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七章 绝境又逢贵人

2015年7月1日 更新

番外 篇 卷 二 浮云年代 第八十七章 绝境又逢贵人

篝火之后的那人瞧见了我,哈哈一笑,举起手中的一葫芦,扬声喊道:“志程小友。别来无恙,过来喝杯小酒如何?”

瞧见这粗豪汉子,满脸络腮胡根根如针,双目如铜铃,有着一股深渊巨兽般的气势。

这人的确危险,那诡异莫名的蓝色焰火不断跳跃,不时飘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却丝毫不觉,一口一口地喝着酒,豪气非凡。

我此刻即便是更近一层楼,得望巅峰,但是却也不敢说比此人更胜一筹。

不过有的问题并不需要打架。交情也可以解决。

听到那人出声相邀,我洒然一笑,走上前去,欢欣地说道:“田大哥当日人影无踪,我们都以为你葬身异域,却不曾想竟然会在这里再碰到你,缘分二字,便该是如此。”

旁边的小白狐儿也欢呼雀跃地喊道:“田大哥,真的是你?”

那粗豪大汉哈哈一笑,站起身,迎了上来:“的确就是我,你若不信。过来捏捏我便是了。”

说完这话儿,他又看向张励耘道:“小七子,黑了,也壮了。看起来过得不错。”

这人却是天下十大里面最为粗豪的北疆王,当日在天山神池宫中。他为了解去秘境覆灭之祸,投身异界之中,从此与我们再无联系,却不曾想到竟然会出现在此处。

我收起魔剑,走上前来,与这忘年老友相拥一起,这才确认了对方真实的身份。

北疆王搂着我,拍了拍我坚硬如铁的臂膀,嘿然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当初你虽然名声初显,但还只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子,现如今,却连我老田够感觉到心惊肉战,厉害非凡了,实在是不得了。”

我谦虚地说道:“田大哥莫讲这话儿。要说变化,您此刻的模样,当真是让人惊诧万分,比之往日,又厉害了不知多少倍。”

北疆王意兴阑珊地摇头说道:“我有什么厉害的,现如今,不过就是人家麾下的一条狗而已,算不得什么……”

听到他的话语,我不由得诧异地抬起头来,拉着他的手问道:“田大哥这是什么话?”

北疆王将我拉到篝火边坐下,也不管旁人,将手中酒葫芦递到我的手上,这才说道:“寄人篱下,别的倒也不想多谈,总之不过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八字而已。我这酒不错,用麒麟胆泡的,你远来疲惫,喝上一口,养养神。”

我结果酒葫芦,掂量了一下,却感觉怕不得有百八十斤重,这才知道内中大有乾坤。

北疆王热情如故,我知晓他不会害我,也不推辞,仰起头来,一口气,咕嘟喝了好几口,只觉得那酒液下腹,立刻一股烈火腾然而起,将我给烧得汗出如浆,血脉膨胀,不由得大喝一声:“好酒!”

北疆王将我这般豪爽,毫无芥蒂,顿时哈哈大笑,而旁边的小白狐儿则见猎心喜,在旁边焦急地喊道:“什么好酒,给我尝一尝。”

我看了北疆王一眼,他点头说道:“这酒不多,但也够诸位畅饮,远来是客,给大家暖暖身子吧

。”

我把酒葫芦递给小白狐儿,让她将酒壶传下去,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北疆王。

我并未说话,他却笑了,指着我说道:“我知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吧?”

我点头,而北疆王则苦笑着摇头说道:“事涉天机,我也没办法跟你说得太透,你若有机会,可以回去问问你师父陶真人,他或许知道一二。此事不谈,志程小友,倒是你,为何会出现在这儿呢?”

我也不隐瞒,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删去重要之处,春秋笔法掩饰之后,给他讲了个明白。

听到我的话语,那豪爽汉子这才对我说道:“原来是如此,我的确有听过阿摩王的名声,却不知道那坐井观天的摩门教竟然惹了兄弟你,当真是撞到了铁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苦笑道:“我也只是侥幸而已,差一点就被那家伙给料理了去。”

北疆王指着这火焰道:“我家主人那条恶犬狼狈而归,想要告状,被我撞到了,听其描述,越发觉得像你,于是就讨了个人情。所幸主人给脸,让我带着这息虑真火过来,生火等待,没曾想还真的就与兄弟你相逢了。”

我疑惑地问道:“田大哥,不知道你家主人,是哪位……”

北疆王指了指头顶,却不答话,而是苦笑着说道:“这也是天机,我怕说了,惹祸于你。且打住,跟我谈谈当日我离开之后的情形吧。”

这粗豪汉子语焉不详,处处透着隐秘,不过我却没有不快,反而知道他是在为我好。

有的事情,并非知道得越多,好处就越多。

我也算是身处上位之人,自然知道这道理,也不再问,而是将当日他离开之后,天山神池宫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当听说神池宫宫主最终还是将宝座禅让给了自家女儿,而自己则隐退冰窟,不由得一声长叹,颇多感慨。

我瞧见他余情未了,不由得劝说道:“龙在田那老匹夫既然已死,田大哥你又和银姬宫主情投意合,为何不去找她?”

