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临仙遣策

2014年7月15日 更新

  “啊……”

  我摸着地下那软烂的肉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惨叫,而头顶上的隧洞那儿则传来了马领导的喊声:“怎么了?怎么了?”

  我没有出声,而是忙不迭地爬起来,扭头来看,却瞧见我正好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石鼎中,而这儿鼎底下正好是一大坨黏稠不化的油膏,厚达一尺,我刚才撑着的触感软绵柔滑,竟然有一种肉泥的感觉。不过即便是油膏,也透着一股子腥臭的气味,让我很怀疑这玩意的出处,于是双手攀着那石鼎的边缘,朝着上面爬去。

  我在这石鼎中忙着,而上面的隧洞则传来了一阵慌乱,我听到了拿着阴阳灯的小矮子惊慌喊道:“啊,好浓重的煞气,这灯要熄了了……”

  “别进去,先别进去,等那个小子出声——姓陈的,下面什么情况,快点说,慢一点儿,一会立刻弄死你!”

  上面一片嘈杂,我也只当做听不到,翻上那石鼎,瞧见这儿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墓室,面积比我们单位的会议室还要大上一倍,而高度则有一丈多高,在墓室的中间以及四角,有微微的光亮传来,是昏黄的颜色,像夕阳。

  我眯着眼睛看,发出这微光的是一颗拳头大的珠子——夜明珠?

  我身处的这石鼎在墓室的边角处,同样的石鼎在墓室里面还有三个,分镇四方,而在墓室的正东方位置,则有一个巨大的棺柩,感觉比一辆吉普车还要大上几分,黑漆素棺,微微的光照之下,显得十分的威严肃穆。除了这棺柩,旁边还有许多木俑以及石雕,而大量的铁器、漆器和木箱、竹箱堆放在墙壁两侧,使得这宽阔的墓室显得十分充实。

  石鼎高约两米,我从上面翻落下来,没想到脚底全部都是油膏,结果脚底一滑,整个人身体失衡,又跌倒在了地上。

  这地下铺着方方正正的青石砖,我滚了好几圈,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深池,一股呛人的气味从里面散发出来,说不上臭,就是让人感觉难受,好像口腔里面的粘膜在这一刻都糜烂了一般。我赶忙屏住呼吸,低头一看,这深池长两米、宽两米,离地面半米处,有浓黑如墨的液体,似乎还泛着些血光,原本还宁静如水,然而此刻,似乎因为墓室被打开的缘故,咕嘟咕嘟,貌似有气泡由下而上地冒出来,不断翻滚,好像烧开的水。

  这深池里面的液体,到底是什么?闻着这气味,似乎有些硫磺的气息。

  我还在想着这问题,结果听到“哎哟”的一声叫喊,扭过头去,瞧见又有人顺着那隧洞朝着墓室里面爬了下来,也是跟着掉进了刚才的那石鼎里面去,接着我听到那个光头壮汉的声音:“三哥,老云,毛爷,这儿没事,那个小逼养的逗我们呢。”

  我听到这声音,心叫不好,四处一打量,发现这墓地左边斜角处和正对着那巨大棺柩的方向,有两个通道,如果我撒腿逃开,是否能够逃脱他们的追杀呢?

  正琢磨着,那光头壮汉身手矫健,已经准备从石鼎上面翻滚而下,我知道自己如果落在了这伙人手上,必然就是一死。

  我这心一沉,直接翻身滑落进了这个深池之中。这池中的液体翻滚不休,似开水一般,然而我一下去,却一阵冰一般的阴寒,水很深,即使踮着脚,也能够漫到我的脖子,那气息冲得我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想法,不过我还是咬着牙,闭气,左右一打量,瞧见这下面竟然有一个凹口,正好可以容一个人头。

  我悄不作声地移动过去,听到了光头壮汉翻身下来的脚步声,接着他气急败坏地大声喊道:“那小子不见了!”

  “不见了?”陆续有人从上面翻了下来,我用心数着,这伙盗墓贼总共有八人,除了留两人在上面照应,防备我们的人进洞之外,其余的人都跳了下来,马领导厉声喊道:“不可能,找!”

  这话儿一出口,立刻就有人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我心中一紧,暗道糟糕了——我刚才掉落到那石鼎里面的时候,双脚上面是沾满了油脂,而下地一滑,一通乱滚到深池边,这些都是有痕迹的,这些就像黑暗里面的明灯,我如何躲,都是躲不过的。

  想到这儿,我不由觉得口中发苦,看来老子陈二蛋真的要报销在这儿了,不过也无妨,就算是要死,老子也要拖一个人下水,要不然我怎么会甘心呢?

