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无遮大会水很深

2015年7月6日 更新

  次日清晨,我被一个不速之客给吵醒了。

  这是我第一次与那号称不弱于天下十大的静念师太相见,跟想象中的不同,我本以为大名鼎鼎的慈航别院掌舵人。应该是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尼姑,却不曾想除了那眉目之间略带冷清,还有一光溜溜的脑袋之外,真的给人一种曼妙少妇的感觉,明艳动人的容貌,与这戒疤秃瓢相映成辉。

  据我所知,这静念师太成名已有一甲子,现在的这副模样,多半是修行而来。

  按理说,出家人最不关心的就是身外之物,我遇见的几个老和尚,实力都很高强。但是人家都有着垂垂老矣的状态,像宝窟法王,完全就是一个皮挨骨头的僵尸模样,类似这种的,倒也不多。

  世间青春常驻的修行方法不多,但也不少,比如小颜师妹练的秀女峰驻颜功,谨守本心,又比如魅魔刘子涵的双修,吸阳补阴……

  倒不知这位明艳少妇一般的静念师太,到底走的是哪条路子。

  我早已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清早前来拜访的静念师太倒也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想法,在罗贤坤的引荐下,与我寒暄,说不知有贵客前来。有失远迎。

  就我的江湖身份而言。茅山大弟子的含金量并不算高,毕竟上面还有十大长老。

  而官面上的身份更是不同,慈航别院被打压了半个世纪,若是说没有怨气,那简直就是在自欺欺人。

  按理说,这位野心勃勃的别院住持,根本没有必要搭理我的。

  不过世事并无绝对,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应该只是因为四个字——黑手双城。

  虽然我之前对这个匪号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并不注意,但是不可否认的事情是,黑手双城的含金量。已经越来越超越了我之前的所有身份,成为了陈志程在江湖上独一无二的名头。

  稍微跨入圈子里的人,都能够听到这个名字,以及名字后面那显赫功绩和累累尸骨。

  天下十大,这个是许多人窝在一块儿,开会讨论出来的,说是权威,但终究有许多人并不认同。比如我面前的这位静念师太。

  但是黑手双城的名头,却是无数鲜血和亡魂给喂出来的。

  或许因为如此,所以静念师太对我最是热情。

  此番一大清早过来,除了过来说句“久仰”之类的客套话外,静念师太还向昨天与我们发生的冲突表示了歉意,并且跟我承诺,说慈航别院对于像变态神医落千尘这样的江湖败类,从来都是最为鄙视的,他是绝对不会在慈航别院的。

  而他若是在舟山附近的话,等慈航别院忙完这无遮大会,一定会派遣高手,协助捉拿。

  聪明人说话,从来都是点到为止。

  我听出了静念师太话语里所要表达的两个意思。

  首先,咬死了落千尘跟慈航别院没有任何关系。

  其次,你别捣乱,等我办完正事之后,会亲自帮着你,把那家伙给送到你手上来的,别着急。

  这两句话其实是很矛盾的,但是又合情合理。

  静念师太这一大清早的,就亲自过来,也算是给我这个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黑手双城,一个很大的面子了。

  不可否认,对方的行事,做得是滴水不漏。

  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我这个家伙,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护短。

  护短的一个特点,便叫做仇不过夜。

  杀了我的人,还想着逍遥法外,这样的美事,怎么可能会有?再说了,我与这位静念师太一点儿交情都没有,凭什么去相信她的承诺?

  要是尘埃落定,她又跟我玩昨天那一套,我该如何?

  当然,此刻的我又不是毛头小子,心有城府,便也不会当面指出,而是和风细雨,与她好是一阵热情寒暄。

  海天佛国的无遮大会召开在即,身为主事者的静念师太也是大忙人一个,能够抽出时间过来安抚我,已经是十分给面子的事儿了,倒也不会多留,双方达成谅解之后,她便离去了。

  离开之前,她像是想起什么了一般,对我笑道:“对了,茅山宗此次也有受到邀请,贵宗的杨话事人和徐修眉长老也将出席。”

  我并没有听过这个消息,闻之不由一愣,继而笑道:“是么,我跟杨师叔、徐师叔倒是许久没见了。”

  静念师太带着一群尼姑离开了,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对我发出一句邀请。

  显然,在她看来,我黑手双城的确值得她过来亲自招呼,但是对于公门的怨念,却让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冷遇。

  对于她的态度,我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也不会计较她为何不介意罗贤坤的身份。

  众人离去之后,布鱼望着这一群尼姑的身影,回头对我说道:“老大,这慈航别院的实力,非同一般啊。”

  静念师太此番前来,排场很大,除了她自己,还有一帮尼姑。

  我指着那些青衣素影,说道:“比之崂山,如何?”

  布鱼在特勤一组解散的那一段时间里,是在崂山的无尘、无缺麾下潜心修行,对于那儿自然十分了解,不过沉思了一番,他还是给出了一个意外的答案:“慈航别院的实力,甚于崂山。”

  我并无惊讶,又问道:“那这静念师太呢?”

