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心魔,心魔

2015年7月13日 更新

  落千尘一下子就变得惊慌起来,哆嗦地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解药也给你了,你到底想要干嘛?”

  我瞧见他这么一副怂样,又好气又好笑。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落千尘,你好歹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变态神医,说得出名号来的豪杰之辈,做事情能不能有点儿担当?”

  落千尘被我死死按着,喘着粗气说道:“嘿嘿,那些不相干的玩意,都是说出来唬人的,在您这样的顶尖高手面前,我哪有什么架子好摆?”

  我被这家伙的无耻模样给噎得半天都没办法说话,随着周遭的崩塌,我眯着眼睛,最后问道:“你真不知道我找你干嘛?”

  落千尘一脸无辜地摇头。

  我看着他装疯卖傻,冷冷说道:“难道慈航别院就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会把你给关起来?”

  落千尘这时倒是知道回答:“就说你要找我麻烦,让我避起来,别跟你碰面。”

  事到如今,对方还在这里装作无辜,我实在是再也憋不住了,指着他的脑门,愤然说道:“一个星期前,你在舟山是否有用金针杀过一位女子?”

  落千尘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而我却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而是举起那饮血寒光剑来,缓缓地刺入了他的胸口。

  饮血寒光剑一入体内,立刻通过那周身孔隙,不断地吸着鲜血,落千尘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惨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大声喊道:“我没有。我没有做过这件事情!”

  什么?

  我的手微微一抖,落千尘顿时就痛得厉声大叫起来。

  在惨叫几声之后,落千尘冷静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我说道:“我没有,这段时间以来,我为了打进慈航别院,一直都在跟这帮老尼姑在周旋,哪里有时间去舟山杀人?再说了,我落千尘行走江湖,救人,但从来没有杀过人,这事儿,你可以找任何人来对质!”

  我从怀里掏出取自李何欣头颅之中的金针,递到他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根金针。是从我属下的头颅之中取来的,你又怎么解释?”

  落千尘艰难地抬起了左手来,费力地摸向了胸口,掏出一个小皮囊来。

  艰难地打开,他指着那皮囊之中的无数金针,抽着冷气地说道:“你自己看,我这里有一百零八根金针,可曾有少?”

  我眯着眼睛,快速数了一下。

  一百零八根。

  几乎不用如何细数,我的脑海里便自动报出了一个数字来,一根不多,一根不少。

  “啊!”

  就在我扫那么一眼的时候,落千尘突然一声喊叫,我瞧见饮血寒光剑却是自己灌注了气劲,开始疯狂地吸血,将落千尘的生命力给一点儿、一点儿的抽取。

  似乎感受到了生命快走到了尽头,落千尘变得无比惊慌,冲着我喊道:“你,怎么可以随意杀害无辜之人?”

  无辜之人?

  我曾经很自豪地跟别人说过,陈志程剑下,从来不杀无辜之人,然而此刻,我就要破例了么?

  想到这里,我的浑身就是一震。

  与我身体同时的,还是我们面前那尊巨大的观世音菩萨像,这高达四五丈的石像终于受到巨震的影响,从中间浮现出了一丝裂痕来,然后在瞬间扩大,整个石像就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

  我的脑海嗡嗡作响,感觉自己坚持的某些东西,在这一刻破碎了,心魔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吞噬我的意志。

  而这时那落千尘却在绝望地呼喊着:“根本不是我杀的人,你这家伙是个嗜血的恶魔,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得到报应……”

  他似乎是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临死之前,却是污言秽语,各种恶毒的诅咒朝着我骂出来。

  瞧见地上躺着的这个人,我强忍着心中的躁动,平静地说道:“就算不是你杀的人,但是冲着你往日对那些女娃子做得龌龊事情,你也死不足惜。”

  落千尘猛然撑起双臂,愤怒地吼道:“猥亵幼女,也算是死罪?”

  我平静地拔出饮血寒光剑,脚尖轻点,身子朝着后面飞纵而走,嘴里则淡淡地说道:“在我这里,算!”

  轰!

  那尊巨大的观世音菩萨像,在这一刻陡然倒塌下来,将还有一口气息、愤愤不平的落千尘,给直接砸成肉糜。

  冥冥之中,或有天注定。

  望着那碎成一地石渣的佛像,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从落千尘的表现来看,他似乎真的不是杀害李何欣的那凶手,不过那凶手却将种种证据都指向了他,显然是有意在误导我。

  或许对方想要做的,真的就是想要借一个由头,让我杀掉落千尘。

  至于李何欣,她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

  她其实可以不用死。

  到底是谁在这背后谋算这一切呢,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来,然而越是这般想,越是觉得心头沉重,随着周围的空间不断崩塌,烟尘飞扬,而我脚下的土地也随之动荡不休。

  然而这一切,在我看来,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有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幸灾乐祸地喊道:“你在滥杀无辜!你知道么,你在滥杀无辜,这样的你,和那些虚伪的家伙,有什么不一样?你不过也只是一个妄杀之徒而已,这才是你的本性,跟我又有什么不同?”

