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下人闲汉的聚会

2015年7月7日 更新

  洞天福地,是古代修行大拿破开虚空而划就的一处隐世之地,与大千世界一样,有天地、日月、山川与草木等最基本的既然因素,又有着自身独特的空间构造。最是神奇。

  在道家的典籍中,除了将宇宙整体分为三十六层天以及无尽宇宙之外,还描述了与此间相连的各个空间,便是这洞天福地。

  其含藏风雨,蕴蓄云雷,为天地之关枢,为阴阳之机轴。

  这些地方的入口,大多位于我国境内的大小名山之中或之间,它们通达上天,构成一个特殊的世界,传闻栖息着仙灵,或避世人群。

  此乃典藏。而出身茅山的我自然知晓,这样的地方,在各处道场都存在,是一门一派之中,最为神秘和核心的秘密。

  慈航别院的海天佛国,正是其中之一。

  通常来说,除了无主之地,寻常人是很难进入其间的,但也有例外,譬如晋人王质砍樵遇仙、观棋烂柯的传说,便是其中的例证。

  不过经历了几百年、几千年,真正的洞天福地早已被各修行宗门给占据。山门被大阵守住,便再无这等美事。

  尽管师出茅山,对于洞天福地并不陌生,但是进入这海天佛国,我却依旧十分新鲜。

  花舟泛水,平稳地在水面滑动,那溪水突然间就变得宽阔,上面有华灯映照,来时是清晨,旭日初升,而进入其中,周遭却是夜色,在朦朦胧胧的灯光照耀下,我打量前方,瞧见绕过了几道河湾,前方居然是一处庞大的寺庙群落。

  不谈那非人力所为的大雄宝殿与连绵殿宇。光是那上百米的九层佛塔,就让人感觉到十分震撼。

  我站于舟尾,低下头,依旧能够感受到河道暗藏的连绵杀机。

  大片寺庙群的身后,则是一片蓝色海洋。

  有呢喃不休的禅唱,从远处的庙宇中传来,响应在整个空间。檀香处处,让人觉得十分温和与舒服。

  海天佛国,当真不愧传说。

  花舟一路缓行,终于来到了尽头,那娇俏小尼姑跃下花舟,将绳子捆住岸边的石桩子,方鸿谨等人依次而下。而我和另外一个小伙计则将那担子给挑了起来,一晃一甩地下了花舟。

  岸边有人迎客,方鸿谨递上礼单,那人便唱,什么如意瑰宝,五谷珍珠,华而不实,都是些撑场面的玩意。

  方鸿谨等人被引着,前往那片殿宇去观礼,而我和另外一个小伙计,则被人领着,从旁边的小路离开,将贺礼挑到那库房去。

  两拨人走的不同路,离开之前,方鸿谨不动声色地瞧了我一眼。

  我能够读懂他的恳求,知道他希望我尽量不要闹大。

  慈元阁是做生意的组织,讲究的是一个和气生财,八面玲珑,我若是让他们砸了招牌,不但慈元阁这边难以交代,黄晨曲君那里也不好看。

  我点了点头,方鸿谨这才放心离开。

  在远处,慈航别院地位比较高的长老正领着杨话事人他们,进入那道场之中去。

  先前我们听到的那曼妙禅唱,却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所谓无遮大会,应该就是在那儿吧?

  我叹了一口气,这慈航别院倘若是真的有些气度,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最该做的就是将我给邀请进来,又或者由茅山那边提出带我进入,然而对方虽然由静念斋主出面跟我道歉,但是对无遮大会之事,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提。

  她们这般做,分明就是在嫉恨这半个世纪以来的打压之事。

  这等小心思倒是让我有些好笑,你既然都已经准备入世,重返江湖了,最应该做的,可不就是跟朝堂打好关系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想笑。

  对方这完全就是属于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架势,而对于我来说,潜入其中,完全没有半点儿负疚感。

  我说过,面子从来都是自己挣得,而不是别人给的。

  我随着引路人,挑着担子,一直走了二十分钟,方才来到一处偏院。

  这里有专门收礼的库房,负责盘点的库房是一个眉眼很凶的老尼,接过礼单,居然一丝不苟地比对,仿佛怕少些什么东西一般。

  这架势让我哭笑不得,一番盘对,不知不觉又过了二十多分钟。

  好不容易对完,那引路的女尼倒是很客气,走到我们的面前来,吩咐道:“各位辛苦了,旁边备了素席,还请各位小哥移驾,去那儿歇息一番。”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去处,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活法,像我们这些人,跟古代的马车夫差不多,并不受人重视,给安排在旁边的一处院子,几人一席,却是备着茶水、瓜果和一些素点心。

  除了有一个资质鲁钝、老眼昏花的婆子在旁边帮着倒茶水之外,倒也没有旁人关心。

  我和那慈元阁的伙计挑了一个角落的小桌坐下,为了避免有闲杂人等过来拼桌,我故意弄得很粗俗,咳嗽了两声,又将口水吐在手掌上,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将桌子上准备的零吃给横扫,咂舌不已。