  布鱼严肃地说道:“虽未女流,但是气势凌厉之处,却比无尘师伯要强上许多。”

  他的回答与我判断地相去不远,就我看来,这位一直沉寂在东海之滨的海天佛国,实力还是很强悍的,别的不说,就那这静念师太来讲,给我的感觉,未必比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差上几分,在天下十大之中,也能够排在前列。

  妇人在修行之上,因为某些原因,向来都比较弱势,但这也有意外,倘若能给斩断赤龙,免去那每月的血光之灾,也舍去了天赋的生育能力,那就很强了。

  变态则强。

  瞧见布鱼一脸严肃的模样,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别泄气,慈航别院虽然这百年来名声不显,但却是传承千年的名院,自东晋以来,就一直存于世间,隋唐、五代十国和宋时,甚至有颠倒天下政局的能力,虽然后来蒙元时期,受到挫折,但也一直延续至今。如此圣地,出些高手,也是正常的。”

  布鱼惊讶地说道:“这么牛?”

  我呵呵一笑道:“牛得翻天,不过妇人政治,总是勾心斗角,阴谋迭出,最终也还是没有成事,对吧?”

  布鱼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老大,这慈航别院之所以广招群豪至此,其实就是为了那软玉麒麟蛟,现在各方水路高手汇聚,我未必能够拔得头筹呢。”

  李何欣出事,却是慈航别院为了那软玉麒麟蛟,招揽了变态神医,将浪里白条朱贵给纳于麾下,而广邀群雄,别人我不了解,但是茅山的水趸长老徐修眉,那却是顶级的水中高手。

  如此说来,这一回,却是天下间水路豪雄争锋的擂台了。

  想到这里,我拍着布鱼的肩膀说道:“你这么没底气,我怎么感觉先前给你一个人吃的血池水兽,有些浪费了呢?”

  布鱼被我这么一激,顿时就来了勇气,咬牙说道:“好,我就算是拼死,也要争得这先机!”

  他慷慨激昂,我却摆手笑了,说无妨,若是有机会,还是把那软玉麒麟蛟给放走的好。

  布鱼一愣,说这是为何?

  我打开窗户,望着远处的一色海天,平静地说道:“我若说世间生命皆平等,或许太过于虚伪了,但是那软玉麒麟蛟生性温良,又没有招谁惹谁,凭什么得是这样的命运?布鱼,倘若你如它一般,一身是宝,别人过来杀你,你会痛快?”

  布鱼摇头,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不痛快。”

  我点头道:“自然不痛快,推己及人,它也不痛快;再说了,我们此番出行,是有任务的,抓到了又如何,还不是上交给国家,既然如此,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它走掉,你说对不?”

  布鱼听到我的这话儿,不由得哈哈大笑,拍着大腿说是极,一想到这宝贝刚刚捉到手上,黄天望那老匹夫又杀过来,心里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般。

  两人合计完毕之后,布鱼与我告辞,直接去海中潜伏,而我则闲着无事,在普陀山四处走走。

  普陀山与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并称为佛教四大名山,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行走此处,到处都是佛家气度,倒也道家有诸多不同,我一路走,瞧见游客与别处不多,而修行者倒是多了不少,眉目之间正气凛然,想来是慈航别院发帖招来的宾客。

  我名声虽著,但是为人低调,这脸倒也不熟,行走其间,也没有几人认出,不知不觉走到一处渡口,旁边突然闪出一人来,对我拱手说道:“阁下可是黑手双城?”

  我回头,看着这贼眉鼠眼的家伙,点了点头,问他是何人?

  那人确认之后,慌忙施礼,低声说道:“我是替黄剑君传话的,还请陈道长移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天下水道豪雄大比拼,你们说谁能胜出?

  1. 弥勒:

    沙发

  2. 魅魔:

    地板哦

  3. 魅魔:

    弥勒你师傅呢?

    • 弥勒:

      山林中人不提也罢

  4. 小鱼:

    落千尘到底藏在哪儿

  5. 弥勒:

    杀猪匠对斋主只有两三成把握?大湿兄应该不比斋主差多少,起码得有七八成吧?那么大师兄比杀猪匠厉害这么多了?

  6. 自我放逐:

    话说好久没见吃货了

  7. 布鱼:

    布鱼

  8. 苏三:

    感觉大师兄比普通十大强很多,比左使老王要差一点

  9. y8:

    这么看来这些人的逼格比老陶低太多了,人家老陶是杀恶龙,心中无碍,亏得他们还佛门,还去杀这么个好的上古遗种,这怎么能在心境上有所突破呢?

  10. yoktou:

    最终,布鱼应当是成功维护了软玉麒麟蛟。

  11. 摩罗:

    志城肯定比斋主牛

  12. 晨风-依旧:

    这本书里是看不到大师兄问鼎天下的那天了,甚是遗憾那。

  13. 屈阳:

    小陈好好干。大人我以后提拔你

  14. 从另一面看世界:

    这群秃驴,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

  15. 缘分天空:

    这一生就耍懂得尊重生灵!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