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扑朔迷离

2015年7月7日 更新

  “那又如何?”

  徐修眉长老是徐淡定的父亲,我与他儿子相交莫逆,但和老头子的关系却只能说得上是一般,听到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不由得笑了,淡然反问道。

  听到我的话语,他摇头叹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话事人的威势渐浓,敢说这样话儿的人,越来越少了。最近有流言,说十年前陶晋鸿,十年后杨知修,讲的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如今一看,即便是掌门师兄闭关了。这茅山的头号人物,依旧轮不到他姓杨的来当。”

  我能够听出徐长老对话事人的怨言,含笑说道:“徐师叔说笑了,什么第一人,我陈志程是小辈,又是外门弟子,茅山内务,倒也不怎么干预……”

  提到这个,徐长老就有些火气:“也不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想的,当年收你为徒的时候,还掩耳盗铃一般地弄个外门大弟子。倘若这一回,他立你当那掌教,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眉头一挑,平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么?”

  徐长老被我这般一问,到嘴边的话语又吞了回去。耸肩说道:“能有什么事儿?只是瞧不惯他姓杨的那高高在上的模样而已。”

  我心中腹诽。说杨知修是小师弟,你瞧见了他得势,心里都不舒服,而我还是师侄呢,岂不是更不开心?

  这话儿我自然不会说出口,徐长老跟我聊了一阵,说起自家儿子,突然感慨,说当初淡定倘若没有调到那劳什子的外交部,而是与我一起,说不定现如今的成就,说不定也能有我的三两成了呢。

  我苦笑。说淡定天资聪颖,现在我俩交手,胜负也不一定呢。

  徐长老毫不客气地揭穿我的虚话道:“你可拉倒吧,我在你面前,都没有信心能够挨过几手,何况那瘪犊子?”

  我不知道徐长老留下来,到底所为何事,应付着又寒暄几句。他方才说道:“此番前来无遮大会,慈航别院那是王母娘娘开蟠桃会,主办方是花了大价钱的,积攒了半个世纪的万红一窟酒,就拿出了大半。各人领情,想必会出些力气,你到时候若执意寻人,还需小心一些。”

  原来是给我提醒。

  我心中一暖,笑着说道:“什么是万红一窟酒?”

  这一问,反倒将徐长老给问住了,他难得地老脸一红,吭哧着说道:“这玩意儿呢,也就只有像慈航别院这样纯女弟子的门派,方才能够极尽全力而造,功效妙不可言;至于是什么,你若有机会,自己了解吧。”

  他说得语焉不详,内中似有隐情,我也不多问。

  徐长老留下来,似乎就想提醒我这一点,说完之后,也不多留,与我拱手告辞。

  两人离开之后,我回到了房间的床上,头枕双手,仔细梳理着谈话的线索。

  话事人杨知修是想要卖个顺水人情,看看我能不能给他面子,而这路显然被我给堵住了,话事人没有劝成,脸上无光,这个自不必言,但是那徐长老的口中,却是话里有话。

  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万红一窟酒、万红一窟酒……

  从徐长老的口中,我得知被邀请来的这些个门派之中,与慈航别院的交情自然占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这玩意。

  什么东西,竟然会这般神奇,让人趋之若鹜,难不成比龙涎水还要珍贵?

  我心中满是疑惑。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和衣而睡,如此的一天便又过去了。

  我如此的安静,倒是让监视我的人感觉到十二分的意外,不知道我硬着头皮住在这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只瞧见在这儿竖起牌子的我,却没有瞧见我身后的人,到底在做什么。

  次日凌晨四点,我轻轻推开窗户,宛如一道魅影一般离开。

  我这儿属于重点盯防对象,但是此刻却没有惊扰到任何人,十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海边的一处乱礁石林旁,没有等到几分钟,海面突然浮出一个黑影,一身湿漉漉的布鱼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瞧见我在这儿等待,布鱼连忙靠近前来,喊道:“老大,早。”

  我笑了,问一天了,都什么情况。

  布鱼说因为附近海域的江湖人士越来越多,慈航别院并没有再次诱捕,所以那软玉麒麟蛟并没有出现。

  我点了点头,慈航别院花费了这么多的气力和本钱,自然不可能为他人作嫁衣裳。

  按兵不动,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方才是最正确的事情。

  不过这事儿对我们来说,倒不是最重要的,关键的问题,在于那个杀害了李何欣的变态神医落千尘。

  我将昨天收到的照片递给了布鱼,让他看过,他盯了一眼之后,继续说起,稍前一些的时候,他跟张励耘见过面了,朱家人那儿他控制得很好,对方的情绪也平复了,对于舟山海域的管控加强,也在联合各部门在做,只要是那个落千尘胆敢矛头,就让他有来无回。

  想起昨夜杨知修给我带来的压力,我心头有些烦躁,说要万一落千尘在慈航别院的道场里,待个三五年呢?

  这家伙为了避祸,说不定会依附慈航别院,在那尼姑庵中治个月经不调、阴盛阳衰的病症,总不能让我们等他个三年五载吧?

