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章 池底又见凶兽

2015年6月25日 更新

  当瞧见林齐鸣的那一刻,我顿时就是一阵怒火,从胸口中燃烧而起。

  老子之所以会甘愿承受这一切苦楚,还不都是为了自家的这些兄弟。本以为那宝窟法王能够佛魂行走,定然是一位大德高僧,手段也端的厉害,却没想到他出的馊主意不但让我濒临死亡,而且连我嘱托给他的事情,也没有办到。

  林齐鸣最终还是给丢进了血池,而黄养神则依然被拽入了池底。

  下一个呢,会不会就是朱雪婷?

  陈子豪此刻卧底于敌营,生死未卜,而他的表妹被嘱托于我手,却终究连她的性命都不能保障?

  我陈志程。有什么脸面。去见那些对我信任有加、为我卖命的弟兄?

  暂时脱险的我,瞧见林齐鸣在落入池水之中后,奋力反抗,双手不断乱抓,然而那些已然启动了的触手却陡然涌出十余条,将他的身子给紧紧捆束,朝着池水地下骤然拉去。

  瞧见林齐鸣陷入黑黝黝的池底,我心中一阵跳动,一咬牙,拼尽全力地将包裹在我身上的血茧给撕扯开来,然后攀附着那人头墙壁,朝着池底爬去。

  倘若是在几分钟之前,我恐怕连走动的气力都没有,不过这血池之中。倒是又恢复了几分精神。勉强破茧而出。

  咬牙,坚持!

  池中的触手一阵乱舞,稍微靠近中间一点,便会被卷到,我也不敢往里去,而是攀附着这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头往下走。

  不曾想这些人头。并非死物,我的手刚刚放上去,立刻剧烈转动起来,试图攻击。

  还好我心有防范,并没有将手掌放在那人头的面门之上,要不然,只怕我的这手掌恐怕就给那鬼物给一口咬了下来。

  前有凶狠人头,后有浮动触手,一时之间,我也是陷入了进退不得的困境。

  而越是如此,我的心中越是发了狠,从八宝囊中掏出了饮血寒光剑来,朝着这个试图咬我手掌的脑袋一剑刺去。

  噗!

  长剑应声而入,将凶狠的头颅给直接刺破,里面白色的脑浆子顿时就飘散出来。

  饮血寒光剑剑身奇特,天生便有无数细碎的孔隙,能够吸血,而一入池中,立刻表现出了贪婪的本性,一阵“呼吸”,收缩膨胀,硬生生地变大了一倍有余。

  变得又粗又长的饮血寒光剑在达到了这般恐怖的尺寸之后,便不能再涨,不过那种鲸吞的气息,却将池中的一应之物,都给吓坏。

  不管是这些躁动不安的墙上人头,就连池中那些蠢蠢欲动的触手,竟然也下意识地避开了去。

  魔剑,就是魔剑。

  不过这剑也凶悍,一出现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吸收周遭的血气,第二件事情,则是凝聚出一股凶煞之气,沿着剑柄处,朝着我的这边侵袭而来。

  魔剑妨主。

  这家伙竟然是想趁着我最虚弱无力的时候,反客为主,想用自己凶戾的意识,将我给影响。

  感受到一股遮天蔽日的滔天杀意席卷而来,我不由得勃然大怒。

  妈的,养不熟的白眼狼么?

  我心头恨意凛然,不过却也知道这家伙是在向我示威和试探,也是魔剑大成的一种趋势表现,当下也是不给它任何可乘之机,将道心种魔大法给运行一周天,紧接着将龙意施展,与魔剑之中的气息要要对应。

  再凶的狗,都得认主人。

  不然就将你给一棒子打死,让你再也凶不得!

  两者在电光火石之间一番交手,当那饮血寒光剑明白了主人虽然身体遭受到了前所未见的损伤,但意志依旧强势之后,立刻选择了臣服。

  魔剑在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

  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由这饮血寒光剑引导着,朝着血池底下攀爬而去。

  那些刚才凶恶无比的头颅,依旧凶恶,不过当饮血寒光剑掠过的时候,却纷纷都选择了闭起嘴巴和眼睛,低下头来。

  即便是鬼物,也都是些欺善怕恶的角色。

  我下得轻松,便瞧见这血池墙壁之上,有用青铜浮雕,在上面镂刻着许多神秘而华贵的符文。

  这些符文,与我所了解的诸般符箓,都没有任何联系,仿佛是另外一种体系。

  不对,不对!

  它们与我右眼之中,蕴含着临仙遣策的神秘符文,似乎有许多相似之处,往往是一个看似简单的符文里面,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奥妙。

  这种文字,宛如神迹。

  这些东西,倘若是落到了对于符文之道的痴迷者手中,比如我师叔祖李道子,自然是宛如瑰宝,然而在此刻着急救人的我眼中,都不过是些过眼云烟而已。

  对于我来说,情义远比真理重要。

  不断朝下,我不知道爬了多少米。

  原本看着浅浅的血池,却漫漫长长,宛如无底深渊,不过我并没有太多的着急。

  从宝窟法王的口中,我已经知道了这个池子的真名。

  多难往生罪恶池!

