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黑手归来

2015年7月2日 更新

 我们出现的这个地方,准确地来说,应该在缅甸的西北部,这儿与印度东北飞地交界。在莽莽东喜马拉雅山南麓。

  那一块的地方,跟我们国家,其实是有领土争议的。

  不过此乃国家大事,轮不到我们这群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的家伙来操心,在布鱼这个翻译的沟通下,我们找到了当地村庄最有文化的老师,问清楚了此刻我们的所在位置之后,谎称大家伙儿是误入山林的旅客,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这儿的条件十分落后,那村庄的房屋,几乎都是用泥土和木材构建,在我们眼中连窝棚都算不上。不但没有电话,连电灯都没有。

  我们这一路周折,现代化的通讯工具肯定是没有了的,好在通用货币倒也足够,既然知道自己离开了那神秘的茶荏巴错,大家也就宽下了心来,掏了钱,从村民那里买了粮食、果蔬和肉类,直接在村子旁边露营起来。

  烤肉、篝火、香浓的菜粥,所有的一切都是久违的东西,我、七剑和特勤二组的幸运儿小马都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惬意。

  在这一刻,没有人想要打破这样的平静。

  在地底穿行大半年的时间,无论是对于意志,还是肉体,都是一种高强度的考验。大家伙儿都选择了休息。而我则带着精力十足的布鱼与村民交涉,到了晚上,众人陆陆续续醒来的时候,跳跃的篝火,香浓的美食,还有热情如火的当地村民,让大家伙儿都有一种格外的放松心态。

  美金是通用货币,即便是在这偏僻的缅甸山林之中,好多村里的女孩儿都跑了过来,一边打量着我们这些奇怪的客人,一边跳起热情的舞蹈,载歌载舞。好不热闹。

  忙闹了大半夜,宴席散去,大家各自歇息,倒也不急了火急火燎地联系上面。

  呼吸着林中潮湿而久违的清新空气,我坐在树的枝桠上,默默不言。

  周遭的蛇虫鼠蚁,没有一只胆敢靠近。

  茶荏巴错的地底之行,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段近乎于噩梦的回忆,但是对于我来讲,却绝对算得上一次镀金之旅。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获得了许多的好处。

  这些好处,足以使得我已然攀升到了修行者这座金字塔的顶端。

  别人都说,站得多高,就能够看得多远。

  这一句话我无比同意,然而从某一些意义上来说,又还是有所分歧的。

  当年我师叔祖李道子离世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站得很高了。

  但是那个时候的我,面对着这江湖上许多宿老强人的时候,却终究还是力有不逮,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我根基太浅,比起某些修行一甲子甚至百年的老家伙来说,实在是相差甚远。

  而倘若对手是康克由这般凝练数百万人性命灵魂的狂魔,我基本上就只有挨宰的命了。

  倘若不是心魔蚩尤,我早死了上百次。

  正如它所说,我无论是意志、状态还是手段,基本上都已经足够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根子太差,除了一把剑,其它都不行。

  根基不牢,并非我的问题,而是因为我活得并不够久。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茶荏巴错的地底一行,我终于将最重要的短板给补足了。

  尽管这里面还掺杂着一段并不算好的回忆,但是这一具魔躯,已经是道心种魔功法里面,最为理想的状态。

  用最简单的一句话形容,那就是天下之大,哪儿都可去得。

  不光是我,七剑在这一次的地底之行中,也是受益匪浅,无论是将整个触手巨兽精华给吞噬一空的布鱼,还是平分了摩呼罗迦好处的其余七剑,都在那长达大半年的苦旅之中,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事实上,没有什么,比那漫长而又让人绝望的地底穿行,更加让人成长。

  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能够让一支军队凤凰涅槃,成为席卷全国的铁军,也能够让一个人的心境,变得宛如最坚硬的钢铁。

  此时此刻的七剑,方才显露出磨砺而出的锋芒。

  我在树上静坐,没曾想半夜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在树林子里探头探脑,显得十分的诡异。

  我叫了小白狐儿去看一下,回来的时候,她告诉我,将我们今天晚上太过于高调,美元到处撒,弄得这附近的一伙强人得到了消息,心中痒痒,想要过来找点儿便宜。

  这结果弄得我啼笑皆非。

  在这样的年代,居然还有打家劫舍的强人,说句实话,当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多这儿是在东南亚,时局动荡的缅甸,什么稀奇事儿都有,我也懒得多说,多叫了布鱼一人,三人过去,将这二十来个拿着上个世纪二战武器的家伙给撂倒在地,通过逼问,竟然意外地从首领的身上搜出了一台卫星电话来。

  这卫星电话,是首领用来跟外界联络的工具。

  他除了是强人,还是个毒贩子。

  这二十多个家伙被我们三个人给撂倒之后,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直接扑到在地,口中大声叫嚷着求饶。

