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舟山群豪池水深

2015年7月4日 更新

  百家姓里面没有姓“落”的,这个名号,自然是外号,不过当小白狐儿一说出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立刻蹦出了变态神医落千尘有限的信息来。

  这个人据说姓洛,具体的名字从来没有人知晓,成名已久,是个很神秘的人。

  这一点,从他成名三十多年,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就能够知晓一二。

  之所以叫做变态神医,后者是形容此人的医术,简直就是让人瞠目结舌,许多医学上难以根治的疑难杂症,在他的手上,都不过是疥藓之疾。而前者则是形容此人的性格。

  所谓变态,其实是针对于他那恋童癖的爱好来定下的。

  据说此人虽然医术高明,医好了许多的疑难病症,据说连恶性肿瘤这种至今都难以攻克的癌症难关他都能够祛除,但是他有一个规矩,那就是给你治病可以,但是你得上供一个漂亮的小孩儿给他玩弄。

  这小孩儿性别不限,男女皆可,但是有一点,一定不能大于六七岁。

  而且这小孩儿一定要跟患者有一点儿血缘关系,并不是随便从孤儿院或者人贩子手中找过来的,就可以。

  他兴致来了,甚至会当着别人的面玩弄幼童,场面极为恶心。

  几乎每一个被他玩弄过的幼童,心中都会留下阴影。然而这个家伙。则从享受别人的痛苦之中,获得变态一般的高潮。

  我曾经在总局的案宗里面瞧见过此人的名头,不过因为他除了这一点变态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作奸犯科的事情,甚至于他的医术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的确治好了那些患有不治之症的人物,所以无论在江湖,还是朝堂之上,都没有把他当做邪派分子。

  知道的人谈起这人来,都会下意识地吐一口唾沫,骂一句变态,如此而已。

  不过倘若真的是此人杀了我的手下。那么不管他的医术有多高明,我都不会放过这个家伙。

  惹到我,算是他倒霉了。

  小白狐儿瞧见我对这人有印象,继续念道:“落千尘行医的手段,除了配合内功推拿和药石治疗之外,还喜用针灸之术,据说他传承了古华佗的天罡三十六针法,擅长镵针、磁圆针、鍉针、锋勾针、铍针、梅花针、火针、毫针、三棱针等手段。为了与之相配,特地打造了一百零八根金针相随。欧阳姐姐翻阅过关于此人修为的口供,得出此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凶手的结论。”

  我摸着鼻子,慢慢地说道:“好像没有听说这个落千尘在修为上,有多强悍啊……”

  小白狐儿想起了什么,在资料里翻了一下,找到了一处红圈画出来的描述,对我说道:“有分析师认为,落千尘有东海蓬莱岛的背景。”

  东海蓬莱岛?

  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苗疆万毒窟,这三个地方,是江湖中盛传的修行圣地,在几百年前的时候,稳压诸多门派,成为人们心中的信仰之地。天山神池宫我是有去过,虽然并不如传说中的玄乎,但是也足以让人震撼,而这落千尘若是真的有东海蓬莱岛的背景,只怕就不是那般离奇了。

  我点了点头,问及了变态神医那一百零八根金针的外观,小白狐儿摇头,说资料上语焉不详,倒是不能确定。

  我让小白狐儿继续跟欧阳涵雪联络,看看能不能将这金针的事情给确认了。

  但凡懂一些针灸知识的人都知道,因为针法的不一样,所以金针基本上各有不同,有的长,有的短,有的中空,有的弯钩……

  变态神医有一百零八根金针,落在李何欣颅骨里的那一根,是否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很难认,这还是其一,另外小白狐儿还告诉我,说很难找到愿意举证的人,这个需要时间。

  她的说法,我表示理解,毕竟能够指证的,都曾经是变态神医的病患,而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有过这么一段不堪的往事。

  用自家小辈的屈辱,来获得性命的苟延喘喘,这事儿如何考量,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除了落千尘,欧阳涵雪发过来的资料中,还给了我舟山群岛的几家修行门户和闻名人物,朱家尖的朱贵,人称浪里白条小张顺,桃花岛的舟山黄家,普陀山的慈航别院,这些都是顶出名的角色。

  特别是慈航别院,又叫做慈航静斋,在许多文学作品里面都有过提及,是佛家修行之中的一处重地。

  这里的女尼姑,厉害是天下闻名的,斋主静念师太,绝对有问鼎天下高手的实力,只不过这个门派在一甲子之前的时候,表现得太过于活跃,又站错了队,结果一直被打压至今。

  与龙虎山一样,慈航别院在宝岛也有支流,领头的人物据说是嫁给了当年的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

