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我不是来夺宝的

2015年7月15日 更新

  浮上海面的这一具尸体,身下被浑浊的血水给裹覆,四肢僵直,平平地伏在了海面上。

  一般人死了,都会沉入水里。只有长年生活在水中的修行者,方才会浮出来。

  这一点,跟鱼反而差不多。

  即便只有这背影,我却也能够瞧清楚对方的身份。

  这个人,在此之前,还曾经对我恭敬地招呼,并且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仿佛跟我说句话,都是莫大的荣幸。

  他就是来自川北连云寨的蒙棒子。

  我感觉到了身边的一字剑,他那沉稳而屹立的身子,在尸体浮现出来的那一刹那,下意识地摇晃了一下,仿佛站不稳一般。

  仅仅只有一面之缘。我并不知道这蒙棒子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能够让一字剑黄晨曲君为之神伤的家伙,绝对是江湖上的一把好手,要不然也绝对不可能从西川那般偏远的地方,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

  川北水寨,水性都是在滔滔长江之上练就的,然而在这大海里,终于还是露了短。

  一字剑虽然有些难过,不过却并没有跳下去。将那人给捞起来。

  死者自有尊严。

  水下继续搅动,里面的战斗仿佛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随着蒙棒子一同下水的几个水蟒子,相继浮上来水面,除了有一人重伤垂死之外,其余的人都再无生息。

  那名重伤的水蟒子朝着我们这边游来,船上有人抛了绳索下去。将他给拉了上来。

  一上船,立刻有几个懂得医术的人围了上去,只见浑身血淋淋的他身上竟然有着几十道细碎的伤口。而在胸口正面,则有一道贯通前后的伤口,可以从这边直接看到后面。

  这样的伤口,该如何解决?

  就在周围的人犹豫的时候,那人却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双手朝着天空举起,虚弱无力地说道:“水里面,竟然有这般强悍的家伙……”

  一字剑挤入人群,沉声问道:“都有谁?”

  那人瞧了一字剑一眼,张了张嘴,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话语,便直接歪头倒地,再无声息。

  他死了。在临死之前见识到了那水中强者,却仿佛死得其所一般。

  随着弱者的退出,水下又逐渐地浮出尸体了,这一回浮现的速率,可比先前要快许多,首先是来自邪灵教一方的高手,几个穿着黑衣水靠的家伙浮出,有人认得他们,喊出了这些人的江湖匪号。

  我听了一下,算不上熟悉,但是也知道是江湖上一些有名有好的水中强人。

  到了后面,慈航别院依之为脊梁的山门四大护法,也有两位浮现而出,全部都是再无生息之辈。

  时间还在继续,这些人下水,已经超过一刻钟了。

  寻常人在水下,一分钟都待不住,而这帮人在水下不但要憋气,而且还得使劲浑身解数,奋力拼杀,这般的状态一直维持,还不能呼吸,当真是一件让寻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轰!

  一声巨震,无数水花飞溅,而这个时候,我却瞧见茅山的水虿长老徐修眉从水中飞出,跌落在了礁岩之上。

  什么,连徐师叔都败了,水底下,到底都有什么人在?

  我心头狂震,不过瞧见徐长老翻身起来,捂着胸口,一边吐血,一边掏出了一张手绢,递到了静念师太的手中,低声说道:“幸不辱命!”

  他手中的手绢,与当初我们用来包裹那黄山龙蟒的包袱皮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另一边,还被旁边的胖尼姑给牵制。

  静念师太接过这包裹着的手绢,心中狂喜,解开那牵连的绳索,却是毫不犹豫地足尖轻点,人便朝着那大船之上飘身而去,留下徐长老与胖尼姑两人,留在那礁岩之上。

  她刚刚一起身,立刻有一个肩宽腰窄长条腿儿的黑衣人从水中陡然跃出。

  这人穿着一身紧身的鲨鱼水靠,一双手中,竟然抓着一根精钢渔叉,毫不犹豫地朝着趴在地上的徐长老刺了过去。

  瞧见这场景,我的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自然知道杨知修与慈航别院之间有着一些协议,使得徐长老被安排过来,帮着夺取那软玉麒麟蛟,不过那静念斋主拿到东西之后,却根本不管徐长老的死活,这让人真的是一肚子的火。

  我相隔甚远,根本来不及救,眼看着徐长老即将被那人给叉死,突然间水中又是一阵翻卷,一双手从水中伸出,抓住了这黑衣人的双足。

  “给我下来!”

  那人一声吼,黑衣人顿时就跌落到了水里去,混乱之中,我瞧不清水下那人模样,但是听声音,却知道是那浪里白条,小张顺朱贵。

  而身旁的黄晨曲君也跟我谈及那个厉害无比的黑衣人身份:“这人应该是洞庭湖鱼头帮的老大,洞庭黑蛟姚雪清!”

  姚雪清?

  我愣了一下,这人我自然是听过名字的,乃当世之间水中最强者之一,平日里盘踞在八百里洞庭之中,打渔卖鱼,罕有出世,却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就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弥勒的邪灵教请来的?

