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九章 做狗,就要有狗的觉悟

2015年7月12日 更新

  静格师太能够战得过弥勒么?

  这话儿问起来,显然有些多余,不清楚底细的人或许觉得在慈航别院的主场之上,自信满满的静格师太胜算或许会更大一些,然而无论是我。还是弥勒,都能够明白一点,那就是这静格师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

  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弥勒,静格师太都还是欠了一些火候。

  这个世界上,很多修行者或许因为年龄的问题,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和经历会多一些,也厉害一些,但并不绝对。

  并不是年龄大,就能够横行无忌的,它对于某些人并不适合。比如我们。

  然而这些,静格师太却并不这么认为。

  她一往无前地冲了过去。

  能够敢于轻蔑那天下十大,静格师太自然有着一身傲人的本事,那拂尘一处,漫天都是金色丝线。

  这些金线丝丝缕缕,遮蔽天空,将整个广场都给笼罩住,接着在一瞬间集中在了弥勒的身上去。

  当时的场面绚丽之极,就仿佛烟花在一刹那间绚烂,紧接着又倏然收起,最终融于一点,而那个点,则就是一直纹丝不动的弥勒。

  她能够战胜那个光头么?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期待,只有我的心一直提在了半空之中。

  就在弥勒即将被刺成无数漏洞的时候,他终于动了。

  向前。轻轻拍出一掌。

  这掌,是法印,持莲花生大士六道金刚咒,内缚印!

  砰!

  无数根的金丝,每一根都能够杀人,万千刺来的金属丝线凝聚成一片,却在弥勒的这一掌之间,变得无比的温柔,化作了情人的轻拂。

  拂尘柔和地拂过弥勒的全身,却没有一点儿杀伤力。

  怎么可能?

  静格师太双眼睁大,那以置信地望着百炼钢化作绕指柔。那能够将人给绞成碎肉的拂尘金丝却是化作了情侣之间的骚弄,她顿时就一股怒火升腾而起,右手一转,将那万丈红尘一举扭转。

  动!

  源头处一阵绞杀,那柔软无比的金丝在瞬间就被灌注了恐怖的力量。

  静格师太将一甲子的修为疯狂灌入,那金丝在瞬间又重现杀机,那个被包围在金丝之中的男子在一瞬间,就化作了虚无。

  死了么?

  静格师太难以置信地望着拂尘的尽头,那个难缠的家伙,难道就这般一动也不动地死去了?

  就在她惊诧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如电而来。

  静格师太凭着本能回避,刚刚偏出一个身位,立刻有一股劲风抓来,人连退了好几步,方才脱离那掌控,没想到刚刚一安定下来,那攻击却如影随形,让她没有一刻得以安宁。

  一直在交手七八个回合之后,静格师太终于发现这个袭击自己的人,却是刚才消失不见的光头男子。

  好恐怖的速度!

  两人都是当世间最顶尖的高手,身形似电,在广场之中交手。化作了两道幻影。

  他们以快打快,在寻常人等看来,却仿佛消失了一般。

  旁人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在我看来,那弥勒的快,是一种压制的快,而静格师太则是一种处于临界线边缘的快。

  时间越久,静格师太就越处于崩溃边缘。

  而弥勒却并没有用出全力。

  在我看来,两者之间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弥勒无论是在境界,还是在修为,以及眼光,都已经远远地超出了静格师太许多,而那尼姑,却还在做着自己与天下十大相差不远的美梦。

  相差不远么?

  战斗还在继续,而突然之间,我却感觉应该快要结束了。

  在此之前,并无任何征兆,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之前破去那静斋通明剑阵,所用的时间与此刻是一般的。

  想到这里,我心头震撼,那个家伙,难道就有这么恐怖的强迫症么?

  就在我心中猜疑的时候,两个宛如鬼魅的身影陡然一停,戴着青色面具的弥勒倏然出现在了静格师太的身前,一双鳞手抓在了她的双手之上,那拂尘竟然被轻易地抛开,紧接着他一脚,踹在了那静格师太的胸口。

  砰!

  这一声听得我都是心口一疼,而静格师太的脸色也在这一脚之后,变得无比惨白,七窍之中,皆有鲜血流出。

  这时间,与我刚才破阵的时间一模一样。

  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强迫症!

  静格师太完败,在自己的主场之上,在无数禅唱的加持之中,被眼前这个光头男子用刚才一般的时间给战胜,这种事儿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强烈的羞辱,她紧咬银牙,对这个抓着自己的男子厉声吼道:“来呀,有本事你就杀死我!”

  这是在耍狠,然而她终究不知道自己耍狠的对象,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有顾忌的人。

  青色面具下面的那嘴轻轻一裂,露出好看的笑容来:“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弥勒会害怕杀人么?

  非也!

