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潜入海天佛国

2015年7月7日 更新

  “打破山门?”

  听到我的问话,黄晨曲君顿时就变了脸色,瞧着我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得苦笑道:“志程,你真当下面这帮家伙有多厉害呢?且不说这帮投机的家伙能不能团结一心。就算是都肯赴死,那慈航别院的山门,也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黄晨曲君的露短,我并不意外,笑着说道:“对了,老黄,这一两百多号人,都是什么来历?”

  他回答道:“二十多人,是川北水寨的水蟒子,还有的,则是附近几省道上豪杰,说本事。有好几个都不差,但是聚在一起,未必肯赴死力,更多的都是在投机取巧,等待机会而已。”

  我不由得诧异道:“这些人怎么敢惹慈航别院?”

  我这疑问并非没有道理,要晓得,那静念师太有着跻身天下十大的修为,慈航别院的寻常水准也高,这样的修行门派一般人是不会去招惹的,免得惹一身麻烦。

  黄晨曲君知道我的疑虑,冷笑着说道:“慈航别院这帮女人,以前得罪了太多的人。这些年来一直备受打压,虽然韬光养晦,但也不得人心,那些人过来,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再说了,起意的人并不止我们这些,据我所知,还有几股力量,也在周遭潜伏,准备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呢。”

  还有几股力量?

  我心中一跳,不由得对刘满堂他们这些地方部门的工作能力再一次鄙视了一番。

  不过想想也不稀奇,多数修行者都不愿意出来工作,精英都给上面挑走了,地方上面的力量太差,倒也不能全怪刘满堂他们。

  黄晨曲君瞧我脸色阴晴不定。知晓我心急,问道:“你是怕那落千尘知道你要找他麻烦,躲在慈航别院不出来,或者偷摸着离开这里,找不到他人,对吧?”

  对于这忘年老友,我并不隐瞒。点头说道:“落千尘必须死,我这话儿撂下来了,就不打算收起来,不然我手下的那帮人如何看我?”

  他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一事儿来,对我说道:“硬闯不行,智取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个智取?”

  黄晨曲君笑着跟我分析道:“那慈航别院想要拉拢朱贵帮她们猎取那头软玉麒麟蛟,必然不会让落千尘立刻治好他儿子的病,这也就是说,在软玉麒麟蛟最终归属之前,他是不会离开的。而那帮尼姑何时下手,这个无人知晓,但能肯定的是,一定是在那三天无遮大会期间,如果我们能够混入其中,或许比在这外面干等着更好一些。”

  我点头同意,不由还是疑惑:“如何混入?”

  黄晨曲君嘿然笑道:“慈航别院这一次开无遮大会,其一是想要借势,压住那些暗动的潜流,其二则是想要重出江湖,所以广发了英雄帖,而我这里,倒是有一张。”

  我眉头一扬,问道:“你怎么会有?”

  他嘿然笑道:“志程,你或许忘记了你老哥我那慈元阁供奉的身份了吧?慈元阁是现如今江湖上最大的经营机构,慈航别院想要重出江湖,怎么可能少得了慈元阁呢?”

  我才想起这一茬来,诧异地说道:“这么说,慈元阁准备让你去参加?”

  黄晨曲君笑着说道:“我是供奉客卿,地位超然,这等俗事自然与我无关,方阁主明日会到普陀山;不过你若是想混进去,我可以帮你。”

  我摸着脸说道:“这个——静念师太是见过我的,而我茅山也有人前来此处……”

  黄晨曲君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笑着说道:“这对你我倒都不是什么难事儿,只需要你自己收敛神光,就可以了。”

  与黄晨曲君的会面,让我终于不用苦苦等待,当天我并没有离开,让布鱼独自一人回返,而我则与一字剑等到次日中午的时候,与前来普陀山的慈元阁阁主方鸿谨碰面。

  我与慈元阁的方鸿谨因为这些年的生意而熟识,又因为基金会的事情,算是打得火热,双方都不陌生,见面之后,自然又是一阵寒暄。

  不过当黄晨曲君提出让他带着我混入慈航别院的无遮大会时,他明显有一些犹豫。

  尽管只是一刹那,但是我却感受到了,问他是否又什么麻烦。

  方鸿谨沉吟,没有立刻回答,倒是旁边的二掌柜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对我说道:“若说是别的事情,我慈元阁倒也没有二话,只不过这事儿,有待商榷——要晓得我慈元阁是以经营起步,诚信为本,如果这事儿传出去,恐怕影响有点儿大,怕没了口碑,阁主这才有些顾虑。”

  我听到他这话儿,立刻明白了,慈元阁开门做生意,倘若被传出与公门一起,合伙坑骗江湖同道,只怕以后就没有人敢和他们交易了。

  特别是据我所知,慈元阁的灰色收入,在经营项目里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

  我能够理解慈元阁的顾虑,但黄晨曲君却感觉到没面子,冷冷哼道:“我陈老弟什么样的人物,你也不是不晓得,他怎么可能会露马脚?”

