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匆匆那年

2015年7月12日 更新

  劲风扑背,根本用不着回头,我便知道这来者,却是我那自小一起相依为命的小猴子胖妞。

  当然,与当年还可以蹲在我肩膀上的小猴子相比。此刻的胖妞完全就是大了十数倍,一个身高两米、浑身黑毛、熊腰虎背的金刚巨猿。

  它手中不再是当年于墨晗大师给它特意打造的小棍子,而是一根用粗粝玄铁打造的长棍子。

  这棍子没有别的特点,就是又粗、又长、又重。

  这样的铁棍子,再配合着胖妞那双臂的千钧之力,战阵冲锋,那是所向披靡,而即便是一对一的战斗,它也能够一力降十会,横扫一切。

  从暗处冲出,朝我扑来的胖妞面目赤红,上面不知道用什么涂料。勾勒出一张雷公脸,凶煞莫名。

  它高高举起的铁棍,仿佛能够碾碎任何障碍。

  面对着胖妞的攻击,我并没有第一时间硬顶上去,而是朝着旁边稍微地让了一下。

  我这行动十分自然,胖妞虽然力狠,身子也敏捷,但是反应能力终究还是差我几分,与我擦肩而过,那棍子重重地砸在了广场之上的青砖石上。

  轰隆!

  一声巨响,顺着它棍尖的方向,竟然有一道巨大的裂缝生成,朝着前方的殿宇延伸而去。

  那裂缝在很快的时间里裂开,最宽的地方达到了一两米的距离,而蔓延到殿宇的台阶下时。一股更为庞大的力量从地底陡然而起,直接将那庞大的殿宇给一分为二,诸般建筑都纷纷倒塌,化作一片废墟。

  我一开始还在惊诧于胖妞的恐怖力量,随后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裂开的地方,除了胖妞的重重一击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那地下一股庞大的力量在作怪。

  人力,很难弄出这般动静来的。

  我朝着后面退了两步,瞧见弥勒却并不与我交战,而是朝着海天佛国的深处越去。陡然心惊,大声喊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弥勒扬声大笑道:“陈志程,我与你交手的时机未到,且让我先将这海天佛国,给葬送了先!”

  随着他的狂笑,那辉煌得宛如神迹的海天佛国,无数殿宇在这一场震动之中不断倒塌,我瞧得心惊胆战,厉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弥勒得意地笑道:“很简单,任何的洞天福地。又或者说是虹膜泡沫,它都有一个奇点。找到这个奇点,将其摧毁,那么这所谓的洞天福地,就如同泡沫一般,轻松一戳,就破碎了——好玩吧?”

  我看着周遭奔逃的人们,气得脸色发白,厉声喝道:“你这个畜生,这里的人,怎么办?”

  弥勒已经飘然远去,声音遥遥传来:“自己看着办咯……”

  与这声音一同传来的,是胖妞回身而来的一棒。

  呼!

  这一棒。又是擎天之力。

  我心头气愤不已,想起弥勒刚才所说的要与静格师太交手,是为了让我与他的战斗变得公平,很有可能是在骗人的,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他定然是在做了某种布置,就等着一举将这海天佛国给颠覆,为了怕我纠缠他,才故意挑了静格师太这么一个软柿子。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的心中就愤怒得不行,感觉每一次遇到弥勒,自己的智商就余额不足。

  每一次,都要被他耍么?

  怒火在心头,我对这气势汹汹杀来的胖妞也没有什么好心情,一股杀戮之心在胸腔之中跳跃不休,当下也是陡然出剑,一把将这棍子给缠住。

  铛!

  一声响彻天地的震响,在我和胖妞的剑与棍之间出现,一股澎湃的力量顺着饮血寒光剑,朝着我的手臂袭来,而我则硬咬着牙,将这铁棍子给陡然压在了地上,然后回过头来,瞧见一脸迷惘的静格师太,厉声喊道:“愣着干什么?帮我把这些晕倒的人,都给送出去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救了一回,又或者是明白过来缘由,那静格师太对于我的吩咐,居然毫不犹豫地执行了。

  她叫来了身边的二十多个弟子,分一小半的人去各处通知。

  而另外的人,则组织起这些没头苍蝇一般的各门派子弟,扶着那些晕倒的长辈,纷纷朝着山门跑去。

  地底在震动,随时都有可能崩塌,而就在我分心与静格师太交流的一瞬间,胖妞却是又鼓起了劲儿来,翻身抽棍。

  一棍朝天。

  胖妞咄咄逼人,我瞧见四处轰鸣倒塌的殿宇和空间,没有迂回拖延的心思,而是与它正面相撞,硬生生地撞到了一起来。

  就个头而言,胖妞比我还高一个头颅,而它更是传说中的通背猿猴,一双手臂之上,有千钧之力。

  这个叫做天赋异禀。

  之前有人瞧过胖妞之后,告诉我,这小猴子日后成长起来,双臂贯通,那力量天下间,也没有几人能挡。

  力量就是力量,从来没有折损。

  我当时并不以为意,只觉得是骗人,却不曾想这苦果,居然是让我自己给尝了。

  嗡、嗡、嗡……

  每一次的撞击,我都感觉到双臂酸软,那饮血寒光剑仿佛要被这粗粝铁棍子给砸成两段一般。

  然而我却坚持住了。

  之所以如此,倒也并不是全凭意志,而是我大成的巫体,使得我全身的精、气、神都凝聚为一体,混元无漏,面对着这样的巨力,也不会感觉到太多的吃力。

  古时候的大巫,移山跨海、追日射月,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在如云猛兽的洪荒时代,也执掌天下,便是凭着这强悍的身体。