  我,真的是个好杀之人么?我真的是个残暴的家伙么?

  这样的我,又有什么好坚持的?

  跪倒在地,我感觉耳边不断传来嗡嗡的声音,有嘲笑,有尖厉的哭喊,也有沸沸扬扬的议论,无数的杂声像海浪一般袭来,仿佛要将我给淹没了去。

  然而此刻的我,却没有一点儿力气,根本就没有心思抵挡。

  这样的我,不如死去……

  死去?

  就在我心头浮现出死志之时,突然间,整个空间竟然传来一阵玻璃碎裂一般的声音,紧接着我感觉天旋地转,仿佛世界都崩溃了一般。

  我心中狂震,想起了弥勒临走之时曾说起的话语来。

  这洞天福地,不过就是一个美丽的气泡而已。

  想要戳破,很容易的!

  哐啷……

  一瞬间,世界崩塌,我感觉整个人仿佛坠落深渊,不但是身体,就连灵魂都在朝着下方飞速坠落,世界在这一刻都变成了一条线。

  噗通……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仅仅只是几秒钟,当周身都被液体给包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却是停止了下坠的冲势。一股浮力把我往着上面托举,我下意识地张开嘴巴,咸咸的海水顿时就灌入。

  我掉到了海里面?

  一头雾水的我被那冰凉的海水给激了一下,快要炸开的脑子也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来,张开双手,奋力朝着上面浮去。

  花了差不多一分钟,我方才浮出了水面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枯竭的肺部再也不用承受那二手气,忍不住地一阵扩张,舒适无比。

  吸着这咸腥的海风,海浪从远方拍打而来,我在海面上起起伏伏,四周一片静寂。

  海面无光,四下黑沉沉的,仿佛回到了子宫之中一般,无比的安详。

  倘若不是头顶上的星光,我都以为自己是到了极乐世界,迎接死亡。

  我将饮血寒光剑收入八宝囊中,然后没有再多任何动作,伸开双手,在那动荡不休的海面上浮浮沉沉。

  海浪不时拍打我的脸,将我给淹没,接着又把我给抛了出来。

  我将脑子放空,宛如死亡。

  沉寂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差不多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想了清楚,也大致把握到了一些脉络。

  事实上我并不蠢,只是无心不敌有心而已。

  唯一的疑惑,是弥勒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图谋?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有一股强烈的杀意。

  这杀意已经与胖妞、跟那些被弥勒杀害的兄弟,以及此刻的李何欣再无关系,仅仅只是我想要杀了他。

  不杀弥勒,我寝食难安。

  不知道过了多久,平静地海面上突然多了一点儿别的动静来。

  一开始我还并不理会,结果没过一会儿,在我的左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条快艇,身后画出了一条完美的白线,朝着我的这边飞速冲来。

  是敌,是友?

  海面上一望无际,在点点星光之下,很容易瞧见浮在海面上的我,然而那快艇却并没有任何停歇,朝着我这里飞纵而来,在离我十几米的距离时,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

  突、突、突……

  这是自动步枪的声音,而在它响起的同时,我已然吐出一口气,将自己给沉入海底。

  我睁着眼睛,能够瞧见那子弹穿入水中,朝着后方射去。

  每一根弹道,我都能够瞧得仔细。

  不问敌我,不问缘由,开枪就杀,这样的家伙,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闭上了眼睛,平静地想到。

  而此时,海面上的快艇还在飞速而行,掠过那黑沉沉的海水,上面的人正在四处观察,准备将每一个可疑的人,给予射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张大网,谁才是幕后之人?

  1. 路人甲:

    沙发

  2. 游客:

  3. 伤心证明书:

    王兴鉴 ! 道友们 顶我……

  4. 太平:

    亲,是王新鉴

  5. 太平:

    伏笔应该是弥勒利用二蛋搞掉王新鉴,想想也应该到这个时候了,结果两败俱伤,弥勒坐收渔利,弥勒心机城府足够厉害,毕竟十九世觉醒的智慧,连把天下三绝直接间接搞死的左使大人都不是对手啊,而且王新鉴这左使位子坐的时间也足够长了,是时候换黄公望了

  6. 其实世界本无争议:

    也差不多该转世重修了,但是为嘛转世重修之后大师兄还是没和小师妹在一起,是因为转世重修的大师兄不是小师妹心里的那个大师兄了吗?

    • 弥勒:

      转世重修?逗比

  7. 人太帅没用么:

    我其实。有点感觉。王新间。 并非该死之人。他坏但有道义。不像弥勒。 弥勒才是罪该万死。

  8. Ms.moon:

    在道事里杂毛小道真的好差劲啊哈哈哈。。。大师兄好伟岸!越来越强的感觉。而不像杂毛小道他们两。感觉就像被赶着跑的多嘎嘎

  9. 独角戏:

    大师兄转世重修了吗???

    • 千雪凌天:

      谁告诉你大师兄转世重修的??他是被蚩尤种了心魔

  10. 缘分天空:

    道、深。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