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二章 女蜗补天神石

2015年6月26日 更新

  “我恨不得你死,又怎么可能会与你合作?”

  听到弥勒求和的消息,我下意识地抗拒,然而他却摇头苦笑道:“没想到你还是这般的不理智。你我相争,最终不过会便宜阿摩王,而他若是回过神来,你以为那个老喇嘛能够救得了谁?”

  我双目一瞪,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什么都知道?”

  弥勒高深莫测地说道:“生活来源于观察和推理,该知道的,我都能猜得到。如果你选择合作,或许你我,还有你的这些手下,都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如何?”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当真是个洞彻人心的家伙。他的话语让我根本就无法拒绝,即便是我与他之前,有着滔天仇恨。

  比起那残忍暴戾的阿摩王,以及这神秘诡异的血池来说,弥勒尽管也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不过好歹是我熟悉的东西。

  而且此刻的我,即便是要与他相斗,也得回复完毕再说。

  我其实根本没有与他一拼的资本,此刻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听到他的提议,我冷着脸说道:“可以,不过你的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首先得弄清楚对方的目的才行。要不然被人卖了。还给他数钱,那可就不值当了。

  对于我的问题,弥勒耐心地解释道:“我这龙象黄金鼠,痴肥一个,啥本事都没有,吃饭还多。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帮着找寻天材地宝,和那被埋没的灵物。”

  我看着蹲在弥勒手掌上的黄金鼠,那畜生一边用粉红色的舌头舔舐着爪子,一边冲着我嘿嘿一笑。

  这笑容古怪得很,仿佛是得意,又有些腼腆。

  我说道:“如此说来,你的意思是这里有什么值得你来探寻的天材地宝咯?”

  弥勒点了点头,对我说道:“陈兄可记得女蜗补天的传说?”

  我皱眉道:“什么意思?”

  弥勒笑着说道:“在此我们不论传说,单说着里面提到的五色补天石,此物乃天地初生、万物混沌之时的至宝之物,不但有着强大的空间效用,而且还会对于生灵和神魂,有着巨大的滋养,此物自混沌起便也没有多少,后来被熔炼补天,构架晶壁之后,便更是稀少无比,即便是有几块,也都给搜刮一空,不得所见……”

  我很快就抓住了谈话的要点,指着脚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这畜生的下面,是一块五彩补天石?”

  弥勒微微笑道:“和聪明人谈话,果然不费力。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儿的确有一块五彩补天石,而且还是被人为地改造过,将它构建成了一处连接虹膜晶壁的通道……”

  我冷冷说道:“若是能够将这五彩补天石取出,摩门教所谓与神联系的手段,也就消失了,对吧?”

  弥勒眼睛眯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对,陈兄此刻身体如此糟糕,相比需要那补天石的滋补,这也需要我的帮助,对吧?”

  我指着那块让人畏惧的镜子说道:“这个,莫非就是那块五彩补天石?”

  弥勒摇头说道:“不,它不是!真正的五彩补天石,会在你不经意的地方放置着,而这一个,是另一种东西,一种让人痛苦的东西……”

  我说道:“如何合作?”

  弥勒将那龙象黄金鼠递到了左手上,右手伸过来,对我说道:“找到五彩补天石,而你我之间的恩怨,回到地面上,再做解决,你看如何?”

  我望着他伸过来的手,突然问道:“我的胖妞在哪儿?”

  弥勒下意识地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眯起了眼睛来,指着上方说道:“它在帮着我防备那头暴龙。”

  以一人之力,防备那头恐怖暴龙?

  胖妞这是得有多猛?

  我满心震撼,不过却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弥勒是不会骗我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所谓的五彩补天石,将我的修为恢复,所以也没有再多做纠缠,而是与他的手紧紧相握。

  弥勒的手并不大,软软的,冰冰凉,像女孩子的手。

  握过手,我问现在该怎么办,他告诉我,说得找到五彩补天石,唯有找到这个,方才能够切断外界与此处的联系通道。

  切断了通道,方才能够静下心来,与这帮敌手相斗,要不然,他们随时随地叫家长,搁谁都受不了。

  叫家长?

