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四层套棺

2014年7月16日 更新

  混沌漆黑的池水中央,幻化出了一个旋转不定的旋涡来,我吓得浑身冰凉,再加上这液体那刺鼻的气味,整个人差一点就要缩进了这黑漆漆的池水中去。

  然而旋涡在旋动了好一会儿之后,竟然像是那肥皂泡泡一般,鼓出了一个椰子一般大的气泡来。

  黑色的水泡表面上面有光洁镜面,浮出了水面数寸,那个时候的我,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生怕这里面突然露出了一张脸孔来,死死盯着我瞧。不过我上一秒种还瞧见自己那苍白的脸,而下一秒,那气泡一旋动,竟然将墓室上面的景象,投射到了这球面上来。

  虽然气泡是球形的,镜面虽然有些失真,但是多少也能够瞧见上面的情形,只见下到这墓穴里的,除了刚才站在池边的黑袍人和张快之外,马领导、胖子老云、光头壮汉和那个叫做张鼎的小矮子,四人站在那巨大棺柩周围。

  他们启棺,最上面的棺材盖子给那胖子四两拨千斤地甩了下来,在地板上面发出重重的响声。

  那椁板上面有机关,当一被打开来的时候,立刻有一层红色雾气朝着上方喷出,而胖子老云早有准备,从怀里往外面掏出一件黑色的碳巾,在空中兜了一阵,然后一个翻滚,跳了下来,与他一同跌落的则是那棺柩的四面木板,居然也在同一时间垮下。

  胖子老云手上的丝巾丢在了地上,上面竟然凝结出了许多银白色的汞液,在地上不断地滚动晃悠。

  巨大的响声过后,一阵耀人眼睛的珠光宝气出现,我瞧见了五光十色的珠宝,有鸽子蛋般大小的珍珠、夜明珠,有碧绿翡翠,有精美的金器和散落一地的红蓝宝石、钻石、欧泊、水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许多漆器和造型优美的铜器。

  我敢打赌,这是我这辈子里面,见过的最多的财富,如果将它转化为钱,足够我们龙家岭每一户村民都过上小康生活。

  不,包括田家坝和螺蛳林,麻栗山的几个村子都可以了。

  这样的财宝让几个老鼠会出身的土夫子都忍不住咽起了口水来,即便是那个吹牛说经手过好多个汉墓的胖子老云,也止不住地舔嘴唇——恐怕他们盗了半辈子的墓,都没有瞧见过这样的情况。

  一时之间,财宝就像野草,已经将人的那股兴奋之情给麻木得动都不想动了。

  墓室里响起了一阵口水的吞咽声,接着我听到胖子老云跟马领导建议道:“三哥,要不然咱们把这墓给炸了,派人在这里耗一段时间,然后点齐人手,再将这里全部都给取出来?”

  财帛动人心,然而马领导回头看了黑袍人一眼,眼中却突然浮现出了惧意,吐了一口唾沫在手心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事情都没有办完呢,扯啥淡,赶紧干活!”

  他这一吩咐,这些人的目光都从那金银珠宝移向了正中来,但见这是一副黑底彩绘漆棺,时过千年,色泽如新,棺面漆绘的流云漫卷,形态诡谲的动物和神怪,体态生动,活灵活现,图案想象力丰富,线条粗犷,洋溢着远古时代的神秘气息。

  马领导跳下那墓基来,给放置在四角的阴阳灯各添置了一点儿油,然后回返,与其他几人口中念着号子,而胖子老云则在上面动手脚,三两下,又将这第二副的棺柩打开了。

  当上面的盖子再一次被解开的时候,这回喷出来的是一股凝如实质的黑风,眼看着就要包裹住胖子的头了,结果他竟然快了一步,将一张黄色符箓给点燃了。

  黑风被火符烧去,空间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接着那黑底彩绘漆棺的四面也往外面倒塌下来,露出了里面朱底彩绘的漆棺,以及成堆的帛书。

  当外面的那些珠宝出现时,黑袍人纹丝不动,最为淡定,然而当这些帛书现世,他的身子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然后朝着上面四人喊道:“快点看,瞧一瞧那帛书的名字,有没有一卷叫做《临仙遣策》的。”

  老鼠会的人常年与古墓明器打交道,却也能够识别这些,不过相对于最外面的珍宝来说,这些帛书虽然承载了几千年的知识和风貌,却根本无法与金钱对比,因为珠宝是硬通货,而这些帛书,除了上面的内容,在当时的环境中,几乎都没有什么变现的价值。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倒也能够忠实于黑袍人的指挥,纷纷查探。这些帛书略多,看得有一些吃力,黑袍人和张快也上前帮忙,争取将这些所有的东西都给辨识出来。

  六人一起,毫不珍惜地一阵乱码,很快就被辨出了许多,我瞧见那原本应该珍而重之地放置在图书馆中的帛书,被垃圾一般地丢在地上,心中就愤怒不已,这愤怒并不是对这些没天良的盗墓贼,而是外面的同伴。

  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们竟然也没有派个一两人进来查看,老子在这儿这么久没回应,难道就真的没人管了么?

