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水中浪战

2015年7月13日 更新

  快艇在海面上飞速奔驰,上面的成员目光在黑压压的海面上巡视着,却不知道这快艇陡然沉了几分。

  那快艇是海警配备的巡逻快艇,四人座,上面的人。居然穿着海警的服装。

  这是怎么回事?

  海警居然会毫不顾忌地开枪杀人,而且还是根本不用甄别的滥杀。

  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出现?

  登船的我一直隐匿者气息,一落其上,便出手,将开船的那人身后拍了一掌。

  劲气一吐,那人浑身一震,直接昏倒了去。

  那驾驶员一昏迷,这快艇就失去了方向,朝着左侧陡然一转,强大的离心力将那人给甩得飞起,倘若不是有安全带捆缚,他就直接掉到了海里去。

  他这里有安全带。但是探身射击的另外三人,却一时稳不住,立刻有两人给直接甩到了海里。

  另外还有一人回过了神来,手往腰间抹去,掏出了手枪来。

  近距离交战,还是手枪最有战斗力。

  然而那人的手刚刚抬起,却发现这手枪在一瞬间,被大卸八块,一堆零件稀里哗啦地全部掉落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我的心中咯噔一下,终于知道了原因。

  人自然是海警部队的人,但是双目发直,脸色青紫,却是中邪了。

  也只有中了邪,方才会这般暴戾。

  我一把抓住这人的胸口,左右一摸。抓下一根红线缠绕的黑色玉佩来,那玉佩之上,雕刻的是恶神灵像。那一对眼珠子是用尸油点过的,有一种很特殊的气息。

  我一把拽了下来,手掌一用劲,那墨玉给我捏得粉碎。

  碎末之中,有一股阴寒至极的劲气在我手掌之中萦绕,似乎有些不情愿,然而我掌中的雷劲一发,立刻烟消云散,湮灭不见。

  再之后,我瞧见那快艇之上,居然还有一邪物。

  伸手一抓,那毛茸茸如水母一般的邪物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它试图反抗。诸般鞭毛游动,朝着我的手腕上缠绕而来。

  我依旧雷劲逼发,将其直接给弄得湮灭。

  我甚至都没有留活口和探询的想法。

  这玩意化作飞灰,我伸手将那快艇给停住,在驾驶员的脑门之上一拍,口中轻喝道:“咄!”

  那人醒来,左右一看,吓得半死,大声喊叫一番,仿佛丢了魂。

  不过还没有等我再往他的额头上拍,那船上的两人却也回过了神来,质问起了我的身份,紧接着被我掏出来的证件给吓住了,慌忙朝我敬礼问好。

  面对着这两个回过神志的警员,我实在没办法对他们太多的责怪,尽管他们刚刚对我开了一梭子枪,让我差点儿死掉。

  罪魁祸首不是他们,而是那个让他们中邪的家伙。

  这人是谁,我不知道。

  我也并不期待从他们的口中问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海面传来了呼救声,我瞥了一眼,瞧见是刚才那两个被摔下去的海警,此刻的他们在海面上奋力游动着,手中的枪已经不知道扔到了哪儿去。

  我刚才弄死的邪物是掌控整个快艇的因素,这玩意被毁,相当于收发天线没了。

  那两人又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在得到了我的首肯之后,快艇的驾驶员和另外一个人便赶忙过去,将这两个浸泡在海里的家伙给捞了起来,我将他们身上的媒介给全部毁去。

  等这伙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之时,一时有些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毫不犹豫地接掌了指挥权,命令快艇朝着附近的海域巡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想要发现同样的快艇,阻止他们犯下不可饶恕的恶性。

  因为他们告诉我,同样的快艇,他们大队还有四艘。

  马达再一次地启动,我盘腿坐在了快艇那长长的船头,迎着凛冽的海风,让它拂动着我简短有力的头发。

  没多久,我湿漉漉的衣服就被吹干了。

  而就在此时,前方的海面上,也有一束明亮的探照光传了过来。

  两艘快艇正在快速接近,我一动不动,宛如石像。

  气氛是如此的诡异。

  在两艘快艇交错而过的一瞬间,我腾空而起,而那快艇上的人方才反应过来,两者并不相同。

  不过他们发现得还是太晚了。

  同样的手段,同样的黑色玉佩和水母邪物,被我给在瞬间消灭了去。

  不多时,我已经收拢了两艘中邪的快艇,然而在不远处的一片水域,我瞧见了漂浮在海面上的尸体。

  这些尸体里,有一部分是慈航别院的尼姑,还有一部分人的身份不明,不过想来,不是那慈航别院水寨之中的人,就是被邀请前来无遮大会做客的江湖同道。

  这些人,有的是被子弹射杀的,有的则是死于各种原因。

  我甚至瞧见了许多肉糜,在海面上漂浮。

  这些新鲜的血肉引来了附近的许多鱼群,我甚至还瞧见了鲨鱼那独特的剑鳍在远处滑动。

  瞧见这副画面,我不由得心头感慨。

  慈航别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过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闷声发大财不知道,偏偏想要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弄出这么多的花活儿来,画蛇添足不说,而且还将自己的老巢都给葬送。

  现在这般模样,最痛苦的,恐怕就是慈航别院吧?

