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故人隐忧

2015年7月9日 更新

  杀!

  对方杀气凛然,然而我却并没有任何较量之意,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这才惊诧地喊道:“尚晴天,洛飞雨?”

  之前因为对方也戴了人皮面具的缘故。我看得只是眼熟,却并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来,而此刻对方将所有的掩饰都给取消,露出本面目,我却是一眼就瞧见了对方的模样。

  被我一语喊破,手中一把秀女剑飞速来袭的洛飞雨停下脚步,而旁边的依韵公子则诧异地喊道:“陈兄?”

  双方在确认身份之后,下意识地后撤,保持距离之后,然后几乎是同时出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洛飞雨瞧见误伤的人竟然是我,惊讶得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小脸儿惨白。反倒是依韵公子因为与我有着南洋之行的生死情谊,倒也没有太多的忌讳,对我说道:“救人!”

  我疑惑地问道:“救什么人?”

  依韵公子舔了舔嘴唇,问我说道:“陈兄,想必你也应该知道这慈航别院,与我宝岛国府的关系吧?”

  我点头说道:“听说别院的上一任斋主,嫁给了你父亲尚正桐?”

  依韵公子点头说道:“对,她就是我母亲,算起来,我与慈航别院的渊源颇深。”

  我摸着鼻子,看着旁边倒下的一具女尼尸体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对自家人下那狠手呢?”

  依韵公子抬起头来,对我说道:“我母亲出身自慈航别院,然而随我父亲出走宝岛之后,这偌大基业。便有老对手静念给接手了。她们两人是师姐妹,不过却水火不容,静念上任之后,就不断恶意打压我母亲的亲近势力,几乎连根铲除,为此双方老死不相往来。不过到底同根同源,半个世纪过去了,双方关系又逐渐缓和,我母亲不知受了谁的撺掇,竟然又生了回来落叶归根的心思……”

  我盯着他,平静说道:“你母亲现如今回来。莫非是被认为回来争权夺利?”

  依韵公子的脸色突然一阵潮红,咬牙说道:“是极,这静念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把我母亲给迷惑住,让她放心归来,结果在宴席之上,下了化功散,竟然将我母亲给擒住,软禁于此!”

  他英俊的脸上满是愤恨。而我则不知道如何宽慰他。

  我原本以为慈航别院本来是有海外关系的,没想到静念师太和远走宝岛的那一脉,竟然还有这般的恩怨,实在是让人诧异。

  怪不得她们想要重出江湖,说不定也是受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我沉吟了一下,问道:“这么说来,你是过来救你母亲的,对吧?”

  依韵公子点头说道:“不但是我母亲,而且还有随着我母亲一同前来此处的老人,总共有六个,只是不知道人被关押在了哪里。”

  我诧异道:“就你们两个?”

  依韵公子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我还有人在外面接应,不过能够潜入其中的。就只有我和飞羽——陈兄,你知道的,我是本本分分的商人,并非有意闹事,事出有因,所以……”

  我明白他的意思,晓得我的身份代表着官方,所以他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儿来。

  为了给对方打消疑虑,我当下也是将来这儿的目的,给两人讲起。

  我自然不会蠢到将事情和盘托出,只是告诉他们,我是过来帮这位朱贵老汉,找寻一个叫做落千尘的神医,给他儿子治病的。

  听到落千尘的名字,一直在旁边默然不语的洛飞雨突然眼前一亮,开口说道:“这落千尘,正是家叔,若是在这里,倒可一起给救了出去。”

  听到洛飞雨的话,我眉头一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朱贵。

  他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低头不语,而这时旁边的依韵公子却突然对朱贵拱手说道:“前辈是否有一个弟弟,叫做朱富?”

  朱贵不明白这公子哥儿为何会提出这事,想了几秒钟,方才确认,而依韵公子则显得很激动,对我我们说道:“朱富老师是我水中的启蒙教授,这般说起来,我们也是颇有渊源的。你们放心,一会儿找到人,我们一定会劝落千尘治好您儿子的。”

  依韵公子是洛飞雨的表兄,按理说这落千尘应该也是他的亲戚,不过他却直呼其名,显然是知道此人的人品,并且有所不耻。

  时间紧迫,双方碰过了面,倒也没有多作叙旧,而是各自分享信息之后,分头行动。

  我与朱贵一起,朝着水牢的上层摸去,而依韵公子则和洛飞雨一起,向最为森严的水牢底部前行。

  两伙人分别,我一边走,心中一边在思考着这件突发之事。

  依韵公子虽然被称为邪灵四大公子之首,不过我却晓得这人的品性还是值得信任的,人家早就洗白了,相当于宝岛的太子党,所说的话语,也多半不会有假的,只是那洛飞雨的出现,实在有些值得琢磨。

  按理说她是依韵公子的表妹,出现在这里,也是正常,不过我却知道,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邪灵左使王新鉴的外孙女。

  这一个身份,就足以让我提高警惕,不敢掉以轻心。

  王新鉴虽然早期与我还算是惺惺相惜,但是这事儿自从他亲自害死李道子之后,双方就已经势同水火了。

  此事要是有邪灵教参与进来,变数就更加大了。

  想起黄晨曲君告诉我,说这片海域,除了他们的那些游兵散勇之外,还有几股势力,其中一股,想必就是依韵公子带过来救母的帮手。

  而另外的力量之中,是否有邪灵教的痕迹呢?

