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章 瞬杀汨罗红顶

2015年6月29日 更新

  爬进摩呼罗迦左眼之中的那金色爬虫,叫做金蚕蛊,乃养蛊人之中的秘学,似乎又有一些不一样。不过它那鸠占鹊巢、吞噬脑浆的手段,却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我不知道这对于那摩呼罗迦是否有用,不过瞧见胖妞几棒子砸得那暴龙皮开肉绽,就知道弥勒此人,却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眼看着被控制住的摩呼罗迦跃入天坑,而又有无数血人出现在坑壁边缘,朝着我们这边进发,我也不敢多留,转身欲走。
  
  刚一扭身,却有一道劲风拂面而来。
  
  飕!
  
  我凭着意识避开这一击,擦脸而过。却见却是汨罗红顶的法器千福轮。此物处于高速旋转的状态,产生了剧烈的切割力,差一点儿就将我的头颅割下。
  
  对手却是蓄谋已久,一击不中,再生一击,那千福轮刹那间多出十几道来,在我身边高速游绕。
  
  嗡嗡而动的千福轮充斥着恐怖的气息,而在不远处,因为没有了摩呼罗迦的干扰,汨罗红顶也是集聚了一众摩门教的信徒,将七剑给拦截了住。
  
  那一帮人,应该是摩门教最后的一点儿骨血,都是精锐之辈,在这种教灭人亡的生死危机之时。却也都爆发出了最为恐怖的力量。其中有十三个红袍萨满最是疯狂,手中各种兵器,轮番招呼,将七剑压制得不能向前。
  
  我将饮血寒光剑平平伸出,稳步向前,但凡有那千福轮袭来。便是轻轻挑飞而去。
  
  这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唯有力量、技巧和时机把握到极致之时,方才能够做得到,好在我修为恢复,气力大增,倒也能够应付。
  
  叮、叮、叮、叮……
  
  那千福轮一开始还在试探,攻击的频率不高,而等到我朝着七剑的方向移动时,立刻疯狂落下,与饮血寒光剑谱写出一曲惊心动魄的乐章。
  
  那汨罗红顶却是想要用一人将我给拖住,而集中全力,将七剑给拿下,好与我叫板。
  
  他打的好主意,不过却并不知道七剑的厉害。
  
  先前他之所以能够击溃七剑,拿下其中几名成员,主要的原因还是背叛,让七剑束手束脚,而此刻是性命相搏,众人皆不留手,哪里能够让他那般拿下?
  
  但见七剑聚拢一处,长剑如林,步踏斗罡之列,剑引星辰之力,催动法阵,却是化作一人肉磨盘。
  
  那一众摩门教不但没有将七剑给围住,生擒其人,反而被那变化万千的法阵给迷花了眼睛,稍不留意,便有一人落入其中,几剑刺来,化作亡魂一只。
  
  北斗七星剑,剑指苍穹。
  
  战斗在转瞬即逝之间度过,我瞧见七剑结阵自保,各人倒也安全,便不再焦急,而是抖落出一套刚猛剑法,朝着这纷纷袭来的千福轮挡去。
  
  此法名曰真武八卦,妙用无穷,却是防守门户的良策,那千福轮就算是角度再刁钻,力量再恐怖,也寸进不得。
  
  这些年来,我剑法已有大成,基本上横劈成岭刺成峰,点、挑、剌、撩拈手而来,各成章法,浑然无漏,全都随剑意而动,却不曾施展这般的套路,有迹可循,那汨罗红顶不知,只以为几次之后,看清楚了我的套路和诡计,于是在十数招之后,极尽全力,陡然集结全部千福轮,陡然杀来。
  
  刹那间,十数道千福轮旋转刀锋,倏然而至,那破空而来的声音恐怖,让人震撼。
  
  破!
  
  我潜忍许久,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当下也是饮血寒光剑一抖,临仙遣策开启,一连除了十数剑,每一剑,都将那剑尖刺在了千福轮上最为脆弱的一点。
  
  劲力一吐,那飞旋的凶器顿时就碎裂成数块,跌落在地,再无杀机。
  
  啊……
  
  不远的暗处传来一声暴喝,我转头过去,却见汨罗红顶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出来。
  
  两人视线交集,汨罗红顶一脸惊慌地喊道:“天啊,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般厉害的剑法;这时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犀利的手段?”
  
  他难以置信,而我也持剑而立,回味起刚才破去千福轮的一剑。
  
  那一剑,融入了我的诸般手段和心法,魔功道法交汇,在某一时间,水到渠成地施展开来,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已经达到了某种人力不能及的高度去。
  
  剑法,即天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一剑得手,我心中畅然,长剑转移,指着这位摩门教的二把手,冷然哼道:“汨罗狗贼,你先前百般羞辱我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天?”
  
  汨罗红顶双目由碧绿转作赤红,咬牙切齿地吼道:“我恨不得早杀了你!”
  
  我嘿然笑道:“那是,你若早杀了我,何必会生出这么多事端来?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老子的命就是这般顽强,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鲜血在人间。此刻杀了你,也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我瞧见不远处有许多血人赶来,也不想多作拖延,纵身而上。
  
  汨罗红顶瞧见我视若猛虎,自己的杀手锏又刚刚被破,士气低落,不敢硬拼,往后退开,口中高声叫道:“这狗贼偷了神石,亵渎神姬,犯下滔天大罪,凡我摩门中人,人人得而诛之——杀了他!”
  
