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变态神医手更黑

2015年7月10日 更新

  落千尘不但把金针顶在朱大的太阳穴上面,随时能够取他性命,而且另外一只手,也抓住了旁边的小丫头,扣住了她的脖子经脉。

  只要劲气一吐。这毫无修行的朱小玖恐怕也活不成。

  他的举动让朱贵大惊失色,而我的瞳孔则在一瞬间骤然收缩,凝视着他道:“你知道我?”

  落千尘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冷然说道:“怎么会不知道?我遭受那牢狱之灾,还是托了你的福,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要找我麻烦?”

  我眯着眼睛,半天没有说话。

  这狗东西当真是隐忍一路,连碰见自家侄女,都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不曾想竟然是想在这里发难。

  这演技,连我这样的老家伙都给哄骗过去了,的确是逼真得很。

  不过。想就这样逍遥法外?

  我不动声色地摸了摸鼻子,缓声说道:“既然是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手上的这人质,对我一点儿威胁性都没有,我若是想要杀你,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落千尘一愣,随即嘿然笑了起来:“别扯了,我又不是没有跟你们这帮官面上的人物打过交道,表面一套,背面一套,这朱大你无所谓,但你敢说这小妹子,你一点也不在乎?”

  听到落千尘这古怪的笑声,我眯起了眼睛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能这么想,恐怕是不知道我的外号,叫做什么了?”

  落千尘咯噔一下,脸色突然寒了起来:“黑、黑手双城陈老魔……”

  我突然笑得很开心,点头说道:“对,那你知道这个外号的背后,有多少人命和尸首在铺垫么?医生,我杀过的人,比你治过的人还要多,你真的不要对我抱有什么幻想。”

  被我这般一说,落千尘推己及人。立刻就信了,也慌了,当下将两个人质给挡在身前,冲着朱贵喊道:“老朱头,他不在乎这两个人的性命,可是你在乎吧?想要他们活命,你就得护住我,知道不?”

  一直处于震惊之中的朱贵经过落千尘提醒,这时方才醒悟过来,抬起头。朝着我这边望来。

  落千尘瞧见朱贵有了反应,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慌忙说道:“对,你挡住他,拖住他,我侄女和其他人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我就帮你儿子治病,一定会治好的,这种小毛病,我手到擒来……”

  听到这话儿,朱贵下意识地握紧了青铜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落千尘的面前来,抬头看我。艰涩地说道:“陈道长……”

  他到底心虚,一句话没有说完,头就要低下去了。

  我看着他眼神之中的纠结,平静地笑了,抱着胳膊说道:“朱贵,在你的想法里,只要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就算是背叛全世界,你都要坚持,对吧?”

  朱贵低头,偌大的英雄好汉居然一下子就哭了:“陈道长,我儿子得了脑瘤,一个拳头大的肿瘤长在了他的左脑上面,压迫得他所有的神经,现在已经快要失明了,而且还不断转移;再这样下去,他就死了,你知道么?不养儿不知道父母心,我、我也是走投无路,没有办法了啊……”

  我眯着眼,瞧见这个在水中精神奕奕、自信非凡的光头老人哭得像一个孩子,不为所动地说道:“那么,你相信这个家伙,能够治得好你的儿子?”

  朱贵回头,看了一眼落千尘,而那家伙则愤然说道:“肯定能,他这毛病,在我这里,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我冷然笑道:“吹牛不打草稿,别人叫你变态神医,你就真的成神了?你要有本事,现在就帮着治,若是能够好,我当你是个人才,也就放你一马,你看如何?”

  落千尘眼珠子一转,嘿然笑道:“我怎么可能相信你?要么你立刻离开,待确认安全之后,我再治病!”

  我眼睛一眯,从怀里缓缓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这是在逼我杀你!”

  “老朱头,老朱头……”

  感受到了我宛如实质的凛冽杀气,落千尘顿时就蔫了,慌忙叫朱贵上前过来阻挡,而被这声声叫唤,因情所累的朱贵不得不机械地走到他前面来,挡住他,然后渴求地对我说道:“陈道长,您行行好,等我这事儿完了,再做,好么?”

  我与这老头之前素未谋面,现在也只是萍水相逢的交情,然而瞧见他为了亲人奋不顾身的模样,心中也是一酸。

  不过再如何同情,我也不能颠倒是非,于是冷冷地说道:“朱贵,恐怕你忘了我刚才给他们吃的红丸了吧?”

  朱贵这才想起了,一时间患得患失,而这时后面的落千尘却阴笑道:“什么红丸,不过就是些黄精、鼠妇、木葛的混合物而已,这玩意是用来填肚子用的吧?”

  我眯起眼睛来,这家伙仅仅凭着身体接触,就能够分析出别人肠胃之中的残留物,倒也算是有些真本事。

  李何欣横尸街头,大仇未报,而凶手就在眼前,我是否要行动呢?

