却越发的严肃起来,眯着眼说道:“不错,你是个硬汉,不过你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好玩,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够坚持得了多久!”

  说完话,汨罗红顶再一次将烧红的烙铁印在了我的身上。

  这一回,是小腹之上。

  嗞、嗞、嗞……

  我的身上不断传来这种热油沸腾的响声,而我感觉自己就仿佛被架到了铁板烧之上一般,高温一会儿出现在我的胸前,一会儿又出现在了我的后背,不但将我的皮肤给撕裂,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肌肉来,而且将我的每一处神经都给灼烧。

  疼痛无时不刻地侵袭着我的脑海,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法通过调节气息,来缓解这种强度的刺激。

  当下也只有凭借着意志来对抗。

  忍!

  所谓忍,就是心字头上一把刀,那种钝刀子磨人的感觉,让我经受着出道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恐怖的痛楚。

  上一次还是被程杨教授俘虏,那次我是被王木匠所救,而此番王木匠随着八卦异兽旗留在了八宝囊中,对此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好在它身上的符咒已经被我给解开,即便是离开了我,也不会自我泯灭。

  汨罗红顶一番手段下来,我浑身散架几乎都没有一块好肉,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烙痕,而我整个身体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哼出一声来,喊一句痛。

  更不用说什么求饶之类的话语。

  旁边的林齐鸣看得泪流满面,放声大叫,被汨罗红顶一巴掌扇晕,给人拖了出去。

  烙刑只是开胃菜,汨罗红顶似乎觉得这焦糊的烤肉味有些不好闻,终于没有在将我面目全非的皮肤给再虐一遍,而是洗了手,来到旁边坐下,由都达绛玛来接上。

  相比汨罗红顶,都达绛玛的手段要复杂许多。

  作为曾经镇守监狱的第一高手,都达绛玛有着最为完整而丰富的经验,她提着一个小木箱子,一路走到我的面前来,将我从架子上面解开,搀扶了下来,坐在了一根石椅之上,又像情人一般轻柔地将我给绑好。

  完毕之后,她居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来,在我的嘴角舔了一下。

  直到这个时候,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她,似乎才笑了一下。

  不过这轻轻一舔,并不香艳,我感觉到她的软舌朝着我嘴里伸过来的时候,有一股宛若薄荷的清亮液体,流入我的喉咙之中。

  紧接着,我突然感觉到全身的触感在一瞬间提升了无数倍。

  身体之上的伤口,变得无比灼热,让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篝火旁边一般,我要反抗,于是想着咬住这臭女人的舌头,给她一点儿好看,结果她却宛如滑蛇,在我起意的一瞬间,骤然离开。

  而紧接着,我感觉到自己的腰间,有一根长针,陡然刺穿了我的左肾。

  啊……

  汨罗红顶满头大汗地弄了半个多小时,我愣是没有吭一声,然而那白衣度母仅仅只是一下,将将我硬汉的所有坚持都给击得粉碎。

  事实上,并不是我多软弱,而是那种疼痛在一瞬间,几乎冲破了我的所有防备。

  我像一条濒死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而随后那根长针却毫不犹豫地刺向了我全身各处的经脉要穴。

  十几分钟之后,我瘫软在地,仿佛已经死去。

  这个时候,房间里又多出了一个人来,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意识了,被人扶起来,拍了几回脸,都没有任何反应,这情况似乎激怒了对方,紧接着我感觉到自己下身的那话儿给人掏了出来。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就瞧见一只素白的小手,拿着一根石锤,毫不犹豫地猛然一砸。

  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晚上别做噩梦。

  1. 奇:

    沙发

  2. 小鱼:

    太残忍令人发指

  3. 晨风-依旧:

    看来必须浴血重生了

  4. ycy123:

    烈火重生

  5. y8:

    大师兄被这么搞身体必须出现奇迹呀,要不然岂不太监了

  6. 76年唐山震漏:

    先吃金枪不倒就好了

  7. 哈哈一笑:

    太监了,卧槽

  8. 玩货:

    啊一声之后,众人一看,石锤竟然断了!

  9. 李少爷:

    真是酷刑啊!

  10. 李少爷:

    快多写一点吧?太少了

  11. 师弟:

    忍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大师兄忍一忍就过去了,反过手,咱让他灰飞烟灭

  12. 弥勒:

    忍不住夹裤裆

  13. 神都郎君:

    木鸡鸡了

  14. 天狼大帝:

    蚩尤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