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清醒的胖妞,离去的护法

2015年7月13日 更新

  我双手抱头,奋力地将这包裹在我头上的金色恶虫往外面拔去。

  结果这玩意就像是长在我头上的器官一般,我这边一使劲,那种钻心的疼痛,立刻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久久萦绕,挥散不去。

  痛!

  我根本就拿它不下,因为每抓一下,就有一股将指尖插进眼睛里面的痛苦。

  啊!

  我疼得一脑门的冷汗,回头看向了胖妞,瞧见它一脸严肃地举起了手中的玄铁棍,一点一点地朝着天空举了起来。

  它脸上的白色浆液,被我的泪水冲刷得一片模糊。

  这使得它不再如先前那般凶恶。

  我当时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一软,想着或许这就是宿命,我死在胖妞的手上,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事。

  这般想着。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放弃了抵抗,一心等死。

  几秒钟之后,我突然感觉头顶上一轻,那金色恶虫突然腾空而起,宛如蜜蜂一般的嗡嗡声由近而远,而与此同时,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刚才之所以意志薄弱,恐怕都是那金色恶虫所作的鬼。

  它不仅仅有着恐怖的速度和力量,而且还有能够让人心志软弱的精神攻击,让人沉浸在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就连我这般坚定不移的人,都被它所迷惑,天下间还有几人,能是它对手?

  这就是弥勒费尽心思养出来的虫子?

  这就是他说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东西么。他为什么会一直培育这般凶戾的玩意?

  我满心疑问,不过最大的疑问,则是这金色恶虫明明可以像吞噬南海剑妖一般,将我的脑子给吃掉,为什么会突然放弃呢?

  我抬起头来,瞧见刚才准备一棒子砸下来的胖妞,此刻却出现在了远处坍塌的殿宇之中。

  金色恶虫宛如闪电一般,与它汇合,而它则在烟尘的尽头,回头望了我一眼。

  这一眼,让我终生铭记。

  因为我能够从它的眼神之中。读懂了一种意思,那就是它终于记起了我来。

  胖妞不再是那个浑浑噩噩的凶猿,它恢复了记忆。

  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我当时的第一感觉。

  然而恢复了记忆的胖妞,并没有与我相认,仅仅只是控制着金色恶虫,让它不再伤我,然后转身,消失在了烟尘之中,毫不犹豫。

  我不知道它为何会突然清醒过来。也不知道它为何会理我而去。

  站在原地,我摸着脸上粘稠的浆液,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了弥勒临走之前,所说的话语。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众叛亲离!

  原来本是我魔将护法的胖妞,最终与我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这并不是它丧失了记忆,而是因为它选择了更有尊严的活着。

  我突然又想起了杨劫。

  他当初出身的时候,也是与我一般异象纷呈,那是魔头降世,最终被我和依韵公子给合力退却,此刻回想起来。莫不是与胖妞一般的身份转世而来?

  杨劫不止一次地说过,要做我的护法。

  然而他最终选择了独自一人离开,通过茅山秘境,前往我所未知的世界去修行。

  陈慎也是。

  ……

  记忆在那一瞬间,就仿佛陡然爆发出来一般,无数的线索纷呈而至,出现在我的面前,然而我的脑海里却一直回荡着弥勒的话语——做狗……

  我是狗么?

  陶晋鸿是我的师父,我一身技艺都是源于他的教诲;李道子是我的恩人,我能活到今天,全部都是他的努力;王红旗是我的领导,此时此刻的我之所以位高权重,都是他的器重……

  还有茅山、家人、亲人和所有我在意的情谊……

  这些,都是束缚我作为狗的枷锁么?

  我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阵晃动,双腿站立的地方望着两侧拉伸,一条裂缝迅速出现,并且越来越大。

  天崩地裂!

  我从混乱的思绪之中醒了过来,轻松一跃,便摆脱了陷入地缝之中的危险,站在那裂开的地缝边缘,我下意识地往下望去,却见几十米深的地方,竟然有翻滚的岩浆在鼓动,热力击发,疯狂不已。

  人若是掉下去,绝对不会存活,而会变成一坨涮羊肉。

  是人是狗,这个已经不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东西,当务之急,是我得赶紧出去,要不然什么玩意儿,都是假的了。

  我回过头来,瞧见这海天佛国漫长的围墙都已经垮掉,远处的水寨已经塌成一片,与之相连的海崖崩塌,而我们来时的那花舟码头,则挤满了人,那些飘逸非凡的花舟变得匆匆,搭载着人,匆匆离开这桃源之地。

  洞天福地是珍贵的,然而所有的一切,与性命相比,却都显得那般的苍白。

  弥勒这家伙,为什么要这般做呢?