  我回忆起了东南亚之行中的经历,不由得一阵冷汗生出。

  按照守恒定论,尽管那些外物降临的时候,不会以本体,最多不过投影,或者融入世界秩序,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是不可能战胜的。

  就如同蚂蚁与人类,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境界的敌人。

  弥勒说服我用了不短的时间,两人达成协议之后,他便不再理会于我,避开那面镜子,将那龙象黄金鼠往地下一抛,然后跟随着这小畜生,朝着另一头摸了过去。

  弥勒转身离开,而我则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面水晶镜之上。

  毕竟黄养神还在上面贴着呢。

  我和林齐鸣两人小心翼翼地绕到旁边,而我则伸出饮血寒光剑,试图靠近,用长剑将他给挑落下来。

  然而就在我伸出饮血寒光剑去,即将接近镜面的那一刻,却感觉到一层强大的阻力出现。

  我无法把长剑往前推进一步。

  之所以如此,并不仅仅是镜面附近,有一股强大的炁场,还有我手中的这把魔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畏惧心理。

  仿佛一入其中,便会死去一般。

  倘若是平日里,我或许还能够强迫着饮血寒光剑向前,但是此刻,它的力量远远强于我,即便是我用龙意引发潮汐,也未必能够强迫它的意志。

  林齐鸣瞧见我浑身僵直,知道遇阻,于是对我说道:“老大,黄组长他暂时醒不过来,我们不如釜底抽薪,更为便捷。”

  釜底抽薪?

  我听懂了林齐鸣话语里的意思,这是要遵从于弥勒的计划,将那沟通异界的通道给斩断了,让吸引黄养神意志的东西消失了去。

  毫无意外,这是一个好办法。

  我点了点头,回身想要去找弥勒,而就在此时,整个空间突然猛地一震,那些挂落在肉壁之上的血茧纷纷掉落下来。

  林齐鸣赶忙站在我的旁边,挥动双手,将那些朝着我们砸落而来的血茧,给猛然拍飞而去。

  林齐鸣护住了我的周全,而一番剧烈震动过后,整个池底之下,到处都布满了这些血色巨茧,将周遭的路面都给堵住了,铺得平平整整,而正中心的那些触角,也开始疯狂地挥动起来。

  它们攻击的方向,却正是刚刚摸过去的弥勒,与龙象黄金鼠那头小畜生。

  看起来,是这头吸附在池底的触手巨兽在反抗了。

  瞧见这状况,我立刻知道,也许弥勒离找到五彩补天石并不远了,要不然那玩意的反抗不会这般的激烈。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对林齐鸣说道:“走,过去瞧一瞧!”

  我之所以过去,并非是关心弥勒的生死安危,而是在想着是否能够浑水摸鱼,提前先分一杯羹。

  那五彩补天石如此厉害,我若是能够凭借着恢复力道,也总算不会如此刻一般,任人宰割。

  想到这里,我和林齐鸣便不再逗留,双双向中间的方向挤去,而此刻面前到处都是血茧,根本容不得通过,于是我们不得不跃起,踏着这些血茧前行。

  因为是构建通道的关系,这池底空间极为复杂,离中间的那一边也远,好在我们跃身血茧之上,多少也减少了一些时间。

  然而就在我跑了十几米的时候,突然间脚下一空,却是踩破了一个血茧的外壳。

  这血茧之中,一片粘稠,宛如鸡蛋一般,我下意识地在另一只脚用劲,想要拔出来,离开这是非之地,没曾想那血茧的外皮十分脆弱,这一用力,结果另一只脚也陷入其中。

  我心中一跳,朝着旁边喊道:“小胖拉我一把。”

  林齐鸣伸手过来,然而就在此时,我却感觉到双足的脚腕处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抓住,将我猛然一下,往血茧之中拽落而去。

  我连人带剑,整个人都跌落血茧之中去,在进入的一瞬间,我将魔剑一转,朝着下方猛然一刺。

  这一剑却是刺了一个空。

  我整个人都给扯入血茧之中,里面的浓浆将我整个人都给包裹,紧接着我感觉有人抓着我的脖子,双手一勒,将我给掐得缓不过气来。

  那人手臂的力量巨大,几乎是将我给整个儿都给举了起来。

  悬空而立的我根本就用不得力,试图用脚去蹬对方,结果却被那粘稠的浆液给困住,力量也变得无比轻缓。

  好在这个时候林齐鸣也跃进了来,拼命地勒住那家伙的脖子。

  有着林齐鸣这个家伙分心,那人不能将我给迅速解决,而我感觉这家伙似乎有些不适应这副身体的样子,赶忙联络饮血寒光剑,陡然一刺,却是将此人的心脏给陡然刺穿。

  那人奋力挣扎一会儿,终于死去,而我和林齐鸣则在血茧之中挣扎了一会儿,勉强爬了出来。

  大口地喘着气,惊魂未定的我回过头来,朝着刚才袭击我的人看了一眼。

  什么,这人竟然是阿摩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断肢重生,就靠这玩意了。嘿嘿。
阿摩王就这么容易死去?

  1. 76年唐山震漏:

    沙发

  2.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3. 76年唐山震漏:

    地板

  4. 76年唐山震漏:

    下水道

  5. 潇洒:

  6. 笨熊-笨熊:

    本体还在 不会死

  7. 浮影:

    要到啥时候能结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