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金针杀人

2015年7月3日 更新

  舟山岛一处医院的停尸房内,我站在一张停尸床前,看着横尸于此的李何欣,好久都没有说话。

  出身江阴省的李何欣因为有着一个嗅觉灵敏的鼻子。而被特招进了特勤一组,这两年多的时间,也的确凭借着这特长,办了不少漂亮的案子,然而此时此刻,她却躺在了这儿,身体冰凉,毫无生息。

  张励耘站在我的旁边,显得有些紧张。

  我沉默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开口。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的心在痛,特勤一组很久没有减员了。尽管这女子与我的关系,并不如之前的一组成员那般密切,跟不如七剑亲近,但是她的离去,终究还是让我难受。

  宗教局属于秘密战线的一支特别力量,危险那是必然的,也经常会有许多同志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殉职。

  说起来,这其实也是正常的。

  但是我却一直不能接受。

  张励耘瞧见我一直板着脸,心中有些紧张,张了张口,对我说道:“老大,我……”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通知家属了没有?”

  张励耘点头说道:“通知了,等你看过之后,就送离岛。浙东省这边的同志会负责接待的。相关的问题,也会跟家属谈。”

  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问道:“凶手抓到了没有?”

  张励耘低头说道:“还在查。”

  我抬起头来,盯着他说道:“这也就是说,从小李死的昨天,到现在,你们连敌人是谁,都还搞不清楚,对吧?”

  张励耘没有否认,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伸手,让他把验尸报告递给我瞧。

  接过来,我看了一眼。那验尸报告上面说李何欣是被利器刺穿颅骨而死的,法医从她的头中取出了一根一寸长的金针来。

  这金针并非镀的,而是纯金。

  众所周知,纯金的质地偏软,想要用这样的金针刺穿人体最为坚硬的颅骨,那需要在一瞬间,产生出巨大的力量,方才可以。

  也就是说。杀害李何欣的人,是个顶级的修行高手,在内家修为上,十分罕有。

  人们说飞花落叶皆可杀人,并非吹嘘,不过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得有着足够的技巧和劲力。

  很明显,这金针与那飞花落叶,相差不远。

  我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这一次过来,是查海兽的么,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海兽可不会使这金针。”

  张励耘这一次前来舟山群岛,是因为这边屡次有出海渔民报告,说有在朱家尖岛、登步岛和桃花岛附近瞧见过神秘海兽,闹得人心惶惶。

  当时警方和水面警卫部队进行过一次协同排查,并没有发现,但是接着又屡次接到报告,甚至还掌握了一张比较相似的照片,当地没有办法,于是就交给了有关部门来处理。

  浙东省这边接到任务之后,组织了几次行动,都没有什么进展,事情反而闹得越来越凶。

  有传说是海蛟的,有说是鬼舟的,风言风语,谣言纷纷。

  当地也是被闹得没有办法,方才将任务升级,向总局这边求助。

  特勤一组接到这任务之后,由张励耘带队,布鱼、白合跟随,另外还有纪忠良、李何欣、农菁菁和田学野四人陪同,阵容算是豪华。

  来之前特勤一组的几个头儿有过分析,认为即便是海兽,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凶戾之物,要不然早就出人命案了。

  舟山群岛的岛礁众多,星罗棋布,是我国的第一大群岛,分布的海域面积有两万多平方公里,光有名有号的大岛就有快六十个,加上零零星星的小岛子,足有一千多个,这样的海域里面,想要找这么一头海兽,实在是有些让人头疼。

  不过这事儿在别人看来是千难万难,但是在特勤一组,却应该还算是可以解决的。

  因为特勤一组里面,有一个布鱼。

  布鱼本就是水兽成精,而后又跟随崂山道士学习道法,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无尘道长,都教过他本事,而后又跟随我这么多年,论起实力来,我觉得就算是茅山的十大长老徐修眉,在水中也未必能够胜得过他。

  有着布鱼这样的王牌在,问题应该也就不大,所以我并没有多少担心。

  然而没想到特派调查组刚到舟山群岛没两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尽管大家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过各种各样的伤,但是死人,却是头一次,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坐最近一班的飞机,跟着小白狐儿一路周折,赶到了舟山群岛。

  舟山岛是舟山群岛的第一大岛,也是我国第四大岛,是舟山市的行政中心。

  调查组到这边来,还在处于了解情况的过程,根本就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调查工作,所以李何欣的死,与此次任务无关。

  那她是为了什么而死的呢?

