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五章 直到世界尽头

2015年6月30日 更新

  听到这般的血咒,我不由得一声冷哼。

  十二年后,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有本事你他妈的现在就来咬我?

  我想是这么想。不过也知道那久丹松嘉玛被心魔蚩尤给破去身子,跌落凡尘,要不是用了秘法,将黄养神给控制了住,说不定都已经魂飞魄散了去,此刻连阿摩王都死于我手,哪里敢跟我正面对抗?

  只是如此一来,我还真的拿这女子没有办法。

  一来茶荏巴错地势辽阔,她又是地头蛇,想要躲我,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二来这女子的轻身手段我也是刚刚领教过的。即便是巫体大成,我也未必能够追得上御空飞行的她。

  御空飞行啊,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张励耘等人瞧见我脸色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不敢多言,一直等到小白狐儿也翻身上来,方才赶过来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苦笑,说那人既然是黄养神,又变成如此模样,救肯定救不成了,不过其他人,我们倒也还是得搜一搜的。

  我们要救的人里面。并非只有黄养神一个。

  众人回返,三两成群,先搜地上的庙宇,然后逐步逐步地清理神眠之塔下的天坑。

  那天坑只是一处很大的空间,旁边又有地道和洞子无数,如此花费了我们许久的时间,七剑与我相继从其中又搜出了一些摩门教的门徒来,冥顽不灵的反抗者直接杀掉,但若是碰到些许过并不好战。或者没有修行的人,我们审问过后,只要没有什么罪过,也就直接放了,并不滥杀无辜。

  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有几个摩门教徒居然驱使着驯养的蛇群,试图前来攻击我们。

  结果不言而喻。那几人被我们当场斩杀,而诸般恶蛇,则被布鱼捉来,有的烤炙喷香,有的则做了蛇羹。填了众人的肚皮。

  通过审问俘虏,我们得到了大概的消息,被抓起来的同志被汨罗红顶长老分做了两批,一批在地底水牢,另外一批,则是挑选根骨奇佳者,羁押在了另外一处。

  也就是之前关押我的地方。

  不过在我越狱之前,这些人就陆陆续续地被推入了血池之中去,身死魂消了。

  这消息跟我们这几日搜查的情况基本上相似,而让我们感动的是,在一处黑乎乎的洞穴之中,我们竟然找到了一个偷偷溜出来的战友。

  这人是特勤二组的,我记得别人都叫他小马,是个资质比较平庸的小伙子,在二组里面也属于那种排名比较靠后的打杂。

  没想到那些厉害角色都或死或伤,他却幸运地逃脱了出来,并且一直躲在了一处狭窄的缝隙之中。

  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这年轻人已经饿了好多天,精神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为了安抚他,心理专家董仲明花了好久的时间。

  而在彻底的搜查完了神眠之地后,我们开始处理起这一片狼藉的天巴错来。

  首先是那两具蒙受五彩补天石滋润的巨兽遗体。

  那头触手巨兽的尸体最好解决,因为是水系生物,而且里面有许多对于精怪滋养的东西,所以我把这活儿扔给了布鱼。

  布鱼对于我的这个安排欢天喜地,感动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恨不得抱着我亲两口。

  这是我认识布鱼以来,他第一次流露出有要亲人的想法。

  不过实际上,这玩意除了布鱼,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处理,要晓得,一般来说,死去的海鲜,大都有一股让人窒息的恶臭之气。

  这触手巨兽尤甚。

  鼻子很灵的小白狐儿,甚至给熏得差一点晕厥倒地。

  大家对于布鱼肯接手这玩意,简直是谢天谢地,只求他赶紧处理了去,而布鱼处理的方法也很野蛮,直接就划开那家伙的脑子,然后钻进去,一路吃喝。

  不管布鱼有多像人,他终究还是精怪出身,用吃的方式来进补,这事儿得天独厚。

  布鱼处理那玩意,而其他人则被分配过来处理摩呼罗迦。

  现在的我,已经从俘虏的口中得知了一件事情,所谓摩呼罗迦,其实是一种深渊魔王,也曾经是被佛主如来降服的八部天龙之一,而大家之所以叫这头暴龙为摩呼罗迦,不过是一种尊称,而并非它就是那深渊魔王。