  时间匆匆,很快就简单的清了一遍,毫无结果,站在一堆被胡乱丢弃的帛书面前,黑袍人看向了那具朱底彩绘漆棺,一字一句地坚决说道:“开!”

  这被称为“育魔池”的黑色池子中心,那神秘气泡的光线变换,我第一次看清楚了黑袍人的脸,那是一张近乎骷髅般的面孔,除了骨头便都是邹巴巴的皮肤,双眼深凹,跟鬼一般,他这边一吩咐,老鼠会没有二话,立刻照做。

  最先出现的珠宝给了这些家伙无限的动力,每个人都期待着赶紧找到那魔简,接着各取所需,他们将那满满的珠宝带足,多带点,再多带点……

  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第三副棺材也被打开了来,本以为还会出现某种机关,结果没有,当第三副套棺也解体的时候,留在最里面的,是四件闪耀着各色光华的物件,以及一樽涂满黑漆,外面用帛和绣锦装饰包裹着的內棺。

  且不谈那涂满黑漆的內棺,单说外面那四件流光溢彩的宝贝,一件为七层宝塔,一件为乾坤金圈,一件为五色长绫,最后一件为一方铜镜。

  如此四件,上面均有细密而复杂的符文密布,这些符文跟当今主流的符箓有着明显的区别,荒蛮而粗犷,显然是另外一种体系,但是光第一眼瞧过去,就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独特气质。

  在这样的东西面前,先前老鼠会当做宝贝珍而重之的“穿山甲”,简直就是乞丐装。

  心动了,所有的人都被这四件法器弄得心摇神驰,恨不得全部揽入怀中。然而就在我期待着这六人发生内讧的时候,黑袍人却淡定地说道:“这四件东西,依旧归你们老鼠会,来,把最后一副棺柩给打开,那临仙遣策,应该是跟主人贴身而葬。”

  这话儿说得坚决又大气,马领导惊喜地点头,让胖子老云将这四件东西用预备布袋给包裹起来,然后将精力投向了最后的內棺。

  他们先是将第一层帛布给剥了下来,这布上是一副精美的帛画,里面总共分为三个部分,分别表现了天上、人间和地下的场景,栩栩如生,这是指引人类的灵魂走向彼岸之地,而帛布之间,还有文字。

  因为这文字的字体接近于汉隶,所以我能够看得懂——上面写着:“事皆过盈则缺,见利而收,万勿穷根问底,招惹横祸。”

  这几句话,如果在古代,算是很白话的一种,大意也就是——得了好处,你便收敛点,不要过分,否则有你好看!

  事实上,如果是一般的盗墓贼,这巨大棺室中的几层财物,已经算是天大的收获了,如果没有什么追求,随便拿一点,都已经足够在这个世界上很好的生存下去,然而对于黑袍人来说,世间财物再多,于他都只是粪土。

  他要的,是被所有外道视为总纲的《临仙遣策》,一种据说能够成就永生的修行法门。

  “继续!”凝视了这血淋淋的字体,稍微停顿了几秒钟,黑袍人毫不犹豫地高声喊道,而骤得宝贝的老鼠会等人干劲十足,开始用手上的工具,将这包裹在內棺的各色丝绸给剥离下来。

  上面的丝绸足有二十多层,想要一层又一层完好无缺地剥下,这是一个很费力气的活计,被满目财物耀花了眼球的老鼠会众人自然静不下心来,于是开始用利刃,将这些丝绸给切断。

  然而随着那丝绸断开,分置在四周的阴阳油灯,开始疯狂地跳跃闪烁,如在风中,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人点火,鬼吹灯!”

  瞧见这场景,老鼠会的四个人顿时就不淡定了,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慌乱地冲黑袍人喊道:“毛爷,不行,得走了,若这灯灭了,我们都得死……”

  黑袍人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死不了,我带了一张杀鬼符,李道子的杀鬼符——你们只管开了便是,谁若是要走了,休怪我不客气!”

  这李道子的威名,让惶惶的盗墓贼安稳了一些,将那內棺的盖子最后开启,随着最后一块盖子落地,我面前的气泡景象骤然变换,转向了那內棺之上,我瞧见一具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尸体,被浸泡在浓浓的棺液中。

  尽管被绸布包裹,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那尸体,正朝着我诡异地笑了一下。

  就这一下,我浑身冰寒,不由自主地从那寒池之中,一跃而起。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