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七章 为何穷追不舍

2015年6月28日 更新

  我长身而起,向外走去,撕开一切粘稠的血浆软肉,却瞧见自己居然是镶嵌在了先前那触手巨兽的脑袋处。

  刚才我们进入其中。感觉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而当那五彩补天石被弥勒给取出之后,这才发现原来诸般景色、半神祭坛,都不过是一场虚空。

  我们实实在在落着的,可就是在这满是浆液之中的巨兽脑袋处。

  我不知道刚才的经历到底是真是假,不过双脚踏地,却感觉到身体恢复了巅峰,不再是病怏怏的状态。

  想到这儿,我又患得患失的、地伸手,往着裆下掏了一把。

  哎嘿,新家伙不但长出来了。而且还滑腻腻的。

  跟“梦中”却是一模一样的情形。

  我心中雀跃。而就在此时,却听到耳边一声炸雷般的吼声响起:“你这狗贼,还敢偷俺家东西,找死!”

  话音刚落,却见一道白影从旁边蹿出,气势汹汹地朝着前方追去,而在那人的不远处,则有一高一低两个身影在狂奔不止。

  前方的那两个身影,高的却是弥勒,低的是那贼眉鼠眼、憨头胖肚的龙象黄金鼠。

  而那发出万分委屈吼叫的人,却正是阿摩王。

  我摸着满身的古怪浆液,想着尽管我们是从这巨兽的体内走出,不过半神祭坛之中发生的一切,却又是这般栩栩如生。倒是让人分不清楚到底何为真实。何为虚妄。

  之前妙手布置此地的先贤,果真是位大能者!

  就在这几人一追一逃的时候,我旁边的那肉柱之上又有蠕动,我毫不犹豫地摸出了饮血寒光剑,沿着痕迹划开一道口子,里面却是走出了湿淋淋的林齐鸣来。一脸诧异地问我道:“老大,刚才是怎么回事,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自己都不是很了解。

  我瞧见这血池底部有大片的血浆洒落,已然漫过了膝盖处,周遭无数人正没头苍蝇一般地找寻对手,当下也是低声喊道:“别管这么多,先逃了性命再说。”

  我这话音还未落,却感觉到身下的土地一阵剧烈抖动,那吸附在血池底部的触角巨兽,居然在将整个身子收缩。

  这玩意几乎将整个池底都给包裹,此番一收缩,自然是天翻地覆,而身处其间的我们也是左右颠倒,不得其解。

  两人一番晃荡,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居然就跌落到了边缘处的那水晶镜面前。

  那可怜的黄养神,却还是紧紧贴在水晶镜面之上。

  虽然经过弥勒的提醒,我们知道这水晶镜面定有古怪,不过瞧见昏迷不醒的黄养神陷落于此,却也不得不救,毕竟是自家兄弟,而且先前我还承诺过鬼鬼,一定会将她的兄长给带回去。

  想到这儿,我极力在这颠簸之中找寻到平衡点,伸手过去,想要将黄养神给拽到手上,将其背出。

  然而就在我伸手的那一瞬间,旁边的林齐鸣却是猛然一把,将我给拉扯,低声喝道:“老大,且慢,你看那是什么?”

  我顺着林齐鸣的指点瞧去,却见那光洁的镜面之上,竟有一女子从里面走出。

  这女子头戴古印度贵妇花髪冠,双耳垂大环,肤如凝脂,二八年华,一袭白衣裹身,玲珑曲致,却是那娇滴滴的久丹松嘉玛。

  当与此女那恨入骨髓的目光相对而视之时,我终于确定了先前的遭遇,并非有假。

  或许它仅仅只是一场意志与精神之上的交锋,不过到底不能把它当做没发生过。

  那白衣女子从镜面之中浮现而出,将阳刚俊美的黄养神抱在怀中,捧起他的脑袋,娇艳红唇就朝着人家的嘴上亲去。

  她这一亲,顿时有无边黑气翻涌而出,将黄养神给层层包裹,仿佛有千万道烟雾一般的黑色触手伸出,将黄养神给困于其间。

  不好,那女人要坏了我黄兄弟的身子!

  我心头陡然一跳,也顾不得危险,扬剑就朝着那边扑去,谁知那女子似乎知道我的厉害,根本就不给我一点儿机会,身子居然不断地与黄养神纠缠交融着,然后猛然一拽。

  饮血寒光剑划空而来,叮的一声,竟然斩落在了那光溜溜的镜面之上。

  而那黄养神,居然整个人都被拉拽到了镜子里面的世界去。

  我心中诧异万分,然而就在此时,那看似坚固无比的水晶镜面居然在一霎那间,裂出许多蜘蛛网一般的裂纹来,接着化作万千碎片,陡然崩塌了去。

  这被弥勒反复提醒有大恐怖的水晶镜面陡然裂开,这事儿让我都有些措手不及。

  事情不应该是这般模样的啊?

