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飞剑绚丽,然并卵

2015年7月10日 更新

  我想要快速追上对方,却不曾想那洛飞雨凭借着手中那种神秘蛛丝,在水寨那个高高低低的建筑上下一阵起伏,没一会儿,居然就跑到了水寨的边缘处去。

  我将人皮面具戴上。面目给揉成一团,提剑而起,快步追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洛飞雨却是大声喊叫了起来。

  她这一叫不要紧,那仿佛沉睡过去的水寨陡然热闹了起来,无数的火光亮起,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强弓劲弩,悄无声息地就朝着我这里射来。

  利箭飞快,一直到了我身边,方才有风声传来。

  飕、飕、飕……

  利箭在我的身边飞速穿过。从屋檐上、巷道里和大街上射了出来,有的刁钻,有的密集,却是将我弄成了众矢之的。

  为了避免耗损过重,我不得不落下屋顶,从小巷子里飞速奔走。

  随着弓箭一起出来的,是那些寄身于水寨之中的强者。

  能够居住在慈航别院里面的男子,普遍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同样是以女性为主的修行宗门,魅族一门之中的男性叫做山门护法,而慈航别院这里自然也是有类似的存在,我刚刚落地,立刻有劲风从四面八法,朝着我扑将而来。

  我手持利刃,挥手即杀人。然而这慈航别院虽然行事并不地道,但并非邪门邪派,我唯有克制住心中杀戮的欲望,并不敢造就杀孽。

  我这里束手束脚,然而那些从黑暗中窜出来的家伙却是毫不留情,蜂拥而至,手中的刀、剑、长枪和匕首,一股脑儿地朝着我的身上招呼过来。

  我并不与这些人硬拼,利用这水寨复杂的地形,上蹿下跳,将这些人给甩开去。

  人在屋上屋下纵横。有人追得上,有人追不上,奔了一会儿,跟在我身后的那十几人,就算是这水寨之中最强的一批了。

  这些家伙,对慈航别院的感情最深,奋力追杀而来,甩也甩不掉,我心中烦闷,猛然回头。一剑斩落过去。

  这一剑并无劲道,只有气息。

  这气息,是三气合一,重在势,而不在形。

  能够从水寨之中一直跟着我追到边缘处的家伙,绝对能够感受到这长剑之中蕴含的恐怖气息,当剑停下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下意识地站定了,不敢向前。

  之所以说是大部分人,是因为还有一部分人觉得自己人多势众,天塌下来还有个高儿的顶着,于是马不停蹄,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总共四个。被我一个一脚,行云流水、利落无比地踹翻倒地。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最后一个冲到我跟前来的,被我一剑挑飞长刀,没等他有半点儿反应,饮血寒光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来。

  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渔夫打扮,身上还有浓浓的鱼腥味。

  不过别看他年轻,刚才追得最凶的,也就是他。

  不过再凶悍的人,当长剑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总是会恢复冷静的,特别是像饮血寒光剑这般的魔兵,上面传来宛如活物一般的气息蠕动,以及一明一黯的血光,将他给吓得笔直站立,一身冷汗就刷一下冒了出来。

  众人停住了,而我则一字一句地说道:“私人事务,谁若是要命,就最好别插手。”

  沉默!

  围在我身边的一众人等,皆以沉默来对待,显然是心有不服,我嘿然笑了一声,不理会这些人的心思,而是再次申明道:“我脾气不好,没有下一次了。”

  说罢,我将刚才那小年轻给一把推开,越过那屋顶,朝着水寨的边缘奔去。

  我一动身,立刻有人再次行动了,不过比起刚才来说,数量却少了许多,而且很多人都不敢再靠近,风中传来这些人焦急的声音:“快去找舵爷来,这人太凶了。”

  近战不敢,然而对方的弓弩却并未停歇,那利箭飕飕,朝着我这边射来,间杂着一两根那雷符火箭,威力直接能够将一间屋子给轰塌了去。

  我对于这利箭,一开始倒也有些忌讳,然而瞧见那落千尘越跑越远,煮熟了的鸭子都飞了,顿时就是一阵心头发怒,不再管别的,箭步向前,冲出了水寨,朝着前方冲去。

  落千尘和洛飞雨,两人夺命狂奔,又几乎无人阻拦,本来应该占据上风,然而我发足狂奔之下,两者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缩短了。

  神行百步,缩地成寸,这并不是太过于复杂的手段,只要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是能够领悟的。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却瞧见那洛飞雨推了落千尘一般,接着回转过身来,将我给拦了住。

  这女子,凶悍!

  早在她第一次出现在我视野之中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印象,十几岁的幼龄,便能够从一字剑的手中抢夺去那把秀女剑,这样的修行天赋,当真是让人高山仰止,叹服不已。

  我停下了脚步,望着不远处的她,寒声说道:“洛飞雨,你可知道你这家叔落千尘是个什么样的人?”

