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瓮中捉鳖之势

2015年7月9日 更新

  瞧见这个油光水滑的中年男人,我的眼皮下意识地就是一跳。

  对方就是落千尘。

  我感觉自己心中的杀机一瞬间就腾然而起,赶忙下意识地低下头去,不敢与对方的目光相对,害怕出卖了自己的企图。

  倒不是害怕此人。而是我答应了朱贵,带这家伙过去给他儿子治病,所以这个时候,不能乱来。

  朱贵瞧见对方露面,顿时就激动地上前,对着那家伙说道:“落医生,没想到你真的被她们给关起来了,太过分了!”

  我与朱贵走上前去,却见那落千尘被软禁在一处比较宽敞的牢房里,衣食起居皆与外界一般,只不过是失去自由而已,瞧见那牢房里面的家具和各种摆饰。看得出来慈航别院也并非想要得罪对方。

  瞧见朱贵,落千尘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帮老尼姑到底想要做什么,无缘无故地把我给控制起来,还想怕我跑了一般——对了,这位是?”

  朱贵回头看我,我则含笑上前,拱手说道:“在下姓陈,是朱前辈的忘年好友,听闻先生受困,陪他过来,解救先生。”

  落千尘盯着我,几秒钟之后,突然笑道:“我在这里过得不错,吃好穿好,除了没有个小尼姑陪着我玩儿之外。什么都不错,都不想出去了。”

  对方老奸巨猾,对于危机的预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这反应让朱贵有些诧异,慌忙上前赔好话:“落医生,小儿现在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之时,实在是不能再等了,还请您大发慈悲,跟我前去救命啊……”

  落千尘坐在床上,跷着二郎腿,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老朱。不是我不救你儿子,而是我跟这帮老尼姑有协议,这儿是人家的地头,我犯不着冒着险,对吧?”

  朱贵这纵横江湖的大豪一时语塞:“可是,可是……”

  落千尘嘿然笑道:“老朱,你还是赶紧帮人家做事吧,办完事儿,你儿子的病也就有救了,耽误不了几天的。咱们何必费这劲儿呢?”

  这家伙拿架子,而是事涉自己儿子,朱贵有些犹豫,而我却并不在乎,走到那牢房的门前,手在那把铁将军上面摸了摸。

  落千尘瞧见我弄这门,诧异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这锁是慈航别院的金刚锁,没有钥匙,是绝对开不了的,而这儿的看守都没有钥匙,只有慈航别院的司刑长老那里,才有……”

  叮!

  他话还没有说完,我直接掏出饮血寒光剑。轻轻一挥,那铁将军应声而断,跌落在地。

  我将门轻轻推开,用剑尖轻轻碰了一下沉重的铁门,然后邀请道:“请把,先生?”

  落千尘下意识地往里面缩去,嘴里唠叨道:“你们私闯水牢,这是重罪,那帮老尼姑肯定会发飙的,我可不陪着你们疯!”

  我平静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落先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多种,我们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敌人;同样,我们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你,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的决定——所以,你想好了么?”

  落千尘想不到我会说出这般强势的话语来,与我对视了好一会儿,突然泄气了,笑着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乐意之至。”

  说罢,他倒也用不着我请,收拾了一下行李,便跟着出来了。

  我瞧见他服了软,也没有多理会,而是回过头来,对朱贵说道:“朱前辈,我们回去,是走原路,还是从出口离开?”

  朱贵瞧见落千尘转变态度,心中欢喜,不过想到回路,又有些犹豫地说道:“你那两个朋友是从水牢的正门杀入的,不知道有没有惊动慈航别院的上面,若是有,他们将法阵开启,前门肯定是突破不得的。”

  我皱眉说道:“那从原路回去,有没有问题?”

  朱贵说道:“那水涡的吸力强悍,水流湍急,水道的岩壁常年滑润,即便是我,短时间内也未必能够游出,落医生的话,只怕……”

  他面露愁容,而我却心生一计,问道:“倘若是有一根绳子,由前辈你先带着出去,然后放回来,两边使力,会不会就容易许多?”

  朱贵摇头道:“话虽如此,不过这一时半会,去哪里找那么长又有韧性的绳子呢?”

  他话音刚落,我却从怀里掏出一套捆得扎实的白色筋绳,递给他道:“你看这个如何?”

  朱贵接过去,一看,却是脸色大变:“这,这是什么,天下间居然会有这样的东西?”

  这玩意却是从茶荏巴错地底那巨型暴龙身上剥下来的“龙筋”,来之前的时候小白狐儿特地交给了我,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我并没有说明,而是吩咐道:“时间紧迫,我们得做两手准备,这边由我,带着落先生从水牢的正门出去,而前辈你则走漩涡离开。我那边若是顺利,咱们在海面上汇合,若是事不可为,那我就折转回来,从你开辟的水道离开。”

  我长期从事领导工作,事情安排,从来周密,朱贵并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抓着那龙筋,转身离开。

  朱贵争分夺秒,行色匆匆,而我则回过头来,朝着一头雾水的落千尘咧嘴一笑:“落先生,非常时期,所以在下行事有可能鲁莽了一点,但还是想跟你通一下气,那就是你最好配合我一点,不然我的脾气不好,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落千尘惯来跋扈,听到我这毫不客气的话语,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对我说道:“比如呢?”