  瞧见朱贵将这洞庭黑蛟给拽入水中,而徐长老趴在礁岩上不知死活,我便也不能再袖手旁观,飞身而下,直扑那礁岩之上。

  我这般腾空飞来,礁岩上那胖尼姑以为我要对付她,吓得将手中绳索一抖,朝着我这边甩来。

  那女子倒是用鞭子的好手,微微一震,半空中竟然有惊雷般的炸响。

  慈航别院果然不愧是曾经左右过天下政局的宗门,尽管那时千年之前,但是门中的高手,倒也处处,并不比茅山差上许多。

  不过这绳子对我却并无威胁,反而被我一把抓住,顺着这力道落到了礁岩之上来。

  那胖尼姑见我落地,毫不犹豫地甩出两道红色火焰,奔着我的面门而来,我平平伸手抵住,却见这火焰竟然是两滴蜡烛的火光,上面的焰火吞吐不定,有着别样的光华。

  鞭子、蜡烛……

  面对着这位体重超过三百的大姐,我一阵无语,手指轻点,那火光熄灭,滑落地上,接着我对她说道:“认清楚自己的敌人在哪里,别惹我发火!”

  被我一瞪,那胖尼姑发烧的脑袋终于清醒了许多,慌忙退开。

  我蹲身下来,扶起徐长老,瞧见他双目紧闭,口鼻之中有血沫,呼吸粗重,赶忙从囊中弄出一颗保命的丹丸,递入他口中,劲气一送,然后手掌贴在了他的后背,来回拂动。

  一番忙碌,徐长老总算是缓过了起来,睁开眼睛,瞧见是我,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不及多做解释,简单讲了几句,问他身体如何?

  徐长老长叹一声,仿佛苍老了几岁,说道:“我倒是无妨,只不过以前坐井观天,觉得自己在水中,乃天下第一,办这事儿也不过是手到擒来;却不曾想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的水中豪杰,实在是羞愧不已啊。”

  我诧异道:“这水下,谁能伤你?”

  徐长老叹声说道:“那人应该是洞庭黑蛟姚雪清,一身出神入化的水中功夫,连我都应接不暇;而除了此人,水中还有两个,一个应该是浪里白条朱贵,这人不但厉害,而且不要命,出手凶猛得很;另外还有一个,是个光头青年,他倒是不怎么加入战圈,一直在角落押阵,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他的威胁,也是极大的——至于其余的人,倒算不得什么……”

  他口中的其他人,应该就是那些已经死去的家伙,还包括了慈航别院的山门四大护法。

  这些人,在徐长老眼里,都不过尔尔。

  我听到徐长老说角落里还有一个威胁甚大的光头青年之时,心中一喜,想着那人有九成,应该就是我的小兄弟布鱼了。

  这家伙在此,事情就好办许多。

  我与徐长老谈了几句,而现场也开始变化起来,那静念斋主拿着我茅山徐长老拼死取出的手绢,却是纵身上了船,不过那船冒着黑烟,开动不得,她却是马不停蹄地跃到了洛峰岛上去。

  那手绢之中,可是包裹着软玉麒麟蛟这般的重宝,她一走,立刻有许多人都跟着上了岛。

  战场随之转移,而按照立场不同,有人追击,有人拦截,一时间又是热闹非凡,反倒是原本热闹无比的这边,变得冷清了许多。

  我站起身来,却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一字剑黄晨曲君落到了我的身边,朝我问道:“志程,怎么样,你是什么打算,夺宝呢,还是旁观?”

  我左右一看,瞧见邪灵教的那艘大船虽然走了许多人,但还是有一部人在留守。

  瞧见这些,我平静地笑了,拍拍胸口,说道:“我又不是江湖人,这些纷争与我何干?我来这儿,是抓捕犯人的,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黄晨曲君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笑了笑,点头说道:“那行,你抓人,我看热闹去!”

  话音一落,他人便消失在了礁岩,朝着岛上飞纵而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早……
天下水战,谁能是此中强手?
扬名立万,就在今朝!

  1. maggie:

    哈哈

  2. 快快快:

    快快快

  3. 杨长碧短:

  4. 凤包包:

    亲今加几更

  5. 时光不念旧人:

    加吧!

  6. 麻辣烫吃多了:

    徐长老唯一的败笔竟是在这啊!感谢小佛对故事的完整费心!

  7. 静念:

    高潮来了

  8. 大黑天:

    一帮自大的尼姑 业余生活倒是丰富多采

  9. 探索_红豆豆:

    布鱼扬名立万时候到了。

  10. yoktou:

    鞭子、蜡烛……中指…….,小佛想象力很丰富,:-)

  11. 晨风-依旧:

    苗疆蛊事里大师兄和小颜的夫妻关系还是保密的,说明大师兄的十八劫还是没过去,难道道士的结尾不是除掉心魔么。

    • 弥勒:

      怎么可能除的掉,蛊事里不少迹象都有表明还在

    • 千雪凌天:

      除掉心魔后传写什么

  12. 弥勒:

    果然姚雪清来了,接下来看看布鱼的表现

  13. 罗大屌:D:

    不知道那个兽被布鱼救了没,救了最好

  14. 布鱼:

    我才是水中天下第一

    • 光头美腿小佛爷:

      是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