  一只穿着鳞甲皮套的手朝着静格师太那雪白的脖颈上摸了过去,只要是一抓实,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拧下这女人的头颅,就如同拧下一只小鸡的脖子一般。

  作为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区区一个慈航别院的长老,跟一只小鸡,其实也没有任何分别。

  不过一把剑,出现在了弥勒伸出的手掌之中,将他的这一击给拦住了。

  轻挑,回击,蓄谋已久的我在这千钧一发之机,挤入了两人之间,将那静格师太从弥勒的手中救了出来。

  我连步后退,一边抓住了那静格师太的手,一边则举起手中长剑,平静地说道:“你既然胜了,又何必取她性命?”

  弥勒十分有风度,并没有趁机追杀,而是抱着胳膊说道:“这世间人,从来都不知感恩,能多杀几个,就多少几个。”

  他杀人的借口,竟然如此简单?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被我救出来的静格师太却拼命地将自己的手,从我的掌心之中拽出,一边拽,一边喊道:“你这个臭男人,放开,快给我放开!”

  弥勒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地笑道:“你看,是否后悔了?”

  我放开静格师太的手,捏了捏,有些疑惑这尼姑的岁数到底有多大,怎么摸着有一种小姑娘皮肤的细腻。

  面对着弥勒的嘲讽,我平静地说道:“并没有。任何人,都有自由生活在这片苍穹之下的权力,我或许并不喜欢她,但是我会尊重她生存的权力,因为这是上天赐予的,而不是由我来决定的。”

  弥勒捏了捏手,感受了一下刚才我饮血寒光剑斩在他手上的劲道,微笑道:“你果然厉害许多。事实上,你不觉得,到了我们这个境界,一定程度上,不就是天,不就是神了么?”

  我摇头,平静地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人便是人,我便是我,若是对上苍都没有了敬畏之心,我相信你我都会死得很快。”

  弥勒一步跨前,厉声喝道:“蚩尤!”

  我心中一跳,手中的魔剑紧紧相握,沉声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弥勒双手下垂,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些年来,左使最为遗憾的事情,就是当初在那山洞之中,并未识得你的本尊,将你放跑,甚至让茅山把你给收入囊中。好好的一匹野狼,却偏偏驯化成了看家狗。然而,魔就是魔,要是没有一颗狂野和睥睨天下的心,你活在这世间,又有什么卵用?”

  在弥勒叫出“蚩尤”的那一刻,我有一种被人剥光衣服的感觉,然而听到他的讥讽,我还是忍不住说道:“破坏一切,这就是你所谓的狂野之心?”

  弥勒摇头,叹气道:“我很失望,没想到九黎共主,就是这么一个模样!”

  我哼声道:“我就是我,谁也不是!”

  弥勒眼珠子一转,却是回过神来,突然笑了,对我说道:“对了,对了,哈哈,我终于想明白了,你是陈志程,是你阻碍了蚩尤大人重返世间。若是能够将你给杀了,我就能够重见老祖宗了,哈哈!”

  他疯狂大笑,而我则平静地说道:“你有本事杀我么?”

  弥勒平静地举起了双手,对我说道:“当魔选择了屈服,就连它最信任的手下,都会选择背叛,你可知道那猴子为何会跟着我不?”

  听到弥勒突然谈及胖妞,我心头一跳,问这是为何?

  弥勒冷然笑道:“蚩尤座下,有七十二魔将,为保主平安,转世护翼,那猴子便是其中的护法之一,然而你最终选择了那些虚伪的带翅膀者,像狗一样屈服,它方才离开了你,成为我的属下……”

  听到他这歪理邪说,我愤怒地吼道:“不,要不是你抢走了它,胖妞怎么可能背叛我?”

  弥勒哈哈大笑道:“胖妞,哼哼,你既然甘愿当那走狗,就让你被自己最信任的魔将,给亲手毁灭了吧!而我,则将这腐朽千年的海天佛国,给一举沉没!”

  他陡然举起了双手,往着虚空一抓,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

  无数殿宇,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天地颠倒。

  而就在此时,我的身后,一股棍风朝着那后脑勺儿,狠命地砸落而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大师兄与胖妞,终究还是有此一战,这是从两人遇见开始,就已经命中注定了的事情。
谁会赢呢?

  1. 伤心证明书:

    有点想念小杂毛。

  2. 弥勒: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武陵王

  3. 太平:

    斋主和杨知修哪去了

  4. 一点:

    大师兄什么时候转世重修呢?

  5. -冷小汐:

    前排

  6. 武陵王:

    不错

  7. 时光不念旧人渐行渐远渐迷离:

    大师兄和胖妞一战,会有什么结果?真不痛快啊!!!

  8. 缘分天空:

    亲者痛仇者快

  9. 晨风-依旧:

    蚩尤的魔将为何只来了一只叛变的猴子。

  10. 吴杰超:

    蚩尤的魔将为何只来了一只叛变的猴子。

    • 萨格尔王:

      6-544 吴杰超?

  11. 千雪凌天:

    “这世间人,从来都不知感恩,能多杀几个,就多少几个。” 爱之深恨之切 ,难以想象当初的武陵王是有多么的绝望 失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