  我双拳捏得紧紧,听到那脚步声一点一点地靠近水池,接着有人喊了起来:“唔,这是什么味道,好冲啊?”

  墓室夜明珠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我瞧见有两个人的倒影出现在了那黑乎乎的液体上,先前说话的是科考队的卧底张快,而那个叫做毛爷的黑袍人则说道:“小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吗?”

  两人竟然没有发现我留下的痕迹,反而是说起了这池子的水来,我不由也心生好奇,竖起耳朵听,张快说不知道,而毛爷则解释道:“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是西汉时期最有名的方士之一,据说他曾经在神农架遇到过天外飞仙,得授《临仙遣策》一书,只要假以修行,便能够存活千年。虽然后来利苍终究还是没有活过百年,但是他却凭着这书中法门,成就了绝顶的名声。不过我跟你讲,《临仙遣策》此书,说是临仙,实际上却是求魔,明朝白莲教中的圣典《夷数佛帧》和《四天王帧》,据说都是此书残卷,后来的厄德勒,据说也沿用此经,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全本,而这深池,则是无数巫门传说中提到过的育魔池。”

  “育魔池?”张快轻轻念着这三个字,而毛爷则肯定地说道:“对,这玩意的作法,只有《临仙遣策》有载,据说在墓地里面放置这个,那么墓地的主人灵魂则不会溃散,而在积累成百上千年的时间过后,当力量达到极限,便会破茧而出,孕育出一条崭新的生命来!”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毛旻阳花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长沙马王堆汉墓,然而这盗洞都差不多挖好了,却被姓黄的那个老家伙截了胡,不过那儿终究不是正墓,今天在这里看到了育魔池,那《临仙遣策》也必定就在此处!”

  他说完,兴奋得难以自抑,这时那胖子走到了这边来,问他俩道:“有没有瞧见刚才的那个小子?”

  黑袍人摇头说没看到,而张快则好像指向了一处出口说道:“他是不是跑到那边去了?”

  胖子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别处跑去,我心中莫名生出几许诡异来——这么明显的痕迹,他们都看不到么?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毛爷和张快这两人在替我掩护么?这也不对啊,若真的如此,以那胖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也没有发现这地下的痕迹呢?

  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此之前,将我所有的痕迹都给抹除去了么?

  这么一想,我顿时浑身就发凉起来,而这时也有些憋不住劲了,忍不住又吸了一口气,感觉肺里面都辣麻麻的,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头昏昏的,恨不能直接栽倒到水里去。

  我感觉我就要坚持不住了,这时马领导走了过来,征询黑袍人的意见道:“毛爷,你看,那小子找不到人影了,时间紧迫,我们也不知道您的那位兄弟能够挡得了多久,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找那东西?”

  对于我这个小人物,黑袍人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他同意了马领导的建议,然后说道:“先找那东西,传说中,它大概是一块玉简,不过也不一定,帛书、竹简,都有可能,我只要这个,至于其他的珠宝文物,你们自个儿选,能拿多少就多少,不过有一点——若是找不到那东西,你们也是知道我和我后面那人的手段的。”

  马领导答应了一声,然后嘿然笑道:“你就放心吧,我们是专业做这个的,只要东西在这里,那就飞不走。我建议先从那个棺材开始找——那棺材是套棺,我估摸着有三副,每一层都有至宝,而你要找的,必定就在第三层里面。”

  “要开棺?”黑衣人并不惊讶,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开馆可以,不过这里面的讲究,你们晓得吧,别诈尸了——马王堆的事情你知道吧?轪侯利仓的老婆,辛追她当初要是没人镇压,只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活不成了!”

  马领导嘿然笑道:“瞧您说的,咱们老鼠会干这个行当,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点灯开馆,封绳禁墓,这法门我们都懂!”这边保证完,他朝着旁边一声招呼道:“嘿哟,升棺发财了,兄弟们,走起来哟……”

  随着他一声招呼,下到墓地的这四人便开始跳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大概过了五分钟,一声暴喝响起:“升棺!”

  我听到一声轰然而响的声音,应该是那巨棺给人开启,而就在此刻,我突然看见面前的池水涌起一股暗流,中间处,出现了一个小漩涡。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