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宿敌合作邀请

2015年6月25日 更新

  哪一个,是我要救的人?

  瞧见这些密密麻麻的血茧,我顿时就有些懵住了,不过很快就回想起来。无论是黄养神,还是林齐鸣,两人都是刚刚被拽下来不久,应该有迹可循的。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为了防止那滑腻的表皮使得我再次摔倒,我不得不低伏着身子,以保持平衡。

  宝窟法王有许多让我很不满意的地方,不过他建议我回到这儿来,跳入这血池之中的建议,却着实不错,本来已经是奄奄一息的我。在这血池之中浸润了并不算太久的时间。虽然外伤并未有好许多,不过本来已经几近枯竭的脏腑,却又重新焕发了许多生机。

  此刻的我,已经恢复了两三层的实力。

  靠着这一点儿的恢复,再加上饱饮血浆的饮血寒光剑,我方才够胆放手一拼。

  就在我左右打量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又垂落下来四五根触角,这满是吸盘的狰狞之物在空中摇曳半个圈,然后将包裹着的血茧,给甩到了离我十几米的角落处去。

  我顾不得正中处那头触手巨兽是否苏醒,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那个角落去,却见这儿的尽头,居然有一面镜子。

  这是一面天然形成的水晶镜面,足有一人高。镜面模模糊糊。仿佛蒙上了一层灰,不过我却能够隐隐地感觉到里面有流露出几分古怪的力量来。

  这力量不强,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奇怪,就仿佛能够洞察内心一般。

  我的潜意识让我不敢将自己的影子给印入其中去。

  我来到镜面之前,用饮血寒光剑将刚刚落入其中的血茧给挑了过来,锋刃在这极富韧性的血肉茧子上面轻轻一划。露出了里面满是粘稠血浆的内容来。

  是朱雪婷么?

  我的心情一阵翻滚,又是期待,又是不舍。

  不过当大半个血茧子被撕裂开来的时候,从里面滚出了一个身长三米的蛇人来,这家伙下半身是一条黑鳞蛇尾,而上半身则是一个覆满角质的汉子,双目紧闭,显然是被搜罗而来的地底遗民。

  与我不一样,这个被解救出来的蛇人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即便是血茧破开,他也是处于昏迷状态。

  我下意识地提剑,朝着他的下身刺去,结果他依旧是一动不动。

  这个样子,好像不是昏迷,而是被麻醉了。

  不过剖出了这人之后,我的信心陡然涨了几分,又连着将旁边挨着的一个血茧给破了开来。

  还没有撕开多少,我便瞧见了林齐鸣那张英气中带着几分憨厚的脸。

  是这小子!

  我的心中狂跳,三两下就将他从血茧之中扒了出来,然而整个过程之中,林齐鸣一动也不动,要不是他还有鼻息,我都以为他已然死去。

  将林齐鸣扶着,我猛然拍了他好几下,将其口鼻处的血浆给抖落出来,然后将他的眼皮给扒开,瞧见里面的眼神涣散,仿佛意识不在,当下也是心生警戒,毫不犹豫地朝着他的眉心处拍了一印。

  一印结道心。

  砰!

  一印而下,林齐鸣双手仿佛溺水一般地胡乱挥动,口鼻处剧烈咳嗽,又咳出了许多不明液体来,不过几秒钟之后,却是清醒过来,瞧见扶住他的我,骇然喊道:“老大?”

  此刻的我,经受过残酷的折磨,不但是后背的人皮,脸上、脖子上处处都是烙印,再加上血池中吸附着的血浆,恐怕不比恶鬼好看多少。

  也幸亏林齐鸣跟了我这么多年,对我熟悉无比,要不然一时半会,说不定还认不出来。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还好你醒过来了,刚才梦见了什么?”

  林齐鸣一边诧异地打量周遭的景物,一边跟我解释道:“刚才一入池水之中,就感觉无比温暖,人就昏睡过去,没一会儿,就到了一个五彩生光的地方,有人在对我洗脑,具体讲不出来,总之就恨不得为之而死。好在傅青主前辈一直在我心中嘱咐,让我保持清醒,没有受到诱惑,而后又被威胁,堕入万劫不复之地,本以为必死了,没想到却被老大你给救了……”

  我摇头说道:“我们现在并未脱困,你先别高兴。”

  两人说着话,我又将另外一个血茧给拖拽过来,饮血寒光剑几下将其撕开,里面果然是黄养神。

  林齐鸣顾不得多问,手忙脚乱地跟我一起,将黄养神从那黏糊糊的血茧里面扒拉出来,瞧见这血茧之中粘稠如丝的粘液,林齐鸣难以置信地说道:“老大,我刚才就是在这玩意待着的?”

  血茧里面的环境堪忧,恶心无比,不过此时却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点了点头,都没有说话,就尝试着将黄养神给再一次唤醒。

  然而无论是拍脸,还是掐胳膊,都没有办法把他弄醒。

  林齐鸣看了我一眼,我不得不再一次凝练道心,将其陡然灌注到黄养神的印堂之处去。

  共鸣!

