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死伤无数

2014年7月17日 更新

  轰然的枪声在这墓室狭窄的空间里面响了起来,这儿相对于别的地方,倒也还算是宽敞,然而墓室毕竟是墓室,一旦发生枪战,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腾挪移动的空间。

  所以当矮子张鼎举起枪瞄向我的那一刹那,我除了尽量地将身子缩进胖子老云宽敞的身后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

  微冲不是手枪,一旦扫射起来,这狭窄的距离根本就没有发挥的空间。

  然而就在我惊悸莫名的时候,我瞧见了张鼎的胸口,突然多了一只尖锐而鲜血淋漓的手掌,在那手掌之上,则有一颗还在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

  那心脏之前还属于这老鼠会中凶悍的矮个儿,然而此刻却已经被彻底地取了下来,虽然它的跳动依旧有力,但是每一次的搏动,都在肉眼可见的减缓。这样生取心脏的手段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以至于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还在持续的枪声,瞪大了眼睛,朝着矮个儿后面的那人瞧去。

  是张快!

  竟然是刚才还跪在地上不断呕吐的张快,此刻的他嘴唇边还留有秽物,几丝菜叶子挂在下巴上面,模样显得十分可笑,但是当我瞧见他那种宛如蚯蚓爬过一般、满布青筋的脸孔时,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对自己的同伴悍然下了死手,这事儿就算是傻子都晓得不对劲儿,而再瞧向他这般的表现,我的心中嘀咕——这家伙莫不是中邪了?

  这自然是中邪了——瞧见张鼎双手捧着胸口的血孔,一脸惊诧地跪倒在了地上,那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瞪得几乎都要凸出来了,远处的马领导一声哭喊道:“张鼎,我的兄弟啊……”

  马领导这一声哭喊,可不只是为了心脏给人掏了的张鼎,还有被我挟持着的胖子老云,这个家伙作为老鼠会的资深打洞专家,无论是经验还是手艺都是一等一的强,掌管着“钻山甲”这等厉害装备,便连马领导也得敬上三分,然而没想到他的运气简直是背到了家,脑壳竟然被张鼎误打在了头顶上方的跳弹给击中,开了瓢,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胖子老云一死,我就没有可以凭恃的人质了,不过此时这些家伙的对手已经不是我了,但见刚刚把张鼎心脏掏出来之后的张快,竟然将这心脏放到了自己的嘴前,先是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然后竟然像吃火龙果一般,大口咬下。

  之前有过传言,说生吃心脏,能够壮阳,所以有些人宰猪宰羊的时候,就好这一口,便连罗大屌的老爹撵山狗,也在我面前吃过一次,看着都感觉恶心,不过那些比起此刻来,场面却是又弱上了几分。

  人的心脏,终究跟那些四蹄畜生要多一些区别。

  所以张快对着这心脏啃,吃得满脸都是鲜血的样子简直就是恐怖极了,在这样的家伙面前,我也只能算是小麻烦了,就在我假装胖子老云还活着,小心地往旁边移动的时候,马领导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从身上掏出了一把雪亮的钢铲,铲刃边缘锋利如刀,朝着这张快的脖子砍去:“我操你大爷!”

  张快浑然不动,仿佛没有看到这一记杀招一般,不过旁边的黑袍人却是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马领导的手腕,将那钢铲固定在了半空,寒声说道:“先等等,他是中邪了,不是有意的。”

  马领导一股邪火被拦住了,眼睛瞪得比牛眼睛还大,顾不上先前的融洽气氛,朝着黑袍人大声喊道:“中个屁邪,他杀了我兄弟,就算是中邪了,我这做得也没错。”

  黑袍人将马领导一把推开,凝重地说道:“让我来处理!”

  两人一番争执,张快却终于将这拳头大的心脏给吃完,喷爆的鲜血将他整张脸给染得血淋淋,猛然回过头来,一声招呼也不打,便朝着黑袍人扑去。

  马领导之所以能够从杨二丑手下逃脱,那是因为他有着真本事,冠绝此番老鼠会的一众人等,然而却被黑袍人给轻松拿捏,这说明黑袍人至少要比马领导厉害好几层楼。张快作为黑袍人的后辈,按理说是不如黑袍人的,然而两者一旦纠缠在了一起,却是张快攻得多,步步紧逼,而黑袍人则是不断地后退,似乎有些挡不住这个蛮性十足的家伙。

  场中战火连连,而我却是一刻都不想停留在此,那个时候的我已经隐约晓得了张快的中邪,应该是跟我刚才从胃中呕吐出来的蠕动血块有关,而这诡异的墓室,却是与那千年前的大方士利苍有着关联。

