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三章 得胜却难还朝

2015年6月30日 更新

  一腔激昂热血,在阿摩王头颅落地之时,方才平息下来。

  那不断攀升朝上的境界,也随着这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而到达了一个极致。终究不能超凡入圣,再上一层,而是回落下来,停留人间。

  一番大战,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那阿摩王的手段骇人,若是寻常人等,早就死了八百回,也亏得我得了蚩尤心魔的馈赠,再加上多年来的生死历练,方才勉强撑过。

  这战斗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斩杀敌酋。更多的还是验证自身的修为。

  故而人虽死了。我却并不关注,而是当场盘腿而坐,吞吐风云。

  如此运行了几个周天,将那好处完全消化,我鼻孔喷出两道白气,睁开眼来,却见七剑将我给护住,与一众发誓前来报仇的摩门教徒火拼。

  这些人里,除了几十个残兵败将、红袍萨满,大部分都是与刚刚被我斩杀的阿摩王一般模样之徒。

  这些血人身子里容纳的,是那跨空而来的黑煞,最是凶顽,也无畏得很,经历了弥勒和我的两番搏杀。还剩下三十来个。此刻围在外边,拳脚而下,威势却是凶猛不过。

  七剑联席,那剑阵奥妙无比,变化万千,即便是面对着数以十倍的敌人。却也不惧,不过因为林齐鸣等人的受伤,此刻也是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而即便如此,大家也是奋力拼斗,不敢扰我半分清闲。

  大家都是知晓,在我的身上,定然是发生了大变,此刻若是打扰,恐怕会生出事端,倘若走火入魔,那便是罪过一件。

  我若死了,大家可都活不下去。

  七剑奋力接敌,却也不断有人受伤,那黑煞血人凶猛,使得他们终究有些力有不逮,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

  回过神来的我伸展了一下筋骨,噼里啪啦,先前与阿摩王拼斗时陡然高上几尺的身子此刻却骤然缩小了数寸,恢复了之前中等的身高,而那饮血寒光剑,也给我平平地插在了地上。

  刀兵入地,难道是准备俯首称臣?

  有人惊诧,然而我却是平平静静地举起了手,淡然朝天一握,蚩尤秘法,陡然燃起。

  战意,黑炎灼!

  轰!

  一念生,火星迸,诸般暗力皆成油,一点即燃火数丈。

  无数血人还保持着原先的厮杀姿势,然而自个儿的身子却突然发出一阵又香又臭的人肉味儿。

  再一看,却都是给烧得吱吱冒油,身形扭曲。

  黑炎灼,灼一切黑暗属性者,此法也是有等级的,若是如同摩呼罗迦这般厉害者,或许非但不能奏效,反而会牵连自身。

  此乃反噬。

  然而这些莫名而出的黑煞,却又是另当别论,蚩尤老儿的秘技,对于这些看似麻烦无比,实则外强中干之辈,却最是好用不过。

  不多时,这些凶猛得让人惊骇的血人,便是一个也不剩下,全都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扭曲的黑炭。

  这些黑色炎火看着诡异,扭曲空间,炙热却不过是对于灵魂而言,寻常人眼中,反而冰凉得很,七剑也是知晓情况的,趁机将那些没有受难的摩门教徒留下,三两剑,便取了性命。

  七剑留人,而我则负责杀戮,行走在战场,仿佛这才是我最熟悉的生活方式,随手一抬剑,便是一道性命没了。

  如此行走其间,杀人如摘花。

  那些济济一堂的围攻之人,却是冰消瓦解,大部分被我和七剑给斩杀,而还有一小部分人心神俱裂,抱头鼠窜而去,我也不追,不想再生杀戮。

  杀戮弱者,并不会给我太多的兴奋,反而多出几分怜悯。

  满满一地,唯有一人能够堪称敌手。

  我意兴阑珊地来到了阿摩王的尸首之前,将这人的头颅与残躯合于一处,望着枭雄授首,再无生息,沉默许久不言。

  七剑在我的带领之下,绝地反击,豪气陡生,此刻也向我围拢过来,瞧见我脸色平静,不喜不悲,不由得凭空生出几分敬畏,面面相觑,却由关系与我最好的小白狐儿上前说话:“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我苦笑道:“这人当初不过是一小沙弥,天资聪颖,根骨绝佳,倘若他没有误入此地的人生际遇,你说会不会接掌公主庙,成为一代高僧大德?”

  小白狐儿有些听不懂,摇了摇头。

  张励耘则笑道:“老大,世上哪有这么多可能——你是在感叹这一世枭雄吧?不过能死在你的手下,说起来也是他的荣耀……”

  林齐鸣、董仲明等人纷纷附和,我则摇头说道:“我哪里有这么多感慨,只不过想着这厮在这地底生活百年,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另外的出口而已。”

  听到我的话,众人方才反应过来,白纳沟的通道,已经被我们自己人给炸毁,如何重返世间,方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一大难题。

  横不能我们也在这儿落草,做一堆不见天日的可怜虫儿吧?

