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包子凤凤

2015年7月2日 更新

  在得到尘清真人的允许下,我来到了产房,瞧见了刚刚生产完毕的小颜师妹,和接产医生捧在手中的小婴儿。

  望着那刚刚剪断脐带不久的小婴儿。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瞧见我脸上苦涩的笑容,躺在床上的小颜师妹秀眉一竖,瞪着我说道:“怎么,你不喜欢女孩儿啊?”

  我瞧见她上纲上线,慌忙解释道:“生男生女都一样,就我而言,生个宝贝女儿自然是最好不过,但是——你看这孩子,整个儿就是一个皮薄肉厚的包子脸,跟你我哪里有半分相像的地方?”

  听到我的话语,小颜师妹更加难过,指着我说道:“你是什么意思。觉得她不是你的娃娃,对吧?”

  都说女人一旦有了小孩儿,脾气就自动涨了,这一看果不其然。

  我慌忙陪着好话,而这个时候尘清真人也走进了来,对我解释道:“小孩儿长得与你们不像,这是我有意为之的。”

  我有些发愣:“啊,怎么回事?”

  尘清真人慈爱地从那接产医生手上将这包子脸的小婴儿接了过来,对我说道:“宗门之内,也并非一池清水,难免会有些风声传出。这孩子是你的骨肉,也是你的命门,为了不让某些人知晓,我特意传了应颜形意观想法,让她在孕期修习。至于这包子脸。可不是你之前对应颜说出的心愿么?”

  啊?

  我以前有说过希望生出一包子脸的小孩儿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不过这事儿不记得可以,面前的这个产妇我可得好好地哄着,免得抑郁,于是我连忙满脸堆笑,说尽了好话,方才让小颜师妹开心了一点儿。

  尘清真人爱怜地抱了一会儿小婴儿,然后交到了我的手上来,问我道:“你想好小孩儿的名字了么?”

  我接过这襁褓里面的小婴儿来,感觉这小肉团儿当真是柔弱之极,握惯了长剑的手抓着她,有一种无端由来的紧张感。

  捧着这小人儿,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最柔软的那一个地方,顿时就一阵慌乱。

  这是我的崽儿啊……

  我陈志程的孩子,血脉相连,尽管在此之前,我与她没有一点儿感情,但是在瞧见她的第一眼,我却感觉到一种生命延续的感动。

  从今之后,我在这世间又多了一份牵挂。而我也终于成为爸爸了。

  小家伙紧紧闭着眼睛,越看越像包子,不过却看越是可爱。

  我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来回答尘清真人的问题:“叫什么好呢……既然应颜说梦见有金色凤凰入腹,不如就叫做——包凤凤吧?”

  “包凤凤?”

  孩子不能随我的姓,也不能随小颜师妹的姓,甚至不能名正言顺地说成是我们的骨肉结晶,这是尘清真人之前就已经跟我打好招呼的,不过孩子的名字,终究还是由我们来取的。

  这也是对我和小颜师妹的一种补偿。

  不过听到我的决定,小颜师妹却有一些不愿意了,嫌这名字虽说听着顺耳,不过就是有些俗气。

  尘清真人却是抚掌大笑,说不错,这名字听着就跟孩子有缘。

  小颜师妹嗔笑道:“哪里有缘啊?”

  尘清真人掰着手指解释道:“包,说的是这孩子的长相;凤凤,说的是她出生时的异响。这名字言简意赅,又十分应景,最重要的,是跟她爹的名字,又有几分神似……”

  小颜师妹听到最后一点,一开始还没怎么想通,随后眼睛一转,由不住噗嗤一笑,捂着肚子说道:“得,那就这名字吧,哈哈!”

  尘清真人口中的名字,自然不是陈志程,而是我的曾用名陈二蛋。

  说起来,当真跟包凤凤一般模样。

  我听到了也欢喜,举起那睡得昏沉的小孩儿就乐:“包凤凤,以后你就叫做包凤凤啦……”

  尘清真人给我的印象,是个不苟言笑、比较沉默的老道士,不过在孩子面前,笑容却从未停止,不过他也晓得小颜师妹刚刚生产,虽然修行者体质不错,但能够多休息一些,毕竟要好些,于是又说了几句话,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抱着小包子来到小颜师妹的床前坐下,抓着小颜师妹的手,柔声说道:“你辛苦了!”