  能够被带进这儿来的,大都都是各门各派的翘楚子辈,尽管临时搭把手,倒也挺有素质,瞧见我这般模样,都嫌弃,下意识离我远些。

  我被安排进来的事情,除了慈元阁几个大佬知道,其余人并不晓得,这伙计也是,一落座,喝口茶水,便上来跟我攀交情。

  好在慈元阁家大业大,阁中倒也不是人人相识,我随便忽悠两句,倒也混了过去。

  我埋头猛吃,弹性不高,那伙计便也不再多言,安心品茶。

  随着各门各派进了山门,我们这边的小院也越来越挤,不知不觉,却也有了二三十多号人,很多人相互都认识的,落座之后,三五成群地在一起攀谈,倒也热闹。

  我们这边人一多,闹腾得很,刚才还在帮着倒茶的老婆子发了脾气,居然转身就离开了。

  这主人家一走,其余人就更加闹腾了,尤其是我左前方的那一桌,有个左脸有疤的壮汉开口说道:“格老子的,先前听说来参加无遮大会的人,都能喝道那万红一窟酒,老子师父点了我名过来,害得我半宿没有睡着,兴奋得很。没想到这慈航别院竟然这么小气,最后一杯破茶水打发了,真的让人郁闷……”

  他同桌的瘦子问道:“何师兄,我听了无数遍,不过这万红一窟酒,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让你这般牵挂?”

  那疤脸壮汉嘻笑道:“这你可算是问对人了,若是别人,绝对不知道……”

  他这般夸口,旁边有个光头就不乐意了,冷冷说道:“就你有见识,谁不知道那千红一窟酒,是用那上千慧剑斩心的纯洁女子初葵所炼。不过就是一口大姨妈,喝不着就喝不着呗,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这么一说,好几个人顿时就脸色不对,有点儿恶心。

  那疤脸壮汉却发了火,指着光头说道:“胡老二,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能一样么?这千红一窟酒蕴含劲力万千,一口酒下肚,十年修为就来了,天下间哪里有这般美妙的事儿?”

  有人不同意了,怀疑道:“当兄弟伙们没见过女人是吧,这玩意哪里有那般神效?”

  疤脸壮汉瞧见众人不信,顿时就拍着胸脯说道:“这就是你们孤陋寡闻了吧?想当年,这千红一窟酒,就是连帝王都趋之若鹜的十全大补之物,据说它的药引,却是用那修炼至斩断赤龙境界之人,断赤龙之时的精华做的,珍惜非凡。而我估计,这一次给大家奉上了,应该是那静念斋主的结晶,如此美物,岂不厉害?”

  他一副陶醉模样,让旁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火气:“行、行、行,何大熊,我们都知道那玩意不错,可是又有什么用,大家还不是坐这里,喝这淡得出鸟来的茶水?”

  这话儿说得众人都是一阵沮丧,议论纷纷,有人开始提,说不如混进无遮大会去,我们是去谛听佛法的,那些尼姑横不能赶人吧?

  如此一闹,许多人就都心动了,想着那十年修为,咫尺之遥,当真有些心中痒痒。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将桌上最后一个糖果子给吃掉。

  万红一窟酒的诱惑力巨大,那疤脸壮汉一被煽动,立刻振臂一呼,响应了号召,而其余的人也心中痒痒,最终拉了十来个人,顺着墙根往外走。

  我别的不怕,就怕安静,此刻瞧见这疤脸壮汉带着一票人离开,顿时就欢欣不已,跟着站起身来。

  不过也有人害怕宗门长辈的责罚,最终还是选择了静待。

  一群人跟着疤脸壮汉离开了院子,朝着那召开无遮大会的道场走去,而我则跟在其后,不过却并不打算做这出头鸟,而是想着放慢脚步,找机会开溜找人。

  就在我琢磨着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前面的队伍闪出两个人来,却是头也不回地朝着旁边侧门离开了去。

  我心中一愣,下意识地想到这两人估计也是潜入慈航别院的。

  只不过,其中有一个人的背影,怎么看都好像很熟悉呢?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浪子v康:

    沙发,终于等到加更了

  2. 小jj:

    弥勒?

  3. 呵呵呵:

    哈哈

  4. 地火:

    哦!

  5. 板凳:

    板凳

  6. 苗疆:

    这两章有些水

  7. 小鱼:

    进展慢…

  8. 太平:

    又水了一章,

  9. 哈哈一笑:

    艹,熟悉的背影,应该是弥勒饿来了

  10. 哈哈一笑:

    还是以前蛊事加更频繁一些,一日4到5更,看得真过瘾,现在一日两三更,不够塞牙缝啊!

  11. 清风沐雨:

    万红一窟,哈哈哈哈,想想那些江湖大佬们喝那玩意儿就……

  12. 缘分天空: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