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四章 拼死只为尊严

2015年6月26日 更新

  此间只有一个阿摩王,那必是真身。

  弥勒停在了我身前的不远处,那头痴肥无比的龙象黄金鼠则蹲在了他的肩上,口中不断地咕唧着:“吉母吉。吉母吉……”

  林齐鸣一入其间,立刻将我给护住。

  我眯着眼睛,朝着那光柱之前的阿摩王望去,而与此同时,还跺了跺脚,试了一下脚底的土地。

  这是坚实的地面,而非那韧性十足的肉壁。

  如此说来,我们闯入的并非是那触手巨兽的头部,简单的理解,应该是穿过了一个“门”,来到了另外的一个区域。

  当然。我其实早知道。或许并非如此。

  自从进入了这血池之中,各种各样古怪的事情,都在不断地发生着,我已经不能够用自己的常识来认知这个世界。

  面对着我们这些闯入者,阿摩王显得格外镇定。

  与之前的打扮不一样,我们面前的这个阿摩王,穿着一身黑黄色的金丝长袍,光溜溜的脑袋被一个王冠给遮去大半,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几百年、上千年前的某个王族。

  他异常平静地看着我们闯入其间,等到我们身后墙壁的涟漪都消失不见了之后,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欢迎来到半神祭坛。”

  半神祭坛?

  我望着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发现白色果然能够遮掩住一切的踪迹,四下干净。仿佛身居半空之中。

  这个地方。就是那连接域外的通道之所?

  我闭口不言,而弥勒却是风度翩翩地笑着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虽说是不速之客,不过阿摩王这也并非待客之道啊,实在让我小瞧。”

  阿摩王指着我说道:“他,我认识。能够在受到如此重创之下,还闯入此中来,实在是难得;不过最让我惊讶的,是尊驾,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记得那白纳沟的通道开启之后,一直有人坚守,也未曾发现有人擅闯啊?”

  弥勒笑道:“阿摩王此言差矣,这茶荏巴错之地,并非只有一处通道……”

  阿摩王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在这儿待了大半个世纪,足迹遍布茶荏巴错的各个角落,倘若是另有出口,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弥勒又说道:“茶荏巴错的尽头,你也去过?”

  阿摩王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眯着眼睛打量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光头男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从世界尽头来的?”

  弥勒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地说道:“好乏趣的话题,不如我们来聊一聊五彩补天石吧?”

  阿摩王终于怒了,指着弥勒说道:“你说的是‘卓玛多罗’吧?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打神物的主意,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哈、哈、哈……

  弥勒一阵豪气地大笑,理所当然地说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你不过一小小沙弥,偶尔得了那邪神诱惑,改换门庭,残杀师尊亲属,方才有了这苟且成就,现如今居然在这里跟我装逼,呸!”

  这家伙虽然出身苗疆,不过身居南洋之地久矣,说话的口音浓重,不过这般铿锵有力的骂声,落在我的耳中,却是格外的震撼。

  好,厉害!

  阿摩王被弥勒一阵劈头盖脸地痛骂,整个人都懵了一会儿,方才脸色扭曲地恼怒吼道:“尔等鼠标,胆敢如此,当真是不当人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弥勒傲然冷笑道:“吾乃十七世转世天尊,天赐之子,王族贵胄,与你自然有所不同!”

  阿摩王呸然骂道:“甚么转世天尊,老子外面一大堆的身体,想如何转,便如何转,何必跟我在这儿吹牛皮——也是,我为何要跟你掰扯这么许多,将你给杀了,不就了事?”

  弥勒桀桀笑了起来:“你之所以跟我说这么多,不过是时而高高在上,时而又低伏当狗,与你平等相处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所以才忍耐不住吧?”

  他屡屡挑衅于阿摩王,终于将那家伙给惹恼了,当下也是一阵暴喝,朝着弥勒俯身冲了下来。

  这阿摩王不动则已,一动却宛如山势倒塌,倏然而至。

  与汨罗红顶的诸般手段不同,阿摩王双手之中,并无任何法器。

  然而他的一双肉掌之上,却有无数符文荡漾,金质流光,给人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被他凝聚在了手上。

  这是炁场。

  他掌控了整个空间的力量。

  然而面对着这样的攻势,弥勒却仿佛预料之中的一般,朝着后面推了几步,突然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嘿然笑道:“也让你瞧一瞧,咱耶朗古法之中,这镇压山峦的手段!”

  耶朗古法?

  我听错了吧,难道他说的是“夜郎自大”里的夜郎国?

  我脑子有点儿转不过来,然而就在这时,耳边却听到一阵急促的声音:“陈志程,你愣着干嘛呢?我替你挡住这家伙,你赶紧跑到那五彩补天石上去恢复修为,与我一同抵抗——快些,你难道真的想当一个太监么?”