  这样的地方,与其说是一处水池,不如说是一件法器——一件来自远古时代的遗迹之物。

  这样的东西,就如同我珍若重宝的八宝囊一般,根本不能用现在的空间和物理特性来衡量,里面的世界,也跟我们固有观念之中的世界并不相同。

  比如我在这血池之中自由的呼吸,也没有被呛死,反而是这些血浆,滋润着我的脏腑,让我油尽灯枯的身体得以回复。

  既然如此,底部深远,也并不是什么古怪的事情。

  不过,既然这池壁之上的神秘符文,与我右眼之中的临仙遣策有着几分相似,或许双方应有联系。

  我心中一动,当下也是陡然睁开了右眼来。

  在这血池之中,根本不用怎么催动,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便能够迅速运转。

  很快,我瞧见了一副让我诧异无比的场景。

  原本黑黝黝的池水底部,竟然散发出了红、橙、黄、绿、蓝、靛、紫七种颜色,而这些颜色并非分明,而是混杂在一起,化作一道又一道游动不定的虹光。

  寻常人倘若瞧见这光华,只道其中的美丽,然而我却能够瞧出更多的东西来。

  西方神话之中,将连接人间与神界的道路,称之为彩虹桥;藏传佛教里面,密宗修行至大圆满境界的觉者则会化作一道彩虹消失;而在许多道家典籍之中,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羽化登仙。

  倘若将两个世界比喻成不同的肥皂泡泡的话,这一缕虹光,则是肥皂泡泡接触的那一个点。

  能量汇聚的焦点。

  果然,这血池之底,真的如同传说之中的一般,连接着六道轮回的通道。

  不过越是如此,这儿越是大凶之地。

  神秘符文的停滞,比以往任何的时候来得更早,还没有等我看得明白,它就消失无踪了,不过却给我指出了一条道路来。

  沿着这条路,我能够前往那一处池底秘境。

  是否要走?

  我迟疑了半秒钟,然后毫不犹豫地由着那饮血寒光剑指引着,朝着下方一路滑落而去。

  当下到某一处节点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股排斥的阻力。

  凝目一瞧,这儿居然累积着一层又一层的碎尸,无数残肢断臂在上面堆叠着,将这个口子处给塞得满满当当。

  不过这儿并非是池底。

  在这些碎尸的下面,还有一个悬空之层,那个地方,方才是血池真正的奥秘之处。

  我瞧见不断有触角,从碎尸的底部陡然而出,朝着上方伸了过去。

  怎么下去?

  我盯着这鬼地方,心中有些停滞,不过那饮血寒光剑却是无畏得很,猛然一阵旋转,却是钻出一条通道来,将我给望着下面带了过去。

  噗通!

  一入其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久违的重力,倏然之间,从半空中砸落了下来。

  这池底之下,居然并无血浆?

  陡然砸落下来的我本以为会摔个七晕八素,却没想到竟然落到了一处滑滑软软的地方,下意识地朝着旁边一滚落,想要站起来,结果刚刚一站起来,脚下一滑,又摔了一跤。

  我连着摔了好几个跟头,不过好在身下倒也柔软,并无大碍。

  不过当我静下来的时候,浑身却是一阵颤动。

  我的身下,之所以这般滑腻柔软,并非别的原因,而是因为我根本就是摔在了一头巨大无匹的软体怪物身上来。

  坦白的说,我很难形容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拥有着宛如鱿鱼或者乌贼一般的脑袋,之前血池中不断晃动的那些触手,便是从它这脑袋上面伸出去的。

  这样的触手总共有三十多条,而它的脑袋足足有一座山丘那般大,身子如水母一般摊开,将整个血池底部给摊开包裹住。

  我此刻摔落的地方,正是它攀在池底处的表皮。

  万万没有想到,这血池之下,竟然还长着这么一个怪物。

  那怪物脑袋虽在,不过眼睛却并没有睁开,我不敢站起来,左右一看,却见到一个又一个的血茧出现在池底的边缘处,攀附其上,密密麻麻,足有四五百个。

  这里面,哪一个是黄养神,哪一个是林齐鸣?

  我心惊胆战,整个人都懵住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坏蛋:

    哇哦

  2. 阿龙:

    赶紧吧,实质性内容太少了

  3. 奇:

    不错

  4. 探索_红豆豆:

    厉害

  5. 邓萌:

    沙发……从八宝囊中掏出了饮血寒光剑来,八宝囊不是给那个宝窟法王拿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八宝囊不是交给佛爷了吗?什么时候还给他的?

    • 千雪凌天:

      对呀 皮都扒了 怎么拿八宝囊 这绝对不科学 幻觉 都不可能出这情况 大师兄不是失去意识情况进去的 和陆左去深渊时候的概念不一样

  7. 时光不念旧人:

    没主要东西啊

  8. 那把饮血寒光剑:

    其实前面在囚室门口有机会还给他的,可能小f忘了说

  9. 依咯咯:

    有可能在囚室门口给的吧。这个大家懂的,道具总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就不计较了。

  10. 八宝囊?:

    八宝囊

  11. 游客youke:

    八宝囊在哪拿出来的,为什么之前没被发现?

  12. 95:

    八宝囊不合情理,即便是被法王附身的八达木也不可能带进来,再说人皮都拔了光着掉进血池,八宝囊藏身何处

    • 游客:

      八宝囊在六十五章就被宝窟法王收起来了,怎么带进来的?

  13. 哈哈一笑:

    八宝囊怎么又出来了呢?扯淡吧你!

  14. 格格:

    当然是幻觉了!!!!!!

  15. 一个人:

    是啊,八宝囊是怎么回事啊?

  16. 一个人:

    几点加更啊?

  17. bug:

    不是气海被刺破了吗?那就是被废除修为了,怎么还有功力?

  18. 虎皮猫:

    这一章有点跳跃,大师兄一丝不挂八宝囊从何而来,被刺破的丹田如何聚气?

  19. 碰见风:

    这连着几十章都是跳这看的,水分太多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