  他一声叫喊,周遭立刻扑来两名亲卫,手持法器,前来拦我。
  
  这两人无端凶猛,却是十分了得之人。
  
  这般的人,放到外面,也是罕有的高手,然而我正是剑势汹涌之时,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处于巅峰时期,再加上刚刚八达木死去之时,心中又存着一股暴戾之气,却是毫不犹豫地举剑挑去。
  
  一剑一个,砍瓜切菜一般,那两人顿时便魂归黄泉。
  
  瞧见我势不可挡地杀到跟前,汨罗红顶锐气消减,再加上那血池被破,主场的光环丧失,眼中便多出几分仓皇,一边挥着禅杖抵挡,一边后退。
  
  敌弱则我强,我举剑而上,大开大阖,劈得对方一阵手脚发软。
  
  此獠原先与我相斗,不过稍逊一筹,此刻气势被夺,心志仓皇,却有溃不成军之势。
  
  这便是大势,不可逆转,我举剑而杀,眼看着就要将对方给斩杀于此,那汨罗红顶也是恼怒至极,双目陡然之间化作一道碧绿,翡翠如玉,射出两道光华来,凝练如实质。
  
  此乃幻术,应该是对手的杀手锏之一。
  
  而就在此时,那些血人也终于狂奔至此,七八人将我给团团围住,不让我将汨罗红顶给置于死地。
  
  绿光临体,血人包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没有半点儿犹豫,扬手就是一剑,透过人群间隙,将那饮血寒光剑给猛然掷出,如流星一般射出去。
  
  噗!
  
  那绿芒大盛,然而刚刚至半途,便消失无踪,而汨罗红顶则整个人都朝着后面飞了起来,连剑带人,给直接钉在了一处石壁之上。
  
  一代巨枭,就此终结。
  
  这样简单的死法,似乎并不适合于这样一位大人物,他或许应该更轰轰烈烈一点,至少他好有许多的本事和手段都没有使出来,如此死去,实在是有些憋屈。
  
  然而人生就是如此,根本没有倒过来的可能,事实上,当千福轮被破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志气被夺,时势逆转!
  
  汨罗红顶的死去,并没有给这些黑煞控制的血人带来半点儿忧伤,它们眼中只有我这个亵神者,一声吼叫,宛如狼群一般扑来。
  
  我伸手,刚刚将汨罗红顶给刺穿的饮血寒光剑又飞入我手,紧接着我持剑一阵劈砍,又杀了四五人,突围而出,落到了七剑的外围,扬起手中长剑,一番厮杀,剑下又多出七八条亡魂来。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杀得爽利,血液似乎都在燃烧,整个人也习惯了这种生死陡变的战场气氛,长剑飞舞,却是要将一切敌人,都给斩落。
  
  那些红袍萨满本来就突不破七剑的剑阵,不时还有损伤,正是憋屈之时,外围又多出一凶神,手起剑落,无数人头飞起,再瞧见此间的主持汨罗红顶早已魂归地府,顿时就再无心思搏杀,陆陆续续有人朝着边缘退去。
  
  纵有那忠于职守者,也多死于剑下。
  
  厮杀一番,我们周围剩下的,却大都是那些从坑底一路追随而来的血人。
  
  不过这帮家伙先后被我斩杀了十余人,剩下的也只有二十来个,它们虽然也有厉害的体魄和强悍的战斗意识,不过终究与阿摩王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与七剑结阵而立,应对起来,倒也十分轻松。
  
  我们这边,并非主战场。
  
  真正的拼斗,其实还是在天坑底下,我一边拼力斩杀,将这些疯狂而来的血人给了结,一边侧耳倾听,等待着下方的战斗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情复杂得很,一会儿希望弥勒能够取胜,一会儿又盼着阿摩王能够将其斩杀。
  
  最好的结果,莫过于两败俱伤,这鹬蚌相争,好让我渔翁得利。
  
  然而希望总是美好的,就在一阵激昂的嗥叫声中,我听到有巨物落地,砰然砸落之后,天坑之下,一切都归于平静。
  
  到底谁胜了,谁死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嗯,按照大家的建议,尽量加快节奏,当然,汨罗红顶乃摩门顶级高手之一,仅次于阿摩王,先前与黑手能够僵持许久,此刻却被骤然解决,铺垫不够,不过其中秒杀的原因,我在文中也有所解释,大家注意便是了。

  1. :

    沙发

  2. 小鱼:

    黄养神下落不明

  3. 青衣:

    2

  4. ♀吘液陽洸♂:

    大师兄脱胎换骨之后实力大增所以能够秒杀汨罗红顶!

  5. 探索_红豆豆:

  6. 弥勒:

    必须我赢

    • 陆左:

      ID亮了

  7. ycy123:

    弥勒是渔翁得利

  8. 格格:

    是瞬杀,不是秒杀!一“瞬间”等于零点三六秒。

  9. 那把饮血寒光剑:

    弥勒与阿魔王一个档次,又能算计,不打无准备之仗,看来要想灭了二蛋,分分钟的事,为什么还要再而养肥二蛋,然后与自己对抗?

    • 道士:

      因为小观音

    • 弥勒:

      陈兄没恢复之前我不能杀他,否则怎么拿五彩石,而恢复之后我又杀不了他,何来养肥?

    • 千雪凌天:

      呵呵 魔神蚩尤连黄帝都不是对手 是一个兰陵王能灭的吗 虽然只是一个投影 但是光从18劫来看也不会那么简单吧

  10. 不甚了了:

    因为蚩尤,他灭不了

  11. 浪子v康:

    主角灭了,这书就写不下去了,明白么?就算没有蚩尤,作者也另有安排的,你见过哪本书是把主角先灭了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