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弟兄殊途同归

2015年6月25日 更新

  血池之中陡然伸出一对手来,将我给扶住,不让我进入其间。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摆脱那双手的控制。只是仰首朝天,看着远处的都达绛玛与突然冒出来的白衣度母两人相斗。

  身为同类,打斗却是格外激烈,刀刀见红。

  如此歇斯底里,体现出了双方幕后主人的焦躁,以及她们本身的暴戾性子。

  越过两人变幻不定的身影,我瞧见汨罗红顶已经落到了坑底,正反手拽着另外一个白衣度母的长发,像拖死狗一般,气势汹汹地赶将过来。

  对于背叛,任何人都是深恶痛绝的。

  特别是像白衣度母这般的生物。

  我一直没有见到阿摩王。不过此刻的我心中已然绝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的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手段,无论是被上面任何人给抓到,又或者是身下的这一对手,都无法改变什么。

  我的背部皮肤被剥去大半,那对手直接按在了我黏糊糊的皮肉之中。

  痛!

  那种贯彻心扉的疼痛充斥在了我的脑海之中,甚至连耳朵都变得一片茫然,过了好一会儿,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劲,那对手似乎对我并无敌意,只是奋力将我往血池之上推开而已。

  他是不想让我堕入血池。

  我极力将那疼痛给忍住。甩了甩头,试图听到下面的人到底在喊些什么。

  我听到了断断续续地一句话:“……老陈,你快走,不要……”

  话语含糊不定,仿佛受到了比我更加强烈的痛楚,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问题在于说话的这个人,听着怎么感觉像是失踪依旧的黄养神。

  对,就是他!

  我心中一阵狂喜,拼尽所有的力气。对他喊道:“养神。你放我下来——我没事的!”

  血池之中的那一双手似乎犹豫了一下,对我问道:“你确定?”

  我看着都达绛玛被与她交手的那个白衣度母,联合汨罗红顶一起,将其拍飞下了高台,慌忙喊道:“快点。不要犹豫,不然我们都得死!”

  我身下的那一位,正是黄养神,他恐怕也是用尽了全力在托着我,不过瞧见现在的状况,知道就算是将我给推上岸边,也救不得我的性命,不由得一声长叹道:“唉,想不到,你我两人,居然会死在一起,时也,命也?”

  长叹过后,扶住我身体的双手,终于放开了来,而我则咕嘟一声,直接落进了翻滚不休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在我之前与黄文兴交手的时候,还是风平浪静,宛如一面镜子,此刻却像煮沸的水面,一入其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一种激烈的高温,将我整个人都给烤炙。

  烫!

  全身都是烙印,背部人皮被活活剥离,再落入这般滚烫的血池之中,那种酸爽,不足外人道也。

  而这时汨罗红顶也匆匆来到了血池跟前,望着栽落其中的我,恨意凛然地骂道:“你这个狗贼,时辰未到,却是这么的想死?告诉我,你是怎么控制都达绛玛和美黛巴玛的?”

  他匆匆赶到这儿,最想知道的,恐怕就是这两个白衣度母反叛的原因吧?

  这是他们的统治之本,不容有任何闪失。

  我没有理会汨罗红顶的问题,甚至都来不及问一下黄养神,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剧烈的沸意在一瞬间,就将我给击垮了。

  此时此刻的我,宛如一个脆弱的玻璃娃娃,远比其他人,要少许多的防护。

  仅仅一击,就能够将我给击溃。

  烫!

  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便直接沉沦在了血池之中,一开始沸腾的温度将我整个人的意志都给凝固在了那一刻。

  一刹那,红色浸满了我的世界,我能够瞧见无数的断肢残首充斥在血池之中,这些尸体都还很新鲜,估计都是摩门教前些天损失的人手,与此同时我还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先前我们在林中见到那个死去的喇嘛。

  他的半边头颅,也在我眼前晃动。

  当全身都被血池给覆盖,滚烫的池水一下子将我给包裹住,然后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我的口鼻处被那粘稠发腻的红色池水给充斥。

  一开始,我以为我会被呛到,结果没想到这液体通过气管、食管进入,却并没有让我窒息,反而是滋润着我的肺部和脏腑。

  一种源源不断的诡异生命力,随着这些液体蔓延全身,而蓬勃发展起来。

  我贪婪地呼吸着,感受着那种前所未有的舒爽。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温度,感觉到百骸之中,一片温暖,宛如回到了母体的子宫之中一般。

  温暖!

  这久违的温暖,让饱受折磨的我热泪盈眶,不由自主地蜷缩着身子,像个婴孩一般的佝偻起来,而与此同时,无数碎骨肉屑不断地附着在我的身周,开始结成了一个肉茧,将我给包围住。

  在那一刻,久经灾难的我恨不得将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我累了,好累!

