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二章 好诗借以助兴

2015年6月29日 更新

  此人低伏身子,快速接近而来,因为与先前斩杀血人容貌相似,故而七剑皆不在意。而我又是心生领悟,也并没有提防。

  而等到林齐鸣身受重创,朝着远处跌飞而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人却是穿着一身金丝长袍,头顶着冠。

  董仲明离林齐鸣跌落之处最近,伸手想要将兄弟抱住,没曾想那力量甚大,他一揽住林齐鸣,结果把自己都给带着滚到在地,在地上翻腾几番。

  布鱼与林齐鸣感情最好,瞧见兄弟受伤。眼睛顿时就红了。抽出长剑,朝着那人刺去。

  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拦着说道:“别上前,这人是正主!”

  那人本来还待伤我人员,没想到被我拦住,不由得冷声哼道:“你倒是个招子亮的家伙,不过为何会生出那么大的胆子来,伙同那光头秃驴,将我神石偷走?”

  七剑其余的成员听到我的话,顿时搀扶着林齐鸣和董仲明站起,然后围在了我的身边,与那人对峙。

  我眯着眼睛,仔细打量面前的这阿摩王。

  尽管刚才有数十名一模一样的家伙,死于我和七剑的手中。不过当这位摩门教的主人站在我的面前时。我依旧能够感受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势。

  这是一甲子掌控生死而养成的戾气,也是统御这一大片疆土所养成的王者之威。

  传言这阿摩王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茶荏巴错各处秘境之中游历,定然是见识过无数的凶险,这样的家伙。远远不是那些黑煞裹挟的东西,所能够比拟的。

  我倘若是在以前碰到这个家伙,即便是没有摩呼罗迦,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高手之间,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气机牵引。

  我师父得道大成之后,罕有跟同道交过手,不过却能够对胜负判断得七七八八,还断言若论天下第一高手,最有机会者,恐怕莫过于那一位镇守京畿的宗教局王红旗。

  道理便是如此。

  而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一位摩门教的掌控者,我却没有太多的恐惧。

  与凡夫俗子不同,就高手而言,信心也是实力的一种。

  我打量好一会儿,被阿摩王一瞪,不由得笑道:“你这么骂弥勒,却不知道也将自己给骂了进去么?”

  弥勒是光头秃驴,不过这阿摩王也是个小沙弥出身,虽然过了大半个世纪,不过身居血池,他的容貌也和三十来岁的青年一般,而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头发也不曾再蓄,光溜溜的,与弥勒倒也相得益彰。

  瞧见我这般轻松,那阿摩王的脸顿时就严肃起来,左右一打量,冷然说道:“汨罗红顶是被你给杀了?”

  我平静地说道:“是。”

  “呔,好大的狗胆!”

  阿摩王一声大吼,宛如炸雷一般,场中诸人听闻,顿时觉得双耳轰鸣,而七剑之中修为稍差一些的朱雪婷和董仲明,脸色都有些发白起来。

  好一个猛汉子!

  我眉头一挑,冷然说道:“你才好大的胆子!你蜗居一室,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你的山大王便是了,偏偏潜人上去装神弄鬼,为非作歹,我们派人来查,又残害我们的人,还对自家那几个小卒传道,说要与劳什子神灵一起,重回地表,统御世间——你他妈的知道地上有多少人口了不?六七十亿,一人一泡屎,都能给你这儿淹了。你这个坐井观天的玩意……”

  我一番臭骂,喷得那家伙一脸口水,对方顿时就恼怒起来,恨意浓烈地哇哇叫道:“若不是我神石被偷,哪里会这般身单力弱?呸呸呸,我何必跟你浪费唇舌,去死罢!”

  说不过我,阿摩王也是怒极攻心,双手一扬,一股烈阳一般耀眼的光华就朝着我的面门打来。

  我早有防范,横剑来挡,却感觉那剑面一重,一股巨力陡然袭来。

  仅仅一下,我便感觉到双臂发麻。

  这阿摩王先前肯定与弥勒有过一战,此刻居然还如此生猛,我倒也有些心惊,喝退七剑,翻剑来看,却见一颗旋转不定的石珠,在那剑脊之上滴溜溜地转动不休,发出嗡嗡声响。

  我掂量了一下,方才知道那石珠是有磁性的,打磨圆润,内中又有孔道,故而有呜呜鬼啸之声。

  这玩意不知道被施了什么手段,沉重得很,拇指大的一颗,却有十斤重量。

  我这边稍微一瞧,那阿摩王故技重施,又有两道光华射来,我一一挡下,却感觉到有一股劲风袭来,想着这厮果真是厉害角色,手段也狠戾,不过心里也多有不服,冷然笑着,挥剑斩去。