  而且还是小三上位……

  这是资料上的显示,至于一女尼如何能够还俗嫁人,而且还是以赶走原配的方式上位,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我方才知晓,这舟山群岛当真是藏龙卧虎,不是凡地。

  按理说,舟山群岛这儿有着这么多的高手,些许海兽,其实用不着舍近求远,将特勤一组从京都调派过来,直接通过宗教办公室协调,发函请这些人来帮手便好。

  不过我也晓得,估计宗教局对这些舟山群豪的影响力不够,所以才会如此。

  当年的那场战争,浙东大部分的修行门派,都将筹码押在了奉化出来的那一位豪雄身上,没曾想原本能够鲸吞天下的他居然把好好的一副牌打得乱七八糟,不得不退守宝岛,使得那些站错了队的人们要么就背井离乡,要么就退隐山林,黯然沉寂。

  这些人心里有疙瘩,又不如龙虎山一般豁得出脸皮来,故而一直都不甚活跃,跟官面上的联系也不高。

  大致看完了资料,我没有想着去拜访那些地方豪门,因为从对方表现出来的态度上来看,我若是以茅山大师兄的身份,或许还会请我喝杯茶,若是以此刻的官身去,说不定就会吃了个闭门羹。

  我不会这般自找没趣,将资料收下之后,我召集留守的特勤一组成员开了一个小会,将这些事情作了通报。

  完毕之后,我又找了当地负责配合我们的刘满堂刘队长沟通交流。

  刘满堂是从苏北调过来的外来户,修为算是不错,但是对这儿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他告诉我,说对外办的确是有尝试着联络过这些地方豪门,特别是普陀山的慈航别院,不过得到的回应都不冷不淡,显然是没有什么搭理的想法,于是就不再勉强,只求他们不要惹事就行。

  要知道,那慈航别院当年可是曾经领导佛门的门派之一,地位未必会比茅山龙虎差多少,斋主静念师太虽说因为某些原因未入十大,但是修为摆在那里,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了的。

  我听着刘队长跟我诉了半天苦,一直没说话,到了最后,我轻声咳了咳,然后跟他说道:“你帮我留意一下,这些人里面,最近是否有谁生了重病。”

  刘队长不解其意,我不得不耐心引导:“修行者也有生老病死,自然也会看病买药,你帮我排查一下,可晓得?”

  现在的我,在系统内部的名望已经是越来越高了,刘队长自然不敢怠慢,赶忙吩咐人去做事。

  交代完所有,我叫了小白狐儿一起,陪着我去街上逛一逛。

  舟山群岛风光秀丽,气候宜人,拥有两个国家级海上风景区,特别是海天佛国普陀,最是出名,也是著名的渔业和旅游地,街上游人如织,大批的游客从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前来,在这里汇集,一时间挤挤攘攘,十分繁华。

  尽管因为李何欣的事情,我并没有太多的心情,不过饭还是要吃的,小白狐儿一路打听,来到了当地一处海味比较有名的酒楼。

  小白狐儿的目的,是为了吃饭,而我则是别有想法。

  一路走来,我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却有些诧异地发现,这大街上竟然能够瞧见有两只手以上数量的修行者。

  这样的比例,难免就有些奇怪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吸引了这么多的人前来呢,而这事儿,是否又跟李何欣的死有关系呢?

  我心中琢磨着,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当小白狐儿选定了那一家酒楼之后,我也并没有拒绝,因为我瞧见有好几个比较厉害的练家子,都聚集在了这么一个地方去。

  酒楼叫做明月阁,并非现代装修,而是古代酒楼的那种模样,四面敞开,这是为了看远处海景。

  楼有三层,一二楼大堂,三楼包厢。

  这儿生意十分火爆,我们到的时候,只有二楼靠里有一处桌子。

  我和小白狐儿坐下,她兴致勃勃地点着这儿的特色菜,而我则不动声色地左右打量,竖着耳朵,准备听些酒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楼梯口那儿,竟然走来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1. 哈哈:

    刘老三徒弟

    • 旅途:

      估计是

  2. 旅途:

    二楼

  3. 左哥:

    小师弟

  4. 风铃:

    萧克明

  5. 旅途:

    三楼

  6. 苏三:

    一字剑

  7. 弥勒:

    这个还真不好猜…

  8. LXF:

    肯定是洛飞雨 这个第一大美女 我的大波波 梦中情人呀 便宜了萧色狼

  9. 龙行天下:

    师傅

  10. 旅途:

    楼下吃屎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