  洛飞雨哼声说道:“民不举官不究,你有什么理由抓人?”

  我眯着眼睛说道:“亵渎幼童,天理不容,而且我抓他,还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在不久之前,曾经杀害过我的手下。”

  “啊?”

  洛飞雨有些意外,然而她既然决定偏袒,自然是一条路走到黑,于是她咬着牙,扬起手中的秀女剑,毅然说道:“你以后若是见他,将他一刀给活剐了,我也绝不拦你,但是今天不行!”

  我一步一步上前,疑问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洛飞雨紧紧抓着手中的剑,使劲儿摇头道:“你不要再过来了,再过来,我可就真的要动手了!”

  尽管对方这般威胁,然而我却并没有停止先前的脚步,而当我靠近洛飞雨十米的距离时,一道急促的劲风,陡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前来。

  飞剑,是飞剑!

  我将饮血寒光剑横了过来,挡在胸口,那急速而来的飞剑与剑身相撞,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我的身上推来。

  我双脚抓地,稳稳地站住,而那从洛飞雨手中脱离的秀女剑却向上一挑,朝着我的咽喉这儿划去。

  这是想要人命了啊?

  我心中一跳,朝着后面退了两步,那飞剑便倏然而起,宛如一条高速飞舞的游鱼,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之处腾起,带着那股犀利无比的锋寒,朝着我的周身要害刺来。

  一时间,锋芒闪耀,气势如虹。

  好一招飞剑如雨。

  对方快,越来越快,然而我却是稳住了身形,然后站定在了原地,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平平举起,一动不动,而唯有在那飞剑临体的时候,方才倏然而动,与之交击。

  叮、叮、叮……

  秀女剑与饮血寒光剑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而悦耳,然而每一击下来,在远处的洛飞雨脸色都为之一黯。

  此女的手段走的是轻灵飘逸,若是论起硬实力的话,跟我相比,到底还是有一段距离。

  然而我与洛飞雨的拼斗,却引起了身后那一帮追兵的震惊。

  要晓得,这世界上的修行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真正有见过飞剑的,却是屈指可数,有且只有一少部分人能够得闻。

  现如今,这传说中的玩意出现在眼前,怎么叫人不惊讶?

  更让人觉得诧异的是,那使飞剑的小妞,使劲浑身解数,居然没有破开刚才自己追逐的那个家伙的防御,甚至还在步步后退,如此想起来,这些人的脸上更是一片惨白。

  有飞剑的战斗,无比绚丽,然而也仅此而已。

  倘若是一般人,在这般暴风骤雨的攻击下,还未打,就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只有任人宰割了,然而我却显得游刃有余,一边挡剑,一边前行。

  即便对方可以拉开距离,我与洛飞雨也是越来越近。

  十米、八米,五米……

  一直显得无比平静的我陡然出剑,那饮血寒光剑刺向了空处,看似没有半点儿卵用,然而原先那漫天乱舞的秀女剑却在此刻,停止了所有的攻击,静静地躺在了比它宽阔一倍的饮血寒光剑上。

  两者剑尖相黏。

  洛飞雨眉头紧锁,双手掐着剑诀,试图将这剑给召回,结果无论她如何驱使,那秀女剑都一动不动,宛如生根了一般。

  御剑无效,洛飞雨倒也硬气,一个箭步冲到我的跟前来,双手陡然一分,却是想要来抓那剑柄。

  我故意伸在她的面前,就是要等她上钩,哪里能够让她夺回去,当下也是将长剑收回,朝着这个女子单手抓去。

  没有那秀女剑,这女子的威胁就少了一大半。

  然而就在我五指微张,反扣而出的时候,对方的身影却是陡然一阵恍惚,我的手穿过了对方的身体,居然毫不受力。

  眼看着洛飞雨即将拿回自己的秀女剑,我当下也是将劲气集聚,手掌在虚空之中猛然一捞,一把就将这女人的脖子给抓住,将她按倒在了地上,冷笑着说道:“些许小术,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被我按倒在地的洛飞雨丝毫不惊慌,反而是咧嘴一笑,淡然说道:“真的么?”

  话音刚落,我突然感觉手掌颇痒,低头一看,却见按住洛飞雨的手掌之上,居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子。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洛飞雨,也并非那般好拿捏的……
只是,她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为何拼死也要保住落千尘呢?

  1. 奇:

    魔威会怕小虫子咩

  2. 扎西:

    看书

  3. 小鱼:

    蛊术

  4. 从另一面看世界:

    洗洗睡吧。

  5. 过客:

    第一

  6.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7. 看:

    瞎JB咧咧傻B看

  8. 大屌:

    傻逼看

  9. 摩罗:

    大咪咪真被折服了

  10. 路人甲:

    盖扎德西比魔虫

  11. 千雪凌天:

    干掉大咪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