  黑袍人刚才还笑话尸体化作一滩尸水的軑侯利苍,万千手段、费尽心力,最后尸体还给他这后辈毁掉,此刻却吃了教训,原来这墓地的主人一直都在,在旁边静静地打量着它的领地,一旦有触犯底线的事情发生,它终究还是会出现的。

  何为底线?比如这一伙儿不听帛布上面的警告,非要将内棺给打开来。

  神秘的黑袍人与中了邪的张快在墓室中央纠缠,而马领导也牵涉其中,余者皆死伤,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冲上去帮忙,而是借助着胖子老云的身体移动到了角落,然后收起魔简,在场中所有人的视线之外,朝着我们刚才落下的石鼎处跑去。

  我原本是受了许多伤,然而在那内棺的棺液之中浸泡一小会儿,伤势竟然也好了大半,这一番冲刺,速度十分快捷,接着纵身一跳,直接就跃上了石鼎。

  我的眼睛径直盯着那开凿而出的隧洞,就想着逃脱生天,然而旁人却并不容许我这般离去,就在我双手攀住了石鼎边缘,准备向上攀爬的时候,却感觉双足一沉,那腿儿竟然给人紧紧拉住了。

  我低头,瞧见抓住我不能离开的,是那个光头壮汉。

  这是个肌肉猛男,金牌打手型的,练的是硬气功,一咬牙一跺脚,便有一股怪力凭空生出,将我给往下面生生拽落。

  我跌落地上,屁股摔得生疼,却瞧见那个光头壮汉一脸狰狞地抽出了我的那把小宝剑,雪白的牙齿映着寒光,冷然笑道:“小子,这一回,没有人拦着我杀你了!”

  他对杀我这件事情,十分执着,小宝剑毫无花俏地朝着我的脖子间抹来,眼看着离我的大动脉就只剩下几指的距离,突然莫名一阵停顿,接着我的脑海里陡然响起了那只飘荡女鬼白合的声音:“傻小子,快啊,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样了,坚持不了多久的啊……”

  光头壮汉浑身僵直,脸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而我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将那把小宝剑给断然夺下,回手就是一抹。

  小宝剑锋利无比,一道寒光闪过,光头壮汉半边脖子都给我切了下来,朝着旁边斜斜歪去。

  在白合出奇不意的帮助下,我瞬间就将这个霸蛮壮汉给杀掉,而后一点儿也不停歇,紧紧握着小宝剑,纵身往上一跃,攀住了那石鼎,收身再翻,站立其上,回望场中,瞧见那棺柩四层,散落一地的珠宝法器,而马领导和黑袍人正在跟中了邪的张快火拼。

  短短的一瞬间,已经有了三条性命冰消瓦解,化作虚无,这让我深深明白一点,炼尸穷三代,盗墓毁一生。

  张快的身子原本有些停滞,然而时间越久,动作便越流利,一人酣战两位高手,毫不吃力,这时黑袍人开始往兜里揣东西,这是准备发出据说来自李道子的“杀鬼符”了。

  这是压箱绝技,一次性用品,过期不候,场面必然恢弘,然而我却丝毫不做停留,朝着石鼎斜上角的隧洞那边跳了过去。

  隧洞长约五米,我爬到了一半,那边传来了询问:“是谁?下面什么情况?”

  墓里墓外,两个世界,我不敢搭腔,生怕自己给暴露了,于是更是加劲,连滚带爬地冲出了隧洞。我这边匆匆忙忙,而留守外面的人显然也有了觉察,刚刚一滚出隧洞口,立刻有一道劲风由上而下地袭来,朝着我的要害扎。

  土夫子是一件十分凶险的活计,讲究的就是一个反应敏捷,在我选择了沉默之后,对方立刻就感觉出来了危险,直接上了杀招。

  留在墓外照看的有两人,一人是胖子老云的助手咸颖,另外一个是嚷嚷着要杀我的红脸汉子,前者是技术工种,也不好斗,不过后者看来是个硬茬子,下手狠厉,追着我一路砍杀。

  这边其实就比外面的盗洞大上一些,左右也腾挪不得,我没办法逃避,只有咬着牙,抽出小宝剑来应敌,与其周旋,刀刃相拼,立刻火光闪耀,叮叮当当,每一招都凶险莫名。

  对方是个杀人越货的老油子,心理素质超强,一边与我针锋相对,一边调侃道:“小子,使出你吃奶的劲儿来,一点儿也不够味。”

  面对着他的挑衅,我气沉丹田,猛然挥出一记,凶悍得很,红脸汉子也不敌,连着退了几步,正待返攻,结果身子僵立当场。

  我抬头瞧去,却见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黑影,一把雪亮尖刀,扎在了脑门顶上。

  喀!

  1. _乔石:

    继续

  2. 瓶:

    能快点吗?谢谢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