  东南亚这边巫师降头横行,他们作为刀口舔血的一群人,自然知道好赖。

  因为是在异国他乡,而且重见天日的我们心情又好,所以倒也没有杀人,甚至都没有伤到几个,一切都以降服为主。

  祸害也有祸害的好处,那就是懂得时务,察言观色的眼光也强。

  最妙的是那首领因为生计的缘故,居然还懂得汉语。

  尽管是带着浓重颠省口音,不过这个对于曾经在南疆战场上面待过几年的我来说,莫名就是一阵亲切。

  我没有吵醒其余酣睡的队员,而是用缴获的卫星电话,跟宋司长取得了联系。

  接到我电话的时候,睡得半梦半醒的老宋还以为见到了鬼。

  事实上,在总局的报告里,我们已经是属于葬身地底的结果,而且为了这件事情,他还跟着几位大佬去据理力争过,只可惜最终的决议已经并不仅仅是由总局方面来拍板,而是上升到了再上面,由那些大佬来拍板。

  该牺牲的,总是得牺牲。

  至少为了人民群众的集体安全,无论是谁,都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为此老宋还喝了好几天的闷酒,流下了眼泪。

  谁曾想,这个让他伤心内疚许久的家伙居然打电话过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我喊了他三声的时候,老宋终于清醒了过来,一阵激动过后,问我人在哪里。

  我把我的位置告诉了他,老宋诧异得很,说怎么跑那儿去了?

  我说起来就恼怒,说我也不想啊,在黑乎乎的洞子里爬了大半年,谁曾想还出了国?这事儿弄得,我找谁说理去?

  我跟老宋将事情的大致说清楚,让他在总局那边报备一下,然后安排南边的兄弟部门在国境线接应。

  尽管并非个人意愿,不过我们这一回出现在缅甸,也属于非法入境了,通过正常的渠道离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动静还是有一些的,为了不引起注意,我和老宋商议的最终方案,还是自己摸回家里去。

  神不知鬼不觉,对谁都有好处。

  这事儿若是别人,自然是千难万难,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终究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休息了一夜,七剑和小马醒了过来,神采奕奕,显得十分精神。

  我经过挑选,从这二十多人的俘虏里挑了几个人出来当向导,其余的人,缴获武器之后,也就放了离去。

  对于我们这支神秘队伍,没有敢心生报复,那些离开的人又是磕头,又是伏拜,一脸感激的离开。

  留下的人,因为常年走私,所以对路况倒也是很熟。

  在这识途老马的带领下,我们用了两天时间,昼伏夜出,便来到了国境线的边缘,与前来接应的兄弟单位接上头之后,我们与这几个向导挥手,依依惜别。

  接下来,我们在滇南春城休整了两日,然后乘坐专机,抵达了京都的南苑机场。

  我带队回到总局,行程十分隐秘。

  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总局的负责人王红旗,两人在小红楼的办公室里面,聊了许久。

  对于我的工作,王红旗难得地给出了高度的赞赏。

  特勤一组,在这一次的事件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但救出了许多失陷敌营的同志,而且那些预备役成员还将这整个威胁藏南地区的地下通道给损毁了,避免更多的损失。

  更为难得的,是我们在这一次事件中,表现出来的牺牲精神。

  王红旗向我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我从他这洋溢的热情里面,读出了歉意,也知道了他想要表达的东西。事实上,对于这位忠心耿耿维护国家的老人,我实在说不出半点的怨言来。

  人力有时尽,心意在就好。

  见过王红旗,我又与其他部门的负责人见过面,与何武这些预备成员交流,然后又提交了行动报告,一番忙碌之后,我向上面提交了休假报告。

  宋司长以为我是在撂挑子,连忙跑过来跟我谈,说论功行赏的事情,还在统计,让我别着急。

  我笑了,说我真的不是撂挑子,而是有很着急的事情要做。

  算算日子,老子陈志程,也要有崽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后代,黑手的后代,到底是男是女呢,你们猜猜?
呃……
我有多无聊,猜中肯定没奖。

第一篇文章
  1. 谢勇华:

    沙发

  2. maggie:

    包子

  3. 探索_红豆豆:

    第三

  4. 哈哈:

    第一

  5. 探索_红豆豆:

    包子

  6. 小鱼:

    小包子

  7. 小jj:

    有个男的,在天山。

  8. 格格:

    老陈现在很有耐力,小颜又喜又怕!

  9. 李少爷:

    因该有男有女才好,这样才不浪费黑手的强大武器!

  10. 独角戏:

    不会还有个男的是天山那个小子吧

  11. 小肥肥:

    一男一女!男的是天山少主,女的是茅山包子

    • caizang:

      那个什么雪峰未来主?

  12. 缘分天空:

    香火、传承!

  13. 晨风-依旧:

    包子遗传出现了变异

  14. qq:

    包子

  15. 缄。:

    应该只有包子。雪峰未来主是天山雪姬生的

    • 奇:

      那也是老陈的吧

  16. 石洞村人:

    写了真好,好一个旁门左道,顶小佛,永远支持你。

  17. 千雪凌天:

    容易吗生个女儿还得叫师姑 上哪说理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