  那时候的巫体,也就是此时的魔体,可是与佛家金身一般的传承。

  当然,光凭着一副好身体,那是并不行的。

  还得有一股桀骜不驯、旺盛不已的心。

  有那战斗的热血。

  弥勒嘲笑我是做狗的性子,却不知道,我心底里流淌的,是沸腾不休的热血。

  越与胖妞相交,身上的痛苦越多,我的战意就是越发浓烈。

  杀!

  长剑在一秒钟之内,不知道挥出多少次,两件凶兵相撞的声音,离得稍微近一些的人都受不了,许多人听了一会儿,直接捂着耳朵,鲜血就从口鼻处往外面流了出来。

  我丝毫没有因为这个家伙曾经是我儿时的同伴,就犹豫一下。

  这般硬对硬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场内最后的一个人撤出。

  战到此刻,身体里仿佛安着小马达一般的胖妞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疲劳,那动作下意识地迟缓了一下。

  就在这迟缓的一瞬间,我的重剑,将它给压在了地上。

  两兵僵持,而我则死死压住胖妞,与它面面相对,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到了此刻,我方才喘着粗气,一字一句地喝道:“胖妞,睁开你的眼睛,看着我!”

  胖妞奋力反击,然而力量却终究被我给死死压制,不得不拿那双眼睛,死死地瞪着我。

  它的眼里,充满了桀骜不驯的魔性,以及让人浑身冰寒的死气。

  四目相对。

  瞧见这一双充满了魔性的眼睛,我心中突然一酸。

  我们有多年没有这么对视过了。

  再见的时候,两个从小相依为命度日的小伙伴儿,居然会生死相向,命运啊命运,你为何会这般折磨人?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我们生死相搏,难道这就是宿命么?

  胖妞,胖妞,胖妞!

  你醒过来啊!

  我是二蛋,我是那年那月那日在麻栗山中,与你在林中穿行的野小子啊……

  啊……

  我的眼睛不知不觉变得湿润,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在了胖妞的脸上,将它脸上那些白色的涂料给洗刷,而它的口中,也发出了拼到了极限之时,野兽的呐喊之声!

  它就算是拼死,也不记得了我么?

  我的心中,疼得仿佛马上就要死去,而就在这时,它的胸口处,却是有一道金光朝着我当胸扑来。

  那虫子!

  我在一瞬间想起了当初黄山龙蟒之时,趴在男孩剑妖头顶上啃噬的金色恶虫,下意识地朝后一跃,避开这陡然一击。

  那虫子一击不成,陡然浮现在半空之中。

  它身子舒展,让我瞧见真身,那是一条宛如桑蚕一般的虫子,背上有薄薄的蝉翼,身子一节一节的,呈现出纯粹的金色,而每一节身子的两侧,都有宛如眼球一般的黑点。

  这一次,再见到它,给我的感觉更加恐怖了,有一种吞噬一切的惊悸。

  金色恶虫悬浮在半空,背上的薄翼超频闪动,一双眼睛泛出了让人忍不住颤抖的光芒,仿佛下一刻就会将我给啃噬。

  对,这是贪婪的光芒。

  在它的眼中,我不过是一分可口的食物而已。

  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深呼吸,长剑绕圈,仔细防备着,然而下一秒,那虫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我的心中,则有强烈的警兆陡然而生。

  不好!

  我心中狂震,一记魔威发出,企图将这玩意给吓退,却不曾想头顶处一阵濡湿,脸的两侧,有十余根触角一把抓住,刺入皮肤之中,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就从我的脑袋扩散而来。

  在那一刻,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到了黄山之上的南海剑妖。

  那时的他,也是这般绝望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推荐曲目,《匆匆那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弥勒:

    沙发?

  2. 晨风-依旧:

    肥虫子几转了

    • 弥勒:

      咳咳,这个不便公布

  3. 123:

    沙发

  4. 弥勒:

    胖妞之所以如此强大,并不单纯因为其是通臂猿猴,更多力量来源于大肥肥

  5. 路人甲:

    蚩尤再现 肥肥吃亏 蛰伏

  6. 尹悦:

    这就是大肥肥日后蛰伏的原因吧

  7. 千雪凌天:

    哈哈 比一下的话 还是弥勒的虫子霸气 上来就抱头 不跟陆左家的虫子似的 总喜欢爆菊

  8. 摩罗:

    要用龙意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