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朱家大院

2015年7月5日 更新

  “人呢,现在人在哪里?”

  “之前还在余杭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因为颅内肿瘤过大,强行开刀的话。手术风险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所以就放弃治疗了,目前人回到了朱家尖静养。说是静养,其实也就是等死罢了……”

  听到刘满堂的话语,我和其余几人面面相对,张励耘脸色激动地说道:“就是他,没错了。”

  我摸了摸鼻子,对刘满堂说道:“你帮我介绍一下朱贵的基本情况。”

  刘满堂倒是做过准备,立刻说道:“朱贵是成名已久的水上名家,最出彩的战绩莫过于独自一人在海里沉潜十天十夜,从舟山潜至宝岛,与溃散到宝岛的本家弟弟朱富见面的事情。他是江湖上水性最厉害的几人之一。曾有人传言,说在水里,无人是他的对手。武无第二,这名头一传出去,立刻有人找上门来,结果都给他在水中料理了,一时间风头无双。”

  他说这些的时候,布鱼在旁边老神在在,仿佛毫不介意,然而我却能够看到这家伙的两眼隐隐生光。

  武无第二。

  但凡敢称天下第一者,自然是有着无数的挑战者的,像朱贵这般,说水中无敌手,自然引得了布鱼的注意力。

  水性好是一回事儿,但是水中无敌手。这话儿说得有些夸大。

  别的不说。我认识的人里面,水性好的便有好几个,未必不能够将他给按倒在地。

  刘满堂还告诉我们,说着朱贵平日里还是很低调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打渔,风吹日晒,也没有什么恶迹,就是为人有些死硬,宗教局外联办的人在八十年代,好几次登门拜访,想要请他出山,都给拒绝了。还被赶出门去。

  显然,这人对于朝堂之上的态度,应该是相对敌视的。

  又或者没有心思在这方面发展。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对权力没有野心的清高客,还是怀着其他目的的江湖人士,他既然跟变态神医有可能联系,那我就得查一查。

  事不宜迟,当夜我就调集了人手,特勤一组所有人都带上。另外当地部门的刘满堂队长也带了四个属下,一行人驱车前往沈家门,过跨海大桥,前往朱家尖。

  朱家尖是舟山群岛的第五大岛,岛内面积广阔,朱贵的家位于岛南一个并没有经过旅游开发的小渔村里。

  三辆汽车,一路坎坷,终于来到了这个宁静的小渔村外,我没有让司机开进村里去,而是在村外的林子里停了下来,我将众人聚集在一起来,下达任务道:“布鱼,你带尾巴妞去海边方向等着,防止有人从水中逃离;白合,你带纪忠良守住这边的路口,任何车辆或者行人离开,都给我拦住;其余人,跟我去朱家,记住,一切小心,不要大意……”

  众人听令,布鱼和小白狐儿提前离开,我则等待了十分钟,方才带队出发。

  一路走,进村的时候,不断有犬吠,而且一声狗叫出来,周遭立刻有附和之声,不多时,全村子的狗都开始狂吠了起来。

  我们到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半,渔村大部分的灯光本来都已经熄灭了,结果这狗一叫,又复亮了许多。

  张励耘瞧见这些,下意识地看向了我。

  我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平静地说道:“这个朱贵既然这般厉害,他的老窝肯定非同凡响,狗厉害,人估计也不会有多差。”

  平凡的土地是孕育不出修行高手的,要是没有传承,浪里白条也就不过是个水性不错的汉子而已,哪里可能宛如在母体一般,不用呼吸,就在海底里待上个十天十夜?

  我的话音刚落,村道旁边的一扇门便被打开了,黑暗中传来了一句乡语:“你们是谁,找哪个?”

  我转过头来,瞧见是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头儿,当下也是十分有礼地拱手说道:“大爷,我们是过来找朱家尖的浪里白条小张顺的,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老头儿眉头皱起,没有回答,反而疑惑地问道:“找贵爷?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我瞧见老头儿一副提防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胡话拈手即来:“是这样的,我家父亲,跟朱爷是老交情,恰好小可对于岐黄之道又略懂一些,前些日子归家,听到父亲说我那世兄有些毛病,让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点什么忙。”

  我说得真切,然而老头儿却有些狐疑道:“你过来治病,为什么要三更半夜过来,还带着这么多人?”

  他的眼睛倒是挺尖,能够瞧见我身后这一帮人的气势不善,并不像是什么杏林中人。

  张励耘、农菁菁、田学野这几人都是公门中人,办惯了案子,本身就有一股气质,而刘满堂等人也是如此,我没办法解释,只有一推六二五地说道:“我是一个人来的,这些人,是在半路上遇到的,跟我倒没有什么关系。”

  老头儿一愣,没想到我竟然会这般说,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看去,好在那刘满堂也是个机灵人物,赶紧站出来说道:“大爷,我是市里面的,最近不是闹海兽么,想过来找朱爷帮忙……”

  老头儿似乎记得他,“哦”了一声,说道:“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被撵走了么,怎么还来?”