  摩呼罗迦另有其人,不过这玩意却也不差,一身是宝。

  经过三天的分解,我们从它的身上弄出了许多好玩意来,不过到底还是块头巨大,最终还是只留了并不算多的精华之物。

  其中以一根几百米长的暴龙筋、一颗混元无漏的青色丹华和一颗颅后玉骨最为不错,分别被我赏给了小白狐儿、林齐鸣和张励耘。

  至于白合、董仲明和朱雪婷,也各得好处,鳞甲爪子无数。

  可惜它的肉不能吃,吃货林齐鸣试着烤了一块来吃,结果差一点儿把自己的牙给崩掉。

  这那是肉,分明就是石头。

  我们在天巴错逗留了十几日,饿了就吃蛇肉,渴了就喝大河水,混把这儿当做了家,而等了这么多天,也终于等到了宝窟法王的再次归来。

  他带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何武等人已经安然返回了地表,除了有一人因为安放炸药而受伤之外,其余的人经过治疗之后,都并无大碍了;至于坏消息,则是那白纳沟的通道给封印起来了,至于何时启封,听说要开会才能决定。

  至于何时开会,什么人开会,如何决定……这些细节问题,作为一个脱离凡尘俗世的出家人,宝窟法王则一概不知。

  尽管他没有明说,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得到,有很多一部分人认为,将这恐怖的茶荏巴错给封印住,那是最好的,犯不着为了几个人,而损坏集体、乃至国家的利益。

  这种说法喧嚣尘上,占据了主流。

  这事儿其实并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林齐鸣、董仲明、朱雪婷这些年轻人听了,却以为自己被抛弃了。

  事实上,我们就是被抛弃了,不过那又如何?

  这世界上被抛弃的人多了去,别的不说,因为拿赃款做那基金的关系,我手上有着许许多多在战争中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友,此刻却过着衣食无落、贫困交加、乞讨过活的资料。

  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个社会,那就只有将责任挑起来,让它变得更好。

  宝窟法王问我打算怎么办,我告诉他,我准备另外找寻出路,他说茶荏巴错里没有别的出路,即便是有,也都被封印死了。

  我摇头,说不会,如果我走到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说不定就能够找到出口。

  宝窟法王瞧见我不听劝,不由得冷笑着打击我,说那都是谎言者说的话,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根本不是出口,而是连接深渊的时空乱流。

  当着七剑的面,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对,弥勒告诉我,出口就在那儿!”

  宝窟法王听我言之凿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飘然离去。

  在他看来,我就是个疯子。

  事实上,我自己也知道,那弥勒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或许并不是因为他知道除了白纳沟的出口,而是他手上有着天龙真火珠的关系。

  这玩意是从真龙遗尸中找出来最珍贵的东西之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跨越时空。

  只可惜当日被那反水的小药匣子陆一给偷走,而据那个陆一交代,这玩意是交给了一个叫做秋水先生的手上。

  秋水先生就是王秋水,也是弥勒的心腹,东西落在他的手上,并不意外。

  不过这些事情,我并没有跟任何人说。

  我别的不晓得,但是知道一点,那就是在这般绝境的情况下,倘若是让大家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地表之上,恐怕所有人都会崩溃。

  暗无天日的日子,实在是让人绝望。

  在第十三天的时候,我们收拾了行李和补给品,准备离开天巴错的时候,曾经被我解救的马脸汉子,带着超过四百的地底遗民赶到了这边来,气势汹汹。

  一开始双方还发生了冲突,随后我出面一问,方才知道马拉多拉是得到了消息,准备过来救人。

  他足足赶了这么多天的路。

  迟到的马拉多拉让我啼笑皆非,不过却多了一票的向导。

  这几百号人来自十来个不同的部落,分散在茶荏巴错各处零星的遗迹废墟之中,不过即便对于他们来说,世界尽头,也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但是听到了我的话语,这些人最终还是组成了十五人的向导团队,陪着我们开始了跋涉。

  这一走,我们足足走了大半年时间。

  黑暗,向更黑暗处前进。

  我们见识过了宽阔无比的大湖和河流,见识过了诡异多端的洞穴,翻滚炙热的岩浆、遍布空间的硫磺气体和狂风暴雨一般的野兽袭击,以及一望无垠,让人绝望到了极点的岩石荒漠……

  走啊走,走得所有人都精疲力竭,向导也死了五个。

  那是一段让人绝望的长征路,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沉淀之旅。

  没有人知道在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我们走到了一处一点儿光都没有的地方,马拉多拉告诉我,如果真的有世界尽头,那么,这里就是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流火六月结束,七月,估计要说分手了。
当然,世界尽头,也会有神奇际遇在等待,不过是吉是凶,这个就不多言了。

  1. 易水寒:

    沙发呀

  2. 哈哈一笑:

    没什么意思了,角色描述太苍白,哎,遗憾了,还是故事好看

    • 弥勒:

      楼上的小学生们就别瞎逼逼了,搞得自己很大手似的,小学可曾毕业?

      • 旅途他爹:

        你看你个比样,s爹疵你一脸

  3. 含羞草:

    凑数

  4. 青衣:

    4

  5. 好猫:

    是否又有一段奇遇在等着二蛋?

  6. 路过:

    以为是前传,知道结果,享受过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