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想和你分享那酸爽

2015年7月16日 更新

  那唾沫在离我脸孔几厘米的地方,便再难寸进,最终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

  瞧见这幅古怪的图像,陆一愣了半天,方才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来:“劲气外放。化境之道?”

  我呼了一口气,将这些口沫喷飞,瞧着这个宛如死狗一般的家伙,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认识你的时候,别人就一直告诉我,说这孩子是个天才型的修行者,我也相信你是,不过只可惜,你最终还是走错了道路……”

  我很遗憾,但是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还这般嚣张。

  弥勒不能,陆一也不能。

  砰!

  我心念一转,并没有动,而旁边的布鱼则是会意。上前而来,将陆一的双腿膝盖给直接砸了个粉碎。

  “唔……”

  陆一下意识地想要叫出声来,然而却被我一把捂住了嘴巴,让他最终还是不能宣泄自己心中的痛楚,几分扭曲挣扎之后,他停了下来,望着我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望着他那桀骜不驯的模样,微笑着回答道:“我喜欢朝气蓬勃、年少轻狂的你,高傲、蔑视一切、颠覆权威……你有着我所有喜欢的气质。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倘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处理这事儿?”

  我的先抑后扬,让陆一在一瞬间失去了淡定,面对着这个问题,他居然又陷入了沉默。

  过了几秒钟之后,他却是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我是你。面对着这样欣赏的年轻人,一定会很期待他的未来,所以就把他给放了。如何?”

  我盯着陆一那患得患失的眼睛,突然笑了,点头说道:“很好!”

  陆一狂喜,以为我慈悲心大发,然而随即又被我接下来的话语给打入地狱:“所以说你终究做不成我,真正的人生赢家,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隐患,所谓敌人,越是天才,就越需要扼杀!”

  陆一的脸色气得一片铁青,半天都说不出话儿来:“你、你……”

  我看着他古怪的双脚,笑着问道:“疼么?”

  陆一将脖子一抬,恨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你有本事就把我给杀了吧,何必多说?”

  他装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然而话音的结尾处,却有一道颤音,多少还是有了一丝恐惧在心头荡漾,而我也嘿然笑了,将长剑收起来,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则顺着胸口往下滑。

  我一直滑到腰间,方才停住,平静地说道:“死,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最为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某些人,其实也是一种解脱。我之前不知道,后来有人教会了我,其实活着,远比死去更加痛苦,陆一,念在你我认识多年的份上,我再问你一次,弥勒在哪里?”

  陆一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知道!”

  硬气!

  这年轻人还真的是有些风骨,我再也没有跟他废话,而是回过头来,问旁边等候着的布鱼说道:“有没有石锤?”

  布鱼一脸讶然:“老大,这会儿叫我去哪里找石锤?”

  没有石锤啊……

  我颇为无奈地跟陆一解释道:“本来想跟你分享一下其中酸爽,不过可惜条件不足,勉为其难,让你承受一下人工的痛苦吧……”

  啪……

  陆一双目凝聚,在一瞬间几乎都要凸了出来,巨大的痛苦让他变成了一条熟透了的大虾,整个人的身子都弓了起来,随后迸发除了巨大的力量来,不断地四处用力,将这大雕给弄得一阵东摇西晃。

  我放开了陆一,他直接栽落到了水下去,尖厉的叫声在海面上凄厉飘扬。

  啊、啊、啊……

  这凄厉的叫声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那冰冷的海水方才将他的理智给找了回来,开始扑腾着往水面上爬,而布鱼则一把将他抓住,再一次送到我的面前来。

  理智刚刚回归的陆一瞧见我那充满了鲜血和黄色液体的手掌,咸湿的海水又不断地刺痛着他的伤口,疼得几乎晕过去的他无比愤恨,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你这个恶魔!”

  我蹲下来,用海水洗了洗手上的污秽,心平气和地说道:“年轻人,只是给你一个教训,那就是多大的牛,吹多大的逼,不然吹破了,你就只有空流泪了……”

  说完话,我站起身来,望着不远处的洛峰岛,缓缓叹道:“一条软玉麒麟蛟,能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么,连宗门都丢了?”

  布鱼在旁边笑道:“老大,你是不晓得到达瓶颈、难以突破的痛苦,也不知道你师父陶真人闭关,准备勘破地仙之境,对天下高手有着多大的冲击力。”

  我依然还是叹气,突然间又笑了,对布鱼说道:“人人都在为那软玉麒麟蛟癫狂,你呢?”

  布鱼憨笑道:“老大你不是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么,依我看,不如把它给放了。”

  我点头笑道:“如朱贵一般,我对那帮老尼姑,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感,既如此,不如我们也来做一个搅场者,让这些人争来争去,争得一场空吧!”

  我这般说起,其实还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弥勒出现在这里,估计也是想找那软玉麒麟蛟的晦气,给胖妞肚子里面的那金色恶虫吞噬,我若是将这软玉麒麟蛟给放走了,岂不是坏了他的打算?

  一切对弥勒不利的事情,我都有兴趣去尝试一下的。

  布鱼拎着手中这疼得直打哆嗦的陆一说道:“老大,那这人怎么处理?”