  我心系茅山诸人和一些江湖朋友的安危,却也没有在这一片海域作久留,顺着风向而动,没走多久,我就瞧见了远处有一艘快艇的残骸。

  残骸在海面上半浮半沉,燃油泄露,火光将周遭燃烧,我们赶到跟前的时候,却瞧见里面无一人幸存。

  在那几具被烧成焦炭的尸体上,我瞧见有人的头颅,给直接捏烂的痕迹。

  这说明那些中邪的人遇到了对手,而且这对手并没有我这般的好脾气,出手即伤人,直接将他们弄得艇毁人亡。

  不过瞧见这些,我感觉离漩涡的中心更加接近了。

  快艇继续朝着我感应的方向前行,没多久,我瞧见了一艘燃火的游轮,仔细一看,却发现这游轮居然就是先前我与一字剑会面的那艘。

  与先前的灯火辉煌不一样,这艘游轮冒着熊熊大火。

  我让两艘快艇快速接近,在相隔了一百多米的距离时停下,然后我跃入水中,朝着那游轮爬去。

  我速度飞快,很快就翻身上了游轮,瞧见这儿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死人,火焰将整个船舱都给燃烧起来,里面冒出滚滚的浓烟,让人感觉那里面仿佛是一处地狱。

  看到这一副场面,我不由得怀念起了它先前的美好。

  就在我往里面打量的时候,角落处突然传来了低低的呻吟,我眉头一皱,循声而去,终于找到了一个满头是血的家伙。

  仔细打量,这人我也是见过的,当初在明月阁中,他曾经跟着黄晨曲君一起,在三楼畅饮。

  前些日子恣意飞扬,而此刻却是穷途末日。

  这就是江湖。

  我扶着此人来到上风口,在他后背输送了一股劲气,那人幽幽醒来,望着我,下意识地要挣扎,被我一把按住,低声说道:“别动,我是黄晨曲君的朋友,来帮你们的。”

  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我这句话用上了魅心术。

  最简单的心里暗示,让那人放下了敌意,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吃力地说道:“我要死了么?”

  我扶着他,安抚道:“你放心,你不会死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心中一喜,神情顿时就舒展了许多,开口说道:“软玉麒麟蛟现身了,游轮上的高手都乘坐小艇离开了,纷纷追去,我们奉命在这里留守,没想到来了一群光头和尚,自称十八罗汉,将我们给打得落花流水,根本没有人能够抵御……”

  我想起了黄山龙蟒之时,跟在弥勒身边的那些家伙,心中计较,却又问道:“那些人往哪里去了?”

  他指着南边的方向,吃力地说道:“在洛峰岛,去了洛峰岛!”

  说完这话,他的喉咙之中却是冒出了一口血沫来,咳嗽不停,将整个口鼻都给呛得一阵堵塞,我将放在他背部的手掌拿开,这人失去了劲力支持,脑袋一歪,直接栽倒在地。

  我伸手在他的鼻间一摸,却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唉……

  这人是我发现的唯一活口,那帮劲气古怪的和尚下手毫不留情,整个游轮到处都是燃烧着熊熊大火,用不了多久,就会沉没,所以我也没有久留,而是朝着南边出发。

  直到此刻,我也算是明白了,这一场争斗,并没有随着海天佛国的毁去而停止。

  那不过只是前奏而已。

  两艘快艇,一左一右地高速行进,很快就跨越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前方隐隐约约,能够瞧见那岛屿的轮廓。

  洛峰岛并不算大,但是奇特,中间还有一处高耸的山峰。

  快艇开始朝着洛峰岛行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走在前方的一艘快艇突然发生了侧翻。

  紧接着我瞧见一个穿着紧身水靠的光头尼姑从水面浮出,手掌一拍,将其中的一个海警头颅给直接拍碎。

  血液飞散,脑浆四溅。

  狠!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有点晚,抱歉。

  1. 奇:

    沙发

  2. 屈阳:

    开弄

  3. 独角戏:

    弥勒的人?

  4. 大黑天:

    别院太当自己是一盘菜 其实只是开胃小碟 压轴大戏正式开场 大师兄力压十八贼秃

  5. 李少爷:

    这才开始吧?

  6. 晨风-依旧:

    又是一盘大棋,跟看推理小说似的

  7. 千雪凌天:

    这是往落下病根发展的节奏啊 高手来了很多 有热闹看

  8. 千雪凌天:

    重伤废了王新鉴 平定战斗 然后老赵跳出来当猴 被大师兄揍了

  9. 千雪凌天:

    弥勒应该也是重伤了 不然在蛊事不会一直蛰伏到最后才出来啊

  10. 罗大屌:D:

    二蛋子不受点伤咋会在蛊事里做局长

  11. 更新:

    蛊事里说大师兄转世重修,而且修为还大损,只不过为什么还是没和小师妹在一起呢?蛊事里大师兄和小师妹的情节太少了!

  12. 时光不念旧人:

    早上没有了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