  白合对于鬼魄最是熟悉,慌忙上前查看,随即失望地摇头说道:“老大,你刚才那一剑,实在是太过于闪耀,不但将他人给斩杀,连神魂都逃脱不得。”

  我点头,自责说道:“此獠分身数百,我与他较量的时候,只想着斩草除根,结果回想起来,却又后悔莫及。”

  朱雪婷瞧见满地的“阿摩王”,赶忙劝我道:“老大,你做得没错,倘若是让这家伙的神魂逃了,随便一个鸠占鹊巢,恐怕是连绵不绝,后患无穷。”

  我摇头,指着周遭说道:“此事无须多想,回头再找办法,大家先收拾战场,免得再生纰漏。”

  七剑应声而去,而我则缓步来到了一处深坑之前。

  这深坑是那暴龙巨兽摩呼罗迦留下来的,而在正中心,则有一具尸体,身子差不多都已经碾作肉糜,唯有头颅坚硬一些,能够瞧得轻原本模样来。

  看着八达木这种丑陋可笑的脸孔,我越发地怀念起他的善良和忠义来。

  这样的男人,方才是真正让人敬佩的好汉子,只可惜造化弄人,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与他告别,他便已经匆匆而去,不在人间。

  人生不得意之时,十有八九啊!

  “哥哥,他是谁?”

  小白狐儿瞧见我斩杀了阿摩王,又退了强敌,却并没有多开心的模样,有点儿担心我,跟在我旁边。

  我不想把自己悲伤的情绪流露出来,感染别人,只是摇头笑了笑,指着这具尸体,吩咐道:“这人是我一生死兄弟,只可惜没有跟他喝顿好酒,人便去了;你待会儿告诉小七一声,把他给好生收敛安葬,我回头给他立碑。”

  小白狐儿点头应了一声,而我又左右一看,单手一推,平静说道:“佛爷,还请现身一见。”

  我手一推,炁场梳拢,露出宝窟法王干瘦的身子来,这老喇嘛在旁边干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没有多解释,只是简单说道:“佛爷是一缕意识,忽然而来,忽然而走,怎么可能被踩死?”

  宝窟法王凝视了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瞧见你此刻巫体大成,心性变换不定,不由得心生畏惧,故而没有上前相见,你别介意。”

  我摸着鼻子说道:“佛爷笑话了,倘若不是你出谋划策,我此刻说不定还躺在洞子里等死,怎会冒犯?”

  宝窟法王问道:“八达木之死,算我疏忽,这事儿怪我;另外我出谋划策,害你受尽折磨,这些你不怪我?”

  说不怪,自然不可能,不过事到如今,我得了这般好处,还愤愤不平,又实在有些矫情。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苦笑着说道:“我也不是没有见识之人,哪里不晓得佛爷苦心?我明白不破不立这说法,知道入血池之中,越是亏损得惨,好处便越多;若不是如此,我也未必能够杀得了阿摩王。”

  宝窟法王抚掌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安心了——陈志程,遭此一劫,你也是金鳞化龙,吞吐风云,还望你不忘初心才对。”

  我平静说道:“佛爷教诲得是,不过我这里还有一问,想找佛爷解惑。”

  宝窟法王对此刻的我倒也是十分敬重,点头说好。

  我指着远处的方向,说道:“我们是从白纳沟中下来的,不过先前为了战友安全撤离,已经命人沿路炸毁了通道。此刻即便是要再次疏通,按照那路径,没有个三年五载,只怕不能成行,不知道佛爷能否指条明路,让我们离开?”

  我这一问,宝窟法王顿时就苦了脸,对我说道:“我虽然在茶荏巴错多年行走,不过多以魂游而来,具体通途,我也不曾知晓。”

  我脸色一变,失态地问道:“如此说来,我们岂不是得在这黑乎乎的地底安营扎寨了?”

  宝窟法王无奈说道:“应是如此,不过也不一定,巨穴之下还有一些残余摩门,你可以去找来问问,或许会有人知晓。另外我此番来了甚久,虚得回返,你若是有什么口信,也可以托我带回去。”

  听到他的话语,我方才想起来,似乎还有一人,给我落在了那下面,未曾救出。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如此剧斗,却还是忘了一人,你们猜是哪个?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黄养神

  2. 海屠夫:

    鬼鬼

  3. 111222333321:

    黄养神

  4. 红果果:

    鬼鬼的老哥

  5. 小鱼:

    黄养神不知生死

  6. 李少爷:

    黄养神兄妹多些

  7. 缘分天空:

    伴侣乎?

  8. 格格:

    被奸那个妞!

  9. 呵呵:

    那个什么卓玛还不错,有必要带走包夜

  10. 不甚了了:

    把风乳肥臀,肤白如雪的禁脔久丹松嘉玛带走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