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双黄会面,权力平衡

2015年7月3日 更新

  既然是民顾委找我,自然是跟黄养神有关。

  又或者,跟荆门黄家有关。

  我没有拒绝这帮人的邀请,因为不管如何。我都得给荆门黄家一个交代,这是逃脱不了的,与宗教局没有关系。

  在故宫博物院后面的一个胡同小院里,我见到了此行所需要面对的重要人物,也就是荆门双雄之中的老大黄天望,这位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的老头子在院子里的一个小房间等着我。

  我进屋坐下,自有人端茶上来,那老人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道:“不好意思,职责在身,没办法去总局见你,只好派人去找你过来。见上一面了。”

  他话语说得谦虚,不过语气却并不客气,显然也是久居上位之后,养出来的脾气。

  人家的名头颇大,我倒也不介意,点了点头道:“前辈相邀,自当如此。”

  老人勉强地笑了一下,对我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在你们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新人面前,前辈一词,实在是有些提不上场面来了。”

  这话儿说得让人郁闷,不过也是在承认我的实力,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了些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多言。

  我惜语如金。老人自然而然地把握着谈话的节奏。问我回到总局之后,立刻人影无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方才会这般,谁都找不到。

  我家包子的事情,自然不能说给此人知道,于是也是含糊而下,并不解释。

  好在对方不过是虚晃一枪,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然后劝我,说差不错。是特供的龙井,跟市面上能够用钱买到的,多有不同,可以品一品。

  我稍微尝了一口,的确鲜香凛冽,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这样的茶,市面上是买不到的。

  多少钱都买不到。

  这就是权力。

  我能够明白这老人想对我说些什么,于是出言说道:“您今天找我过来。是想听一听黄组长的消息,对吧?”

  老人点头,平静地说道:“你们的报告,我也是有看过了,不过内中还是有许多不明之处,所以想找你这当事人过来,详细了解一番。”

  我也点头,说道:“理当如此,您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我说便好。”

  瞧见我如此配合,老人似乎松了一口气,问我在下到地底之后,是否有跟黄养神见过面?

  我说有,然后将当时的情形,跟他一一道来,几乎没有什么隐瞒。

  事实上,我自己也是问心无愧的,当时的黄养神,一入池底,化身血茧之后,就未曾醒转过来,以当时我的能力,根本就唤不醒他,随后他贴在那水晶镜面之上,我更是没有能力,再后来我一路奔逃,小命都差点儿没有,哪里能够将他给救出来?

  而等我恢复实力之时,他又被那神秘的白衣女子给掳入镜中,不见踪影,哪里能够让我摸到半点儿衣角。

  为了救这些陷落于敌手的人,我甚至以己为饵,不但受尽虐待,铁烙剥皮,而且还经历过男人最不能忍受的惨事,这般的经历,倘若说是见死不救,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问心无愧,所以显得特别坦然。

  然而对于最终没有将黄养神带出茶荏巴错,重归地面,这事儿我到底还是没有占理。

  但是说句实话,无论是黄养神,还是他们组里面的那个小马,在我内心深处,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在此之前,老人显然是经过了多方调查,此刻等我这当事人将所有的事情如珠子一般,一颗一颗地串了起来,方才将事情的全貌都给弄清楚。

  我能够感受得到,整个谈话的过程中,他试图运用精神术法,来影响我的言语。

  其实也就是测谎。

  不过在稍微试探一番之后,他就不动声色地退缩了去。

  这种小手段,只有精神意志远远强大于对方,方才能够收得奇效,而两者倘若是持平的情况,那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对方知道这一点,我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双方都保持了默契,并不拆穿。

  经历过了这一次试探,老人也知道了面前此人的实力。

  这样的人,也就不出自己的本家侄子,那么就算是他亲至,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一切都是命,由不得不服。

  两人交谈许久,完毕之后,老人还是伸手过来,与我道谢,多谢我所作的这些努力,尽管我知道在做出封印白纳沟、不救人的决定里面,民间顾问委员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过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亲热,重重握手。

  离开之时,老人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黄家的后辈,也是当代家主唯一的女儿黄养鬼,可能不能再加入特勤一组了。

  荆门黄家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便不能再失去一个女儿。

  对于这个消息,我一开始有些惊讶,随后也没有再多想,加入特勤一组的事情,本来就是鬼鬼一意孤行,根本没有经过家里的同意,是件意外。

  要晓得,黄养神入仕,不但有许多资源保驾护航,而且还有黄文兴这样的顶级门客护翼左右。

  而即便如此,他最终也陨落在了黑暗地底。

  鬼鬼这般孤零零一人就前来特勤一组,尽管我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在荆门黄家看来,未免也有些受制于人的意思。

  鬼鬼自小任性,倘若是黄养神还在,恐怕还能自由一些,但是这件事情一出,只怕她以后的道路,都得按照这家族的意思来走,没有半点儿自主选择的办法。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一阵叹息。