  我脑子里一团浆糊,瞧见这水晶镜面裂开之后,背面却是一块刻着许多符文的滑溜山壁,再无他物,至于被拉拽入了镜中世界的黄养神,则再无踪迹可寻。

  我略微失神,突然感觉到那碎开的镜片之中,有黑色气息往外面狂涌,下意识地往后退开。

  凝目一看,我瞧见这裂成几百块小碎片里,却是有如刚才那般的黑气冒出。

  每一道黑气都宛如有生命一般的,左右翻腾一番,紧接着像是吸血的水蛭,竟然直接钻进了那些从血茧中爬出来、并无意识的身体里去。

  那黑气邪恶无比,充满了凶煞之气,一入其中,却是珠联璧合,一双双血红而邪恶的眼睛就陡然睁了开来。

  我心惊胆战,知道这定是那白衣女子弄的鬼,刚才的那一面镜子,想必就是沟通异域的通道,此刻那被依为基础的五彩补天是被弥勒盗走,通道必然毁灭,她便也是毫无顾忌地将这通道给回去,把这些凶煞的恶灵给释放出来,全部都灌注到了那些没有灵魂的身体里去。

  这些身体受到血池无数年的孕育和培养,吸收了不知道多少的五彩补天石之力,体质自然是最上等的,随时都可以被当做阿摩王的承载体。

  而几百个的无主身体,此刻被灌入这恶灵,对于那白衣女子的敌人来说,无疑是一件毁灭性的消息。

  而那白衣女子最恨的人,到底是谁?

  我想除了被心魔蚩尤甩出来当背锅侠的我,恐怕再无其他适合的人选了。

  我感觉到一阵心悸,然而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天翻地覆,附着在地底的那头触手巨兽,居然脱离了池底,将身子收缩,朝着血池上方游动而去。

  它一离开,漫天的血浆立刻倾泻下来,我们则整个儿都给淹在了池底里。

  这一回的血浆,再无之前的灵气,我尝试着如之前一般吸了一口,结果把自己都给呛得直翻白眼。

  看得出来,离开了五彩补天石,这血池之中的种种神奇,已然不在。

  值此巨变之时,我也只有强忍着肺中苦痛,抓着林齐鸣向上游去,然而这一拽,才发现他被人给抓住脚踝,根本上浮不得。

  此刻的血池浆液,再无浸润肺腑的作用,留在底部,却也只有淹死的下场,我拽了两回,有些心急,低头看去,却见抓住林齐鸣脚踝,不让他离开的,竟然是刚刚觉醒过来的一众阿摩王们。

  池底之下,一片红芒闪烁,这些人却是满腹仇怨地望着我们,张牙舞爪,想要施展手段,将我们的性命留下。

  我没有半点儿犹豫,抽剑斩去。

  经过五彩补天石的滋养,我已然全部恢复,出剑的速度快捷无比,一剑便削下好几根胳膊,紧接着毫不犹豫地猛然一蹬脚,将林齐鸣望着血池上面带去。

  我一边持剑,将下方无数追兵给阻挡,一边奋力上浮,经历了一个极为难熬的过程,终于浮出了血池表面。

  当脑袋冒出来的那一刻,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空气将近乎于衰竭的肺部舒张了一会儿,然后毫不犹豫的翻身而上,爬出了血池之中。

  在另外一边,那头失去了五彩补天石滋润的触手巨兽“嗷、嗷”地叫唤着,身子不断地在池面翻滚,溅起无数水花。

  任谁身怀重宝,得而复失,都会如此的失落。

  我尽力避开这畜生,免得被殃及池鱼,与林齐鸣翻身来到了血池边缘的祭坛平台处,躺倒在地,感觉当真是二世为人,恍如隔世。

  然而还没有等我们喘过气来,那池子边缘处便不断有手掌出现,攀着那壁沿,不断翻出。

  这些身上挂着血浆,浑身赤裸的家伙,大部分都是阿摩王的模样。

  他们一出水池,四下一张望,便毫不停歇地朝着我们这边扑来,吓得我们不敢再逗留,慌忙翻身而起,朝着平台下方的台阶跃去。

  我们翻下祭坛的时候,却见到有几道快速的身影,从这天坑边缘处的通道口急速奔去。

  依旧是一前一后。

  那两人,却是偷了五彩补天石的弥勒,和正体阿摩王。

  眼看着弥勒就要跟龙象黄金鼠钻入出口,突然一声巨大的轰鸣,那断龙石却又轰然落下,将出口给堵得死死。

  弥勒陡然止住脚步,毫不犹豫地朝着旁边跑开。

  我与林齐鸣跳下祭坛,狂奔了一段距离,回头一看,却见无数光溜溜的阿摩王从血池中爬出,就朝着我们追来,乌央乌央的,这事儿可把林齐鸣急坏,哭丧着脸喊道:“尼玛,偷东西的又不是我们,干嘛追得这么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不好,那女人要坏了我黄兄弟的身子!
妖孽,放开我兄弟,有本事就冲我来!

  1. 沙发:

  2. ♀吘液陽洸♂:

    板凳

  3. 哈哈:

    第一

  4. ♀吘液陽洸♂:

    唉,没抢到沙发

  5. 雪雪:

    沙发 哈哈

  6. 小鱼:

  7. 时光不念旧人:

    有jj了!

  8. 旅途:

    都会抢沙发,一分钟就没了。神人太多!

  9. 清风沐雨:

    老尤好像不坏哦。

  10. 老鬼:

    越看越爱看,多多更新哦!

  11. JJ:

    哈哈,我回来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