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小小年纪不学好

2015年7月15日 更新

  我的敌人是谁?

  从头到尾,都只是弥勒一人而已,对于我来说,邪灵教是公怨,弥勒方才是私仇。

  望着一字剑兴冲冲地离去。我却能够从他的行为中,看到几许压抑不住的愤怒。

  看得出来,他应该还是想要插手的。

  不过不是夺宝,而是杀人。

  谁杀了连云寨的几个人,他就想要杀谁,而现如今看起来,最大的嫌疑就是帮着邪灵教的那个洞庭黑蛟。

  黄晨曲君离开,而我则回过身来,看着站了起来的徐长老。

  他是我好兄弟徐淡定的父亲,我不能不管。

  似乎感觉到了我想要问什么,徐长老摆摆手,对我说道:“别把我看成是一无是处的小孩子,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你想要干什么,只管去就好。”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地不宜久留,话事人已经先走一路了,你也赶紧离开吧。”

  这并不是我们的主场,跟茅山也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当下也是劝徐长老赶紧离开,原本以为他性格执拗。不肯就此放弃,却不想徐长老仿佛泄了气,点了点头,接着一个鱼跃,却是直接跳进了海水里去。

  战场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洛峰岛上,这里反而变得平静,我望着徐长老沉入黑黝黝的海底。知道凭着他的手段,离开这儿,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两人离开。我的脚尖在海面上的杂物和浮尸之上轻点,朝着邪灵教所属的船上飞纵而去。

  不管如何,我都是场中焦点,我这边一动,船上立刻反应了过来。

  箭!

  利箭从船上的好几个方向射来,木羽、月牙、乌龙铁脊箭、种种花式陡然而出,专业之极,无论是力度还是角度,都已经拥有了之前我曾经见过的箭王林易的水准。

  这世间有几个箭王?

  看得出来,弥勒为了这一次行动,也是煞费苦心,纠集了手中强大的力量,想到这里。我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不断地将这些致命的利箭给拨飞而去。

  我越来越近,而那箭雨则越来越急。

  接着我感受到了先前很欣赏的那个箭手的身影,不过这一回,他可没有再留情,使劲浑身解数,就是想要将我给拦截住。

  除了剑雨,到了跟前几十米的时候,甚至有人用上了火器。

  自动步枪、冲锋枪、手枪,还有狙击枪。

  邪灵教的人,行事当真是一点儿忌讳都没有,浑然不觉对修行者用枪,是行业之内的大忌,这种事情,就连宗教局这样的朝中正朔,都谨慎为之,他们却直接撕破了脸皮。

  船上的人显然是对我有着极大的忌讳,所以行事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暴烈了。

  当时并没有万剑来袭的恢弘场面,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更是险恶。

  一瞬间,我将血劲上涌,把临仙遣策开启到了极致。

  人似鬼魅,让对手根本无法捕捉。

  几秒钟之后,海面上的身影消失了,甲板上的人在左右张望,而于此同时,黑暗中传来了几声激烈的惨叫声。

  对于拿枪伤人的家伙,我毫不留情,饮血寒光剑再一次饱饮鲜血。

  第一个死的,就是趴在船舱拿狙击枪瞄人的家伙。

  随着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在黑暗中不断地带走那些枪手的性命,甲板上的人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些留守之人,有许多精英之徒,很快就将我给围住,一个身高两米的大汉一声大吼,立刻有十二人手持铁枪,朝着我冲来。

  这十二人无论身高还是体型,甚至长相都几乎一模一样,似乎是专门用来围困高手的一般,配合也极为默契,陡然之间涌来,却也十分难缠。

  我虽然之前有迎战过慈航通明剑阵的经历,此刻却依旧还是被缠住了,而那个两米大汉则在外围不断指挥,想要将我给困死。

  我在不断刺来的铁枪长矛之中闪避腾挪,发现这十二人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有气息。

  瞧到这,我幡然醒悟过来,原来这些并非人类。

  傀儡!

  难怪如此坚硬,我不再硬拼,而是开始利用临仙遣策的真实之眼,在阵中东突西闯,尽量不要被围困在中心处。

  我一脱阵,对方的配合就显得格外刚烈起来,而就在此时,我也终于有了可趁之机。

  长剑突刺。

  饮血寒光剑本来就饱饮鲜血,此刻寻到一丝空隙,更是宛如水中的鲨鱼,陡然而进,将其中的一个汉子小腹,给直接划拉出一条缝隙来。

  剑尖锋利,我余光处瞧见顺着那狰狞缝隙流出来的,并非鲜血,而是白花花的蛆虫。

  原来如此!

  早有计较的我并没有什么惊讶,若是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高高抛起,双手拍开几根强行刺来的铁矛,我在身前结了一个法印。

  深渊三法,魔威!

  气势陡然而起,那十二个长枪手身形顿时就是为之一滞,紧接着我腾空而起,将那长剑接住,龙息陡发。

  一剑,十二颗头颅朝着天空抛洒而起。

  咚、咚、咚……

  沦落一地的,除了头颅,还有无数白花花的蛆虫,这些虫子大部分白色,有的则呈现出淡黄色,周身分泌着黏液,四处乱爬,有的则溅落到了周围的邪灵教信徒身上。

  那些虫子可不认人,一接触,立刻奋力望着皮肉里面猛转。

  它的口器锋利,力量又足,人的皮肤根本就没法抵挡,而我这一剑破阵之后,那十二个傀儡并没有歇息,我自然也没有停下来。

  我踩着满地乱爬的白色蛆虫,奋力交战。

  不过刚才那一剑,其实是预示着大反攻的到来。

  很快,我的饮血寒光剑就已经找到了对方的要害,位于心脏处的位置,一只拥有着无数触角的、如同八爪小章鱼一般的软体虫子。

  这玩意,就是将所有白色蛆虫聚合在一副躯体,并且控制其行为的重点。

  半分钟之后,我用魔剑,将所有的软体虫子都给斩杀湮灭。

  十二具傀儡终于轰然倒地,而甲板上则是遍布着无数四处爬动的白色蛆虫,让人根本没办法下脚。

  破阵之后的我,将目标对准了刚才那个两米壮汉。

  长剑平指,我冷冷地说道:“报上姓名!”