  我离开了停尸房,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张励耘跟我汇报,说他们来到舟山之后,就入住在有关部门的招待所里,开了两天讨论会之后,前天他和当地的刘队长布置了第二日的任务,然后各自回去休息。

  因为出任务的关系,所以大家基本上是两人一个房间,这样有利于相互照应。

  与李何欣一个房间的,是金刚芭比农菁菁,据农菁菁的汇报,说李何欣在半夜的时候,闻到有一种古怪的味道,说睡不着,想要出去散步。

  农菁菁告诉李何欣,说明天任务很重,需要乘船,将葫芦岛海域给巡一大半,让她抓紧时间休息,免得明天精力不济。

  李何欣并没有听从农菁菁的建议,而是执意离开。

  谁知道她这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直到第二天盘点人数的时候,张励耘才发现李何欣一夜未归,并且根本就联络不上,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由布鱼领队前往海域巡查,而他则在舟山找寻李何欣的下落。

  等到了晚上,找到李何欣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张励耘是在一处下水道里找到的李何欣,这儿离调查组住的招待所并没有多远,直线距离不到三百米。

  从现场的痕迹上来看,凶手并没有太充足的计划,只不过是随意掩藏而已。

  法医在我来之前,已经对尸体做过了检查,并没有发现任何指纹,尸体的发现处也做过了现场调查,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地方。

  谁杀了李何欣、杀人动机是什么、凶手现在在何处、是否还会对调查组的人下手……

  一切都是一个谜。

  我赶到的时候,消息已经在内部传开了,调查组的工作陷入了半停滞状态,布鱼此刻带着白合、田学野在海上飘着,不知道是否需要赶回来。

  说完这些,张励耘显得很沮丧。

  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有队员因此丧命,而且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突破口,这对于他这个领导者来说,无疑是一种讽刺。

  我能够明白他的心情,因为我也曾经失去过手下的兄弟。

  想到这里,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两句。

  没曾想这一拍,张励耘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他的压力很大。

  除了为李何欣的牺牲而悲伤和自责,还在为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懊恼。

  我安慰两句,回头对旁边的小白狐儿说道:“打电话给欧阳,让她帮我查一下档案,江湖上有谁这么骚包,居然用金针来做武器;如果没有资料,帮我罗列一下能够使用金针做暗器的高手,供我考量,重点是盘查江浙一带。”

  小白狐儿点头离去,而我则对张励耘说道:“那金针的分析报告,你帮我催一下,我要知道这玩意的工艺水平,最好能够查到是哪儿生产的,看看是不是能够找到源头……”

  张励耘提醒我道:“金针不是子弹,这个恐怕很难查……”

  我毫不客气地说道:“办案子,不能因为有难度就退缩。这里的技术分析达不到,就让浙东省来安排;若还是不行,从总局调人过来做。”

  张励耘没有再多说,应声而去。

  两人离开之后,我离开了走廊,来到医院前面的花坛前,眯着眼睛,看着远处起伏的丘陵,久久不言语。

  到底是什么人,一言不合就杀人呢?

  换位思考来看,李何欣定然是撞破了那人的某种事情,又或者是产生了什么冲突,对方才会是毫不犹豫地出手杀人。

  双方一动手,那人应该就知道李何欣是个修行者,然而却还如此暴戾,显然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金针杀人……

  好奢侈的排场,不过既然惹上了我,那就算是你狗日的倒了血霉。

  知道我的人,都晓得,黑手双城是个极其护短的家伙。

  李何欣这样的修行者,在你眼中或许就是蝼蚁一般的人物,不过你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惹到了身边么……

  小白狐儿离开了大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手上抱着一堆资料,对我说道:“哥哥,欧阳姐姐那里已经把资料传过来了,嫌疑最大的那个人,叫做落千尘!”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奇:

    沙发

  2. 坏蛋:

  3. yuanping:

    我好喜欢蛊事和道事这两本书啊、什么时候能拍成电视剧呢?拍成电视剧一定火、

  4. 好猫:

    老大出马,那家伙死期到了!

  5. 魅魔:

    二蛋好久没出手了,没生疏吧?

  6. 千雪凌天:

    金针杀人 难道是闵魔这土豪??算算的话 弥勒也该放他出来了

  7. 千雪凌天:

    落千尘 落雨飞她老子???

  8. 奚左:

    落飞雨的爹爹么?

  9. 弥勒:

    我就笑看你们装逼

    • 旅途:

      装你麻痹

  10. LXF:

    落千尘应该不是飞雨老爹 不过肯定是亲戚, 估计 二蛋就是因为这次,被老王打的 修为大伤 在蛊事里都还没恢复好。

    • 弥勒:

      先别下结论,结局拭目以待

  11. 李大蛋:

    落不是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