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15年7月5日 更新

  对方听到刘满堂的威胁,不但没有半点儿惊慌,反而又抬出一位罗局长来压住我们,这事儿倒是让人有些好奇了。我没有等刘满堂说话,便嘿然一笑道:“我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位罗局长,会在这里。”

  那女尼回头,吩咐了一下门下弟子,让她去将人给叫过来。

  慈航别院有恃无恐,我反而有些兴趣了,没多久,那弟子领了几人过来,为首的满头白发,脸上皱纹浓密,看那气质。就给人感觉是公门中人。

  我在脑海里想着这人是否会是认识的,却没想到那人走到近前来,灯光一照,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诧异地喊道:“罗大、贤坤,怎么是你?”

  这个看着快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居然是我幼时的好友罗贤坤。

  一般来讲,修行者因为吞吐气息,滋养元气,故而新陈代谢要比寻常人要满上许多,所以只要是修行正途,都容易长寿,而且也显得年轻,便比如我,年近四十,但模样却和青年人相差不多。只是气势沉稳一些。

  然而这道理在罗贤坤的身上却并没有体现出来。他比我还小上一岁,但整个人看起来,真的是苍老无比,让分别多年的我瞧见他,都不敢相认。

  我一喊出声,那罗贤坤却也发现这不速之客居然是我,几步上前,诧异地问道:“志程,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按捺住心中的震撼,简单说道:“我过来办点案子,你呢?”

  他指着自己来的院子说道:“慈航别院今日举办无遮大会,广布佛缘。我师父受到了邀请,就带着我过来,见识一下世面。”

  我没有理会旁人,走上前来,拉着罗贤坤的双手说道:“老罗,你咋变成这副模样了啊?”

  听到我的责问,罗贤坤一声长叹,良久之后。方才缓缓说道:“古人评韩信,说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其实也是差不多……”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并非蠢笨之人,罗贤坤简单一句话,让我想起了他当初被琳琅真人收为弟子的缘由,又想起了在地底血池之中时,心魔蚩尤对久丹松嘉玛的双修之术,顿时就豁然开朗了。

  然而此时,作为一个外人,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有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叹道:“兄弟,保重啊!”

  刚才那接待的女尼本来想叫罗贤坤过来压人,却没想到两帮人居然认识,顿时就有些尴尬了,在旁边结结巴巴地赔笑说道:“罗局长,你们认识啊?”

  罗贤坤回过身来,给她介绍道:“宁远师姐,这是我们总局的领导,茅山首徒陈志程。”

  “黑手双城?”

  果然,罗贤坤一报出我的名号,那女尼立刻瞪着双眼,像见到鬼一般地喊了起来,随后又觉得自己失态,连忙补救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我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这匪号现如今居然这般出名了,以后若是想要偷偷摸摸干些什么事情,就不像往日那般爽利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点头,寒暄了几句,然后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两人解释了一遍。

  听到那朱贵跟杀害我属下的凶手有关,女尼顿时就脸色大变,杏眼一竖,恨声说道:“血口喷人,这是血口喷人,我慈航别院怎么可能跟落千尘这样的江湖败类有来往,陈司长你莫听那些黄口小儿胡说。”

  我眯着眼睛说道:“是与不是,这个得查一下才知道。这位师太,虽然深夜来访,有些失礼,不过事关我属下生死,我也不得不公事公办,还请给个方便。”

  女尼断然拒绝道:“海天佛国,虽不如茅山那顶级道门的气派,但内中只有奥秘,哪里能够让人随意搜查?不可,不可!”

  我心中愤怒,正要发作,这时罗贤坤慌忙上前,来作和事佬:“两位,两位,且莫争论,能听我一言么?”

  两人停住,看向了罗贤坤。

  他指着女尼说道:“宁远师姐你是问心无愧,坦坦荡荡,不想忍受这份委屈,对吧?”

  女尼点头,而他又指着我说道:“志程,你属下有人暴死街头,心头自然窝着一肚子火,想要找到罪魁祸首,绳之以法,所以行事自然不避小节,对吧?”

  我挤出一丝笑容,平静地说道:“是的,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

  罗贤坤朝着女尼拱手说道:“宁远师姐,后院那儿,是诸位师长和师姐妹的修行之所,男子不可冒犯,不过这外院之处,倒是可以让人查看的。不如这样,师姐若是信得过我,便由我带着,领我这陈兄弟走上一遭,你看如何?”

  那女尼想了好一会儿,方才勉为其难地说道:“既然是罗局长发话,敢有不答之理?不过事先说好,若是擅闯后院,可别怪我慈航别院翻脸无情!”