  怎么办?

  布鱼看了我一眼,咬牙说道:“老大,不行我们就拿朱贵作突破口——他做这些,就是为了自家的大儿子能活命,而他朱家其余人,都在我们的手上,不然……”

  听到布鱼的提议,我断然拒绝:“敌人是敌人,我们是我们,而我们做事,一直都是有底线的!”

  布鱼被我否决,犹豫了一阵,然后又说道:“老大,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现在落千尘躲进了慈航别院的道场,我们陷入了死结,不如跳出来,找你那位老朋友来商量一下?”

  我抬起头来,说道:“你是说一字剑么?”

  布鱼点头说道:“对,就是那位黄剑君。”

  我苦笑道:“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哪里去寻他?”

  布鱼笑道:“若是陆地,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在海上,再厉害的高手,总也需要有落脚之地的,所以他们在哪儿,我一清二楚。我的意思是,他们这些人,自然也有一套计划,若是不冲突,我们或许能够顺势而为,渔翁得利。”

  让我带人强攻慈航别院的道场山门,这事儿说不过去,但是藏在一字剑这一伙人的身后,或许也是一个法子。

  想知这儿,我也是有些心动,于是让布鱼带路。

  布鱼翻身,跃入海中,而我则找了一块木板,投掷到海中,我则飘飞而落,踩在木板上,由布鱼用绳子,扯着这木板,朝海里进发。

  布鱼在水中速度飞快,两人很快便离开了普陀山海域,朝着东边方向前行。

  在黑乎乎的海面上行进了大半个小时,前方突然一亮,却见那海上竟然有一艘规模挺大的三层游艇,在海面上静静飘着,灯火辉煌。

  我先前说一字剑身边的那些人,是乌合之众,不过想在一瞧,倒是也有些气象。

  我没有直接就这般接近,而是在远处就潜入了水底,一个猛子扎到了船檐边,留布鱼在水下照应,而我则收敛气息,徒手攀爬,如灵猫一般地爬上了游艇处。

  这游艇挺大,能容数百人,即便是天蒙蒙亮了,依旧还有彻夜狂欢的人,我刚才爬上船舷来的时候,还听到有男女激斗的声音。

  一字剑在哪儿呢?

  我正发愁呢,旁边却有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我抬头看去,却瞧见了一字剑那种满是麻子的丑脸。

  两人目光相对,黄晨曲君苦笑道:“打坐惊醒,感知有高手侵入,吓得我赶紧出来,不敢耽误。我还道是谁这般无声无息,没想到是你——真是虚惊一场!唉,你就不能来之前,打个招呼?”

  我耸肩说道:“打招呼?你电话号码多少?”

  黄晨曲君尴尬地说道:“你觉得我像是用那玩意的人么?”

  我哈哈一笑:“这不就得了,何必多说?对了,老黄,我这次过来,不想跟别人见面,咱找个静点的地方聊。”

  黄晨曲君指着那游船的顶部道:“那上面?”

  我点头:“可以。”

  两人一纵身,三两下便赶到了游艇最上面的顶部处,站在这儿,海风呼呼刮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那黑黝黝的海水,的确是处不错的地方。

  之前聊得匆匆,这回见面倒是可以细谈。

  他问我过来有什么事儿,我跟他讲起落千尘极有可能被慈航别院给藏匿起来的事情,又说起了它准备在后天,召开无遮大会的事儿,说江湖上有名有号的门派,都又被邀请,别的不说龙虎、茅山,这样的顶级道门,都派了重要人物过来。

  这些都是黄晨曲君知道的,他也不意外,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想过打破慈航别院那海天佛国的道场山门?”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王母娘娘大开蟠桃会,孙猴子怒闯蟠桃园。
谁叫你不带我玩儿,我就自己弄!

  1. 独角戏:

  2. 弥勒:

    不是沙发不要了

  3. 小鱼:

    进展慢

  4. 独角戏:

    大师兄又摊上刺头了。

  5. 弥勒:

    红酒,还是八二年的

  6. 哈哈一笑:

    弥勒怎么没来?

  7. 苏三:

    万红一窟酒?全是女人的门派才造得出来?不会是尼玛那啥血做的吧?

  8. 哈哈大笑:

    我觉得这个蓝胖子真能瞎编

  9. 怎么更新这么慢:

    怎么更新这么慢

  10. 小jj:

    初经血做的酒

  11. 天悟:

    写什么鸟书、不想写干脆就不要写了、人家蚂蚁

  12. xiuxingxiuxing:

    二蛋中了万红一窟酒,修为大损!

  13. Ms.moon:

    那啥酒口味好重的感觉。。。。这更新等得人蛋疼

  14. 晨风-依旧:

    来来来,大家一起干了这碗大姨妈

  15. 缘分天空:

    酒香还怕巷子深吗!

  16. 千雪凌天:

    万红一窟酒 万红是指赤龙 一窟是指下面那窟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