  不过我终究也说不出反对意见,因为这件事情,由不得我来发表任何意见。

  离开这里,我返回了总局,本以为不会再见到鬼鬼,却不曾想她居然还坚持留了下来,向我辞行。

  上一次离开归心似箭,匆匆忙忙,我也没有跟鬼鬼好好聊一聊,只是让小白狐儿她们帮忙转告,所以这一次见面,自然还得一般模样地解释了一回。

  不过对着鬼鬼,我终究还是不能像面对黄天望那般心中坦然。

  因为我曾经承诺过鬼鬼,一定会把她兄长带回。

  我答应过的事情,并没有做到,尽管这并非人力所及,但终究还是我的错误。

  我没有任何狡辩,说完之后,向鬼鬼做了道歉,然而小姑娘却反而坚强得很,认真地问我道:“陈大哥,我哥哥他,其实并没有死,只不过是被人暂且控制了意识,对么?”

  我点头,然后把他那十二年后的诅咒给说了出来。

  鬼鬼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我说道:“十二年后,我再来找你,说不定还有能够跟他见面的机会。”

  我苦笑了一声,倒也不想打击她的情绪,说好,希望那个时候,他能够回来——即便是找我报仇。

  鬼鬼长叹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陈大哥,我要走了,回到荆门黄家,这不止是我父亲和家中族老的意愿,也是我的想法。地底一行,我方才发现我曾经为之骄傲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在你和那些强人的面前,我实在是太过于脆弱。我需要变强,变得更强,所以我得改变之前的想法,离开这里……”

  我站起来,与她握手,认真地说道:“是,希望下一次将你的时候,你能够完全超越黄天望,成为新一代的荆门黄家领导者……”

  我本以为鬼鬼会谦虚几句,没想到她居然认真地点头,应承下来。

  黄天望是谁,那可是大内第一高手,不知道多少的际遇,方才能够成就今天的这个名头,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儿,居然有这般的雄心,当真是……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送别了鬼鬼离开,我将特勤一组召集在一起来,开了一个会。

  这是特勤一组扩编完成之后,开的第一次正式会议。

  在我们还未有回归之前,特勤一组的架子是由何武等人撑起来的,在宋司长等人的帮助下,特勤一组并没有遭到解散或者整编,而是由这些我认可的人留任于此。

  尽管希望渺茫,但是从上到下,都觉得我黑手双城一定会回来的。

  编制并没有撤销,而何武等人也提前转正。

  这就是影响力。

  会议上,我正式确定了由张励耘和林齐鸣为副手的决定,这两个人,将成为我在特勤一组的左右手。

  这个决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意外的点,并不在张励耘身上,而是林齐鸣。

  张励耘之前就一直负责特勤一组,无论是从资历还是经验,又或者实力,他都堪称佼佼者,而林齐鸣就有些古怪了,论实力他不如布鱼,论资历他不如小白狐儿,这样一个从华东神学院里毕业没几年的家伙,为何能够担起这样的担子来?

  很多人想不通,不过我也不打算跟他们解释。

  特勤一组的扩编,使得我们拥有了多线作战的能力,而一直冲锋在前的我,也可以转入幕后了。

  至于林齐鸣为何能够与张励耘并列,这里面,其实有一点儿我的用心。

  那就是平衡。

  1. 弥勒:

    沙发

  2. 灵:

    沙发

  3. 路人甲:

    板凳

  4. 弥勒:

    一个成功的领导者肯定会平衡手下势力

  5. 支持小佛:

    支持小佛

  6. y8:

    洞庭湖时候黄养神就出现过了,怎么说都不可能有12年的,大结局以前老黄必定要被救出来的

    • f9:

      第几章?

    • 太平:

      洞庭湖时出现的貌似是黄天望

  7. 趁二道:

    是为了不把蛋碎的事说出去,哈哈

  8. 旅途:

    大家好,我是旅途。看喜欢的书本来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是今天有些事情说。首先谢谢小佛给大家带来的好文笔。 好久没发言了,我想问问用我名字的那个二货,你这样没礼貌你父母知道吗?你在这里畅快的发疯时你感受过你父母的感受过吗!让我们大家共同问候你母亲,其实不是你的错是你父母的错。

  9. 旅途:

    感觉到悲哀没有,你可以继续疯狂,继续侮辱别人与别人的名字,请你先考虑你的父母与你家的女性甚至你的祖先,为了口舌之快让你家人受辱祖先受屈如果你觉得值得,请继续发疯吧!

  10. Ms.moon:

    今天怎么不再更新了啊?昨天有三章。今天早上更新过后等得我脖子都长了还不见第二章更新。。什么个情况。。

    • 路人甲:

      二更是晚上8点左右 有三更的话一般是10到11点这样

  11. 谢勇华:

    评论归评论,怎么还咬上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路过

  12. 缘分天空:

    文明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