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袖手双城的崛起

2015年7月3日 更新

  所谓平衡,并不是想要分化张励耘的权力,而是分担子。

  要知道,并不是时时都有大案要案等着我们处理。一年里面,数得上来的场面也没有几起,很少会有像之前那般全队出动的事件发生。

  一般来说,除了比较重大的案件之外,三五人反而是最适合的结构,人多了,不但拥挤,反而会相互影响。

  从茶荏巴错归来之后,我决定退居于幕后,必然要将接近二十人的特勤一组给划分开来,至少要分成两个小队。

  这样一分,问题就来了。那就是谁来领头。

  张励耘在我离开特勤一组的日子里,一直都是临时的负责人,他自然得占一个位置,而另外一个人,就比较考究我的想法了。

  若是按照资历来说的话,特勤一组没有人能够比与我一起进组的小白狐儿更加有资格。

  那小妞儿进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小萝莉。

  不过小白狐儿一来是修为大损,二来则是性格并不适合独当一面,与她有着同样问题的还有布鱼,这个憨厚的家伙,更喜欢听人发号施令。

  这样算下来,我就不得不从七剑其他成员里面来选人了。

  白合性子刚烈急躁,朱雪婷又太过于温婉,董仲明这个人其实也还不错,就是有一点儿没有主见。更适合秘书或者助理之类的职务。

  这样一算。林齐鸣这个集训营的第一名,就拔高了起来。

  他这个人的性子比较随和,粗中有细,又比较讲义气,在七剑里面,跟大家的关系都不错,在那些预备队员的心中,也有一定的分量,所以让他来另带一队,也是挺不错的选择。

  将大框架给搭好之后,我与特勤一组的每一个人都进行过深入的交流,保证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能够有最好的发挥。

  而剩下来的,则就是一个比较长时间的磨合了。

  安排好了这些,我便将手中的事情放手下去,让张励耘和林齐鸣去办事,而我则从繁重的任务里解脱了出来。

  对于我的决定,宋司长是表达支持意见的。

  事实上,最近这段时间里来,案件再也没有之前发生的那般频繁。而各大区分局经过精兵简政之后,组建起来的精干行动组,也逐渐承担起了一部分我们的责任来。

  脱离了繁重的任务,我其实也并没有多清闲,因为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我牵头去做。

  那就是之前跟王总局那边敲定好了的基金会项目。

  对于别的事情来说,这个才是重中之重。

  王总局已经知道了这一笔启动资金的来历,不过对于这种事情,见惯世事的他表现出了“难得糊涂”的态度,倒也没有太多的计较,而是派了几个总局后勤部的干事,过来与我协商搭建事宜。

  这几个干事都属于实干派的那种,而不是机关里面混出来的老油子,而慈元阁那边收到这个消息,也表达出了强烈的合作意愿来。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赚多少钱,都抵不过有这么一个官方背景来得重要。

  方鸿谨当即表示,说每年都会投入一笔定额资金,以维持这个基金会的良性运作,并且会聘请相关方面的专业人士,对此进行监督。

  王总局对这事儿表现出了十分积极的态度。

  这也侧面证明了宗教局所属的秘密战线,其危险程度实在是有些大,尽管上面也有一些抚恤,但是能够给这些为了国家和人民安宁的战友们多一些补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时间在慢慢流逝,基金会的框架也陆陆续续地搭建了起来,而特勤一组的两队人马,也磨合得很快。

  那些新加入特勤一组的预备成员们,已经能够融合进了这个团队里面来。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我都会对他们进行指导。

  这事儿,曾经做过茅山大师兄和华东神学院教导主任的我倒也驾轻就熟,没有太多的难度。

  在我和七剑的影响着,这些人的修为都得到了普遍的提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越来越少的露面了,慢慢地消失在了许多人的视野之中去。

  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我开始消化成就巫体所带来的好处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在通过总局档案室,查阅相关的文档,开始研究如何用碧落魂珠来炼就分身的事宜。

  我至今没有忘记康克由死去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的事情。

  如果我能够炼就分身,让这分身渡劫,我或许就能够逃脱十八劫的制裁,成为一个寻常普通的人。

  这事儿自然是千难万难,要不然当初康克由也不可能费尽那么多的心血。

  然而我却是斗志昂扬,因为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将这缠绕了我一生的劫难给挣脱去,到了那个时候,我家包子,就可以姓陈,而我则可以光明正大地让她叫我“父亲”了。

  而不是现如今按照字辈来拍的师侄子。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与小颜师妹名正言顺地在一起生活,想父母了,就回老家多待一段时间,也不用担心他们突然生出许多事端,离我而去。

  然而尽管此刻的我,对于力量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但是想要将心魔给转移到那碧落魂珠之上,还是有一些坎坷。