  这才是我所担忧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洛飞雨说这臭名昭著的变态神医落千尘,居然是她的家叔。

  也就是说,我若是想要为李何欣报仇,杀了此人,她定然会出手阻止咯?

  这样一来,双方是否会发生冲突?

  想起要与依韵公子这种曾经并肩而战的朋友刀兵相对,我的心中,多少就有一些烦躁。

  我这边心情烦闷,然而一心救子的朱贵却是急切得很,一路上马不停蹄,快速穿行,我们沿着那洞子一路穿行,墙壁上有油灯跳跃,时不时瞧见有没了气息的尸体,趴倒在地,显然是被依韵公子和洛飞雨给清理过的。

  我曾经检查过一具尸体,是被剑抹破了喉咙,简单狠辣,一剑致命。

  看起来出手的并非依韵公子,而是他旁边的表妹洛飞雨,那女子的风格可跟她甜美的长相不一样,杀伐果断,从来不留情面。

  这样的作风,让我的心里又多了几分阴影。

  不过有着洛飞雨和依韵公子的清理,我们一路过来,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障碍,一路通畅地穿过普通的监牢区,瞧见这些地方牢门紧闭,朱贵下意识地往里面望去,却见到牢里蜷缩着蓬头垢面的囚犯,有男有女,也不知道是什么出身。

  偌大的普通监区,居然有四十多号人,真不知道闭门修行的慈航别院,哪儿来这么多犯人。

  这里面必有猫腻,不过并不是此刻的我所关心的,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尽头,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处沉重的铁门之前。

  这儿便是关押那落千尘的区域。

  我手放在铁门之前,试着使了一下劲儿,结果纹丝不动,反而是门上面落下一道闸门来,一个慵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谁啊,送饭的么?”

  我不动声色地避开那小缺口里探寻出来的目光,看了朱贵一眼。他明白我的意思,捏着嗓子说道:“对呀,姑娘请开一下门!”

  里面的那人瞬间就变了脸色,大声吼道:“不对,你们是什么人,素心呢,素问呢?”

  我听到里面发觉了不对,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掏出那把饮血寒光剑来,血光一涨,然后直接捅进了门缝之中去,用力一划,里面的门锁应声而开。

  我提着长剑,一脚踹开铁门,瞧见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尼手中抓着一把荆棘铁棒,朝着我照头砸来。

  这铁棒呼啸有声,来势汹汹,结果被我的长剑连盘带削,直接斩断落地。

  三两招,饮血寒光剑舞动风云,劲气暴涨,将对方的攻击都化解于无形,而我则趁机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低声问道:“落千尘在哪里?”

  那老尼喉咙一阵蠕动,开口却是吐出了一口浓痰来。

  我没想到对方如此刚烈,一口又浓又腥的浓痰就扑倒了面前,所幸我劲气遍布周身,微微一震,那浓痰并没有吐到我脸上,便直接顺着炁场滑落了下去。

  “先天化境?”

  那老尼瞧见这情形,一声惊叫,心死如灰,闭目等死,我叹了一口气,抬手一记手刀,将她给直接打晕倒地。

  这儿并非只有一人,朱贵冲入其中,将另外两个彪悍的女尼给直接敲翻。

  我们两人下手都很克制,倒也不会出手杀人。

  按照情报,我们两人沿路一直往里走,就在这时,从一处牢房里伸出了一个脑袋来,冲着朱贵喊道:“朱老哥,你可是在找我?”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倘若与依韵公子生死大战,你们支持谁?

  1. 弥勒:

    沙发

  2. 小jj:

    支持二蛋

  3. 路人甲:

    沙发

  4. 太平:

    支持陆左

  5. 小鱼:

    果然哪里都有邪灵教的人掺合

  6. 伞三:

    支持大咪咪

  7. LXF:

    支持大咪咪 她是萧色狼的未来老婆

  8. 起晚了:

    关键时候咋没了!

  9. 哈哈:

    依昀公子不是对手

  10. xiuxingxiuxing:

    当然支持二蛋

  11. 缘分天空:

    没啥子变数、看莫精彩啥

  12. 共过生死:

    不会真打起来哦

  13. 千雪凌天:

    这是打破山门的节奏啊 感觉慈航要玩完的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