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落千尘绝地反击

2015年7月9日 更新

  被对头这般羞辱,那被儿子抱在怀里的老太太也是气不过,她曾经是这慈航别院的斋主,又是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正妻,哪里受过这等闲气。厉声喝道:“你这老婊子,跟着静念那笨蛋,总有一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出口处的那静萍师太嘿然笑道:“我虽然不知道自己以后是怎么死的,不过却知道你的下场,给我射!”

  一声令下,又有几根弩箭飞来。

  这一回的弩箭,跟先前又有不同,速度似乎变慢了一些,然而依韵公子的母亲却是陡然变色,低声喊道:“快走,这是慈航静斋最恐怖的雷符火箭。威力堪比炸弹!”

  经她提醒,我们慌忙后撤,刚刚离开不远,那弩箭便钉在了拐角处的石壁之上。

  轰!

  箭身一接触石壁,立刻传来震荡,紧接着几声惊天动地的爆响陡然而起,一股与炸药并不相同的气息扑面而来,碎石飞射,噼里啪啦地拍打在我们的身上。

  那雷符火箭威力惊人,不过似乎并不算多,我们往后退了十几米,瞧见那支离破碎的墙壁,都不由得一阵感叹。

  依韵公子抱着自己母亲,行动不便,叫了洛飞雨一声。问有没有机会硬闯出去?

  洛飞雨一脸黯淡地摇头,说外面接应的人,估计应该是被那老尼姑给废了,对方现在这么多的弓弩不说,洞口的法阵开启,硬闯,可能性似乎并不大,除非……

  她说到一般,回头看我。

  她瞧我这一眼,我便知道对方是在打我的主意,想让我上前当炮灰。强行突破。

  我自巫体大成,无论是实力还是信心,都大大增加,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够横行无忌,那静萍师太是静念师太的师妹,修为自然差不了多少,算得上一流高手的水平,再加上这么多的帮手与法阵,硬冲上去,实属不智。

  我若是再无出路。或可一搏,但是有着朱贵的后招,我却也没有拼命的想法,于是问依韵公子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通道损毁,暂时拖延对方?”

  洛飞雨瞧见我并不接话,反而这般说,忍不住讥讽道:“亏我外公说你是天下间的大豪杰,这点担当都没有,哼……”

  她气鼓鼓,我没有辩驳,反倒是旁边的落千尘跟她解释道:“大妹你误会了,陈先生他是另有出路!”

  他解释一番。洛飞雨转怒为喜,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又不想道歉,却是直接说道:“封路啊,这事情我倒是顺手……”

  这话说完,她双手一弹,数十根雪白蛛丝从她袖口倏然而出,射入墙壁四周,横七竖八,纠结在了一起。

  固定之后,她口念咒诀,使劲儿一扯,居然直接就将这通道给轰然弄塌。

  洛飞雨收起蛛丝,而我则跟依韵公子解释了一下回路,然后再也没有逗留,朝着那方水潭的位置匆匆而去。

  一路行,我在前带路,却没想到那洛飞雨居然沿途将所有的监牢都给打开,把里面的人全部放了出来,。

  这些被放出来的囚犯,有的仓皇,有的惊慌,也有的喜获自由,兴高采烈,对将他们给放出来的洛飞雨感恩戴德,纳头便拜。

  洛飞雨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朝着我们的队伍急速跟来。

  这些我都瞧在眼中,暗感这女子行事诡异,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那些囚徒其实根本用不着感谢她,因为他们之所以被放出来,无外乎是被当做炮灰,拖延住静萍师太的追逐而已。

  时间紧迫,我们一路穿行,终于来到了位于底部的那个库房,推门而入,我三两步便冲到了水潭前来。

  然而到了跟前,我却并没有瞧见这里有半点儿龙筋的痕迹。

  不过瞧着周边的水迹,倒是能够知道朱贵已经从这儿离开了,只怕是这儿实在难行,他还在半路之中吧?