  听到我这温柔的情话,一直假装坚强的小颜师妹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反手将我给抓住,放在脸庞说道:“我没事,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回来,当初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孩子没有父亲了呢……”

  小颜师妹的话语说得我一阵语塞。

  我自然知道她心中的苦楚,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我也不想过,不过一来我身负十八劫,容易贻祸家人,二来身处其位,我不得不尽心尽力,冲锋在前。

  一切都是命。

  小颜师妹既然跟了我,那就得吃着苦楚。

  手掌轻抚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我的心中尽是柔情,许多歉意的话儿说不出口,只有轻轻抚摸着她,给她温暖。

  小颜师妹情绪激动了一会儿,这才收敛起来,抹着眼泪笑道:“以前想你的时候,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觉,不过现在好了,有这小家伙在,她那没良心的父亲,我便也可以放下来了。”

  我苦笑着说道:“你这般移情别恋,让我心中好是难过啊……”

  两人抱着小孩儿,说着情话,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夜渐渐地深了,外面传来了尘清真人的咳嗽,我方才醒转过来,不敢再在小颜师妹身旁逗留,离开房间。

  我在这邓家村待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手机关机,断绝与外界的一切来往,就只是陪着小颜师妹和小包子。

  而一个星期之后,按照着之前李道子对我命谶的判词,我不得不离开此处。

  尽管我依依不舍,不过却不得不狠心离开。

  十八劫,并没有渡完,我若是不想将这祸患的命运传递给身边的挚爱亲人,那就得守着这规矩。

  离开前,我与尘清真人对小包子的将来做过讨论。

  他的安排,是将小包子留在邓家村里,寄养到一岁的时候,由他前来,将其收为关门弟子,然后又将小颜师妹定做继任者的备选位置,将其带入后山修行。

  这样一来,包子和小颜师妹就能够名正言顺地待在一块儿了。

  当然,两人之间,不能以母女相称。

  一开始我对着安排还是有些疑虑的,觉得将小包子一个人放在这儿,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然而最终我还是给尘清真人给说服了。

  在这世外之地,总比在茅山宗门之内,更加好一些。

  事实上,并不用尘清真人提醒,我已然能够感受到了茅山宗自我师父闭关之后的不同了。

  用一句话来简单描述,就叫做暗流涌动。

  涉及到宗门之内的内部矛盾,即便是尘清真人也是没有办法来捋清的,更何况是常年待在朝堂之上的我。

  这个话题,我们稍微聊一下,便也不在多谈。

  现在不是处理此事的时候。

  离开了邓家村,我还是返回了茅山一趟,露一个面,算是对这大半年失踪的事情,做一个解释。

  我的出现,有人喜有人忧,不过在人前,我还是获得了许多人的祝贺。

  巫体大成的我,在经历过大半年的地底跋涉,已然将自己给打磨得十分低调圆润,再加上遁世环的掩饰,很少有人能够瞧得出我具体的修为,到底有多强。

  如果不认识我,很多人甚至都只是觉得这不过就是一普通人而已。

  不过我却知晓,整个茅山之上,至少有三个人能够感觉到了我的成长。

  回到茅山的第一天,我与符钧秉烛夜谈,长聊一夜,一直到次日鸡鸣之时,方才罢休。

  居移气,养移体,多年未见,我这师弟已然是变了许多模样,隐然之间,却是有了一派大家的气象,在门下弟子面前,也是威风得很,给我的感觉,已经渐渐向那门中长老靠齐了。

  没有人想到,当初的他,差一点儿因为资质有限,而被拒绝掉。

  所谓茅山三杰,他算是最为沉稳的一个。

  我在茅山没有待几天,便下了山,路过天王镇的时候,特地去萧家大宅瞧了一眼,与萧家的几个兄弟联络感情。

  对于我的到来,萧老爷子表示出了十二分的热情,给我的感觉,仿佛知道我是他女婿了一般。

  席间问起萧克明的时候,老爷子的脸色方才显得黯淡。

  显然,我那一身修为被废的小师弟,一直都没有跟家里面的人联系过,此刻浪迹天涯,不知道是艰辛,还是潇洒。

  随后我又去了金陵,从南南手中拿了两副龙鳞软甲,又交给了他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忙乱了许久,我方才返回了京都,结果刚刚一回来,行程通知到了欧阳涵雪那儿,就有车子堵在了机场门口,几个一身黑西装的家伙将我给拦住,说上面有人要见我。

  宗教局有外出任务,一般都会是中山装打扮,而这穿得跟保镖一般的行头,显然不是我们的人。

  不过他们又都是修行者。

  我没有跟他们走,盘查了一下身份,结果对方也不打算隐瞒,毫不犹豫地将招牌给亮了出来。

  原来是民顾委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给小孩子取名字的事情,还真的是头疼,我这个人喜欢简单,俗气也有俗气的好处,比较容易记得住,你说对吧?

  1. 乔峰:

    沙发?第一次哦

  2. 小鱼:

    可爱小包子

  3. 缘分天空:

    就是蛊事里的那个辈份极高的包子?………哦、怎么说在蛊事里出了一个天真的活宝呢、缘来如此

  4. 小铃铛:

    前排

  5. 趁二道:

    板凳

  6. My Taurus:

    告诉我们第三部是啥吧 别让我们断了念想

  7. xiuxingxiuxing:

    黄家来事了。

  8. Ms.moon:

    这一部都还不想让它结束呢。你们别吵着要第三部啊!!!好不好。好不好??!!!

  9. 伊悦:

    包子大侄女

  10. 小小佛:

    感动

  11. 小小佛:

    感动

  12. 弥勒:

    包子可是与陶掌门同辈的…哈哈

  13. 千雪凌天:

    小包子好牛啊 爹妈舅舅都得给她叫师姑 哈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