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若下地狱一人

2015年6月24日 更新

  这个陡然而出的家伙也没有想到囚室之中会走出人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等瞧见被抬着奄奄一息的我时,却陡然一震。停在了当场。

  惊讶、恐惧、震撼和愤怒一瞬间出现在了他的双目之中,然而他很快就掩盖了去,躬身低头,咕哝着问了一声好。

  然而他藏在身后的拳头,却在一瞬间给捏得僵硬。

  白衣度母被我给完全控制住,根本就不看这人一眼,径直朝着外面走去,而就在那人准备暴起袭击的时候,我却突然开口说道:“不管你是佛爷,还是八达木,都给我住手。她们两个。已经被我给控制了。”

  那人难以置信地一震,脱口而出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这人却是将我出卖给摩门教的八达木。

  我一听这人流畅的话语,便知道定然是宝窟法王寄魂于此,想起摩门教加诸于我身上的种种伤害,我对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恨之入骨,不过却也将那恨意收敛,说道:“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我自有我的法子——你来干什么?”

  宝窟法王指着已经不成人样的我说道:“我听说你被活活剥了皮,怕你受不住,过来看一眼。”

  我问道:“然后呢?”

  宝窟法王嘴角一挑,意味深长地笑道:“你这是在怪我?”

  我勉强抬起手来。指着我的胯下说道:“身为一个男人,连这玩意都被人用石锤子,给活生生地敲碎了,你说我会不会心存怨气?”

  宝窟法王冷然说道:“这玩意儿,不过是麻烦之源,你又不是专修欢喜禅的,何必介怀?再说了,是你跟我说一切都可以承受的,为何还会如妇人一般喋喋不休?”

  妇人?

  妇人可没有那玩意儿……

  我没有就此事与对方作太多的争论,毕竟剥皮碎蛋的事情都已经经历过了。再多的埋怨。也无济于事,并不能断肢重生,于是平静地说道:“我想你过来,因为还有什么缘由,直接说吧。”

  宝窟法王并没有对我这么一个重度伤残人士过多计较。点头说道:“我已经将这里的地形摸得差不多,走,我带你过去。”

  我摇头说道:“不,我有她们,可以自己离开。”

  宝窟法王眉头一皱,冲着我说道:“你一定要冒险么?”

  我咧嘴笑道:“不是冒险,而是另有所求——我之所以愿意以身饲虎,并非天生下贱,而是为了那些战友。所以佛爷,志程在此,有一个请求,那就是我去血池处制造混乱,而你,则帮我将我的那些战友给救出来,离开这里。”

  宝窟法王对我的回答有些意外,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幽幽说道:“你确定她们能够带你过去么?”

  我苦笑道:“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若是要去下地狱,我一人就足够了。”

  宝窟法王听到了我话语里的忐忑,然而犹豫了一下,还是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铁肩担道义!若是如此,我倒是可以尽力帮你将他们给救出去,不过前提在于你得尽可能地将两个半人,吸引在血池之中。”

  我眉头一扬,问都有谁。

  宝窟法王竖起三根手指来,先曲下一根,平静说道:“阿摩王得道已久,在这天地之中,并无敌手,他若是脱得开身,谁都跑不掉。”

  第二根手指:“汨罗红顶得血池开光,开启了天赋异能,手段厉害,幻术万千,他若在,我没办法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第三根手指,曲了一半:“那暴龙是阿摩王从茶荏巴错尽头带回来的凶物,野蛮冲撞,一旦出现,连我也没办法制约;不过阿摩王未必放心它一人乱闯,算是半个。”

  说完这些,他认真地看着我,平静地说道:“你能将他们,给拖住么?”

  这话儿问得着实可笑。

  即便是我毫发无损之时,我也不可能是这三个家伙的对手,更何况此刻的我,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困难。

  后背皮肤被剥去大半的我,遭受过无数刑罚,仅仅只剩半口气。

  倘若不是宝窟法王的法印帮我撑着,只怕早就重伤的我,此刻已经惨死在了刚才的那个石室之中。

  宝窟法王却显得十分认真,而我则凝重地点头说道:“好!”