  意识的问题,远比身体要来得难许多。

  但是经过了相当一段长的时间,我已经能够把那颗碧落魂珠熔炼得如同我的身体器官了一般。

  假以时日,我或许能够将它给幻化出另外一个陈志程来。

  就在我沉寂下来的时候,特勤三组的赵承风,却是在屡屡出击,不断地建立新功。

  他北上南下,争锋在前,不断地破获了好几起大案子,并且顺藤摸瓜,牵出了好几个级别比较高的邪端组织来,并且将九九年起就不断闹事儿的那个团体,北方的基地给包了饺子,围剿了所谓的四大护法、八大金刚,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些给送进了白城子里去。

  赵承风之所以能够这般出风头,离不开龙虎山在江湖上给他援应的关系,不过事儿办得漂亮了,总局屡屡受到上级夸赞,众人的脸上都有光。

  这件事情特勤一组基本上都没有参与,后期拉网的时候,被指派去布控合围的时候,也被派到了最外围的位置。

  在那样的位置里,别说功劳,就连苦劳,都不如别人显要。

  张励耘和林齐鸣跑到我这儿来埋怨,说赵承风和他后面的人,吃相也太难看了,自己吃肉,连点儿汤,都没有给我们留下,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对于他们的抱怨,我只是笑笑,也没有多说话。

  因为我知道,赵承风之所以突然崛起,这般积极,主要还是因为感受到了我的压力。

  现如今总局行动处的情况,一组属于最璀璨的那颗星星,没有谁能够比一组有更多的功勋和战绩,二组因为黄养神的失踪而陷入停滞,尽管后来又调了一名京西的修行豪门家族子弟来就职,又重新整顿,但终究还是沉寂了下去,四组是青城山的王朋,稳扎稳打,不显山不露水,而唯独有他赵承风的三组,最有资格争功。

  往日别人将我和赵承风并列,说我们两个名字里面都有一个“城”的发音,故而名叫“黑手双城”。

  后来赵承风嫌这名字不好听,没有应下,反而被传出“袖手双城”的名头来。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随着我陆续闯出了偌大的名气来,他开始逐渐以与我并列而为荣,甚至害怕大家只知道总局有这么一个黑手双城,不知道还有一个袖手双城在。

  所以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而这事儿可是他与龙虎山处心积虑的功劳,哪里会分给我们半点儿?

  但在我心中,对于那个基本上只会耍嘴皮子的组织并没看上眼。

  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心腹之患,永远是不说话的那帮人。

  比如邪灵教。

  这个才是真正有可能颠覆时局的对手,也是值得我们尊重的敌人。

  赵承风跳得很欢,不断有战果传来,众人为他欢呼雀跃,拍手称赞,而我则大隐隐于市,安心地做着我的事情。

  人的记性从来都不是很好,随着赵承风不断地崭露头角,大家开始对这一位冉冉升起的人物评头论足,认为他已经能够与龙虎山的三大巨头并列,成为总局里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至于陈志程……

  对了,自他从那地底里千辛万苦地跑回来之后,就沉寂了许多,有任务也基本上是手下的人去出,难道他在地底受了伤,行动不便了?

  许多人这般猜测着,而我则从来都不解释。

  人们开始追逐着新的英雄,而赵承风也因为战绩累累,被提拔了上来,与我并列一起,成为了行动处的副职领导。

  我的心静如止水,丝毫不为外物所动,甚至很久都没有出过手了。

  一直等到了零四年的年初,张励耘领导的小队在浙东省的舟山群岛出任务时出了岔子,甚至造成人员损失之后,我方才重新奔赴了第一线。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世间天才,并非志程一人,而赵承风,自然也有其厉害之处。
天下英豪皆寂寞。

  1. 奇:

    沙发

  2. 探索_红豆豆:

    第二

  3. 小鱼:

    等待着看那个惊天的秘密

  4. 旅途他爹:

    秘密

    • 旅途:

      你现在在医院吧!全家出车祸了就因为你的臭嘴。在此祝你及你家人出门就车祸家人全性病,过节家里就死人。其实你也不容易因为你要看着你全家一个一个慢慢病死 撞死 家里女人被人干死。自己JJ溃烂。

  5. 旅途:

    楼上你的父母还好吗?

  6. 摩罗:

    灭掉王新监,打残米勒

  7. 旅途:

    不为家人考虑的你还不如畜生,老子又没日你祖上。为了嘴上快活让你母亲在床上那么累你不孝顺啊!其实你奶奶也错了不应该和驴杂交有了你父亲你父亲又和畜生杂交有了你。

  8. 旅途:

    四楼的,现在在医院吧!全家出车祸了就因为你的臭嘴。在此祝你及你家人出门就车祸家人全性病,过节家里就死人。

  9. 弥勒:

    打残我?天真,我大肥肥天下无敌

  10. 旅途他爹:

    不好意思,孩子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让大家见笑了

    • 旅途:

      我错了,爹

      • 旅途他爹:

        儿子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