  我这是在用茅山诸般道法,与黄养神的神魂在做共鸣,试图将其引回自我的控制之中。

  也就是醒来。

  然而这一印下去,黄养神的双眼却还是紧紧闭着,并未睁开。

  我和林齐鸣对视一眼,都感觉到棘手无比。

  我之所以能够在血池之中保持清醒,是因为我体内有那蚩尤心魔,而林齐鸣之所以能够被我唤醒,是因为他的梦境之中,有一位叫做傅青主的大拿真人。

  然而黄养神却没有,他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意志。

  这个血池,光是影子印入其中,便能够将人的神魂给吸走,更何况是身坠其中。

  黄养神之前托住我的身体,不让我落入血池之中,显然是意识到了危险,而后他从我的话语,放开双手的时候,说了一声叹息,那个时候,估计也是诀别之语吧?

  只是,我如何能够让你死去?

  我有些不甘心地想要再拍一印,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又有一道血茧从上方陡然落下,甩了一个圈子过后,朝着这边猛然拍落而来。

  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血茧正好撞上了黄养神,将他给直接拍到了那面水晶镜面之上。

  砰!

  黄养神竟然竖直着立在了那镜面之上,双手撑开着,这姿势给人的感觉怪怪的,就好像在某种场所看见过一般。

  对了,耶稣,十字架上面受难的耶稣,就是这般模样。

  瞧见黄养神整个人都被粘在了那水晶镜面之上,林齐鸣赶忙过去扶他,然而我却是心中一跳,一把将他给拽了回来,不让他接触到那镜面。

  林齐鸣被我莫名其妙的紧张搞得有些奇怪,诧异地问道:“老大,怎么了?”

  我指着那面镜子,颤抖地说道:“不要接近那里,危险!”

  林齐鸣听到我的话语,眯眼瞧去,果然也是浑身一阵哆嗦,下意识地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一直挨着那触手巨兽的肉壁,方才停了下来。

  而就在我们两人都下意识往后退的时候,这个刚刚落下来的血茧,突然微微颤动了一下。

  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我眼花,然而很快我瞧见这血茧开始细微地抖动起来。

  紧接着,这血茧朝着我们的这个方向,破开了一个小口子。

  外面的硬化血肉一裂开,露出了一张毛茸茸的金黄小脸来。

  瞧见这张小脸,我顿时就是心中一跳。

  这畜生,不就是那个、那个……对了,就是弥勒的龙象黄金鼠么?

  我下意识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扬了起来,而当我刚刚把长剑举过头顶,那个血茧陡然之间就裂成了碎片,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带着面具的光头男子来。

  这人虽然戴着黑色面具,不过只一眼,我就将他给认了出来。

  “弥勒?”

  “陈兄?”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了起来,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与弥勒的相见,居然会在这么一个地方,而此时此刻的我,功力还只有原本的三两成。

  这样的我,根本就不够那位邪灵教的小佛爷塞牙缝的。

  瞧见我下意识就举起来的饮血寒光剑,弥勒却显得格外的淡定,他眯着一双黝黑的双眼,微笑着说道:“我刚才亲眼瞧见你从那天坑之上滑落而来,并且在那靡芽的护送下进了血池里,看样子应该是你控制了靡芽,就想着你即便是落入其中,也不会有事。如今一进来,发现果然如我所想的一般,陈兄果然是高人啊……”

  弥勒如此平静,我却并不领情,要晓得,不但我的许多兄弟死于他手,而且连胖妞也落在了他的手中,生死未知。

  这样的仇怨,我怎么可能与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的,闲扯聊天呢?

  所以我并不理会他的这般假客套,而是冷然说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弥勒微微一笑,伸出手,那头肥硕的龙象黄金鼠就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上,而他则悠悠说道:“距离我们认识,已经过了二十来年,不管我为什么会来这儿,我只想问问你,我们能否如当初一般,再一次合作?”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解释一下,大家对于把包囊交换的细节疑问,在六十八章有提过,这个细节小佛发布章节之后,审阅时有做过修改,只有黑岩正版可见。
对于大家的评论我看了,都可接受,清大家不要争吵。
这个细节我行文和审查的时候没有注意,但事后也及时修改了,本以为不会妨碍阅读,觉得大家如果有疑问,回去翻看一下就没事,不过还是引发了争论,对比抱歉,我以后如果有所改动,会在文后提示(错别字除外)
三千多字一章,难免有错,请理解谢谢

  1. 沙发:

    沙发

  2. ycy123: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目前的朋友

  3. 小鱼:

    哪里都有邪灵教的人

  4. 一个人:

    哦,原来是这样的。我就说小佛不会出这么低级的错误

  5. 弥勒:

    关于这个问题我说几句,小佛也说清楚了。这是盗版的问题,贴吧的更新也是一样的问题,只有在黑岩正版才是对的,而黑岩的的的确确有写到再次见到巴达木(法王)的时候法王把八宝囊交给了大师兄的。

    • 千雪凌天:

      你怎么也来血池了

    • 外星人: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是真是假,因人而异….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有错就改是好同志

  7. 哈哈一笑:

    米勒怎么也来了?真奇怪!

  8. 不甚了了:

    弥勒来到这里有点瞎编凑情节的嫌疑了,不喜欢

  9. 怀:

    血池里面的不是血么?怎么能够看清楚谁谁谁呢?这个也是细节

  10. wyh:

    八宝囊不是己经不在大师兄身上了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