  一切都是那般的可笑,倘若有外人在,只怕都已经笑掉了大牙,但可惜这里除了我与宝窟法王,就只有两个意识被控制的人偶。

  两人相约过后,分道扬镳。

  我被都达绛玛给背了起来,另外一个白衣度母,则在我身后紧紧跟随着。

  我强忍着剧痛,用尽平生的气力,紧紧地抱着都达绛玛的脖子。

  仅仅是这么一个小动作,就足以耗尽了我大部分的精力。

  三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这个地方,牢房的尽头有守卫,瞧见身为重犯的我被背了出去,下意识地过来拦,结果被都达绛玛冰冷而毫无人性的目光瞪了一眼,慌忙让开了去。

  看起来,就算是摩门教内的人,也同样惧怕这些白衣度母。

  一物降一物。

  我被背着,在黑暗的洞子里行走,一路上不断碰到那些摩门教徒,有的人行色匆匆,并未注意,有的人则认出了我来,冲着我吐口水,显然也是恨意浓烈。

  我没有反抗,垂着头,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不让自己掉落下来。

  这个简单无比的动作,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简直难如登天。

  坚持。

  天巴错处处都是废墟,过了这么多天,夹杂其间的尸体被清理干净,不过残砖断垣却一时半会处理不了。

  破坏总比建设来得容易。

  我刚才所处的这个地方,同样是在地穴之中,不过出来的时候,却需要经过已成废墟的天巴错,接着来到了那处巨坑之前,却是被摩呼罗迦撞开来的那大坑,这儿的豁口被保留,有绳结从口子处垂落,朝着下方坠去。

  我一直担心会遇到阿摩王或者汨罗红顶,然而这两个家伙在折磨完我之后,不知道去了哪儿,并没有露面。

  他们两人不在,其余人即便是瞧见了我,都以为是上面的吩咐,也不敢过来详细问询。

  我感觉这儿的所有人,都有些畏惧这些白衣度母。

  或许这些毫无人性的杀戮工具,曾经犯过许多让人恐惧的罪行,以至于他们都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反正这些白衣女人最是忠心耿耿,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来到天坑之上,下方是黑黝黝、看不到底的深坑,旁边还有好几处触目惊心的爪痕。

  都达绛玛将我给背着,一手反抓着我,一手则抓住了那垂落的绳子,往下滑落,而另外一个白衣度母,则负责在上面放绳。

  这绳子应该是抱脸鬼蜘蛛的产物,十分坚韧,都达绛玛抓在手上,朝着黑暗之中,陡然一跃。

  宛如飞翔。

  从地面到坑底,有许多条路走,不过这里,却是时间最短的一处。

  两人倏然滑落,都达绛玛对于这种交通方式显得驾轻就熟,身子轻飘飘的,而即便是我这么一个壮汉在身,也是轻若无物,很快我们就滑落到了一半的距离。

  这速度已经是十分惊人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汨罗红顶也终于闻讯而来了,陡然出现在了天坑的上方,冲着我们的这个方向,怒声吼道:“都达绛玛,你在做什么?”

  我身下的这个白衣度母,根本就没有管他的喊话,继续快速滑落。

  而这个时候汨罗红顶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冲着天坑底下的摩门教徒大声喊道:“都达绛玛背叛了神,所有人听令,将她拿下!”

  就在他喊话的时候,一股阴风从他身后袭来。

  留守在上面的那个白衣度母,朝着他悍然出手,一根锋利无比的尖刺悄无声息地递出,想要刺在汨罗红顶的心脏之处。

  这是我的意志体现,也是我最后的手段。

  一旦拉开了距离,我已经没有办法影响到那个白衣度母,只能在最后,给她下了死命令。

  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大老鼠!

  都达绛玛带着我飞速滑落,在离地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拽着我们的绳索被斩断,两人像断线的风筝,朝着地面上陡然砸落而去。

  眼看着即将摔成肉饼,那白衣女子身子陡然一轻,袖子里却是飞出了几根肉眼难见的细丝。

  这细丝救了我们的命,紧紧钉住了岩壁。

  两人落到了坑底处,而在同一时间,围上了一群人来,其中不乏厉害的红袍萨满。

  都达绛玛将我给紧了紧,接着脚步一疾,人从无数的刀光剑影之中快步冲过,将这些攻击都给落到了空出去。

  这样的手段,简直让人诧异无比。

  难怪汨罗红顶和阿摩王对这些白衣度母如此重视,倘若这些古怪的生物一旦达成数量上的优势,那可真的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路飞驰,两人最终停留在了修葺一新的高台血池边缘。

  都达绛玛被与她一般模样的白衣度母给拦住了。

  两人一番拼斗,而我则被趁机丢入了那沸腾的血池之中,眼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猩红池水,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此生最大的挑战。

  然而就在此时,血池之中却突然伸出了一对手,将我给顶住。

  一线之差!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若下地狱一人,便我吧,反正已经生无可恋。
连续加更好多天了,有点儿累,今天不加更,蠢蠢卖个萌。

  1. 佛面:

  2. 半步天涯:

    。。。

  3. 半步天涯:

    。。

  4. 半步天涯:

  5. 依咯咯:

    大师兄真是苦难啊

  6. 小鱼:

    应该有转机

  7. 哈哈一笑:

    快点加更吧!

  8. 的的:

    太急人了

  9. 笨熊-笨熊:

    阿魔王本体

  10. 好猫:

    浴血重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