  那壮汉瞧着我一剑一剑,硬生生地将这些汉子给斩成碎块,脸色依然是紫青,听到我朝着他望了过来,嘴唇哆嗦了两下,竟然头也不会地朝着船舱里面跑去。

  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

  我脚尖轻点,朝着那人飞速追去,一路上不知道踩死了多少白色蛆虫,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支箭朝着我的后心钻来。

  飕!

  这一箭是如此的隐秘而诡异,差一点就将我给射中了。

  我头也不回地伸手,将这支箭抓在手上,冷然笑道:“既然不肯通报姓名,那就做了一个无名之鬼吧!”

  说完这话,我顺着这利箭的力道,朝着那两米壮汉给陡然抛去。

  噗!

  箭头刺入后心,那人朝着地上跌倒而去。

  对方是个了不得的高手,这一箭并没有要了他的命,但是在他跌倒的一瞬间,周围有十几个白点瞬间就爬进了他的身体里,紧接着这人却是发出了一阵凄厉无比的叫声来。

  “啊!”

  叫声凄厉,远比他的同伴更加痛苦,我瞧见这人在船舱的进口好处一阵翻腾,没有再理会他,而是朝着利箭射来的方向冲去。

  那箭手在一瞬间,射出了十余支箭,不过最终还是被我给近身来。

  我冲到这阴影处,却瞧见这个箭手的个子远比我想象的要矮,而且还将自己给蒙得死死。

  瞧见我身形鬼神莫测,倏然近身,那箭手终于慌了,抛下手中的强弓,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我胡乱刺来。

  我一剑,将那匕首给直接削飞,接着一把揪住这个箭手,将遮在对方脸上的黑巾扯下。

  居然是个女的。

  而且还是一个小屁孩子,看这模样,估计都还不到十岁的样子……

  那小女孩子被我抓住,也是惊慌得很,双手挥动无效,居然憋红了脸,朝着我吐口水。

  这……

  还好我在与人交手的时候,为了防止被人偷袭,全身劲气外放,倒也没有被这莫名其妙的招数给攻击到,而愣了一下之后,我终于反应了过来,这小女孩儿,还真的是我先前那个颇为欣赏的箭手。

  这般年纪,就能够有如此厉害的好箭法,而且心怀慈悲,实在是难得。

  对方倘若不是邪道中人,我真的是有一些提携后辈的心思,但是此时此刻……

  我凝视着对方那水盈盈、几乎要哭的眼睛,终究还是下不了狠手,冷冷地说了一声:“走吧,小小年纪也不学好,以后别跟邪灵教一起混了,没前途的……”

  这话儿说完,我将她直接朝着远处的海面扔了下去。

  将这小女孩子给扔飞,我折回了船面上来,瞧见四处都是哀嚎声,有些本事的人都翻身下水,弃船而逃,而本事低微的人,则下意识地朝着船舱躲去。

  我将那船长室的操纵系统给捣得稀烂,也没有心思滥杀弱者,只是不断询问弥勒的下落。

  然而没有人能够给我一个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那些畏畏缩缩的人群身后,却是有一个比较熟悉的身影。

  陆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周三,不加更,整理一下最近的东西,然后还有关于新书的部分,一想到会回归苗疆蛊事那种现代写实逗比的风格,就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几声……

  1. 二号:

    沙发咯

  2. y8:

    有仇必报!

  3. -冷小汐:

    啦咔咔

  4. 路过:

    新书?

  5. 小jj:

    沙发?

  6. 葬爱:

    啦啦啦,好期待啊

  7. 大黑天:

    新仇旧怨

  8. 大师兄壮哉:

    杀人杀鬼,好像砍瓜切菜,真羡慕这种潇洒的作风

  9. 沃题库:

    话说这个射箭的小孩怎么没在蛊事里出现过,还是我给看(落la)下了

  10. 易水寒:

    洛小北么

  11. 幻骑士:

    小佛,能看真人版的吗?哎!还是算了吧!怕失望啊!

  12. 静念:

    擦擦擦,快更

  13. 晨风-依旧:

    飞机场不是阵法厉害么,怎么箭术也这么厉害了。

    • 弥勒:

      谁告诉你这是飞机场了

      • 晨风-依旧:

        邪灵教厉害的小女孩也没几个,按照天赋和年龄正好符合飞机场

        • 弥勒:

          可她就是不大可能是飞机场

        • 弥勒:

          第一,蛊事里根本没有写到过她会箭术。第二,作为当今天王左使的宝贝外孙女,又怎可能与这一帮炮灰一般为弥勒卖命?

          • 好猫:

            恩,分析的好,应该不是飞机场吧。

  14. 妇科医生:

  15. 弥勒:

    定了定了,第三部蛊事2

  16. 千雪凌天:

    会不会是弥勒找来的穴居人

  17. 啊啊啊啊'啊:

    王左使都让弥勒给玩死了,何况他的后辈,着大咪咪对弥勒的憎恨,这箭手必然得是飞机场啊。还用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