北疆王摇头叹息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现如今我不过是人家座下一奴才,谈何自由?”

我眉头一扬,勃然大怒道:“你那主人,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将田大哥这般的豪雄,当做门下走狗?田大哥,小弟不才,不过只要有需要帮手的地方,万死不辞!”

北疆王拦住了我,说道:“我留在此处,与别人无关。而且若不是主人怜悯我的本事,说不定你也见不到老哥哥我了。”状医役亡。

我瞧见他这英雄迟暮,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劝解。

两人相对无言,那酒葫芦传了两轮,回到我们手中,便对饮了一番,喝得面红耳热,他方才说道:“志程小友,如你所说,你是准备返回地面,却不知道归路,对吧?”

我点了点头,不过又苦笑道:“想是这般想的,不过见到老哥之后,我就晓得事情并非那般简单,也就绝了这念头。”

北疆王却笑了起来:“别的事儿,我倒也不能帮你,不过送你离开,倒也是手到擒来之事

。”

我本来已经绝望,听到能够离开,顿时就猛然站了起来,拉着北疆王的双臂,激动地说道:“田大哥,你说的这话,可是真的?”

北疆王眼中流露出豪情,指着这周遭左右,豪气大发道:“老哥在这里迎来送往,别的不说,路倒是特别熟。要是一般人,也就任他饿死在这儿,横尸野地,但你是差一点儿做了我女婿的家伙,自然不同,走,先不多谈,趁那野狗还未呱噪,我先送你们离开。”

他是行动派,一说定,便说走就走,七剑和小马刚刚喝了一口麒麟胆酒,浑身燥热,也骨碌爬了起来。

北疆王微微一挥手,那堆篝火却是灭了,又有一团浮动的火球出现在了他的身旁来。

他边走,边吩咐道:“这儿是险恶之地,诸位不要胡乱看,也别发出声音来,小心招惹横祸,跟着我走便是了。”

众人纷纷点头,不敢违抗。

队伍行动,都围拢在了北疆王的身后,他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方的路途之上,便也不再与我搭话。

我沉默不言,不过余光却忍不住朝着旁边打量,发现那团火焰是我们五感恢复的关键,只有在它的笼罩范围,我们方才能够获得感知。

一路行,走了大半个小时,那火光幽幽,周围似乎还有许多活物。

火光之外,我也能够感受到许多凶恶的目光,甚至还瞧见一条宛如真龙遗骸一般的骨架,横呈在身边的不远处。

更别提恶鬼猛兽,不一而足。

不过有着北疆王的提醒,没有一人敢言,不知不觉,却是来到了一处狭隘之地,又被领着走了一段曲曲折折的路途,终于到了一个空地,那北疆王与我分别,拉着我的手,告诉我顺着前路一直走,应该能够到达地面。

我与他紧紧相拥,颇为不舍,而随后北疆王又与小白狐儿告别,最后找到了张励耘,交代了些家中事宜。

如此一番周折,他对着依依不舍的我们说道:“我身有拘束,不能远送,就此告别,各位慢走。”

大家分手告别,我按照北疆王的嘱咐前行,一路又是钻了许多沟子,在洞穴之中行进了三两个钟头,突然感觉前方有风吹来,下意识地脚步又轻快几分。

当见到阳光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就连与北疆王分别之后一直郁郁寡欢的张励耘,也跪倒在地,热泪低落在了尘土之中。

不容易,不容易啊!

我们在那茶荏巴错的黑暗地底行走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再一次重见天日了。

就连宝窟法王这般大德高僧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竟然被我们给办成了。

众人欣喜若狂,而我则待大家心绪稍微平复之后,带队离开山野,在太阳落山前找到了一处有人烟的村庄,一问,方才知道我们竟然已经到了缅甸境内。

下一章:
  1. 探索_红豆豆:

    沙发

  2. 小鱼:

    太好了,出来重见光明!

  3. 小鱼:

    只是可怜的黄养神下落不明

  4. 浪子v康:

    黄养神应该一时半会是没他什么事儿了

  5. 浪子v康:

    为什么作者总是把地底写成另一方世界呢?就算有有空间存在也不是在地下吧?

  6. 缘分天空:

    不容易、天下好人多

  7. 我猜呵呵:

    果然北疆王啊,猜中了

  8. 依咯咯:

    峰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北疆王,别来无恙

  9. 从另一面看世界:

    老田说的主人应该是泰山那个老太太。

  10. 浪子v康:

    估计是

  11. 神都郎君:

    黄夫人

  12. 我就猜呵呵:

    主人可能是奎师那,恶犬是久丹嘉卓玛

  13. 独角戏:

    不可能是被附身的黄养神,他得十二年后出来,十二年后,应该是从前的一个伏笔,是大师兄在地底世界时从时空碎片中看到左道,他们说大师兄是蚩尤分身,应该那时就是十二年之后。

  14. 大湿兄:

    总感觉这一段把北疆王写成这样有点别扭!且看后面怎么写 是不是埋下伏笔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