  什么?

  听到弥勒的吩咐,我的目光下意识地朝着那阿摩王的身后望了过去。

  那个光柱的笼罩处,就是五彩补天石的位置?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弥勒这个家伙就是在故意挑逗和撩拨阿摩王的情绪,无论是讽刺他出身低贱,还是告诉他茶荏巴错另外还有出入口,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他在吸引仇恨。

  之所以这般做,就是要让阿摩王朝他全力攻击,从而暂时离开他守护着的五彩补天石。

  那个玩意儿,是构建域外世界与我们这个世界联系的唯一基石。

  这个光头,果真是个智近乎妖的家伙。

  不过,他为什么会拼了性命,也要帮着我恢复身体和修为呢?

  就在我这一愣神的功夫,却瞧见阿摩王已经陡然而至,双手抱紧,从上而下,猛然砸落在了跟前,而弥勒则向后稍微退了一步,紧接着身子猛然一震,朝着前面缓缓一推。

  这般顶级高手的较量,在这一刻,却缓慢得宛如公园老头儿打架。

  然而当双拳撞在一处的时候,却有一股宛如爆炸般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这样的力量在一瞬间爆起,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振。

  林齐鸣和那头龙象黄金鼠给这股力量给吹得朝后面连着翻滚而去。

  我倘若不是提前俯低了身子,说不定也摔倒在地。

  恐怖!

  这方才是大恐怖的实力较量,而我瞧见这两人猛然撞到了一起,一招一式,却是极度的缓慢,而又坚定地交齐了手来。

  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宛如慢镜头一般的动作,然而在炁场世界之中,这就精彩得许多。

  这是一场从意志、精神、力量以及对炁场掌控之上的较量。

  巅峰至极。

  怀揣着主场便利的阿摩王无疑是最为恐怖的存在,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然而偏偏弥勒却能够将这诸般威势,给一一镇压下来。

  对,就是镇压,霸道到了极点的法门。

  时间仅仅过去几秒钟,我却感觉仿佛过了半个世纪,能够亲眼瞧见这般厉害的战斗,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件提升境界的美事。

  真正的战斗,只有真正懂的人,才能够明白其中的险要。

  然而就在我瞧得入神的时候,弥勒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炸响:“你还在愣着干嘛,我可撑不了多久时间,要跟我一起死么?”

  听到这话儿,我将所有的心思都给收敛了起来,脚尖一顶,便朝着那光柱倏然冲去。

  弥勒他刚才说了什么?

  难道我真的想当一个太监么?

  自然不想!

  不过我这象征男性尊严的玩意儿,已经被那都达绛玛用石锤给砸得稀巴烂,我又能够做些什么?

  对了,那五彩补天石连天都能够补得,我这点缺陷,也叫做事儿?

  或许还会因祸得福,向罗贤坤靠拢呢!

  想到这个,我感觉到精力在瞬间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那速度,恐怕连闪电都不敢跟我比较。

  生息繁衍,这个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在一瞬间,我爆发出了恐怖的速度,然而刚刚一冲进两人的战场,立刻被那震荡不休的炁场给拍得横飞而去,从半空中落下来的我,硬着头皮向前,然而那阿摩王似乎感知到了我的企图,没有再对弥勒步步紧逼,而是不但地集聚气息,朝着我这里拍来。

  他尽管没有亲临而至,不过那惊涛拍岸的气息,却让我根本不得寸进。

  抵不住!

  我在那一刻,浑身的青筋毕露,背上的伤口也炸裂开来,那人皮耷拉在一旁,就好像一件衣服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得咬牙忍着。

  别的不说,光是为了那玩意,我也得拼了命啊!

  男人要是没个卵用,还是什么男人?

  啊……

  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从我的喉咙中一点一点地钻了出来,我身子四十五度倾角向前,一点一点地挪动。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男人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我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我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

  终于,触手可及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文末最后一句话,是我最喜欢的《蓝莲花》,也唯有这歌词,能够表达老陈在那一刻的心境,于是情不自禁就写上去了,如果觉得不妥,请勿怪。
我实在是太喜爱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1. 小鱼:

    焕然重生了

  2. 酱油:

    哈哈,不错~

  3. 医生:

    第一

  4. y8:

    原来如此

  5. 旅途:

    每次都这样你们怎么都那么快。

  6. 沈老总:

    精彩,终于小佛爷也正面出手了。直接把本命金蚕蛊叫出来放大招。

  7. 依咯咯:

    不知道米勒是不是对大师兄有意思,还关心大师兄的蛋蛋。

  8. 晨风-依旧:

    罗贤坤算个球,补天石直接给大师兄补出一根定海神针,哈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