  一时间,杀伐果断的我终究还是有了一些迟疑。

  而就在这时,木门被推开,有人打破了这僵持的困境,推门而入的依韵公子开口说道:“落表叔,你这是在干嘛?”

  瞧见依韵公子,那落千尘仿佛找到了组织一般,立刻兴奋了起来,冲着他喊道:“小尚啊,你快点过来救我,这家伙想要杀我呢!”

  依韵公子吓了一跳,左右打量一番,然后对我说道:“陈兄,那个啥,我知道此人的性子很表态,不过你能不能看在飞雨的面子上,放过他一马呢?”

  瞧见依韵公子也过来劝我,我冷笑道:“这么说,是不是让我也得看一下王新鉴的面子?”

  依韵公子被我一句话给噎得不行,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反倒是他母亲指着那落千尘愤然骂道:“洛老三,你这个挨千刀的,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劣事,一直想问你,你狗日的到底有没有良知,没事你欺负小女孩儿干嘛,啊?”

  他母亲虽然身逢大变,不过地位颇高,落千尘倒也不忤逆,只是嬉笑着说道:“个人兴趣,嘿嘿,个人兴趣哈……”

  “呸!”

  依韵公子的母亲冲他啐了一口痰,怒气冲冲地骂道:“你这个人渣、变态,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弱者的痛苦之上,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死去算了!”

  老太太愤怒得不行,依韵公子在旁边十分无奈,本来想要劝我冷静,没想到他母亲倒先愤怒了起来。

  不过像他母亲说的这些话儿,也的确没错,像他这样的人渣,活着实在是浪费空气。

  依韵公子一时无语,然而就在这时,落千尘背后的墙壁突然碎了一大块,轰然倒地,一个黑影猛然拽住了他,低声喝道:“快走!”

  落千尘先是一愣,随后听到却是自家侄女的声音,心中狂喜,顺势而退,却是直接退出了屋子里去。

  这变故陡起,好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我第一个持剑冲了上去,结果朱贵这时却奋然朝着我扑了过来,显然是想要留下落千尘的性命,帮自己儿子治病。

  他的近身搏斗之法颇厉害,我与他纠缠几招,那落千尘却是早已离去。

  眼看着落千尘即将逃离,我往后退一步,指着他躺在地上的大儿子,厉声喝道:“你这个老糊涂,自己看一下,你那儿子还有性命么?”

  朱贵浑身一震,回头一瞧,却见他大儿子躺倒在地,太阳穴上面插着一根金针,口鼻之中,早无气息。

  那落千尘也是个心狠之人,一路憋气,在离去的时候,便将所有的愤恨,都撒在了手中的人质身上,一根金针,直接将重病垂危的朱大给刺死了事。

  不但如此,那朱小玖被她按住脖子,扔在一旁,却也是憋得满脸通红。

  朱贵先是死了大儿子,又瞧见孙女呼吸急促,眼看着就不行了,顿时就崩溃了,冲过去抱着自家孙女,哭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久趟江湖的他,这一回,终于理解为何落千尘会被人叫做变态。

  好在旁边的依韵公子一专多能,将自己母亲放好之后,手指搭在小女孩儿的脖子上,微微一探,惊喜地喊道:“人还有救,别着急!”

  朱贵大喜,而我瞧见这儿尘埃落定,也没有再停留,直接撞出门中,脚尖一点,人便跃上了屋顶,瞧见那落千尘在洛飞雨的掩护之下,竟然是朝着海天佛国的主殿方向跑了过去。

  那主殿处,可是在开着无遮大会,江湖上各大门派一齐祝贺,他们朝着那边奔跑,恐怕是想要把事情给闹大。

  只不过,洛飞雨刚刚杀了那么多慈航别院的人,这回又跑到人家会场去,这个又是为何呢?

  我满脑子的疑惑,脚下却并不停歇,几个飞纵,朝着那两人快速接近。

  不管怎样,落千尘此人,必须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不知不觉,又到周五了……

  1. 易水寒:

    还没人么

  2. 太平:

    洛老三,,那么说洛家老大生的大咪咪,老二生的洛小北,不过从没提过啊

  3. 支持小佛:

    没看够

  4. y8:

    无论洛飞雨以后再怎么和猪脚有一腿,再怎么有功于什么什么,再怎么洗白,她作恶都是不争的事实,这种人有官员想杀她是理所应当的,开始同情赵承风了,趁你病,要你命,他在邪灵总坛其实没什么错,只是杂毛的猪脚光环把他围攻洛飞雨的事叙述地阴暗了

  5. 缘分天空:

    一怒杀人

  6. 小埃:

    从蛊事里对大咪咪无感到道事里的厌恶!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