  一字剑黄晨曲君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也是最大的武力保障,他,才是慈元阁最需要巴结的人。

  听到他言语之间有些不高兴,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方阁主立刻拍板笑道:“黄老莫生气,他不是这个意思。陈司长,你的事,就是我慈元阁的事,回头你就扮作我新招揽的供奉,陪着我一同前往慈航别院便是了。”

  我理解到了对方的为难,不过也越发感受到了方鸿谨的善意,点头笑道:“方阁主,你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方阁主笑着说道:“哪里,哪里,你太客气了。”

  双方达成协议之后,我倒也没有多待,离开船舱,让他们慈元阁的自家人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宜。

  多了我这么一个变数,慈元阁无端担上了许多风险,该有的事情,总得商量一番,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方阁主方才与手下谈完,出来与我谈起前往慈航别院时的一些注意事项。

  首先一点,那就是不能暴露行踪,其次呢,是不要留下慈元阁的把柄。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不要给慈元阁惹麻烦。

  慈元阁能够答应这事儿,就已经十分难得了,我自然不会再为难他们,当下也是全数答应,而经过慈元阁几人讨论,特别是黄晨曲君的力荐,觉得我还是以小厮的身份,会比较好一些。

  我领了一套伙计服,去船舱里把人皮面具戴上,又缩骨变气,躬身出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伙计模样。

  瞧见了我的这一身装扮,慈元阁等人方才长舒了一口气,伸出大拇指,夸赞这神乎其神的易容手段。

  连黄晨曲君对我直接矮了一个脑袋的身高都赞叹无比。

  当然,之所以能够如此,倒也多亏了我这大成巫体,对于缩骨塑形的小手段倒也颇有心得。

  当天我随着慈元阁的队伍,前往普陀山的慈航别院。

  慈航别院重开山门,对于前来捧场的江湖同道十分热情,贵为斋主的静念师太亲自出面接待,而慈元阁也被安排在了离龙虎山、茅山不远的院子里,以示尊重。

  方鸿谨作为江湖大豪,吸引了最多的目光,而我则只是一个挑着贺礼的小喽啰,甚至都没有机会挤到前面去。

  当夜,方鸿谨被邀请去赴宴,而我则在一个下人的房间里,呼呼大睡。

  次日清晨,我被安排挑着慈元阁带来的贺礼,跟随慈元阁的几名重要人物,和另外一个小伙计一起,前往慈航别院的山门处。

  这一天,正是慈航别院山门大开的时辰,也是无遮大会举办的日子。

  那山门,在一处仙气浓郁的山林之中,一曲山溪流出,花舟载入,每一艘花舟之上,都有一个英姿勃勃的小尼姑当做艄公,将前来捧场的江湖同道一一送入其间。

  最先进入的,自然是茅山、龙虎等这般大派,慈元阁被安排在了末尾的位置。

  对于这安排,方鸿谨等人到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人家可是按照历史渊源来排位的,百年之前,慈元阁不过就是一个小杂货铺子,犯不着争着闲气。

  每入一家,由那知客僧尼唱名。

  我瞧见茅山话事人和徐长老、执礼长老雒洋等人从身前走过,然而没一个人注意到在慈元阁队伍的角落里,有我这么一个人物存在。

  唯有雒洋长老,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慈元阁阁主方鸿谨。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终于唱到了慈元阁,那花舟抵岸,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尼姑冲着这边娇声喊道:“诸位贵客且上舟。”

  方阁主迈着方步,缓慢过去,而陪着他的几名掌柜也是笑融融地上前,而我和另外一个伙计,立刻挑起贺礼,跟着上了那花舟上去。

  花舟并非木质,轻巧得与纸皮一般,在那小尼姑的撑杆下,朝着前方滑动。

  我蹲在花舟尾部,还没有仔细打量,便感觉一道虹光落眼,前方一阵清凉,心中顿时一跳,知道却是到了传说中的海天佛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弥勒:

    沙发,妥妥的。

  2. 弥勒:

    沙发,妥妥的。

  3. 太平:

    又水了一章……

  4. y8:

    等加更

  5. 虎皮猫大人:

    隔壁老王咋还不来

  6. 依咯咯:

    普陀山去过几次,要看看小佛笔下如何描述。

  7. 小衲:

    就等弥勒胖妞 还有就是见识一下万红一窟酒

  8. 书中有:

    不够看哪不够看,等更新

  9. 苏三:

    好吧 万红一窟酒彻底火了

  10. 黑手双城:

    干他丫的

  11. 哈哈一笑:

    等加更啊等加更

  12. 时光不念旧人:

    今天加更吗?

  13. 晨风-依旧:

    最后又得是弥勒坐收渔利,没准那变态洛神医就是邪灵教的卧底。

  14. 缘分天空:

    阴阳平衡?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