  水涡的吸力甚大,作为先驱者,慢一些很正常,我也焦急不来,叫了落千尘、依韵公子帮忙,和我一起,把那些装着大米的麻袋,全部都堆在门口处,尽量拖延时间。

  当那门给一大堆的麻袋给堵住的时候,我方才罢休,而过了这么久,依旧没有迹象,这时洛飞雨皱起了眉头,冲我责问。

  我不想与女子争辩,特别是这么大胸的,于是直接跳入水中,摸黑寻了一阵。

  我足足闭了四五分钟的气,终于找到了那悠悠晃晃荡过来的龙筋。

  我伸手一扯,回来三四米,那便立刻传来一阵力量往回拽。

  这一下,我终于安心了,浮出水面,招呼依韵公子,让他先带人离开。

  依韵公子与我在南洋有生死之谊,对我的话自然是信任的,慌忙让洛飞雨在前方探路,而他则带着母亲,和其余三位老妇人,顺着龙筋爬出去。

  落千尘想要插队,结果被我眼睛瞪了一下,不敢再提。

  先是洛飞雨,紧接着是依韵公子的母亲,接着是另外三个老妇人,间杂着依韵公子在里面,落千尘被我瞪了一眼,没有敢多言,乖乖地等着我。

  那三个老太太伤势虽然比依韵公子的母亲好一些,不过到底年迈,速度比较慢,等送走这三人,门口那儿,却是传来了动静。

  砰砰的敲门声让落千尘大惊失色,患得患失,无数次的回过头来,盯着我瞧。

  相对于他的紧张,我却显得十分淡定。

  实力是男人的胆魄,而我则一身是胆,对任何挑战都毫无所惧。

  落千尘不断地催促,然而我为了给那三个老妇人更多逃生的时间,却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终于,感到那米袋倒塌,大门即将破碎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落千尘的脖子,带着他往水潭里面一跳,紧接着拽住那坚韧细长的龙筋,开始顺着水道,朝上面游去。

  我和落千尘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水道之中闭气久矣,一番周折,终于脱离了水涡,浮上了海面来。

  依韵公子等人已经提前出来了,不过这过程远比我艰辛许多,其中有一个老妇人给海水呛得半死,不得不给做人工呼吸,方才活转过来。

  朱贵随身带着些小皮囊子,吹上气,就产生了巨大浮力。

  这玩意数量不多,正好可以给四个老太太借力。

  能够从那样的绝境之中逃脱生天,这是依韵公子没有想到的,我一浮出来,他就对我表达了十二分的感谢。

  我谦虚几句,问他接下来有何打算。

  依韵公子苦笑道:“此行都是表妹在联络的,刚才她布置在外面的联络人失陷敌手,恐怕我们是没有人能够接应了。”

  我想了一下,还是提议道:“既然如此,不如随我一起回水寨,再想办法?”

  依韵公子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点头说道:“如此那就麻烦陈兄你了。”

  我笑道:“客气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感觉水面一沉,一股吸力从不远处传来,莫名其妙,而就在此时,洛飞雨像头水鬼一般冒了出来,冲着我们低喊道:“快走,我把他们水牢最薄弱的石板给凿穿了,灌水而入,一时半会,她们应该是没有办法追过来的……”

  灌水而入?

  我听到洛飞雨的话语,心中顿时就是一跳。

  那水牢里面曲曲折折,一时半会是难以出去的,此刻倘若是灌水而入,所说能够阻挡追兵的脚步,但是那些刚刚被她放出来的囚犯,又有几人能活?

  我心中觉得不安,不过却并不表露出来,依韵公子跟她说了我们的商量之事,她倒是也没有反对。

  朱贵、依韵公子和我,都是水性高手,而洛飞雨虽然不太灵活,但也足够应付,搀扶着几个受伤的老妇人,和落千尘这个家伙,回航的速度倒也不慢。

  不多时,一群人回到了水寨的码头处,与水牢那边的热闹不同,这儿静悄悄的,仿佛鬼蜮一般。

  朱贵救子心切,一上岸,就张罗着落千尘赶紧赶往他家。

  我要看住那家伙,自然也得在后面跟随,而依韵公子的母亲和几个老妇人在这横渡的过程中耗尽精力,需要休息,就让他们在码头附近的角落,先喘口气,再过来找我们。

  我们原路返回,赶到朱贵暂住的小院,他大儿子和孙女朱小玖正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瞧见我们回返,两人一阵激动,而落千尘瞧见那粉雕玉琢的可爱小女孩儿,忍不住搓起了手来,嘿然笑道:“朱老哥,治病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的规矩,你应该是懂的。”

  他这话儿弄得朱贵脸色一僵,而床上朱大则坐直起了身子来,将朱小玖护住,一字一句地说道:“要想动小玖,我就不治了。”

  他说得决绝,而旁边的我则冷然一笑道:“落先生,活命似乎比较重要。”

  被我一威胁,落千尘的气焰顿时就减轻了几分,将随身的药箱放在床头,讪讪地笑道:“陈先生说得对,是我太着相了……”

  说着,他来到了朱大的身边,看也不看那小女孩儿一眼,摸出了一根金针来。

  就在我以为他要治病的时候,那金针突然顶住了朱大的太阳穴,这家伙的眼睛里面顿时就流露凶光:“陈志程,你放了我,不然我要了他狗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弥勒:

    沙发,明天就告别高二了,祝我离开校园的朋友们一切顺利!

  2. 八点正:

    骑着蜗牛来!

  3. 玩货:

    再加一更呗

  4. 123:

  5. 晨风-依旧:

    洛千尘好能装啊,早就知道陈老魔是来杀他的了吧

  6. 路人甲:

    陈老魔应该留有后手 不会被翻盘贝

  7. 哈哈一笑:

    20被要挟了

  8. 缘分天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