  我望着那满脸怨恨的陆一一眼,微笑着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他既然如此硬气,颇具风骨,不如就留他一命吧,把他寄托到慈航别院的船上,让那些尼姑帮忙看着——反正慈航别院与邪灵教有着灭门之仇,小鲜肉又没了工具,应该不会被放走的……”

  布鱼应声,带着怨恨不已的陆一朝慈航别院的大船游去,而我则轻点海面上的碎末与尸骸,朝着那洛峰岛快速移去。

  洛峰岛是舟山群岛一千四百个岛屿的其中一个,除了岛中间的洛峰山之外,据我所知,并没有太多的特色,然而当我的双脚落在那结实的土地,立刻踩到一条滑溜溜的长蛇时,就知道书上说的,实在不能当真。

  入目之处,除了草丛中不断游动的蛇群,还有倒地的尸体。

  这些尸体之中,有慈航别院的尼姑,也有邪灵教的黑衣,还有许多不同装束和打扮的人。

  当然,最多的还是蛇。

  因为之前在海上耽误了一段时间,所以这边的战斗已经转移到了岛屿的中心部分,也就是那座洛峰山上去,这边静寂无声,仿佛没有任何声息。

  毒蛇在尸体的周围萦绕着,不断地伸出信子,发出“咝咝”的声音。

  这是信子在空气中高速摩擦。

  一切都是如此的诡异。

  我是独自一人上的岛,布鱼并没有跟着我一起来。

  在水里他可以睥睨豪雄,但是在陆地上,他到底还是不如静念斋主、苏冷以及藏在暗处的弥勒等人厉害,甚至因为他的身份,更容易被人针对。

  我站在结实的岩土上,四周是树林和草丛,游蛇在我周围不断蜿蜒,却并不敢上前。

  原本荒无一人的蛇岛,此刻却四处都充满了杀戮。

  我站在原地,侧耳倾听一番,那风中传来了喊杀声,充盈在耳中,给我指引着方向。

  杀戮无处不在,但是最激烈的,却是在东首的山崖间。

  我听到了那符箭的爆炸声,炁场在翻涌震荡。

  轰隆隆,轰隆隆……

  响声震天!

  战斗是如此的激烈,这程度可真的不会只是小喽啰之间的激战,难道弥勒那个家伙出现了?

  想到这里,我全身一阵激动,朝着洛峰山的方向,快速奔去。

  人在林中高速奔走,而这洛峰岛实在并不算大,很快我就遇见了第一波人。

  是慈航别院的女尼,在和邪灵教的黑衣人在交手,双方手段十分刚烈,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刀光剑影之中,鲜血挥洒。

  有人死,有人生,而我则只是简单的路过。

  生命在这一刻变得如此便宜,宛如草芥。

  很快就赶到了山腰处,我终于瞧见了熟悉的身影,慈航别院的十余人,以静念斋主为首,站在一片空地之上,其余的人将她给围住,手中的诸般法器施展,朝着外面小心翼翼地提防着。

  周遭并无一人。

  然而即便是如此,慈航别院也如临大敌,全神贯注,不知道在防范着什么。

  先前的慈航别院,一个传承千年的大门大派,还曾经左右过改朝换代的天下盛事,尽管被压制半个世纪,但是宗门中人,却自有铮铮傲骨,即便是面对着我,也是鼻孔朝天。

  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她慈航别院的排场。

  然而此时此刻,被逼在这片平地之上的她们,却落魄到了极点,慌里慌张的,让人觉得就是一堆孤儿寡母。

  当然,这仅仅只是观感。

  能够聚集在这里的,都是慈航别院最为顶尖的一部分人,为首的静念斋主,更是有堪比天下十大的实力,她们如何会让人轻易欺负呢?

  就在我心生疑虑之时,一个黑影,从黑暗中陡然冒出,凌空跃了起来。

  那黑影的手中,却是有一根又粗又长的玄铁棍!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本章的标题,本来想用前一句的,但是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决定了现在的标题,希望你们喜欢。
今天老家来了一个朋友,我得接待一下,不知道会搞到多晚,所以不一定有加更,大家别等了,不好意思啊。
或许早上起来会有惊喜呢?

  1. 大黑天:

    大黑天

  2. 葬爱:

    板凳了

  3. 葬爱:

    还差扒皮呢,为嘛不都试试

  4. 不甚了了:

    把那个野猴子超度了吧,看着它就腻歪

  5. 摩罗:

    蛋疼

  6. 不是大圣:

    小猴归来

  7. 12300:

    老尼姑把陆一孽死!孽死!!

  8. :

    陆一不死必有后患!

    • 千雪凌天:

      要是有人把你家端了你会让他好过???大师兄会干没把握的事?

      • :

        你没看懂我说的话?我说大师兄不杀他而交给那慈航别院,慈航别院的人未必能够拿得住陆一,他狡猾的很!万一给逃了就后患无穷!不信你就看吧

        • 千雪凌天:

          应该不会有大师兄的运气 手脚筋都挑了

          • :

            所以我说万一!

  9. 八点正:

    嘿嘿!真的给我说中了,成了《东方不败了》

  10. 清风沐雨:

    老尤啊,快把你家皮猴子弄走吧,净给你家蛋蛋捣乱!

  11. 晨风-依旧:

    木有惊喜

  12. 晨风-依旧:

    蚩尤大人出来招招手,魔将岂敢不归顺。

  13. 葬爱:

    小佛,说好的早晨起来的惊喜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