  我嘿然笑了,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陡然一震,里面龙息勃发,红光大耀,将落千尘的脸色给吓得青一阵红一阵的,这才收敛,将剑给收起来,说道:“我也不知道,你或许可以试试看。走了,我们也得赶时间。”

  我推了他一把,而落千尘瞧见我那把消失不见的长剑,脸色终于平静了下来,没有再反抗。

  两人离开这边的监房,回到了刚才的洞穴之中。

  这儿的水牢四通八达,曲曲折折,分了好多个区域,我只能凭着感觉往出口处走去,而并没有走多久,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将埋头走路的落千尘一把扯入黑暗,等了一会儿,却瞧见依韵公子和洛飞雨,带着一群伤痕累累的老太太赶了过来。

  仔细数一数,一二三四,个个都是饱受折磨,有一个甚至都不能行走,被依韵公子给抱在怀里。

  瞧见并不是守卫,我倒也不再藏匿身形,而是站了出来,冲着前方拱手说道:“尚公子,你可是找到家人了?”

  依韵公子瞧见了我,十分高兴,走上前来,对着怀里的老妇人说道:“娘,这是我的朋友陈志程。”

  说罢,他又对我说道:“陈兄,这是我娘。”

  我望着依韵公子怀里的那个老妇人,瞧见对方虽然一头银发,但是容颜却并不苍老,显然是驻颜有术,不过想来这段时间受尽了折磨,面如白纸,气息浑浊,倒是显得十分疲惫。

  我与依韵公子算得上是朋友,对方的长辈还是要尊重的,于是上前问好。

  那老妇人以前曾是慈航别院的斋主,此刻虽逢大难,却也并不惶急,宛如寻常一般与我见礼,好是夸赞了一番。

  而就在我与依韵公子谈话的时候,旁边的落千尘也与洛飞雨碰上了面。

  看得出来,洛飞雨与她这小叔虽然是亲戚,不过对他却也并不亲近,两人淡淡地交谈一番,说了几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啊”的废话,倒也没有多谈。

  随着依韵公子被扣的长辈,除了他母亲,其余人虽然受尽折磨,倒也还算是勉强能走,而我们时间不多,他与我寒暄之后,带着略微有些迷路的我,朝着那出口快速逃去。

  一行人匆匆忙忙,我和落千尘免不得又帮着搀扶老人,于是落在了后面。

  不过这儿离出口倒也不远,不多时就感觉到了海面的腥气吹来,正在我们心中欣喜的时候,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娇喝,紧接着有“咻、咻”的利箭之声,从前方传来。

  透过人群间隙,我瞧见前方的几十米外,却是挤满了人,不断地有弩箭射来,而最前面的洛飞雨倒也厉害,手中一把秀女剑,将这些利箭全部都给拨飞。

  这些利箭十分厉害,上面描绘有符文,破空之时,宛如鬼啸,犀利非凡。

  洛飞雨一时间也抵挡不了多少,依韵公子慌忙抱着他母亲往后躲,一路回避,终于到了转角处,方才停歇。

  没多时,洛飞雨也带着一身香汗回返,手中还抓着一根利箭,冷脸说道:“不好,外面的兄弟没有拖延住,让那静萍师太回来了……”

  话音刚落,前方的出口处突然一阵罡风吹拂,整个山洞都为之一震,而一身苍老的女声却传了过来:“静彩师姐,没想到你居然勾结外人,将我慈航别院的刑牢,变成了弟子们的离魂之所,如此处心积虑,难怪斋主要对付你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接上面一个话题,依韵公子若是死了,你们会不会打死我?

  1. 阿来:

    第一?

  2. 浪子v康:

    板凳

  3. 阿宝:

    第二

  4. 依咯咯:

    依韵公子若是死了,小佛我摸摸你的狗头,然后揪下一撮毛。

  5. 时光不念旧人:

    第五

  6. 太平:

    肯定是死了的,没死的一般都在蛊事中露过脸了,比如宝窟法师,大咪咪什么的

  7. 路人甲:

    保证不打死 最多打半死

  8. 缘分天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9. 不甚了了:

    保证不打死你,打个半死吧

  10. My Taurus:

    呵呵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11. 弥勒:

    没关系

  12. 哈哈一笑:

    有20在,依韵能死吗?

  13. 哈哈一笑:

    20就是二蛋的意思了

  14. 小埃:

    依韵死的话是好人死的快的意思?

  15. 绽放:

    老板精神!

  16. 魅魔:

    20加油

  17. 千雪凌天:

    话说邪灵四公子只剩他自己了吗 是他自己的话可以死 结束一个时代吧

  18. 瓶S邪M:

    快死吧,不要死在陈志程手下就行QAQ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