  刘满堂赶紧赔着好话,老头儿随手一指,朝村里面的一栋大院子指道:“贵爷家在那里,不过他这几天出去了,你们找也是找不到的;倒是这位小哥,你既然与他家有旧,去拜访一下,也是好的。”

  老头儿浑然不给刘满堂面子,却对我和颜悦色。

  我也没有多聊,拱手道谢,然后径直前往那大院子,来到门口,却见那大门打入铜钉,涂有朱漆,十分富贵,用门环敲了两下,院子里便传来了动静。

  门开,一个长得跟黄晨曲君有得一拼的中年丑汉站在门口,申请不善地望着我,问什么事儿。

  我将刚才说的胡话,在这里有轱辘地说了一遍,那丑汉问我姓名,我随口编了一个,结果他眉头一竖,冷声哼道:“我家老爷并不认识什么罗大屌,你找错人了。”

  说罢,他就要将门给关上,不过我好不容易骗开这门,哪里能够让他合拢,当下伸手一拦,将门抵住。

  我正要分说,那丑汉却向后退开去,口中吹了一声口哨,旁边顿时就有两道腥风,朝我扑面而来。

  是猛犬!

  我眉头一皱,这人当真是好霸道,一言不合,直接放狗咬人,这当真是没有王法了。

  对方如此凶悍,我也没有太多的顾忌,当下手掌一翻,往前轻轻一拍,那魔威化作两道细线,朝着这两道黑影摄去。

  魔威一至,再厉害的畜生都是双腿一软,直接跌落在地上,四肢趴地,哆嗦不敢猖狂。

  我接着院子里的灯光,低头一看,却是两头身高毛厚的藏獒,小狮子一般,可想而知,倘若是我是个普通人的话,被这么一扑,半条命都没有了。

  我这魔威控制自如,那丑汉并没有感觉到,瞧见这两头恶犬趴窝了,一动不动,顿时就有些意外,吹了一个口哨,口中还低声唤道:“虎妞、牙子,上啊,这么多肉是白吃了对吧?”

  他越喊,语气越严厉,然而无论他如何催促,那两头藏獒就是不肯挪动,跟土狗一般瘫软在地,没有理会他。

  过了好一会儿,那丑汉方才看出门道来,抬头看着我说道:“阁下好手段。”

  我保持着平静的笑容,淡然说道:“我有什么手段,都没关系,但是来者是客,像你这般放狗咬人的法子,难不成是朱贵教你的么?”

  丑汉冷冷哼了一声,还未作答,却瞧见我身后跟来的刘满堂等人,双眼立刻流露凶光:“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我与这中年丑汉说话的时候,张励耘等人已经将这大院给围住了,我再无担忧,直接往里面走去,口中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朋友,把你家朱贵给叫起来,我有事儿找他。”

  我大喇喇地往里面闯,那中年丑汉自然不敢,伸手过来拿我。

  他看着也是个常年在水中讨生活的家伙,双臂自有一股气力,不过在我面前,倒是有些班门弄斧,给我一把擒住,一直拖拽到了堂屋门口来,方才将他放下,不冷不淡地说道:“朋友,别逼我动粗,会很难看的!”

  那丑汉被我推到一旁,这时屋子的门开了,走出了七八个人来,有男有女,领头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冲着我沉声说道:“阁下是谁?”

  我打量着这些人,发现没有我要找的目标人物,便问朱贵在哪儿。

  那男人却是朱贵的小儿子,他告诉我们,他父亲不在这儿。

  不但朱贵不在,而且他大哥也离开了这里,至于是去了哪儿,他们也不知道。

  线索断了。

  我瞧见这人不像是说假话,心中一阵咯噔,看了一下刘满堂,而他却嘿然了一声,然后问道:“朱二,你家小女儿在哪里?”

  这话儿一说,那小儿子脸上立刻就是一阵怒火。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没有证据,不能胡乱抓人,也不能胡乱行事,一切都是有规矩、有纪律的,这个大家需要记得。

  1. 麻神不爱抢篮板:

    小女儿让人玩儿了

  2. 依咯咯:

    小佛,辛苦辛苦。

  3. 时光不念旧人:

    赞!

  4. 龙行天下:

    流氓

  5. 神都郎君:

    啥鸡巴医生

  6. 旅途:

    鸡巴医生,快来救我

    • 罗大屌:

      我来给你治疗,吃我一屌

      • 射吊英雄:

        你这么吊看过射吊英雄传没有?

        • 罗大屌:

          英雄所见略屌

    • 。:

      鸡巴都是你祖宗,还乱叫。不救你了去救你娘去,被干一天了。我们对不起你家女人啊!以后你不用怕了因为你后台多,毕竟我们都是你爸爸,我们把你祖宗从墓里拉出来玩玩。玩到你这样的后代变异,玩到你祖宗从墓里出来乱叫。

  7. 陈三蛋:

    估计这件事,二蛋的功力受损了

  8. 。:

    六楼全家车祸了,快回家吧!

    • 旅途:

      这个傻逼是谁?全家都被车撞了??真严重好好养病别玩手机了

    • 旅途:

      这个傻逼是谁?全家都被车撞了??真严重好好养病别玩手机了

  9. 。:

    六楼的全家车祸死完了。恭喜贺喜六楼全家人性病。家里女人被干疯弄死。就是因为六楼不说出自己的名字。

  10. 。:

    六楼的全家车祸死完了。恭喜贺喜六楼全家人性病。家里女人被干疯弄死。就是因为六楼不说出自己的名字。

  11. 缘分天空:

    能不能文明点,这就是国人素质?

    • 。:

      该你鸡毛事

  12. 。:

    旅途是个大傻逼

    • 。:

      我傻但是我是你亲爹,不孝顺啊!你娘阴道都磨烂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