  毁掉慈航别院,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实在是有些猜不透那家伙的心思,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先离开这里,要不然小命不保,这般想着,死里逃生的我一个鲤鱼跃身,然后沿着废墟,朝外面跑去。

  刚走几步,我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来。

  余光处,我瞧见了一个家伙。

  那家伙也瞧见了我,两人四目相对,而对方的眼中,在一瞬间露出了极度的惊慌来。

  再一次瞧见落千尘,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洛飞雨之所以死保落千尘,并非因为这畜生是她的小叔那般简单,而是因为落千尘他不仅仅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一个顶级的制毒高手。

  他制作的毒药,无色无味,有着强烈的欺骗性。

  他出现在这里,或许并非是慈航别院的主动找寻,更有可能是弥勒的计划之一。

  他刚才匆匆前往这儿,恐怕就是要迷倒这里的那些重要人物吧?

  想到这里,我没有半点儿犹豫,拔腿就朝着他奔去。

  落千尘瞧见我居然放弃了逃生,而朝着他的方向扑来,顿时就大惊失色,脚尖一蹬,人就朝着那不断坍塌的庙宇退了回去。

  他想通过这崩坏的世界,让我知难而退。

  毕竟,这世界上,有勇气与人同归于尽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他这般做,是在赌我并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千金之躯,不坐垂堂。

  然而他终究还是赌错了。

  正如我以前对话事人所说的一般,我要杀的人,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就算是有诸神护翼,他也得死。

  不死不休!

  落千尘是知道我的实力的,先前他与落千尘拉开我那么长的距离,结果在短时间内就被追赶上了,这一回,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我想要抓到他,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想明白这一点,他便打定了主意,哪里危险,他便往哪里钻。

  很快,他就扑进了废墟的烟尘之中去。

  落千尘用针,之所以如此,除了跟他的职业有关系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他走的路子,是轻灵飘逸的那种。

  这家伙的轻身法门,比我所见过的大部分人都要厉害。

  当初我觉得鬼鬼就算是十分不错了,然而跟落千尘比起来,终究还是欠了那么几分诡异和邪魅。

  落千尘在不断坍塌倒地的佛国之中穿梭,而我则在他后面紧紧跟随者。

  舍生忘死,如影随形。

  两个人,就像两道闪电,这样的奔跑之中,无数的危险降临,哪怕是晚上一秒,就极有可能被砖石给压倒在了下方,活不下来。

  然而我们终究还是没有死去。

  耐力,在落千尘的身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消失,而我却跟得越发地近了。

  最终,在一座巨大的观音像前,他停住了脚步。

  一脸悲愤的他转过身来,对我愤然喊道:“为什么,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你竟然会这般穷追不舍?”

  我伸出手来,连气都不喘,平静地说道:“把解药交出来。”

  落千尘的手往胸口一摸,随后朝着我掷了过来:“解药给你,接着,赶紧给我滚蛋!”

  他口中这般说着,然而朝着我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蓬墨绿色的毒砂。

  这些毒砂之上,充斥着浓郁的腥气,不用检验,就能够感受到上面那剧烈的毒性。

  事出突然,我甚至都没有闪避的动作。

  然而就在落千尘满心的期待之中,这些墨绿色毒砂在临近我的一瞬间,自动朝着两边分散开去。

  劲气外放。

  落千尘的脸上满是恐惧,而我则在下一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平静地说道:“这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我再问一句,解药在哪?”

  被掐住脖子的落千尘,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气。

  这杀气既来自于我的眼神,也来源于我手掌上面的劲道,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他颓然说道:“在我左边的兜里,那包粉末,用一比五十的比例兑水,可解毒——不过是些蒙汗药加化功散,弄不死人的。”

  我一把将他给按在地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没骗我?”

  落千尘被我掐得脸色青紫,眼泪突然流了出来:“我哪里敢……”

  确定了解药,我收好之后,浑然不顾周遭的一片混乱,而是平静地说道:“好了,我们可以算一算老账了……”

  1. 弥勒:

    沙发

  2. 探索_红豆豆:

    胖妞呀!

  3. 时光不念旧人:

    开打!

  4. 大师兄:

    越来越觉得陈老魔本身就应该入魔

  5. 小jj:

    背反魔的魔才是魔中之魔!

  6. 缘分天空:

    我是谁、谁是我?

  7. 伤心证明书:

    被顶是什么感觉阿 ? 各位道友顶我一次可好 ?

  8. yuanping:

    胖妞呀,被亲密伙伴抛弃的痛苦得多痛啊,好心疼二蛋 成魔的话不是就违背了自己对师傅的诺言了吗!还有父母日子儿女,那么多的牵挂,也会会让亲人和师门漩入困境,面对外人的指责!两难啊!

  9. 道是谁的道:

    胖妞最后咋死的?

  10. 独角戏:

    大师兄太苦命了。。。还是入魔吧,最后不是也入了吗?有时候魔并不和邪划等号的啊。

  11. 路人甲:

    只因世间有了一个包子脸 为了这一份心中的执念 二蛋历尽十八难坚不入魔

  12. 阿亮:

    看得心切切,为何好人多磨难啊?

  13. 瓶S邪M:

    陈志程不过就是一条卑贱人类的走狗罢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