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不是烂泥,是肉泥

2014年7月15日 更新

  我刚刚将双手举起来,手上的小宝剑便被从后面夺了过去,接着有人朝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脚,我受不住劲,骨碌一下,滚落在了地上。

  我的手电掉落在了地上,不过却还是有光,这光是一盏油灯散发出来的,我眯着眼睛看过去,心中却是惊讶万分,这灯火竟然是之前地包天给我展示的阴阳灯,也就是那种一旦有阴灵近身,立刻火焰闪烁的那种神奇灯具。

  而在这灯光照耀下,我瞧见这竖井尽头是一处狭窄的石室,周围站了六个人,虎视眈眈。

  拿枪顶在我后背的那个家伙,是个光头壮汉,眼睛闪烁不休,充满杀气,不过旁边还有一个面目通红的家伙,拿着一把血淋淋的短刀,冲着旁边一个汉子喊道:“三哥,我宰了他,给王二和吴哥报仇?”

  老孙那一梭子,连杀了他们的两个人,老鼠会的这些家伙,都是本乡本土的同乡以及亲戚,感情最是深厚,这回一开张就死了人,自然是气愤不过,然而我抬起头来,瞧向他们为首的这个汉子,不由得一阵惊讶,直接喊出了声来:“马领导?”

  我这一声,那个汉子走上了前来,低头,疑惑地打量着我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姓马的?”

  此人正是当日去我们麻栗山谎称勘探矿产的勘测队领导,后来在麻栗山北界遇到了杨二丑,结果刘领导给杀死,而剩下这个马领导,跳河逃生,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我心生一计,朝着喊道:”马领导,是我啊,我是麻栗山龙家岭的二蛋,陈二蛋!”

  我大声喊着,马领导的眉头皱紧,想了好一会儿,才从我脸的轮廓中瞧出了个大概,笑了笑:“嘿,想起来了,你是麻栗山里面的那个小孩儿吧?竟然长这么大了。”

  我站起身来,嘿嘿笑道:“是啊,是我,就是我呢……”

  我还待上前套着近乎,结果马领导一下就翻了脸,又是重重一脚,直接将我给踹到了墙上去。这个家伙当日对付杨二丑,根本不是对手,然而这一脚踹在我的身上,却是重得很,我一阵腾空,后背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量,喉咙一甜,双眼都有些发黑。

  瞧见我软绵绵地躺倒在地,马领导冷笑道:“咱们是有些交情,不过我的兄弟刚刚死了,总得有人负责不对?”

  我哭丧着脸,大声叫屈:“我冤枉啊,我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我就是来我舅家玩,这些人说帮忙挑担子进山,给钱,我就来了,刚才下来,也是被他们逼着的……”

  我这边说得惟妙惟肖,自己都不禁佩服自个儿的演技,然而马领导却不买账,而是在旁边冷笑连连,我有些莫名其妙,却见旁边走出了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男子来。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这人也将眼睛摘了下来,但是我却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这个家伙,就是昨天夜里离奇失踪的程老的学生,那个叫做张快的老实男孩。

  有他在,我再厉害的演技都表现不出来了,低下头,不再说话,心中不由得后悔起此行来了。张快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我,然后掏出一把刀子来,比在我的胸口说道:“说,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这落入了敌人之手,对于我来说是常有之事,不知不觉,已成习惯,我当然知道“要节操就没有性命”的道理,连忙将实情讲出:“程教授在得知你离开之后,立刻召集所有人进了山,我们现在这里,只是先遣队,后面的大部队马上就赶来了,你们要走,得赶快。”

  我一副为他们考虑的样子,然而马领导却嘿然笑道:“你们是来得快点儿,至于后面的人,哼哼,半里坡那儿还有人帮着料理,红魔的徒弟,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简单一个鬼打墙,就可以将这些人弄得团团乱转,天亮之前,是不会有人过来烦我们!”

  他笑完,脸色一冷,头一偏,朝着手下吩咐道:“好了,送他一程!”

  光头壮汉提刀上前而来,我心中剧震,没想到这伙人当真是杀人不眨眼,一点儿缘由都不问,全身顿时就绷得紧紧,准备劫持这个光头壮汉,跟这伙人周旋,而就在这个时候,角落处传来了一个阴柔的声音:“等等……”

  这人的声音很低,几乎不可闻,然而原本摩拳擦掌的光头壮汉却一僵,停止了动作,我顺着瞧过去,却见到角落里,有一个将全身包裹在黑袍子的男人,他一说话,场中立刻就是一静,显示出了他超然的地位来。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而黑暗中的那一双眸子发亮,平和地说道:“一会儿要下墓了,让他先走,帮我们趟一趟路也好。”

  光头壮汉刚准备替兄弟们报仇了,结果被这么中途阻止,有些不满,正想出言反驳,结果那人一挥手,直接说道:“一切都是为了把活干好,这个你们是专业的,自己评估一下,找到那东西之前,到底会不会死人?这小子反正都是要死,临死前,贡献一点剩余价值,岂不是更好?”