  倘若是沉眠,就让我在这温暖之中死去吧?

  我的意识昏昏沉沉,就在我即将闭上双眼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双手猛然抓住了我,奋力地扯动。

  这动作激怒了即将沉眠的我,猛然睁开眼睛来,我就要挥手反击,然而手伸到了一半,却停在了半空之中。

  这个抓住我的人,却是黄养神。

  此刻的黄养神,应该还是原来的他,保留着独立的意志和精神,他与我一般,大半个身子都被那血茧给包裹住,不过上半身却被他给撕裂开来,接着不断地朝我挥手,口中不断张合。

  我能够瞧得见他的口型,大概的意思是:“不要放弃抵抗,不要你就真的死了……”

  不要放弃……

  我望着奋力挥舞双手的黄养神,瞧见他脸上那固执而关切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动,沉溺于安乐之中我的陡然醒转过来。

  这是哪里?

  血池,也就是宝窟法王口中的多难往生罪恶池,这里曾经是茶荏巴错妖魔王朝最根本的地方,也是阿摩王起家的源头,据说这池水的底部直通六道轮回之地,由奎师那认可的神灵镇守。

  奎师那是谁?

  在印度教中,它是被视为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的神祇,它的居所在永恒不灭的灵性世界,物质世界只是他外在能量的展示,野心勃勃的它准备将自己的力量遍临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在佛教里面,它被誉为黑天,因为黑色能吸收光谱中的七种颜色,代表了他具有一切的吸引力;而在基督教中,它是圣贤对头,火焰与秩序的破坏者……

  据狂妄者说,释迦牟尼也只是奎师那的十大化身之一……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是一个可以毫无忌惮睡去的温暖之境呢?

  恐惧在一瞬间袭上了我的心头来,然而就在此时,我突然瞧见池子的底部处,陡然伸出了几条深红色、满是吸盘和褶皱的触角来,将黄养神给猛然一捆,紧接着朝着下方拽去。

  黄养神似乎知道会有这么一遭,他脸上竟然流露出了解脱的微笑,对着我比划口语。

  时间到了,来世再见。

  时间到了……

  那血色茧子在一瞬间就结成,外面充斥着滑腻的血肉,而黄养神被包裹成了一个粽子,给拖拽着往下滑落而去,我奋力地挣扎着,想要朝下看,结果包裹着我的那血茧浮浮沉沉,根本不给我一点儿机会。

  撕开它!

  想到黄养神的诀别之言,我的心头一阵怒火,双臂在陡然间不知道为何就生出了许多的力量来,将那逐渐合拢的茧子给陡然一撕,探出头去。

  然而我刚刚一露面,就被一根滑腻粘稠的触角给挡住了脸。

  这根触角有点儿像是鱿鱼,旁边还带着薄膜,将我的视线给阻隔,我怨恨陡生,张嘴就咬,一不小心咬到了某一处,结果那触角仿佛吃痛,陡然翻转,混乱中,将我、连同外面的血茧,给一下拍到了血池的边缘处去。

  砰!

  血茧被重重地拍飞而去,陡然粘在了血池边缘的石壁之上,竟然停了下来。

  我深深吸了两口灼热的血浆,肺中被滋润过后,身体的痛觉又缓解了数分,左右一看,瞧见这石壁之上贴着许多东西,仔细一打量,将我整个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这上面,居然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人头。

  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狰狞而恐怖的脑袋,不仅仅只有人类的,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头颅,想必应该是那些地底遗民的。

  它们身处血池之中,除了一双眼睛几乎凸出来猴子外,与生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越是如此,越让人心惊胆战。

  我感觉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而神秘的状态,而让我惊讶的是,血池中间的地方,无数触角挥舞,仿佛要抓取某种东西,然而边缘处却连一根都没有。

  也就是说,我暂时逃过了危险,没有被拉拽到血池底部去。

  就在我不知道是该庆贺,还是懊恼的时候,那些乱舞纷飞的触手突然停顿了几秒钟,而后,血池上方,又被抛入了一个人来。

  在疯狂起舞的触手间隙,我瞧见了那人的脸。

  居然是林齐鸣!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终究还是逃不过同死的命运吧?
还是得看大师兄力挽狂澜?

  1. 玩货:

    沙发

  2. 小鱼:

    转机

  3. 旅途:

    前三

  4. 旅途:

  5. 旅途:

  6. 旅途:

  7. 弥勒:

    还是得看魔尊力挽狂澜?

  8. 7:

    7

  9. y8:

    这几个都没死……但是被这么恶心~

  10. 哈哈一笑:

    恶心死了,蓝胖写的什么玩意儿?

  11. 苏明:

    期待…

  12. 旅途他爹:

    儿子回家吃饭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