  罗贤坤赔笑说道:“哪里,哪里,后院那儿,我们绝对不会叨扰的。”

  女尼妥协了,而我则将张励耘、小白狐儿等人留在了门厅处,然后与罗贤坤两人,在这依山而建的别院之中,缓步而行。

  别院分为内院外院,以大雄宝殿为隔,内院自然是一众女尼的修行生活之所,有围墙格挡,寻常人等是进入不得的,而外院则是供江湖同道,以及游客居住的场所,从服务到饮食,都打包给旅游公司来做,自然是有所区别的。

  罗贤坤假模假样地带着我走了好几处地方,皆无发现,还待向旁边走去,我拦住了他,平静地说道:“夜有些深,不如就先停吧?”

  他有些惊讶地问道:“啊?为什么不走完呢,你不是挺着急的么?”

  我平静地笑道:“大屌,明人不说暗话,那朱贵和落千尘倘若在这慈航别院,自然是藏在洞天福地里,跟这儿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就算是带着我搜遍每一寸,都未必能够找到一根毫毛,何必浪费力气?”

  听到我喊起小时候的名字,罗贤坤抬起头来,皱着眉头问道:“二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罗贤坤面前,并不用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大屌,咱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我就问你一句,落千尘是不是在这儿?”

  罗贤坤低下头去,不看我眼睛,认真地说道:“我也是刚跟师父来到普陀山,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这句话,说的是真话,不过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恐怕他应该也是知道,依这帮尼姑的性子,我一直在追寻的那个变态神医落千尘,估计就在这慈航别院里面。

  只是他并没有表达出这样的态度来,反而是选择了沉默。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为难他,而是问起另外一件事情来:“什么是无遮大会?就是大家不穿衣服,赤诚相见?”

  罗贤坤知道我在调侃他,摇头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所谓‘无遮’,就是兼容并蓄而无阻止,无所遮挡、无所妨碍,梵语般阇于瑟,华言解免,它是一种广结善缘,不分贵贱、僧俗、智愚、善恶都一律平等对待的大斋会。慈航别院为了弘扬佛法,所以请了几个关系较好的门派过来观礼。”

  我冷然笑道:“慈航别院低调了半个世纪,这无遮大会恐怕是第一次举办吧,你别跟我说没有别的什么目的。”

  罗贤坤在落千尘的这个问题上,对我有愧,所以其他的倒也不敢相瞒。

  他直接说道:“我得到的消息,是慈航别院准备捕捉一条软玉麒麟蛟,只可惜消息走漏了,好多江湖人士过来浑水摸鱼,就不得不召开这样的一个活动,让我们这些门派,过来撑些场子……”

  罗贤坤的话语,让我有些发愣,黄晨曲君等人的露面大张旗鼓,慈航别院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倘若那静念师太有一字剑说的那般厉害,未必会怕他们这些人。

  要知道,相比这一帮乌合之众,像龙虎山这般的大鳄,方才是更危险的敌人。

  慈航别院素来以手段精明而著称,为何会下这么一布臭棋呢?

  是因为遇到了难以抵御的威胁,还是另有打算?

  我心中疑云重重,一时之间又没有办法证明落千尘和朱贵就在此处,硬闯山门自然是不行的,于是就想着留下来,多多少少也给对方一点儿心理压力。

  罗贤坤得知我的想法,说会帮我跟慈航别院说的,给我留出一个房间来。

  反正他们这儿也是盈利机构,开门迎客,收钱的。

  两人折回来,一番合计,方才得知房间不多,只有一间了,我便让张励耘带队离开,而我则与布鱼两人,留在这儿。

  罗贤坤在旁边帮忙,一直忙到了午夜两点,方才离开,临走前,我趁着无人,拉着他的胳膊,低声说道:“大屌,你我是儿时好友,所以我奉劝你一句,有的时候,还是得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东西。你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找我,知道么?”

  罗贤坤笑吟吟的点头离开,望着他那略有些佝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只有一声长叹。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唉!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鲁迅当年写下《故乡》的时候,文中回忆闰土,想必也是此时的情绪吧?

  1. ycy123:

    1感谢加更

  2. 哈哈一笑:

    真是大屌啊!

  3. 奇:

    沙发

  4. 弥勒:

    今天怎么不自我介绍我叫罗大屌了呢哈哈

  5. 前排:

    二楼

  6. 浪子v康:

    终于又看到了一章,谢谢

  7. 绽放:

    精彩绝伦

  8. 邱胜:

    成也大屌,败也大屌。不管怎样,都是大屌。

  9. 晨风-依旧:

    大屌这是要精尽人亡啊

  10. 千雪凌天:

    哈哈 被张家妹子吸干了

  11. 粉丝A:

    更新太慢了,等的花儿也谢了!

  12. 缘分天空:

    得与失,看值不值。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