  阿摩王先前见过我,那时的我从瀑流顶端摔下去,功力尽毁,又被汨罗红顶给折磨得不成人样,死狗一般,他哪里瞧得上我。

  他刚才见我接下三颗磁珠,也只是心中惊讶,瞧见我挥剑斩来,却想大喇喇地用空手接白刃。

  然而他哪里晓得,我这一剑,却比他平生见过的无数攻击,都要犀利数分,剑势临体,方才感觉到不对,还好足够厉害,一番闪避,方才勉强将我这缠绵剑势给消解。

  我得了心魔蚩尤的好处,不过却不知极限,此刻有人肯帮我喂招,却也欢喜得很,扬剑而上,诸般手段一起舒展,誓要与他分个生死。

  我不急,而阿摩王却是屡屡变色,不晓得为什么原来死狗一般的家伙,此刻竟然会这般凶猛。

  我是棋逢对手,又想要发挥新得魔体之威,故而并不急于拼命,与阿摩王你来我往,双方打得不亦乐乎,而阿摩王则是越打越心惊,到了后面,惊险之处频频发生,你死我活,不得不按耐住焦躁的性子,与我拼斗。

  双方相斗了几十个回合,却是那成魔作乱大半个世纪的阿摩王要厉害数分,不过他却也奈何不得我,只能微微占据上风。

  而我却并不介意,手中魔剑纵横,越战越勇,拼到后来,却是与那魔剑相互映衬,有种人剑一体的感觉。

  这种酣畅淋漓的拼斗让我血脉沸腾,突然间豪气顿生,口中一声长啸而起。

  啊……

  这一声直冲云霄,林中惊鸟无数,纷纷飞扬而起,无数虫蛰遁去,莫大威势陡然生出,那深渊三法被我配合魔体,凝练到了极致,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似乎突然间又高了数分。

  阿摩王瞧见我这般模样,脸色不由得一肃,手朝着身后的黑暗一抽,却是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法刀来。

  这刀身黯淡,上面却是用古法雕刻着许多肥头大耳的神像。

  就在这时,废墟跑来数人,有一人朝着阿摩王远远喊道:“尊教上师,卓玛说了,这人占了五彩补天石至少一半的好处,若是能够将他给擒住练了,说不定还能够再次沟通神灵……”

  阿摩王的眼睛原本黯淡无光,听到这话儿,顿时就一亮,突然间豪气顿生,怒吼道:“既是如此,那就用我这神赐金刚刀,将你给拿下吧!”

  此言方罢,他陡然一刀劈砍下来。

  这一刀简简单单,不过是那力劈华山的手段,不过从上而下之间,却又倾天倒塌的气势,一股浓烈无比的气息,却是从那刀身之上喷发出来。

  这种气息,却是跟先前那巨大黑手,同出一脉,充斥着死亡和毁灭的腐蚀之气。

  凶!

  真正是大凶之极,然而面对着这样的气势,我不但没有弱了气势,反而觉得那沸腾的热血将我整个人都给点燃,扬剑而起,豪声笑道:“哈哈哈,神,你们都他妈的是神,老子却偏偏要做个屠神的汉子,来,我来接你这一刀。”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简简单单,挥剑来挡。

  铛!

  一声炸响,我脚下的土地顿时就裂开无数,那蛛网一般的裂缝足足有两三寸宽,然而承受着这般巨大力量的我,却没有弯下半分的腰,而是稍微回收了一下力道,立刻弹开了去。

  嗡!

  饮血寒光剑中,千般孔隙齐鸣,却又万般气息喷出,龙气堂皇,杀气凛冽,本源变幻,在陡然之间,凝练成陀螺,反着撞了去。

  阿摩王一击不得手,还待再来,却被我陡然反击而去,立刻失了步骤,返身来击,结果又给我接了下来。

  若是往日,他或许可以凭着擎天之力,将我身形撞散,然而此刻我形意一体,人剑合一,那饮血寒光剑配上我这凝固魔功,却也是如虎添翼。

  双方一番酣斗,却都是用了死力,其间各施绝学。

  那阿摩王的手段多变,一会儿移魂步,一会儿天罗珠,一会儿魔岳泰,一会儿轰天雷,让人眼花缭乱,感叹不愧为一派之祖,倾天之功。

  我却并不畏惧,硬生生地顶着,一直到了他力有不逮,气虚喘喘之时,方才将长剑一抛,口中高喝道:“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此时此刻,没有好酒畅饮,唯有青莲居士的这首烈诗,可以助兴。

  我诗兴大起,又没文化,唯有吼出这首《侠客行》,方才能够壮烈击怀,而二十字念完,那阿摩王的大好头颅,便腾空而起了去。

  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好诗借以助兴,好剑可以杀人。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弥勒:

    沙发

  2. 小鱼:

    纵死犹闻侠骨香,厉害

  3. 依咯咯:

    有些扯淡了

  4. 浪子v康:

    就等 这一更,看完睡觉

  5. 缘分天空:

    完了、不知不觉。

  6. 弥勒:

    这里又强调王红旗的天下第一,那么第三部又多了一些写王红旗的可能

  7. 1111:

    神辞金刚刀怎么没交代下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