  黑袍子这般说了,马领导考虑了一下,点头,然后冲着我说道:“小子,你不要耍花样,要是有任何异动,这枪可不长眼。”

  这话说完,光头壮汉过来推我,让我朝着左边的一个通道走去。

  古墓凶险,这个我也是有过经历的,心中虽然有一万个不乐意,但是被枪给指着,却也不敢不走,而后面,马领导则在吩咐一个小矮子:“张鼎,这人死透了没有?”小矮子回答说弄死了,妥妥的,马领导还不放心,吩咐道:“办事仔细点,再补一刀……”

  后面说着话,而我被赶在了前面,这洞子里空气沉腐,让人透不过气来,被人拿枪逼着,我一步一步地挪,左右打量,发现老鼠会果然专业,这半晚上的时间里,他们竟然挖出了这么长的一个盗洞来,而且瞧见这前面的坑道,已经露出了厚厚的白膏泥。这玩意是地下墓穴的外包裹,粘性甚强,渗透性极低,一旦堆积得厚实均匀,封固严密,能形成一个高标准的恒温、恒湿、缺氧的无菌环境。

  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尸体才能够保存长久。

  墓葬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是一件十分神圣而庄严的事情,人们相信死亡并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的开始,所以手握权力者,便想要将此间的辉煌延续到另外的世界,而还有一种信仰,是相信人可以永生的,而通过墓葬祭祀的方法,可以让人获得新的生命。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保存完好的尸体,作为承载工具。

  这些都是巫家的理论和手法,而后被诸门各派发扬光大,不过一般有能力实现的,非富即贵,而投入了这么多的资源,对于那些谋图不轨者,更是有许多缜密凶险的手段防范。

  所以,盗墓,绝对是一件凶险至极的事儿。

  我被一路逼到了左边通道的尽头,这儿正蹲着两个家伙,小心翼翼地那儿商量着什么,跟在后面的马领导问道:“老云,咸颖,怎么样,查清楚了么?”

  有个胖子扭过头来,嘿然笑道:“三哥,那个老家伙找得还真准,这儿应该就是真正的軑侯墓,破了这一层墓壁,我们就能够进去了。”

  “云篆,有把握么?”那个黑袍子跟了上来,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那胖子笑了,拍着胸脯说道:“毛爷,你放心,我们老鼠会做事,向来都是有谱的,这样的汉朝墓,我经手的就有五处,失不了手的。”我瞧见黑袍子和科考队的叛徒张快走在了一起,而其余六人则以马领导和胖子云篆为首,另成一伙,便猜想到黑袍子和张快应该是雇主,而老鼠会的人,则是被人请过来助拳的。

  胖子信心满满,胸有成竹,却也是有着几分本事的,他跟旁边的助手咸颖一起,合力在这通道尽头的墙壁上面,布置了一个精铁打制的机关,这玩意前头是锋利切刀,上面还纹得有符文,后面是摇杆,两人轮番上阵,只见那切刀一阵寒芒闪动,坚硬的石壁竟然在短时间内,就给削得跟烂泥巴一般,没多久,就给他们弄出了一个篮球大的硕长圆孔来,接着对面似乎传来了一阵落空声,这坚硬的墓壁竟然就给凿穿了。

  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黑袍子感叹道:“不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们这‘钻山甲’,当真是好东西!”

  胖子将那隧洞扩大一倍之后,小心地将这一副机关给收入木箱中,嘿然笑道:“老祖宗留下来的玩意,当年挖慈禧的东陵,可就是靠这玩意进去定点,才炸开了大门呢。”几人说着话,那隧洞里面突然吹来一阵风,冷飕飕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而这时马领导则瞧向了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下去。”

  我根本没有辩驳的机会,就给那枪指着脑袋,从那刚刚挖出来的隧洞,一点一点地往里面爬,这段路程大概有三四米,我一点一点地挪进去,结果后面的人嫌我慢,蹬出一脚,我一急,直接踩了个空,就滚落了下去。

  这隧洞离地半米,我倒也没有摔倒什么,只不过一落地,摔到了什么东西上面,用手一撑,好像陷入了烂泥之中。

  呃,不对,这不是烂泥!

  是肉泥啊!

  1. 希望:

    全是铺垫,真的

  2. 大妖:

    故事就是在铺垫中缓慢发展。这样才好看。老王的就是直接升级打怪,被多少人骂。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